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机舱采访
    ,!

    次日一早,韩皓就被服务台电话叫醒,通知他赶紧洗漱吃早餐,六点准时集中乘坐大巴前往机场。 坐在大巴上,享受警车开道的待遇,一路顺畅提前到达了机场。在贵宾候机厅,带团的副总理终于出现在大家面前,做了一番出访前的简单讲话,引起热烈掌声。在工作人员指引下,通过vip通道,韩皓拿着自己的座位号上了飞机。

    出访波音747专机经过了改装,前面是长室,里面有办公室、会议厅和卧室,属于长专享。第二节是部长室,供主要陪同人员乘坐,座位也是高级贵宾席。第三节是商务座,安排出访陪同人员,例如商务代表团和警卫、医护人员座位。最后一节是其他随行人员乘坐,座位是经济舱,例如安保、记者、厨师等。前舱一二节就坐的领导们从前舱门登机,而韩皓等随从人员则从后舱门一一进入。前后舱之间有隔断门间隔,后舱的人没有传唤是无法通过警卫的审核进入前舱。

    还好商务座是一排4座,中间两座位连在一起,两侧窗户旁各放置一张座位,相互间由过道隔开。韩皓按照牌号找到自己的座位,正好独立一人在窗边,方便睡觉。而记者们就得忍受每排1o个座位的经济舱,从都飞往河内需要将近4小时,不算很难熬。

    出访团中,韩皓现商务代表团中就自己一个属于民营企业家,其他都是国字头资源型大企业的话事人。这次出访越南,中越双方在经贸上有不少合作,例如中石化将进口越南石油、中煤集团进口煤炭、中农垦进口越南白糖、水产品等产品。出口的话,也是中字头的贸易企业把中国的水泥、钢铁、化肥等卖给越南。很明显,越南主要出口原材料资源,从中国换回经过工业加工的产品,看得出中国经济明显要处于两国产业链上端。这些中字头的大企业,掌门人动辄副部级以上高官待遇,而韩皓只是一个小小的民营企业老板。就算华夏摩托卖得再好,华夏厂撑死了就是几十亿规模身家,而这些大国企动辄几百亿甚至上千亿资产以上。因此,虽然在同一个代表团,但韩皓却明显感觉到有一堵无形的墙挡住了自己。这些大国企的掌门人虽然点头招呼,但并未瞧得起韩皓,也没有把他引进圈子里的想法。从早上登上大巴开始,这些国企的掌门人纷纷互相联络感情,但唯独冷落了韩皓一人。而韩皓也不是那种热脸贴冷屁股的人,乐得一个人逍遥自在。

    这次华夏厂虽然在越南投资设厂,但在这些国企巨头们看来只是关公面前耍大刀,跟国企们所进行的生意没有可比性。而且华夏厂在越南投资建厂,他们私底下交流时也并未看好这桩生意,因为越南国情很复杂,普通中国品牌打入对方市场很吃力。只不过碍着国家邀请的情面,没有直接说破,反正亏的又不是他们的钱。

    虽然与副总理在同一架飞机上,韩皓真的很想当面问一句到底为何国家没有同意华夏厂和三菱的合作项目,但是前后隔离的舱室以及两人间身份的巨大差距,他没有任何机会问出这一句话。出访前的培训说过,不该说的话不要说,不该问的话也不要问,反正规规矩矩出访履行好安排好自己出席签约的角色就好。现在的他,还没有直接和国家长对话的资本。

    旁边的国企巨头们交头接耳,有的甚至进入前舱寻找部长们汇报工作聊天,韩皓只能是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迷迷糊糊中,隐约听到了“小宋记者”的称呼,紧接着一阵香风袭来,韩皓听到有人摇着他的手臂在轻轻叫唤自己。

    睁开眼睛一看,他不由吓了一跳,只见宋卿的甜美脸蛋正立在自己正前方。

    “你……你这么来了?”

    韩皓揉了揉眼睛,转身望了一下后舱第4节方向问道。宋卿不是在后面坐着嘛,这么跑到这里来了。

    “不好意思,小韩厂长,没打扰你休息吧。是这样,我想趁这段飞行时间,对你做一个简短的单独采访。因为如果我做你们华夏厂跟越方合资的项目,需要知道一些来龙去脉的背景。不知道,你可不可以赏脸呢?”

    看到宋卿眼中充满了期待,大大的眼睛颇为好看,让人难以拒绝,韩皓点头答应了对方的邀请。

    “其实也没有太多好讲,毕竟我们现在只迈出了第一步,将来是否成功还没有定数。”

    按照宋卿的请求,第4节机舱还有许多空座位,采访将会在那里进行。安静也不打扰到旁人,披上外套时韩皓随口说道。

    “我刚想到一个选题,就是可以全程记录下你们华夏厂在越南设厂的全过程,将来不管成败都是留给我们国家其他企业的宝贵经验。”

    拿着笔记本,宋卿摇着笔头若有所悟说道。

    “小宋记者,说好要到我们集团来个专访,你可不能忘了?”

