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王者归来
    韩皓现身回归的消息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在虎山乃至海州市上空都形成了电波风暴,因为许多人都拿起电话通报这个突发消息。

    原本人心惶惶的华夏厂仿佛一瞬间有了基石坐镇,又恢复了往常般安静有条不紊地的生产状态。

    看着围上来带着关怀之情的一大群手下,韩皓笑着说,再不回工作岗位算擅自离岗处理,月底扣工资。

    此时的他,相比以前锋芒毕露的气质,更多了一分谦和沉稳的姿态,如果真要追究就是现在的笑容比以往真诚了许多。气度不凡,虚怀若谷,举手投足间更加具备领袖风范,你很难相信这在一位20余岁的青年身上显现。但事实就出现在大伙眼前,使你不得不颠覆自己的认识。

    “哄——”

    看到韩皓笑着说起打趣的话,周围的人不由发出一阵哄笑,同时一直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我知道大家心里最关心的是什么?我只想说我们的信念不变,我们的目标不变,我们的理想更不会变。事在人为,我们华夏人总能变腐朽为神奇,把不可能变可能,因为我们就是奇迹!前方的路布满了荆棘和陷阱,但我们华夏人会一路携手前行,创造出属于我们自己的传奇!”

    韩皓慷慨激昂地一番话立即让全场都响起热烈的掌声,从这一刻开始他真正成为了一名合格的企业掌舵者。

    “霍去病21岁就封狼居胥,成就了无数中国武将梦寐以求的巅峰之举。看上去,我们的小韩厂长怕是学得了几分真传。”

    在热闹人群身后,安静站着两位老人,他们正是华夏厂得以腾飞的关键人物发动机专家余航和技工专家苗振华。上述这番话正是苗振华对余航所述,得知韩皓归来,他们自然也第一时间赶了过来。连一直双脚不迈出实验室的余航都不免俗,更不论厂里其他人了。只不过跟其他年轻人不同,见惯了风雨,他俩人生阅历不少,心情要平和许多。

    “过誉了啊,老苗,封狼居胥这样的成就可不能乱套用。如果有一天,我们华夏厂的产品占据世界各个角落,这样才能称有了类似成就。”

    余航虽然嘴里不同意,但内心却期盼能亲眼看到这一天的到来。

    回归后的第一个电话,韩皓首先打回了家,母亲王桂芬接了电话。得知儿子消失后终于出现,忍不住多唠叨了几句,让他以后不要搞这种不成熟的举动。不过语气中还是关怀的成分多一些,让韩皓感觉心里暖暖的。

    第二个电话是给虎山父母官丘书记通报一声,毕竟在虎山地界当地政府对华夏厂的照顾确实没话说,各方面关系都衔接得不错。为此,韩皓还特意给丘书记一个定心丸,就是华夏厂的汽车项目将会继续推进。三菱技术泡汤不等于微车就不造了,大不了自己动手一穷二白干呗,反正摩托车就是如此弄出来。

    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只要华夏厂继续干,那么这个筹建中的虎山汽车基地就不怕打了水漂。而且依照韩皓的语气,就算政府无力投资,华夏厂也会把这个摊子接过去干到底。

    这让丘书记很是感动,能共富贵不能共患难的事例多了去,像韩皓这样仗义的企业家可真就是罕见。这下子,丘书记可以说暂时不用担心自己的乌纱帽不保,不管如何只要华夏厂干下去那就是干了实事,没有光吹牛不见响。

    第三个电话还是和政府相关,韩皓打了电话给海州市长薄东风。这一次三菱合作项目,薄东风没有少往首都跑公关,在这个过程中和韩皓也结成了算是革命友谊。

    “小韩厂长啊,我就说你一定会回来。打电话给我,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

    话筒里传来薄市长爽朗地笑声,韩皓把刚才对丘孟桐说过的话复述一遍,再次表达了自己坚持造汽车的决心。同时还承诺,如果市里财政紧张,华夏厂可以拆借资金供市里财政缓口气。因为刚和丘书记通电话时,韩皓了解到市里为汽车基地项目弄出了财政窟窿,一时半会资金周转困难。如果市里需要,华夏厂还是可以伸出援助之手。

    这里要说一下,政府向企业拆借资金过日子并不是空穴来风。为保证公务员发工资,地方政府会向当地一些信用度良好实力雄厚的企业约定利息拆借资金,待上级拨款下来或者银行贷款到账再填平账目。

    华夏厂坚持造车项目就是薄东风听到最大的喜讯,如果在汽车领域华夏厂能复制摩托车发展之路,那么无论是对海州乃至浙海省都是举足轻重的大事。至于拆借资金一说,海州市财政还没有急需到这个程度,因为通过向省里求援还是能拉上一把。但韩皓这样的态度,却是一个为国分忧企业家的担当,传出去让许多海州市官员对华夏厂加了不少印象分。

