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一年赌局
    ,!

    赌局?

    韩皓想不到对方不按套路出牌,居然当场喊出了赌局两字。他看了看现场导演,发现其正用手示意由自己决定如何应对。

    在央视平台上公开打赌,这可是前所未闻的事情,至少在韩皓印象中从来都没听过。

    “陶主编,你给出的信息太少,我无法做出合理的判断,所以我不会答应这个所谓的赌局!”

    “唉——”

    听到韩皓拒绝了这个话题,底下观众们都发出一阵失望叹声,以为能收看到一场好戏。

    “抱歉,我一时疏忽!韩总,请不要先急着拒绝,听我把话说完再决定。我的赌注其实很简单,就赌你刚才所谓的第一款汽车——华夏之光的年销量!依照我的分析,你们微面一年的年销量在6000台都够呛。我们就以这个数字为赌注,如果一年时间内你们的销量突破6000台,就算我认输。反之,就算韩总你输了,怎么样?”

    陶复知在心里算了一下,现在国内微面销量过万的企业只有7家,像华夏厂这样的新手,打个六折都足够多了。

    “赌注是什么?”

    韩皓冷不丁的一句话,又点燃了现场观众的情绪,好像这个赌局有望。

    无论自己如何在底下摇头和发出声音,韩皓都没有理会自己,宋卿一直想让他拒绝这个赌局。在央视中播出的话,就等于在全国人民前立下赌注,一旦输了对华夏厂形象来说也是一大负面影响。从媒体记者的职业敏感性出发,她知道这段镜头一定会原封不动搬上电视,因为这太有话题性夺人眼球了。

    “论钱的话,我一个文人肯定没有韩总多,而且谈钱也太俗了。我和韩总间只是对造车的看法不同,如果谁输了谁就当众道歉怎么样?就说自己当初一时糊涂判断错误,承认对方略胜一筹。”

    见韩皓上钩,陶复知终于公开了谜底,这也是他现身的目的所在。

    “这个主意不错,到时结果出来后,我们节目再邀请两人坐在一起论道,顺便把这个赌注兑现了。”

    主持人十分恰当地插话道,这让场下导演都忍不住伸出了大拇指夸奖。

    “我还可以在自己的报纸专栏登报道歉信,头版醒目位置!”

    气氛上来,陶主编忍不住又加了筹码,在他看来自己赢的几率是板上钉钉。微面市场一直有长安、五菱、松花江等企业把持,华夏厂想逆流而上分一杯羹可谓是火中取栗,尤其他已经确认华夏厂在动力系统中无法自主生产,据说只能对外采购东安公司的产品。连汽车最具核心竞争力的零部件都依赖采购,面临同质化竞争华夏厂如何能赢?

    “不知道贵报头版的广告位置多少钱?如果我输了的话,就到贵刊登一星期广告致歉!”

    韩皓对华夏之光的预期是1.2万台,如果真卖6000台的话他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费了好大心思弄成这般惨状。真要如此,登报道歉也算是自己咎由自取,遭受一定的挫折对成长也是好事。

    “好,那我们就请小陈和电视机前的观众见证,以微面华夏之光上市一年内销量是否达到6000台作为我们赌约。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小陈是节目的主持人,陶主编邀请他做见证人,同时伸出了手掌计谋得逞说道。

    “啪——”

    韩皓用力和他击掌定下赌约,既然对方不怕丢脸那他就只好送其一程,正好为华夏厂一直蒙受的质疑发起反击。

    达成赌约后,陶复知看上去整个人都精神许多,仿佛自己一定胜券在握模样。随后他也客气许多,不再针对华夏厂的汽车做文章,而是谈了摩托车市场的现状分析。

    “谢谢韩总了,这期节目肯定大受欢迎!”

    录制结束后,制片人拿了一个信封作为劳务费给韩皓,里面是300元现金。虽然知道韩皓不在意,但这是节目组给出场嘉宾的报酬。

    “你们呀,真是厉害,真是一不小心人就上了贼船!”

    对节目组请来陶主编的做法,韩皓作为观众是欣赏的,但身为当事人就有些无奈了。

    “多多包涵,我看节目效果很不错,你们企业家嘛,偶尔展露普通人真性情,更容易为观众接受。你看今天现场气氛就很热烈,我有打算把这期节目提到第一期当先锋。”

    制片人还没完全平复下来,他大有预感自己的节目肯定要火了。

    “师兄,下次你还搞这样的突然袭击,我可翻脸不认人了。要不是韩总肚量大,换一个性急的嘉宾肯定当场和你急!”

