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记者招待会
    ,!

    华夏厂强硬的态度终于让东安感受到压力,在记者招待会开始前一刻,他们有所保留同意一起出席会议。不过在故障原因上,东安动力只强调愿意配合调查,但无法现在就给出认定结论。

    虎山县政府大楼会议厅内,挤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记者,他们都等着华夏之光抛锚真相的公布。

    “你说这华夏厂会不会是下一个秦池酒业?现在这大企业,说倒就倒,今天还是亿万富翁明天就可能变成一文不值的穷小子。我看啊,咱们这些领工资的小记者虽然钱少,但至少生活过得稳定。”

    “得了吧,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人家再怎么破产,也比我们这些普通人要过得好。何况,你没看到地方政府出手了嘛,应该不会轻易让华夏厂倒下。”

    “这难说,要是普通消费者都不买华夏厂的产品,政府还能自己出钱都买下来吗?我看啊,华夏厂极有可能成为秦池第二!”

    ……

    危机笼罩在华夏厂头上,连前来采访的记者们都各自有不同看法。但有一点肯定,就是华夏厂这次的难关可不容易过,至少华夏之光这款车一般人都不敢购买了。

    韩皓代表华夏厂亲自出席,反倒东安动力这边只派出了前来虎山配合调查的小组长,记者招待会由市宣传部副部长主持。

    上一次在越南,长枪短炮的现场记者还没这一次多,饶是见惯了大阵仗的韩皓也不由为此次华夏之光弄出来的大阵仗而感叹。随韩皓一起登台的东安动力小组长林工程师吓得腿都软了,这可真是把他赶鸭子上架放火上烤了。

    “我代表华夏厂向所有购买了华夏之光微型面包车的用户,以及关注此次抛锚事故的公众致以最诚恳的道歉。这一次确实是我们把关不严,在质量控制上出现了问题,我们华夏厂会承担一切后果。对车辆发生故障的用户进行无条件退车退款处理,并补偿相应的经济损失。至于其他购买了华夏之光的用户,就算车辆没有问题,也能享受上述退车退款待遇。对那些打算继续使用华夏之光的用户,我们对该车的动力总成实行终身保修,除了打消他们的顾虑外还是对其继续支持我们华夏品牌的感谢。”

    一上台,韩皓就鞠躬道歉,就此次华夏厂弄出的事故向公众致歉。错误已经发生,逃避也没有办法,只好诚恳地去面对这一切。如果不是自己赶着出车上市,没有按照科学的方法测试车辆,就不会发生如此重大的事故,因此韩皓觉得自己当众道歉心服口服。

    “咔嚓——”

    现场镁光灯一片闪烁,犹如电闪雷鸣般衬托着压在华夏厂上空的滚滚乌云,记者们都抢着把华夏厂负责人低头鞠躬道歉的画面捕捉记录下来。

    “经过我们内部调查,此次出现抛锚趴窝现象的车辆为同一批次,是安装了最新一批发动机da465d后出现的问题。至于前两批采用了另外型号发动机da465q的车辆,现在暂时没有发现有故障产生的报告。出问题的车辆现在据各地经销商上报得来的数据是总共165台,还有23台疑似故障,我们都算在一起是188台。有故障隐患的批次一共生产了1500台,交付给消费者是1422台,剩余78台在运输过程中第一时间拦截封存,没有流通到市面上……”

    韩皓在台上介绍故障事故经过时,底下人开始把公关通稿发放到每一名在场记者手上。

    经过韩皓的简单介绍,大家都开始明白了事情发生的经过,只是华夏厂某一批次的汽车发生了问题,另外批次暂时没有发现问题。

    华夏厂没有推卸责任,全力承担事故后果的态度得到在场大多数记者的赞同,尤其承诺可以包退并保修的政策能极大安抚已经购车的消费者。

    介绍完情况,下面就是记者提问时间,大家纷纷举手请求发言。

    “我想问华夏厂会因为此次质量事故而中止进入汽车领域的战略吗?如果继续的话,今后如何保证车辆质量,不再发生类似的事故?”

