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辞职之别
    ,!

    “哟,这不是我们的凌大厂长嘛!据说当初主动辞职离开一汽寻找理想,现在居然找到二汽这里来了!不知道凌厂长当初誓言造出的车辆现在凑齐四个轮子没有,哈哈……”

    只见一个肚腩鼓起,喝得满脸通红的中年男子在一众人拥趸下借着酒劲大声嚷嚷道。? ???  ?

    看出来对方已经有了几分醉意,凌云智对其刚才的热嘲冷讽视而不见。不过,对方既然能叫出来凌云智的名字,那么肯定是他的旧识。

    “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原来一汽轿车的凌云智副厂长,我们一汽集团年轻有为的骨干。抱着一汽的金饭碗不要非得到山沟里刨食,是我们一汽上下现在茶余饭后谈论的知名大人物!老凌啊,老凌……当初你非得说跟大众合作不是一汽长久之策,现在市场上热销的捷达已经回答了一切。要不国家也不会组织合资企业经验交流会,邀请我们来传授成功经验。你得放开……放开胸怀去拥抱全新的世界,朽木疙瘩脑子死守陈规是注定要被时代淘汰。当初你在厂里党委会跟我拍了桌子,我不跟你计较……人嘛,一时糊涂不要紧,就怕糊涂一辈子!”

    此中年男子在酒精刺激下,越说越兴奋,似乎看到昔日的对手落难,恨不得重重在头上踩两脚。这番高声言语,惹到酒楼门口进出的客人驻足观看,有熟知两人身份的人还不时指指点点。

    “伍厂长,您喝多了,我扶您回去休息吧!”

    见场上气氛有些失控,一名手下赶紧站出来打圆场,把还想高谈阔论的领导赶紧拉走。再这样借着酒劲酒疯,怕是要出事情。

    “凌厂长,对不住啊!没想到在这能遇到您。我们到二汽来交流合资的生产经验,伍厂长一时半会喝多了没收住,望您多担待一二。”

    把喝醉的中年人交给其他同事护住,这位劝和的手下上来客气地说道。

    凌云智点头示意没事后,一群人扶着刚才的大肚中年人离开,此人还一路走一路说,言语中不乏带着脏话,直到被塞上了小车才听不到其胡言乱语。

    “老凌,咱们造车路确实一路艰辛,你做出的牺牲太多了。我坚信,今后他会为今晚这番话而后悔!”

    望着对方小车离去的背影,韩皓上来说道。

    “没事,跳梁小丑罢了,道不同不足为谋。一个以前的一汽同事,当初在工作上的分歧,想不到他记到今天。”

    摆摆手,凌云智示意自己没事,当初从一汽离开他就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迎接来自各方的质疑。

    这位伍厂长当初听到和大众合资的消息,想着法子往一汽大众合资公司挤。原本组织上安排了凌云智接替的合资公司管理层位置,后来被伍厂长略施小计夺了过去,担任了合资公司的副厂长。当然这也跟凌云智对跟大众合资的策略不感冒相关,要不也不会轮到姓伍的头上。现在一汽大众生产的捷达,在市场上开始抢占桑塔纳的份额,许多本土厂商纷纷打算跟国外汽车公司合资,因此国家便组织了交流会,重点邀请一汽大众的代表传授管理经验。今天,这位伍厂长在交流会上大出风头,不由有些飘飘然加之多喝了几杯,机缘之下便在生了刚才这一幕。

    “人生得意须尽欢,今天实在是太爽了!你们看到刚才凌云智被我怼得满脸羞愧的神情没有,当初在厂里人模狗样,现在还不是被我训得哑口无言!一门心思想着什么狗屁自主品牌,他都不知道现在的消费者需要什么!外国货,高级!大众品牌,至少值三万块!消费者付了钱,只要车好开有面子,谁管你是什么牌子!厂里遗老遗少抱着红旗那一堆烂铜破铁捣鼓,还不如直接帮外国人打工来钱快!现在这社会,谁有钱谁就是大爷,哼……”

    上了车之后,伍厂长看上去并未有他刚才表现出来的醉样。仗着车里都是他的心腹,忍不住把肚子里的话说了出来。手下当然不敢反驳,自然是一片附和叫好之声。

    借着许开放的关系,华夏厂等人继续跟二汽研团队的其他人员接触一二,尝试把更多有才华的人挖走。

    除了研人员,凌云智还定点爆破挖那些关键制造岗位的年轻管理者,他们进入这个行业至少有3年左右经验,现在属于岗位副职。一旦来到新工厂,就能成为独当一面的年轻人才,出现在华夏厂的关键岗位上。普通的技术工人,华夏厂通过摩托制造已经储备了不少合格工人,但骨干小领导级别的汽车制造管理人才必须通过外来挖角解决。

    有凌云智这种身经百战的行业专家把关,挖的人是否有料,他只要一试便知,简单问上实际中遇到的专业问题便能筛选好坏。

    “你要辞职?在工作生活中遇到什么不满意事情吗?”

    二汽自主研团队的主负责人看着许开放递上来的辞职信关心地问道。这个从华清大学毕业的年轻人聪明能干,平时显示出一定的领导才能,是未来厂里重点的培养对象。因此,知道许开放一声不吭突然提出辞呈,作为团队领导季强不得不慎重关注。

    “你是重点大学毕业,我知道这两年对你来说有些大材小用,但我们当初都是学徒制培养走过来,厂里人才机制如此请你理解。虽然当下厂里把重心放到富康轿车上,我们一时半会闲置下来。但我刚从厂领导得到绝密消息,就是现在从欧洲过来的两厢车不是很合适我们国情,厂里准备跟法方商量把两厢变三厢,而这三厢化的设计就由我们团队负责。这说明,厂里领导还是很重视我们的地位和作用。即使我们自己的东风小轿车暂时不弄,我们团队还是凭借优秀的能力派上用场。还有,我就再向你透露一个秘密,就是厂里可能会派人到法国学习深造,届时我保证把你的名字报上去!”