    韩皓的表态也让军心不稳的华夏造车团队安定下来,车还是继续造,只不过面临的困难多了十几倍。对比项目作废,现在的结局也是一个能让人接受的后果。

    “你终于回来了!在你不在的这些日子,我才深深体会到你这个位置不好坐。这里是堆积下来的文件需要你亲自把关,还有一些数据需要你看一看。”

    待人群散去,韩皓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总经理郑南拿出一堆文件递给了他。

    粗略看了一些,韩皓在一些已经由郑南签过的文件上署上自己名字,这些都是对供应商、经销商拨款和追加零部件采购的内容。相比以前,他签署文件的速度快了许多。看到近期产销数据时,韩皓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从经销商反馈上来的数据来看,华夏摩托开始出现了库存和滞销,之前供不应求基本零库存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

    “现在摩托车市场价格战打得太厉害了,前几年全国一哄而上建厂投产的恶果终于显现。国内的摩托车年产量估计已超过1500万,但市场最乐观销量在850万台左右。供过于求的后果就是大家都在打价格战,拼命压价争取活下来。我们的产品虽然坚挺,但不可避免在大环境中有所影响。”

    郑南知道韩皓一回来肯定要问及此事,所以特意把原因解释清楚。

    现在摩托车项目是华夏厂的支柱,去年赶上好光景一举完成了原始积累获得了大把利润,现在韩皓又准备造汽车只能依靠摩托车这边不断输血,因此华夏摩托运营不能有半点闪失。从现在市场状况看,华夏厂想再次重复去年的高额利润明显已经不可能,在之前调低盈利三分之一的前提下,又再次下调盈利预期20。

    想不到市场环境一下子恶化到这样程度,如果连华夏厂这种轻包袱低成本的制造企业都盈利大幅下降,那么像建设摩托这样的重负担高成本企业不是面临着亏损?韩皓在心里想到。看着市场上建设摩托现在的市场报价,韩皓已经估算出他们已经在赔本赚吆喝。1996年很可能是中国摩托车市场进入大转折的一年,许多去年还盈利的企业将会陷入亏损状态,因此备足粮食准备过冬是先见之明的最佳选择。

    在现有实力下,就算拼到最后一兵一卒,韩皓相信活下来的企业中肯定有华夏厂一份。

    因此,韩皓准备向银行大举贷款,利用华夏摩托良好的信用和经营状况获取未来过冬储备的粮草。之前,许多银行找上门主动要求给华夏厂发放贷款,韩皓没有答应毕竟当时经营情况一片大好。现在既然市场环境变了,那以此做出的战略选择自然也就不同。

    韩皓把向银行申请贷款的任务交给郑南,让他把这件事当成是首要目标尽快实施。趁现在国家金融政策宽松,万一碰到国家再次实行金融紧缩或者遭遇国际经济大环境变化就麻烦了。按照现在华夏厂的资产负债,从银行贷出3个亿不成问题。

    待郑南离开后,韩皓吩咐办公室人员拿出白纸和墨水,他亲自写下了“事在人为”四个大字,准备裱起来放在自己办公室墙上,以此来提醒自己。一气呵成的四个字,在笔法上显得稚嫩,但行笔间的气势是写了出来。对韩皓来说,这几个字可比市场上的书画名家的作品珍贵多了,毕竟这可是他闭关悟道的最大成果。

    之前跟母亲通电话的时候,王桂芬就让韩皓回家吃晚饭。好一阵子没见到儿子,她担心韩皓是不是廋了许多。在她看来,现在韩皓已经取得非常大的成就,如果干得不开心完全可以不用那么操劳,反正挣到的钱已经足够儿子一辈子正常开销了。

    韩皓开车回到父母家,刚下车就看到一道身影从家门口冲了出来。许久不见,捡回来的小狗三一倒是长大了许多,太久没见韩皓小狗一直撅起屁股跳着向主人撒欢。

    蹲下来摸了摸三一的头,韩皓以示奖励这个忠诚的小跟班。这个时候,母亲王桂芬和父亲韩永福一起迎出来,身后还跟着姐姐一家四口。韩皓消失一阵时间,家里人心里都挺担心他的近况。看到他精神抖擞出现在眼前,所有人的担忧立马一扫而光。

    “回来就好,饭已经上桌,马上吃饭吧!”

    看到韩永福想要说些什么,王桂芬拉扯了他的衣角赶紧接过话题。有时候什么都不说反而是最好的欢迎方式,儿子已经长大,一切如故顺其自然。

    饭桌上其乐融融,反倒是母亲王桂芬说起了小狗三一现在不听话,到处在镇上招惹母狗,再不听话就打算太监了它。三一像是听懂了人话,呜呜吱吱躲到韩皓脚下趴在地上躲着。

    饭后围坐在一起,看着小外甥庞余在一本正经说着在幼儿园发生的趣事,所有大人都聚精会神地听着,韩皓不禁想道:流浪漂泊之后,回到家的感觉真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