    “是啊,到越南后,你可得为我们企业做做宣传,让全国人民了解我们正为国家谋福利呢!”

    ……

    宋卿离开时,不少国企掌门人纷纷跟她亲切地打招呼。

    这让跟在后面的韩皓心里暗想,果然央视出来的人就是不同,作为中央媒体的喉舌,这些眼界比天高的巨头们居然纷纷放下姿态拉拢他们。

    待宋卿和韩皓离开后,其中一位国企掌门人若有所悟问道。

    “这位小记者怕是大有来头吧?”

    依照他的经验,就算是央视的记者最多客气罢了,哪里会让像他们这般身份的人主动上前攀交情。

    “上面——的小侄女,都不简单啊……”

    旁边一位私交甚好的国企领导用手指了指头上,小声说道。

    能让他们这些人都噤声不语的人物,只能是代词指引,自然是国家金字塔最顶端的人物。再联想小记者姓宋,结合实际不难猜出她的背景到底如何。

    “哦,宋——明白了,明白了……”

    到了他们这种身份,话只要说个开头,大家都会心照不宣领会其后的意思。

    想想也是,要是没有背景,哪里会有跟随国家领导人出访的重大任务落到一个刚毕业一年时间的小记者头上。央视里面的领导哪会不知道她的背景,恐怕只有宋卿一个人傻傻地以为是依靠自己工作努力才一路得到领导重视吧。

    虽然在央视中宋卿的身份是相对保密,但在更高层的圈子中,早知道这个小记者的背景如何了。

    “不许打着我的旗号出去招惹是非!要脚踏实地虚心工作,为国家展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进入央视前,宋卿特意去拜会了家里的长辈得到了这样的教诲。

    她一直谨记在心,从来都是把自己当做一个新人、一个普通人对待,从未说过她是某某某的侄女,也没有得到什么特别关照。

    其实社会也没有说的那么复杂嘛!

    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宋卿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当然她是无法了解早有一只大手牢牢罩住了自己。

    跟随宋卿来到第4节后舱,韩皓突然现有些不好意思,因为在座的许多人都把目光投向了自己。一对年轻的男女在一起总是会引来大家的关注,尤其宋卿还是长得非常漂亮的女记者。

    “小韩厂长,我们到那里去进行采访吧!”

    似乎宋卿也意识到气氛不大对,为了摆脱尴尬她故意大声地说道。言外之意就是向所有人公告说,我们在一起是为了工作。

    由于此次出访人数不是很多,而波音747专机承载人数众多,后面空了许多座位,宋卿找了一排空无一人的位置作为采访的地点。这里确实不易受到外人打扰,但两个人在此独自就坐又让其他人浮想翩翩。

    “他们俩不会那个了吧?”

    颜鹏转头问了问同事,他的言下之意是不会两个人一见钟情,现在好上了吧。因为他刚才看到宋卿的脸上一瞬间露出了藏不住的微笑,浑身上下冒着喜气。

    “你也想太多了!小宋是咱们台的台花,她跟谁不是那么平易近人。我看你是想太多了吧!小宋都说了是在采访,准备节目资料呢!”

    另一位央视的记者开口说道,觉得颜鹏简直是脑子坏了。

    宋卿目前在台里比许多知名女主持人都要火,对她有非分之想的人不在少数,但从未听说她跟谁有过绯闻。一个没有架子,对人亲切,工作又非常努力的美女记者,是多好的同事。就算不能生些什么,每天上班看到她也觉得精神抖擞,心旷神怡。为此,台里已经隐然形成了一支护花队,保护他们心中可爱的女神不受来自任何方面的侵犯。虽然韩皓条件不错,但要配上央视的台花,他的条件还不够格。

    “小韩厂长,你是高中毕业后就接手了家族企业吧?当初你的想法是怎么样?”

    ……

    拿出笔记本,宋卿开始把自己想了一夜的几大问题一一问上。

    “额,主要还是硬着头皮顶上吧,毕竟当初我不站出来说不定家里就垮了……”

    运用简练的语言,韩皓一一回应道。

    ……

    “下面是对于你个人生活方面的问题,如果觉得涉及你的**可以不回答。”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去,宋卿对韩皓的成长经历有了更深认识,她看向眼前这个年轻企业家的目光更加显得柔情万分。不过在问下最后几个问题前,她还是预先做了说明,得到韩皓点头后她继续问道。

    “许多人都想知道,你现在处于单身状态吗?”

    心里忐忑不已,等待韩皓进一步回答,宋卿感觉自己全身的鲜血都朝头中涌去,心脏正在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嗯,算是吧,我有时会跟父母住在一起。”

    得到肯定的答案后,宋卿感觉自己仿佛从一坐大山般规模的宝藏堆中寻找到了最想要的东西,这种自内心的喜悦和满足感觉实在无法用任何言语来形容。

    于是,得到鼓励后的她继续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也是她个人最想知道的答案。

    “你现在有喜欢的人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