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现场采访
    ,!

    从工地回到宾馆,韩皓明显现之前对自己略显冷漠的其他国企掌门人开始显示出一定善意。? 不管如何,韩皓能让越方出动如此高规格接待,说明了他身上具有不为人知的实力。

    没有实力,就不要怪别人跟你不讲道理。反之,有了一定实力,你才能站在同一个层次和别人进行平等对话。

    虽然从私人身家上讲,韩皓比这些国企巨头们都要丰厚。但一是因为韩皓低调,工厂又隐瞒了不少利润,没有形成一个大富豪的大众印象。二是国企巨头们都讲究政治级别,无一不是副部级待遇标准,手上可以调集的资源远不是韩皓可以比拟。所以,作为民营企业家的韩皓一时没能入得了其他人法眼,也算是时代的必然历程。

    尽管中国民营经济蓬勃展,但在国内依旧是国有经济唱主调,历经多次政治经济运动,民营经济一直在备受打压中艰难展,民营企业家都懂得闷声大财的道理。最近一次对民营经济的质疑运动,就生在1989年,当时许多戴着红帽子的民营经济企业被运动式清算,不少企业家多年心血付之一炬。因此,低调紧跟中央调整步伐成为民营企业家的通用准则,他们在沉默中慢慢积累资本,力求有朝一日成为中国经济的主流力量之一。

    在大众舆论中,得益于香港即将回归,华人富李嘉诚正开始成为千千万万年轻人的偶像,他的奋斗史在地摊书籍中广受流传。有了华人富作为铺垫打头阵,内地的大批民营企业家们很快将登上舆论的舞台,成为媒体口中的宠儿。他们将用富可敌国的财富身份,正式跟代表国家掌管广大国有资产的国有企业家们分庭抗礼,成为中国泾渭分明企业界的另一派代表人物——民营企业家。

    韩皓不知道自己的身家在国内算不算有钱人,但他知道有许多比他富有更低调的企业家存在。只不过大家都犹如鳄鱼般潜伏在水面之下,只露出眼睛鼻子四处观望和打探,待时间成熟才会显露出庞大的身躯。

    总而言之,就是在1996年中国民营经济还没有形成气候,也没有自己的群体声音出,还处于各自为战的分散状态。跟庞大的国有资本比起来,确实属于从属地位,无论是政治地位,还是舆论声音都属于弱者身份。

    赴越第三天上午,在众多记者见证下,中越双方高层签署了一系列政治、经济和文化方面的合作协议,彼此共同主张建立面向21世纪的两国新型关系。

    镁光灯下,中越高层领导集体出席站台,一项项两国合作协议依次签署,预示在关系正常化后,双方都对展经济达成共识,搁置争议共同展,携手为东亚的繁荣稳定做出应有的国际贡献。

    阵阵掌声中,终于轮到韩皓上台和越方代表正式签署投资建厂协议,为此华夏厂还得到了来自国家开银行的信用贷款。

    “合作愉快!”

    握着黎顾华的手,韩皓笑着说出了这句话。

    这意味着从此刻开始,华夏厂真正走出了国门,华夏品牌也开始了全球化的探索。

    台下的央视女记者宋卿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时机,她拿出自带的相机对着台上就是一阵猛拍,算是帮忙记录下这个历史瞬间,只不过她的镜头更多落在了韩皓一个人身上。

    在众多媒体中,青春漂亮的宋卿自然是一道亮丽的风景,趁着采访间隙不少国外摄影记者纷纷把镜头对准了她,拍下其一笑一颦间的夺人风姿。更有甚者,居然还有外国记者想要采访这个来自神秘中国的美女记者,以当做是这次采访活动的花絮。

    “很抱歉,我们台里有规定,我不能私自接受任何采访,请你们见谅。不过我能为有机会接受国外同行采访感到高兴,希望你们今后能更多深入我们中国,把我们国家真实的一面告诉世界。”

    宛然一笑,宋卿用熟练的英语婉拒了对方的请求。

    今天的主角是站在台上的政经界人士,她可不想一个小记者抢了领导们的风头。

    “你真特别,完全颠覆了我们对中国记者同行的印象,你一点都不古板和沉默,显示出青春和自信的一面。”

    被拒绝的外国同行笑着对宋卿说出了上述这番话。

    “谢谢你的赞美,不过我接下来得失陪了,因为我马上要开始自己的工作。”

    拿着手上话筒挥了挥,宋卿指着正准备退场的人群说道。

    韩皓跟着人群,准备从签约仪式现场离开,这次越南之行终于告一段落,就待晚上中方驻越使馆举办答谢晚宴后明天就可以回国。他有点想念母亲王桂芬做的家常菜了,家的味道就是妈妈做的菜味道。