    一名女记者举手提出了上述问题,这是程凯预先打好招呼给好问题的“自己人”。虽然记者会可以随意提问,但大方向还是要掌握在自己手中,程凯可不想把会议开成了讨伐大会。

    “此次事故反而更加坚定了我们进入汽车领域的决心,万事开头难,我们虽然经历了一些挫折,但中国民族汽车业的未来是光明可期,我们有信心在交了这次学费后将来做得更好。这一次事故,来了那么多记者朋友报道,足以让我以及所有华夏人刻苦铭心。我们将会把今天定为华夏厂的厂耻日,让所有华夏人记住今天的教训。同时,我们将科学改进生产流程,努力引进国外先进的生产管理经验,杜绝质量问题产品出厂!”

    这些问题都是预先演练过,所以韩皓回答起来毫不费劲。

    “我是中央电视台的记者,我想问到底车辆故障的原因是什么?如果是动力系统问题,今后华夏厂要如何化解这个难题?还有事故的责任划分如何界定?”

    接过话筒,轮到宋卿站起来提问,她一连问了三个关键问题。

    “车辆故障问题,我想有请东安动力的林工程师替大家解答,毕竟他是业内的专家。”

    提及故障原因,韩皓直接让东安动力的人出来解释。

    “额……这……”

    顿了两下,林工程师一时无法组织出有效语言。初步论证是465d发动机的电喷系统出了问题,东安采购的电喷设备发生了机械故障,导致发动机熄火无法启动。但厂里打来电话,只说可以配合出席发布会,但绝对不能公开认定故障原因。

    “现在我们因为调查时间紧急,所以只是初步怀疑是动力总成方面出了问题。但具体原因我们还在调查中,还要经过专家组论证和实景实验,因此现在我们无法给出明确答案。”

    捏了一把汗,终于把该说的话说完,林工程师松了一口气。

    果然还是耍滑头,东安动力没有华夏厂应对的勇气,韩皓心里早预备了对方如此说辞,因为这套说辞就是对方一直敷衍华夏厂的答复。

    “故障原因确实一时间难以查明,不过我保证我们厂会申请国家质检部门介入,保证把问题查个水落石出,届时把结果及时向公众公布。至于事故责任问题,对消费者来说,我们作为华夏之光的生产厂,自然是承担全部的责任。至于内部追责,我们自然会依合同办事,如果是零部件供应商的责任,那么该他们的就是他们的!”

    说完的时候,韩皓看了一眼林工程师,发现他不敢面对自己的目光。这次被东安动力坑惨了,华夏厂只能先把眼前烂摊子处理完,再跟东安动力算账。

    “我们厂已经同奥地利的avl公司签署了协议,正式引进对方成熟的1.2l发动机全套技术和生产线。同时,我们还与德国格特拉克刚达成合作,双方合资建立手动变速箱工厂,将来提供给华夏品牌汽车使用。预计,半年时间后,首批产品就会出现在国内,届时可以解决动力总成的问题。我再重复一遍,华夏厂进入汽车领域是重大的企业战略,我们将会拼尽全力为中国人造出自己的国民车!”

    除了辟谣公布实情,韩皓还利用此次记者会公布了华夏厂的两大重量级合作项目。avl的发动机和德国格特拉克变速箱都会比现在采购东安动力的总成要先进,也更靠谱,从而打破公众对华夏厂的怀疑印象。旧的东西不好,那就用更好的东西来替代它。

    “哦——”

    底下记者们纷纷点头,原来还有这一招杀手锏,怪不得华夏厂并未太过慌张。如果真如韩皓所说,那么未来华夏之光改进款还是很值得期待。

    接下来,韩皓又回答了几个问题,都是正面向的提问和答复。华夏厂一直来投入的大笔广告费,这个时候派上了用场,有许多媒体替自己说话。

    “我是《中国经济报》的记者,我有问题想问华夏厂!”