    作为中间人的宋卿,看到韩皓差点被欺负,当然得出头讨个说法。

    “宋大记者,大家都不容易,你师兄也是为了节目好。何况陶主编和我是就事论事,不牵涉个人恩怨。我还得感谢你师兄,给了我一个好机会跟对方沟通过招。”

    人生在世,祸福相依,韩皓并未对今天的访谈太过在意。待他准备离开时,发现宋卿一直跟在他的身后。

    “嗯——我准备回酒店了,下次有机会再见吧。”

    不想跟宋卿走得过近,韩皓打算走为上计。

    “喂!上次我说过要请你到首都吃上一顿大餐,现在快到晚餐时间,我们不如今天就去,省得你说我小气?”

    满怀期待询问,宋卿一早就计划好今天录完节目就邀请韩皓外出用餐。

    可惜韩皓借口有急事,无情地拒绝了她谋划已久的安排。看着韩皓头也不回上了出租车,宋卿郁闷得直跺脚。

    “这个讨厌死的大忙人!愿你今天就一个人喝西北风吧!”

    看着出租车背影,宋卿在心里许愿道。

    韩皓到酒店拿了行李,就赶往机场准备回浙海,没想到因天气原因航班晚点他只好在机场一个人要了碗面打发了晚餐。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听到了某位女记者的呼声导致。

    韩皓和陶复知打赌的消息很快引爆了财经界,不过第一篇文章依旧是由《中国经济报》刊发。

    “汽车就是两辆摩托车合在一起,反正都是四个轮,华夏厂老总又出惊人之举!”

    韩皓没想到自己随心一句话,居然经过《中国经济报》的加工很快在全国范围内流行起来。两辆摩托车就能拼成一辆汽车,有些粗糙和无知的言论让他瞬间成为许多人私底下取笑的对象。尤其是一些汽车国企,华夏厂这样造车的态度成为反面教材。

    谁掌握了话语权,谁就能赢得群众的信任,这句话有一定道理。面对铺天盖地的指责评论,华夏厂又一次处于风口浪尖之上。华夏之光还没有上市,就蒙上了一大层阴影。

    趁机会,《中国经济报》又推出了事关华夏厂微面新车的赌注报道。

    “请全国人民见证,华夏之光卖不到6000台,亿万身家老总就当众道歉!”

    堂堂一个企业老总居然和媒体主编当众打起了赌,这可是一大新鲜事。加上之前两个摩托等于一辆汽车理论,全国媒体都转载了这条非常有新闻性的报道。华夏之光这款面包车能否一年卖出6000台,成为许多人关注的焦点。而《中国经济报》也迎来了销量最高,陶主编品尝到了新闻炒作的好处。

    这个时候,央视加入了报道阵营,宣布将在三天后首播一个全新的财经类对话节目,打头就是事关华夏厂赌注这期,大家可以在节目中完完整整看到两位公众人物是如何激烈交锋。

    宋卿的师兄为当初邀请陶复知参加节目而欢呼,简直就是天助我也,自己的节目想不火都难。现在已经是未播先火,许多央视的内部人都要求看看样片到底发生了什么。

    面对媒体的炒作,韩皓依旧不作出回应。虽然一开始陶复知有些故意歪曲自己的言论让他有些恼火,不过在这个话题火遍全国之后,华夏之光的大名不用广告便弄得路人皆知时,韩皓倒挺感谢对方帮忙无偿宣传省了一大笔广告费。

    在央视2套的对话栏目播出之时,全国许多家庭电视机都转到该频道准时收看,其成为最近3个月内收视率最高的节目。大家都通过此次访谈,知道了名扬四海的华夏品牌即将推出他们的第一款汽车产品——华夏之光。同时,对华夏厂老总韩皓的误解也得到了一定程度澄清,因为在电视上看这位年轻帅气的老总比那位咄咄逼人的中年主编要顺眼多了。有时候,第一眼印象影响许多人的观感倾向性。虽然他确实说了摩托车和汽车关系,只不过人家是方便大家理解而已。

    当然,观众们更感兴趣的就是6000台新车销量的赌注能否实现,已经有打算购买微面的潜在顾客在看了节目后决心持币待购,看看是否华夏之光有说的这般厉害。

    在磕磕绊绊中,终于迎来了1997年的钟声,同时也迎来了大家意想不到的一场灾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