    “麻烦留步,等一下……”

    一阵黄鹂般的鸣啼声传来,惹得正打算离开的人群纷纷驻足,只见一道倩影来到了大家身前。

    原来是央视的小宋记者,怕是准备来采访签约后的感想吧。不少曾跟宋卿打过交道的国企掌门人心里暗自做好了采访准备,能在《新闻联播》露面是一个很重要的政治信号,尤其党和国家领导人都有按时收看节目的习惯。

    脸上带着亲切的微笑,一群国企巨头们犹如等待皇帝翻牌的妃子们恭候着小宋记者的降临。

    韩皓看了一眼,心想不会有自己什么事,像华夏投资建厂的项目估计一笔而过,甚至都上不了新闻稿,毕竟合同金额跟国企们比起来还是略逊一筹。他正准备离开,免得在电视中充当路人背景。

    “小韩厂长,麻烦请留步,我们想单独采访一下你!”

    眼看韩皓准备离去,心里一急,宋卿不由大声喊了出来。

    又是这小子抢了风头,这让一旁原地不动的国企巨头们略显尴尬,那么多人都成为了韩皓的背景配角。

    央视的记者分为三组,一组专门跟长副总理,另一组跟随行政府部委官员,还有一组就是宋卿负责商界人物。如果宋卿没有采访自己,那么想单独上新闻就没有可能了,在场的国企领导都心知这一规则。

    话一出口,宋卿也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小小错误,在她的采访单中还有其他几位国企大领导。现在情况下,很可能给其他人造成一个假象,就是自己只采访韩皓一个人。

    “还有王总、张总和庞总,也麻烦你们几位留步,我待会也要单独采访一下你们。实在不好意思,采访任务比较紧,所以麻烦等待一会。”

    宋卿也是刚才一时兴起替韩皓拍照忘了这茬,应该提前通知好要采访的对象散会后留步,这时她不得不随机应变控场。没有接到采访通知的其他国企领导索然退场,只期待能在新闻中充当背景露个面。

    如果换了其他记者这样说话,就算这些国企领导们现场不翻脸,过后也要向央视领导投诉一番。但宋卿说出这番话却另有风情,美女记者的面子大家都给,而且她背后还有无形的靠山站着。

    “小韩厂长,我想问问作为代表团唯一的民营企业代表,你们对投资越南有何感想?”

    顾不上寒暄,时间紧迫,宋卿公事公办直接进入了正题,毕竟旁边还有其他三位国企巨头盯着。

    “走出国门是我们企业既定的目标,这一次非常感谢国家给了巨大帮助,我们企业才能顺利和越方达成协议。没有强大祖国在背后的支持,我们无法前行。”

    韩皓很官方地给出了回复,毕竟上《新闻联播》自己不说些场面话、漂亮话,说不定镜头很快就被剪掉。

    “你对我们中国企业今后的展望是什么?”

    本以为采访就此结束,没想到宋卿又多问了一句。

    “嗯……期待伴随我们国家领导人出访的脚步,我们中华民族品牌能一步步把红旗插遍地球上任何一处角落。”

    想了片刻,韩皓说出了自己心底最想说的话,这也是他的理想之一。

    “谢谢小韩厂长接受采访,期待我们下次再会。”

    话声刚落,宋卿对着韩皓偷偷眨了一下右眼,然后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犹如一朵热情绽放的玫瑰花。

    被宋卿的笑容所感染,韩皓不由嘴角一动,差点跟着笑了起来。幸好他自有道行,把这一抹自内心的笑意强制按压了下去。

    转身离开之余,韩皓有些百思不得其解,自己刚才怎么就差点失态了呢?明明接受采访时好好的,最后差点翻了船。宋卿虽然很漂亮,但自己真的对她没有半点非分之想啊!一路走一路琢磨,最终韩皓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就是看到美好的东西,人都会忍不住赞美微笑,还有就是笑容会传染。

    尽管没有再用目光去追寻韩皓的背影,但宋卿心里却乐开了花,刚才韩皓几乎失态的举动她可是面对面看得清清楚楚。还有什么能比让自己的喜欢的人忍不住笑出来更好玩的事情呢?

    于是,在接下来采访中,所有的采访对象都感受到了来自宋卿身上的喜悦之情,不知道这位年轻的女记者到底今天遇到了什么喜事。

    虽然韩皓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但这并不妨碍自己喜欢他啊!何况不努力一把,谁知道最后的结局是怎么样?

    经过这两天时间的思考,宋卿终于想通了一些事情,这些都是她以前从未经历涉及过的领域。

    完成了一天工作,终于轮到最后的行程——中方答谢晚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