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艰苦谈判
    ,更新快,,免费读!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华夏厂的微面项目已经进入具体实施阶段,如果不答应东安公司涨价的要求,汽车就没有动力系统可用。目测想摆脱这样的困扰,只能花时间自己慢慢研发动力系统,如此一来没有一两年时间肯定不行。

    韩皓心头一直惦记着胡一鸣提及的五到七年国产汽车发展缓冲期,现在对他来说时间才是最宝贵的资源。就算多交学费,也要先进入考场积攒起一定经验,足以跑在其他竞争对手前面。

    没有过多犹豫,韩皓给出了肯定的回复,答应东安厂的要求。他得感谢摩托车业务能给自己带来源源不断的现金流和利润,现在就是依靠摩托车来输血供养汽车业务。从今年摩托车开始滞销情况看,摩托车市场很快将迎来相对饱和状态,成为竞争超级激烈的红海市场。以企业战略发展方向看,华夏厂在这个时间点跳入汽车领域,是非常正确的选择。

    战略是长期目标,现在允许流血和损失,因为未来会给今天的牺牲带来足够多回报。

    得到韩皓见机行事的指令,凌云智感叹这就是民营企业引以为豪的效率。如果在一汽,要商议一千万的上涨成本,至少需要开会讨论好几轮,最后还不一定能拍板。利弊都是相对,就看你走的方向是否正确。同时他也很感谢韩皓给了他全授权,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具体情况需要现场当机立断。虽然韩皓同意接受东安厂的开价,但凌云智却打算尽力砍价帮忙降一降成本。

    三天时间,凌云智打算跟东安厂的人好好打一打消耗战,虽然他也知道自己手中的牌面优势很小,处于弱势一方。

    “小韦,待会你就负责唱红脸,依照我的方针尽量砍价,而我负责唱白脸讲和。虽然咱们还价的余地很小,但总归做点什么,为厂里分担一二。”

    匆忙上阵的韦常辉不得不火线学习一些谈判技巧,以求和凌云智在谈判中互相配合。虽然华夏厂有求于东安厂,但华夏厂唯一可以依仗就是有钱,能够增加给出1.2万套动力系统的采购量。两人在房间里分析判断,虽然东安厂假装不在意这份订单,但凌云智从业内角度推测华夏厂的大笔订单还是足以打动对方。双方都有意向成交,就看具体价格如何了。

    ……

    “凌厂长,不谈了,对方明摆着就是欺负我们有求他们!据我同学透露,他们给长安的报价只提高了120元,而我们却是元,这样哪有做生意的诚意!”

    通过关系,凌云智获得情报初步证实了东安厂对产品进行了一定程度涨价,只不过华夏厂被充当了冤大头。谈判中,按照两人之前的通气,韦常辉故意气得说漏了嘴。

    想不到华夏厂还挺有能耐,打探到情报**不离十,东安厂的负责人笑着解释道。

    “长安是我们的兄弟公司,集团上要求按成本价供货,而且他们采购的量大。至于你们华夏厂,报价已经是经过了严格测算,再减下来我们肯定亏本!”

    ……

    “我们老总给我的谈判底价是每台465q最多加600元成本,如果你们一直坚持不降价,那我们两家公司的合作就要告吹了!现在厂里已经派人到五菱公司接洽,如果这边谈不妥,我们厂就转向他们采购动力系统了。”

    为了达到降价请求,凌云智不惜编造事实拉入了第三方对象。

    “五菱他们的动力系统跟我们相比差远了,而且价格也不便宜啊!”

    “以前是差不多,现在你们提价一对比,他们还是很划算的出价。”

    ……

    “不谈了,既然大家都没法让步,我建议回去睡觉,等明天想明白了再仪。”

    “你们华夏厂财大气粗,居然在这么一点成本上斤斤计较,容易伤了我们两家和气。”

    ……

    “我把话搁这里,如果你们东安厂坚决不降价,那我就马上买机票飞回浙海,咱们生意别谈了。连三岁小孩买包糖都知道要还价,更何况是采购如此多的发动机和变速箱!”

    “看在老凌你的面子上,我斗胆向厂里申请申请吧。不过我可不敢打包票,一切得听上头的指示。”

    ……

    三天时间过去经过来回谈判,在最后一刻华夏厂和东安厂达成了动力系统采购协议,一共采购1.2万套动力系统,其中发动机465q保证供货7500台,上不封顶。具体成交价,465q降价50元,462降价20元,4速变速箱降价60元。

    “凌厂长,幸不辱使命,咱俩给厂里减少了将近一百万的采购成本,我都快精神分裂了!”

    在冰城机场候机时,韦常辉瘫坐在候机厅里抱怨道。

    “唉,本来谈妥的价格硬是多了一千来万,对方是吃准了我们的七寸,不然也不会下如此狠手。没有实力,就不要怪别人不讲江湖道义。咱们走着瞧,这笔账先记着,以后迟早会算清楚。”

    这次到冰城,凌云智心里也一肚子火,对方口口声声老凌喊个不停,该宰你时丝毫不手软。

    本该准时的飞机还赶上了晚点,飞抵江州已经晚上十点,延误了将近3个小时。这让本来在谈判桌上消耗了所有精力的两人更加疲倦,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找个床一觉睡到天亮。

    两人结伴走出接机通道,想不到居然看到了韩皓在出口等着,身边还跟着一男一女两位办公室人员各自拿着一束鲜花。

    “怎么?我来欢迎我们的功臣回家,你们不欢迎吗?”