    眼见记者会准备结束,没有得到举手提问机会的《中国经济报》记者急了大声喊道。该报可是和华夏厂结下了梁子,现在他一出声,全场都把目光投向了他。

    “哦,原来是我们的老朋友,那就请这位记者朋友问吧。”

    此次记者会大局已定,韩皓也不怕对方掀起什么波浪。

    “我想请问贵厂是否在事发时有故意隐瞒真相的举动?如果不是我们报纸记者跟进,贵方是否会做出如此积极主动的姿态?最后,我们主编想问,经历这次事故,韩总是否还信守当初的赌约?”

    该记者一发问,除了在同行中故意炫耀己方报纸曝出此次事件的功绩外,还大有得寸进尺的姿态。

    “我们一向来都很敬重媒体,你们是人民的喉舌代表,很欢迎大家对我们企业进行监督。至于瞒报和冷漠,我们华夏厂一向来都是以消费者满意为主旨,发生任何问题我们都会勇敢面对。因为欺骗可以在某个时候瞒得了某些人,但欺骗不可能全部时间瞒住所有人。错了就是错了,拖延隐瞒都是最差的选择,在这里我也以亲身经历奉劝商界同行,今后发生类似质量问题,第一时间向公众坦白尽量采取补救措施才是最佳的处理方案!”

    这段话真的是韩皓有感而发,经营企业稍微不慎就会导致满盘皆输。

    “至于赌约,我一直记得,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请你们主编放心,我个人输得起!”

    记者会一完,宋卿就乘车赶往浙海省电视台,通过省台的卫星传输通道把下午记者会和实地采访资料传回了首都。今天晚上《焦点访谈》将会播出由宋卿亲自采访编写的华夏之光车辆故障详细经过及处理稿件,这其中也有程凯通过关系出了一份力。

    在人心惶惶和流言满天飞的时候,由中央电视台权威栏目《焦点访谈》报道事情真相,会极大安抚消费者、经销商和广大公众,平息此次突发质量事故带来的负面影响。

    在华夏厂会议室,韩皓和众高层一起收看了晚上的《焦点访谈》,节目对华夏之光事故做了详细报道。在宋卿的实地走访和了解中,观众们可以得知事情的真相,也知道了华夏厂对这次事故的道歉和负责任的处理方案,最后还得知了动力总成将会统一换成外国产品的信息。传递出虽然华夏之光出了问题,但今后华夏品牌依旧还有可以信赖的希望。

    这次节目出街,替华夏厂尽可挽回消除了负面影响,韩皓欠了宋卿一个大人情。

    节目有人喜欢也有人不喜欢,东安动力就立即发来公函,从即日起停止供应华夏厂发动机,直到此次事故消除影响为止。

    这意味着,华夏之光将暂时实际上退市,没有动力总成无法生产,华夏厂进军汽车业的第一步折戟!

    “老兄,我算是明白你当初为何说让我们稍安勿躁,耐心等待。没想到居然是如此大戏,真是令人佩服。”

    《焦点访谈》播出后,华夏之光的事件进一步发酵,在某条电话线中发生了如此对话。

    “这都是歪打正着,真要归咎起来只能是天意,谁让华夏厂如此倒霉呢!我们这边可什么都没做。”

    电话的另一头赶紧澄清道。

    “知道,知道,你们是清白的嘛。只不过大家都在传你们长安把华夏厂狠狠坑了一把,结果让东安背锅了。”

    “谁说这话得让他们拿出证据来!我们有必要这样干嘛。不过说的也是,暴发户企业就是暴发户,起得快倒得也快,老天爷还是有眼。”

    言语中带着对华夏厂幸灾乐祸的味道,华夏厂想抢别人的饭碗,得罪的人可不少。

    “据我刚得到的准确消息,反正东安和他们翻脸了,这下子又有好戏看。至少一段时间内,华夏厂不会有好日子过了。我们几家也可以松一口气,不用担心市场份额下降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