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饭桌邀请
    ,!

    通过一番打探,凌云智得知了自己还有一位小师弟在二汽研团队,因此找人要了联系方式找到了许开放。 ?

    凌云智先自我介绍了一番,不得已把自己曾在一汽工作过的经历说了一番,这时许开放才真正明白电话里这个中年人,就是学校老师曾在课堂上提及的杰出毕业生代表。

    到了地头,一是交流感情,而是互相学习,凌云智非常爽快地邀请许开放把同事都叫上,一起到厂外吃饭。

    “开放,你没听错吧?你的师兄请我们来这里吃饭?”

    看着酒店门口停了不少轿车,还见到一些二汽高层干部不时出入的身影,了解行情的韦常辉有些担心地问道。

    这家名叫“龙腾四海”的大酒楼,是堰十市数一数二的聚餐会所,一顿饭人均消费相当于普通职工一个月工资,这让其余六位结伴而来的年轻二汽员工有些吃不准。

    “放心吧,我师兄是一汽大领导,来这里吃饭才配得上他的身份。反正他说了请客,一切费用算他头上,可以公费报销怕什么。”

    虽然心里也有些打鼓,但到了地头可不能丢了面子,许开放硬着头皮说道。反正待会见势不妙,大不了立马走人。说实话,他也不知道凌云智现在长什么样,见招拆招就好。

    “请问几位小哥中是不是有叫许开放的师弟?”

    话声一起,众人就看到一位理着平头高大中年汉子出现在眼前。

    “凌师兄?”

    许开放小心翼翼问了一句。

    这下子暗号对上了,二汽跟来小年轻们知道许开放没说谎,确实他的师兄请大家吃饭。

    看着凌云智身后的一位工作人员跟班,大家心想果然是个大人物,有人帮忙拎包。

    一行人随着凌云智来到预订好的包厢,现里面主位上赫然坐着一位年轻人,气度不凡正满脸微笑欢迎大家的到来。

    本来韩皓也想亲自到门口迎接,以示自己礼贤下士的风范,不过被凌云智制止了。

    “现在的年轻人傲得狠,需要有人唱红脸和白脸,免得今后去了我们厂不好管理。”

    韩皓的人品,凌云智经过一番观察知道绝对信得过,但他终归代表了华夏厂的门脸,还是得拿住坐稳,免得第一印象被人小看了。

    “这是哪里来的神仙,居然让凌云智这样的人物甘心鞍前马后到大堂接人,而自己却在这里稳坐钓鱼台。”

    包含许开放在内二汽来的七位小伙子心中不由冒出来同一个念头。

    “总不会是国家中央部委来的同志吧?”

    见韩皓实在年纪轻轻,只好往他的背景方向猜测了。

    在凌云智介绍了韩皓的身份后,二汽的小年轻们一时半会都没反应过来,这个华夏摩托的老板到底是何方神圣。

    “哦,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中华心,华夏情’,天天在中央台打广告的摩托车企业老板!前不久,办公室老马才刚买了一辆你们出品的摩托车!”

    还是韦常辉机灵,大脑一想就明白了来人的正确身份。

    “难怪……”

    这下子其他同行人都明白了韩皓的身份,华夏摩托在国内属于知名产品,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年轻的亿万富翁。

    想到此,看了看韩皓的外貌,再想想自己现在的年龄,之前在门口还一直为能进入二汽工作而有些傲气的众小年轻们姿态一下子萎靡不少。怪不得能在市里最豪华的酒楼请客,完全就是别人的随手之举嘛。就是不知道这位华夏摩托的老板到底和一汽的高管搞在一起干什么。

    韩皓站起来客气地邀请各位二汽客人入座,同时吩咐服务员可以上菜了。输人不输阵,管你是什么有钱老板,反正跟我没太大交集,说不定是靠家里父辈关系上位呢?何况你也不是我的老板,我不用看你的脸色吃饭。不管如何,小年轻们很快各自找理由调整好心态,开始一一落座起来。

    凌云智心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因此特意从自己刚到堰十市的日常感受说起。尤其提起以前年轻时到二汽建设工地干活的火热场景,此时大家才知道原来他也参加过建设二汽的大会战。这无形中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场面上开始热烈起来,没有一开始的拘谨。尤其是喝了几杯茅台后,话题就再也收不住了。不过韩皓还是多了一个心眼,一瓶茅台活跃气氛就够了,待会还要谈正题免得喝酒误事。虽然韩皓坐在正位,但现场主角还是围绕在凌云智身上,听他谈论陈年往事跟小年轻们打交道。

    看不出平时凌云智在一汽带来的团队面前正儿八经,没想到居然讲起荤笑话来也一个接一个。看来他能被一汽高层看重当成未来接班人之一培养,除了业务水平,待人接物水准也差不到哪里去。韩皓心想要是自己,可能不会如同凌云智般随意切换自己的角色。能在一汽如此多人才中脱颖而出,又岂是普通角色,幸好自己成功把他挖了过来。

    “凌师兄,现在你们一汽大众市场表现不错啊,我们买来测试过的捷达样车质量反馈很不错。不知道你们今后打算做些什么?”

    觥筹交错之中,许开放拿起酒杯后问道。

    刚才凌云智只是介绍了韩皓的身份,他对自己已从一汽辞职的消息没有透露。因此二汽一帮人都还以为他依旧担任着一汽高管的职务。

    凌云智看了一眼韩皓,在心里组织了语言后回答。

    “我在一汽时属于一汽轿车公司,和一汽大众是分开独立的两个子公司。我们公司旗下只剩个红旗轿车牌子,而一汽大众则生产捷达轿车。不过这都是过去的事情,我前段时间已经从一汽辞职了,现在正在华夏厂工作,负责汽车筹备方面的工作。至于一汽今后的动态,实在抱歉我是不大了解。”

    平地起惊雷啊!