    韩皓从男工作人员手中鲜花,递到了凌云智手中。

    “这,这……有些太矫情了吧!”

    凌云智憋了半天,最终说出这样一番话。

    中国人都不习惯表达自己内心的情感,一般都是润物细无声的表现,用行动证明一切。

    “谢谢啊!”

    反倒是韦常辉从圆脸蛋的女工作人员手中接过花时,脸上有些火辣辣。不知道是因为疲倦到了极点反而人会亢奋,他看到这位女工作人员觉得挺有眼缘,不由多看了几眼,总感觉小时候在哪里见过对方。

    “小陈,你去吩咐戴师傅开车到门口,我们先去吃宵夜为功臣们接风洗尘。”

    随着韩皓的吩咐,这位女工作人员走到一旁打电话,此刻韦常辉暗自在心底记住了这位姑娘姓陈。

    夜色已深,开车回到虎山已经凌晨,为了安全韩皓下令大家在省会住一晚再走。

    来到江州大排档一条街,韩皓特意选了人最多的摊位用餐。初来乍到,往本地人多的地方凑总不会有错。店老板一看这群人从丰田大霸王中下来,知道是有钱人,赶紧迎上来把他们引到围桌上就坐。

    在越南时,韩皓体验过一把酒店大霸王商务车的服务,的确不同凡响很适合多人出行。因此,回国后他就让厂里办公室采购了两辆大霸王用来接待。他对丰田的实力有了进一步认识,从轿车到皮卡,再到越野车和商务车,丰田都走在了世界前列。现在的华夏厂跟丰田这样的庞然大物比起来,犹如蚂蚁般弱小。不过这不代表韩皓就怕了对方,有了追赶的目标,才有发展的动力。现在华夏厂踏足微面,将来迟早也会进入轿车领域,进而全面开花,成为中国的“丰田”。

    “来,我们干杯,这次凌厂长和常辉两人以一己之力,为我们减少了将近百万的成本支出,算是立了大功。”

    作为话事人,韩皓首先举杯邀约道。

    “不敢居功!出发前后凭空多了一千万的成本,我其实一直心里有愧。小韩厂长,你真是折杀我们了。”

    看到韩皓亲自到机场接机,凌云智就觉得自己付出的辛苦都值了。有时候,精神意义上的鼓舞更加能让一心干事业的人感动满足。

    “这事不怪你们,也不怪东安厂,要怪就怪我们自己没能力!今天的吃瘪,就是明天扬眉吐气的经验和动力。咱们干汽车入行急,交一时的学费不要紧,但总不能一辈子交学费。所以自主研发必须放在首位目标,不管用什么办法,三年后我们一定要摆脱动力系统依赖的状况。这一点,让我们共同努力!”

    身为领导人物,韩皓并不需要掌握太多专业知识,他只需要为专业的下属鼓劲提供好后勤服务,把松散的大家拧成一股绳劲往一处使就好。

    “韩总说得对!我先干为敬!”

    话声刚落,韦常辉就站起来一饮而尽。他开始强烈感觉到华夏厂跟二汽许多不同的地方,尤其在工厂掌舵者身上,韩皓明显具备更强的个人魅力。刚才短短一番话,就说得自己热血沸腾,恨不得甩开膀子大干一场。

    觥筹交错间,场面气氛也放开了,韦常辉不时拿起酒杯怼现场唯一的女员工小陈,得知对方还是单身状态后更加热情。有时候人一直在等待,就为了守望最合适自己的人出现。

    韩皓和凌云智也趁此机会单独交谈,好好沟通未来的发展方向。

    “小韩厂长,我觉得咱们华夏厂不能一直窝在虎山。从地理位置上讲,虎山交通不是很方便,将来物流转运这些成本较高。像二汽,就是先天不足窝在山沟,现在终于想要出山,不然产品成本自己都受不了。在浙海,像我们今天所在的江州倒是一个合适的地方。省会城市,交通发达,属于长三角中心城市,将来我们要进一步发展,这里将会是龙兴之地。”

    喝了两杯,凌云智也大胆提出了一直思考的问题。

    “老凌,你说得对,这事情我确实早有考虑。现在虎山汽车城虽然规模可以,但如果我们华夏厂想要面对全国,走向世界,还真的必须走出虎山,江州是一个非常合适的选择。只要咱们华夏厂造的汽车红火,相信江州会主动邀请我们过来的!”

    地方政府主动邀请才能提供大量的优惠政策,韩皓心想只要华夏汽车卖得好,不怕没有鱼上钩,自己就稳坐钓鱼台守着就好。

    在谈话中,突然手机响起,看了来电显示是江州的座机,这么晚还打电话来,韩皓有些诧异还是接通了手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