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天空之想
    ,!

    “你现在有喜欢的人了吗?”

    这个问题如同平地惊雷般搅得韩皓内心瞬间荡起阵阵波澜,他脑海中第一反应是回想起自己在高考暑假时多次偷窥的那一道背影。 尽管萧芊妤的容貌已经变得模糊,但她依旧牢牢印刻在自己的心底。韩皓永远忘不了,在荷叶连天蝉鸣阵阵的青春骚动季节,自己曾奋不顾身喜欢上一个漂亮的女孩子。

    心痛之余便是怅然,韩皓不知道到底需要多久自己才能忘记这个懵懂的暗恋对象。虽然萧芊妤依旧存在心里,但韩皓却从未兴起主动寻找对方的念头,因为她从未属于过自己,哪怕只有那么一瞬间的拥有。

    “这个问题我选择保密。喔……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想我们的采访应该结束了吧。很感谢宋记者的厚爱,希望今后能多多支持我们华夏厂的宣传,欢迎你有时间到虎山做客。”

    路上露出微笑,韩皓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他不想把自己真实脆弱的感情一面暴露在其他人眼中。更何况对方还是一名新闻记者,虽然接受了宋卿的采访,但韩皓依旧和她保持着足够距离。

    “哦,那好……吧,多谢你接受我的单独采访。”

    韩皓的反应已经说明了一切,稍微有头脑的人都能猜测到他的话外之意。保密就是不想说,不想说就是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宋卿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了座位,只觉得自己仿佛历经千辛万苦才寻找到的宝物,刹那间慢慢化成了一堆黄沙,风吹过后自己的手上仅空空而已。

    如果你一路来都顺风顺水,无论在哪里都是焦点,身边的人都把你捧为公主,那么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挫折会让你终身难忘。

    心里感觉到一阵阵委屈涌向鼻腔,如果一旦释放眼泪就会夺眶而出,但宋卿在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忍受着鼻腔内传来不间断的刺激性信号,她不想让自己为了一个没认识多久的男人哭鼻子。

    高昂着头望向飞机窗外,平流层外一望无际的蓝色虚空,没有半朵云彩真是切合自己现在的心情,宋卿觉得空荡荡的大脑开始陷入了待机状态。虽然韩皓早已经转身离开,但她却觉得对方悄然叩开了自己的心扉大门,因为宋卿自待机状态恢复过来后的第一个念头依旧浮现出这个男人的身影。

    忍不住抬头望向机舱前方,想从无数座位中寻找到韩皓的踪迹,她现这真的是自己想多了。期待中韩皓能微笑着推开机舱分隔的帘布,无视他人径直朝自己走来的画面,只存在于大脑虚无的想象之中。王子与公主之间一见钟情的美好只存在于童话故事中,就算自己是公主,冰冷的现实时刻在提醒着韩皓不是自己的王子,他心中早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每想多一寸,内心就会多痛上一分,宋卿有些茫然,难道这就是真正喜欢上一个人的感受?

    从小学开始一直到现在,不间断有许多出色的男生对自己表达过喜欢之意,但宋卿却从未对任何一个男生动过心。现在角色调转,轮到自己对一个男生动了心,却隐约遭到了拒绝。

    以前看爱情或者电视剧的时候,宋卿总不明白为何男女之间总要为了一个情字弄得哭哭啼啼,要死要活搞得天都仿佛塌了下来。但现在,她开始明白了这一切都不是夸大其词,只不过是自己年少没有经历过,所以不懂爱情之苦。

    韩皓怀着轻松的心态走回了自己座位,刚才的采访央视的女记者塑造的谈话氛围不错,仿佛自己在和一个未见多年的朋友在聊天。不过谈及感情之时,韩皓注意到对方似乎多了一份个人情感在内,他希望是自己想多了。在跟宋卿交谈之时,韩皓能感觉到对方心里是有真材实料,不像一般漂亮的女生空有一副漂亮的皮囊的内心却是一片贫瘠的沙漠。

    “爱国主义是无赖最后的庇护所,一味地打着民族主义旗帜号召民众支持的企业不一定就天然有着高尚目的!市场的竞争终究依靠产品说话,你可以在某一段时间煽动所有人,但你不能在所有时间煽动所有人。”

    这句话能从宋卿嘴里说出来,就足以让韩皓对她刮目相看。

    “宋记者真是铁齿铜牙,我只是希望我们国人能支持我们自己的民族品牌,如果连自己人都不支持自己的产品,那我们还很弱小的民族品牌在国门打开后面临国际巨头联合绞杀是很难活得长久。我当然没有妄想能够煽动国人一直盲目支持,我只希望大家能在起步阶段给以我们民族品牌充分的支持和信任,毕竟你我长大前都有婴儿期,何况是企业呢?”