    一个已经在一汽做到副厂长,即将接任一汽轿车厂长职务的人居然舍得丢弃在一汽的一切,辞职去了一家乡镇摩托车厂。尤其听他的语气,这个摩托车厂还准备进入汽车领域。

    “喔,我想起来了,前段时间《中国经济报》上报道了你们厂打算跟三菱合作后来告吹了,我说我怎么对你们华夏厂印象如此深刻。”

    还是韦常辉一拍脑袋,又想起了相关报道信息。

    “凌厂长是我们国家汽车工业知名的专家,当初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说服他离开一汽南下。一路走来,他替我分担了许多汽车方面的重要工作,我们厂现在的工作已经离不开凌厂长!感谢你的无私付出和劳动,将来华夏汽车做起来,你是第一功臣!”

    韩皓这时恰如其分地站起来夸赞一番,凌云智确实一手操办华夏厂造车的大小具体事务。

    “小韩厂长,你太客气了,我一个人能力有限,干活的都是手下兄弟,功劳荣誉都是大家集体努力的结果。”

    这个时候,见时机成熟,凌云智把华夏厂准备进入微型车的计划简单说了一遍,尤其着重提出了想寻找一大批人才一起干,打算搞出中国自己的知名汽车品牌。

    “怎么样,在座诸位如果有兴趣的话,我和小韩厂长举双手欢迎大家加入。我们那边没有太多条条框框,到了岗位就要求尽快上手独挡一面。现在是准备造微面,今后的脚步肯定不止如此,轿车也是重点展目标。至于待遇方面,我们保证比诸位在二汽的待遇要好!想亲手造出属于自己风格的汽车,我们华夏厂给了大家一个好机会!”

    话题突变,大家一时冷场,见此韩皓赶紧出来圆场道。

    “如果有合适人才推荐给我们的也可以,录取之后我们会按人头给以介绍费,每个人头5oo元。还有大家不用在意,有兴趣来我们厂我们欢迎,没兴趣大家就当交个朋友,今后互相学习借鉴。”

    想不到凌云智此次居然是招揽人才而来,包括许开放在内的二汽小年轻们沉思不语,就算嘴里依旧在咀嚼饭菜,心里却一直在思索利弊。

    “凌厂长,说句得罪人的话,我从报纸上看到说你们现在属于三无状态,无钱无人无技术,断定了你们的造车是妄想。你们现在说要造车是不是真的?如果依照报纸所报道情况,我个人也认为你们想要造车是天方夜谭。”

    还是韦常辉主动接话,他这一问,引得其他人都停下动作等待华夏厂这边的答复。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我们在虎山已经兴建起汽车厂房,还初步组建了微面的研究团队,实打实已经砸进去了一个多亿真金白银。至于报纸的主观报道,我们已经向其提出不实报道抗议。如果我们没有造车的意愿,就不会千里迢迢跑到二汽来寻找合适的人才。如果这一切是骗局,那跟我一起从一汽离开的16位同事就全都是大傻瓜了。现在,他们在华夏厂的汽车项目上都干得很开心,很充实,大家都为今后能造出我们中国人的国民车而努力。”

    作为汽车业的知名专家,凌云智的回答比韩皓更有说服力。

    “我们是带着诚挚的邀请前来二汽。二汽给不了你们的机会,我们华夏厂给;二汽给不了你们的平台,我们华夏厂给;还有二汽无法给以的待遇,我们华夏厂照样给。人生匆匆几十年黄金岁月,大丈夫在世总要干点什么留下一些东西,才不会白活一遭。我们华夏厂的摩托车已经在国内市场站稳脚跟,相信进入汽车领域也一定会复制成功。难道你们就宁愿在二汽一直被边缘化,而不趁年轻奋力拼一把,证明给所有看轻你们的人瞧瞧:其实我一直都很厉害!”

    这时韩皓一番慷慨激昂的讲话惹得大家心情澎湃,结合他们近期在二汽糟糕的待遇,实在是对比强烈。

    “我们如果过去到底干什么?”

    许开放头脑还是清醒一些,进而追问道。

    “做你们最擅长做的事情,我们需要人从整体上对微面进行设计开,凡是涉及整车的各个流程都需要你们参与。加入我们团队后,可能你们在一段时间内再也不会有休息天,我们会压榨你们身上的每一分才智和潜力,你们会承受出常人的工作压力,一直到你们亲手创造的汽车落地!”

    从韩皓的一番话,许开放就明白了华夏厂得以成功不是侥幸,因为这个企业的掌舵者具备非常强大的活力,这是他在二汽内部所接触不到的东西。跟这个年轻的老板在一起,你会现自己原本沉寂的内心重新焕出活力和生机,一种对胜利的渴望和挑战自我的信念在觉醒。

    一时之间,许开放像是找到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而这正是他一直苦苦追寻的目标。

    虽然已经心动不已,但许开放作为大家的头领还是客气地感谢华夏厂的邀请,他说大家需要回去好好考虑一番再做出决定。

    “欢迎大家亲自或者派出代表到我们虎山踩点考察!觉得好的话就留下来,觉得另有展机会就当去旅游一番,我们华夏厂费用全包。”

    送别了许开放等一行人离开,他们答应过几天给答复,此时凌云智居然在酒楼门口遇见了熟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