    现在军心不稳,作为团队的未来骨干要走,季强不管三七二十一开出了令人心动的承诺。唉,其实他也很难办,夹在厂里高层意志和底下团队成员不满情绪之中,这阵子难得睡个好觉。

    能够去法国学习深造,这让刚才还一心辞职的许开放打起了退堂鼓。如果能到世界知名企业深造学习,雪铁龙公司在欧洲可是数一数二的大集团,这个机会可真不容错过。

    “开放啊,现在就咱们俩,我也敞开心扉说说实话。咱们团队的情况我都看在眼里,一时半会地位是有落差。但看问题得长远,法国人到了我们中国,总得靠我们本地人干活吧。他们对中国的实际情况两眼一抹烟,还不得依赖我们,现在两厢改三厢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你是我在年轻一辈中最看重的人,将来二汽还需要你们撑起来。现在一时的挫折,忍忍就过去了,毕竟你还年轻!”

    不得不说,能当上领导的做思想工作还是有几分功力,看到许开放收回了辞呈,季强这才放松下来。

    “怎么样?厂里同意你辞职了没有?”

    跟凌云智接触越多,韦常辉越觉得去华夏厂大有可为。他们几个觉得趁年轻一起出去闯一闯,就由许开放打头辞职看看厂里会不会放人。看到许开放从领导办公室出来,韦常辉就迎上来开口询问。

    “厂里不同意,我想了想也觉得再考虑考虑比较合适。唉……”

    有些犹豫,许开放不知道要不要把厂里可能送自己去法国深造的事情说一说。但一想到事情还没定下还答应了领导保密,尤其名额有限到时消息出来肯定在团队内部,就算一起玩的几个同事中也会有小心思,许开放原本想开口的心又收了回去。

    “开放,当初说好了大家一起出去干事业,你怎么就头一个打起了退堂鼓。大家信赖你才让你领头,现在……现在你让我如何去跟大伙交代。”

    韦常辉一时有些气结,明明说好的事情又生了变数。

    想到自己肚子里的小心思,许开放一时心里烦躁不已,他现在也处于矛盾之中进退两难。算了,回宿舍睡一觉再说吧,他为自己找了一个暂时解决方案。

    看着许开放离开的背影,韦常辉心一狠,自己走进了领导办公室。反正到时华夏厂待不下去就去上汽大众找老同学关照,至于二汽他实在是待不下去了。

    “你也准备辞职?”

    季强没想到,手底下的人现在一个比一个牛,一言不合就辞职走人。

    “小韦,你是我亲自招进来的毕业生,我看着你一步步成长。咱们二汽虽然现在比不上一汽、上汽,但在国内还是有江湖地位的大企业。咱们厂里只是一时战略调整,对我们部门一时半会顾不上,今后还是会重视我们这个团队。你是名牌大学毕业生,现在正处于组织考察关键期,工作满了三年正准备给你的干部级别提一提。你大学本科进来时享受副股级待遇,现在满年限可以满足条件提股级,厂里组织部门已经征求过我的意见,大家对你工作表现都是一致肯定的。如果你这个时候辞职,可就半途而废了。而且咱们厂出去了,到时再想回来就难咯!”

    对比许开放,季强说的话还是有所保留,好比去法国学习深造之事就没有涉及,看得出他对韦常辉的态度。

    “季主任,多谢您一向来的关心和爱护。股级在我们厂里,不过是工资单上多个几十元。我想趁自己年轻,到外面世界闯一闯,免得将来自己老了后悔。坦白说,我来之前就已经把各种情况想清楚了,辞职我是铁了心要走。如果您真关心爱护我,就请你放我走吧。”

    二汽是一个大国企,也是人们通常说的单位,对待员工方面确实充满了人情味。进了编制内,在管理员工过程中,更像是一个家长制的企业文化。终身制的性质,往往不会主动开除员工,最多只是厂里内部调岗。在面对员工辞职方面,也更多地是挽回不舍。没有合理的人才流动,这让二汽患上了大企业病,组织臃肿效率底下对市场反应迟钝。

    “小韦啊,说实话我真舍不得你走!厂里还是给了你们年轻人大有可为的平台,要做事情不一定非要跑到外面去啊!不瞒你说,当初跟我一起进厂的好几个同事,前些年下海浪潮兴起时也一个个嚷着要到外面闯荡。现在呢,海里风浪大不信邪的都呛了好几口海水,目前又灰溜溜跑回来求爷爷告奶奶要恢复在二汽的编制到厂里上班。本来都是当领导的人物,现在只能在下面打杂,你说瞎折腾一番后反而越混越回去。这些都是人生的经验之谈,你们年轻人可得借鉴别走了弯路。还有厂里已经出台了政策,如果要辞职的话必须要缴纳一定数目的培养费,像你这样的情况没个一两万怕是走不了。”

    软硬兼施,季强为留住人才可真是煞费苦心。像韦常辉这种厂里培养了三年的人才正是准备出成果的时候,他真是不愿意放人走。

    一听要走人还要赔给厂里好几万的培养费,这让韦常辉不由深吸了一口气,难道好朋友许开放就是听了这个而收回了辞呈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