    针对宋卿的毫不留情询问,韩皓还是主动站出来为自己,也为广大的民族工业呐喊几句。在国外巨头已经展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刚准备加入to打开国门就要求民族品牌企业和他们同台竞技,无疑是非常不公平的比赛。

    之后的旅程平淡无奇,中国代表团非常顺利抵达了越南都河内,而宋卿也没有主动出现在韩皓的眼前。

    越方准备了非常盛大的欢迎仪式,迎接中国下一任总理的到来,从各个情报来源都说明了现在抵达河内的常务副总理将会是未来中国的经济大管家。中国的副总理刚走出舱门挥手,满场就是镁光灯闪烁,大家都对未来中越关系的展走向何方极其关注。

    韩皓依旧在机舱中等待,他们这些商务代表团和随从,将会在第一批中国政府官员离开后,再下机登上第二批车队。他从机舱窗户,看到了正在红毯旁边拿着话筒准备采访的宋卿,此时的她恢复了往日的神采正和摄像师在简单沟通着什么。虽说是一头干练的短,但头也长过耳垂,搭配上玲珑精致的脸庞,宋卿上镜的话应该是一位让人印象深刻的美女记者。趁着机舱的掩护,韩皓可以肆无忌惮地认真观察起这位刚认识不久的漂亮女记者。工作时,认真的人看上去更显魅力,韩皓此时便觉得宋卿比起之前给自己的印象,在镜头中落落大方更加出众。

    正当他在内心感叹之际,突然现宋卿朝自己窗户方向望了了一眼,韩皓赶紧把头扭开,不知道对方是否现了刚才自己的小心思。再偷偷用眼角时,现宋卿似乎正在宛然一笑,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按理说飞机那么大,她可能只是随意一看,应该不是冲着自己而来吧,韩皓在心里分析道。

    欢迎仪式很快结束,随着中国副总理车队远去,机场开始恢复了宁静,韩皓等人也开始走下飞机,前往酒店休息。

    当晚,越方为中国客人准备了欢迎晚宴,韩皓作为代表团成员之一出席了越方举办的宴会。在这里,韩皓看到了久违的越方朋友黎顾华和他的太太,他们就作陪在其旁边。从中国其他商务代表纷纷跟一旁的越南客人简单攀谈,看得出越方用心安排了晚宴时的位置。

    “这位是我的太太阮文碧,她十分好奇我口中年轻的中国商界俊杰到底长相如何?现在我把你介绍给她,算是圆了她的一大梦想。”

    能够和华夏厂在越南建厂,黎顾华十分高兴,为此他特意把自己越南望族的妻子介绍一番。看上去肤色略烟,但鼻梁却很高挺,两侧头把圆脸稍微装饰,阮文碧在越南应该算是漂亮的本地美女。

    “很高兴认识你,美丽的阮文碧女士,欢迎你们全家有空到中国游玩。”

    韩皓举起酒杯以示荣幸说道。

    “小韩厂长果然名不虚传,我难得看到我的丈夫如此推崇一位商界精英,现在看来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想不到阮文碧居然也能说一口流利的,看来她能嫁入黎家确实不简单。这种家族间的强强联合,是许多家族势力壮大的可靠手段。

    由于晚宴的主角是中越双方的高层,尤其是出访的副总理大人,所以韩皓等人在底下只能是简单交谈几句,聆听了高层演讲后宴会便散去。

    中越双方的经贸合作签约仪式放在了第三天,前两天都是中越高层就各项问题进行闭门对话。商务代表团呢,也各自对在越合作项目进行考察走访,和越方代表做做交流。为此,第二天属于自由活动时间,由大家自主安排活动。

    在代表团下榻的宾馆,一大早便可见不少商务车涌进来,他们都是越方合作企业安排来迎接中方代表的车辆。丰田的大霸王、雪佛兰的子弹头等,比一般的面包车要高级,是9o年代商务车接送的代表车辆。

    在自助餐厅吃完了早餐,中国商务代表团的人员便集体在酒店大堂里等候,准备走上越方合作企业准备好的商务接待车辆。

    这时,一队车队开了进来,打头的赫然是挂着军方标志的越野车,上面还有身穿越南军装荷枪实弹的士兵,后面跟着两辆奔驰s6oo。

    如此排场让大家纳闷,到底是越方要迎接哪位高官去商谈会议。毕竟,这里宾馆是商务代表团下榻的地方,政府高官们住在另一处高级酒店。

    韩皓也纳闷,这么张扬的车队到底是迎接哪一尊神仙!

    没想到,当越南士兵打开奔驰s6oo的后门,他赫然看到了黎顾华从车上走了下来。

    这位神仙总该不会是自己吧?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韩皓被黎顾华非常客气地邀请上了奔驰车队扬长而去,只剩下有些目瞪口呆的其他国企掌门人。

    他们看了看自己的商务车座驾,再联想韩皓所处的待遇,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再有下次,一定要让越方合作伙伴面子上功夫做足一些才行。”

    想不到被大家轻视的华夏厂韩皓,居然得到了越南人员高规格的接待礼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