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再次对话
    ,更新快,,免费读!

    来电话是央视对话节目的制片人,首期节目就是靠韩皓和陶复知的赌局而一炮而红。现在一年时间过去,赌局结果已经出来,他从陶主编处得知了韩皓认输的结果。尤其最让人兴奋的是,陶复知不小心透露了两人已经开始进行第二个赌局。

    这就是最大的爆点,制片人赶紧趁机邀请韩皓和陶复知两人上节目,为广大观众去年留下的悬念做一个了断。

    “韩总,去年你可是亲口答应了回访,趁此机会给全国人民一个交代吧。”

    话都说到这份上,考虑为华夏之光二代上市造势,韩皓最终答应了邀请。

    “各位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去年我们节目开播的时候曾进行过一次赌局,当时引来了众多朋友的关注。到底这个赌局结果如何,今天我们节目又请来了两位当事人,让他们现身说法告诉大家最终的答案!”

    主持人一开场,就把全场气氛带到最高,他心知这期节目的收视率一定攀上高峰。

    在观众热烈掌声中,韩皓、陶复知以及其他两位专家一起走上了演播舞台。

    访谈节目需要有一个主题,今天大家讨论的焦点就是“民营企业和中国汽车产业的关系”。

    “到底两个人谁赢了,请让我卖个关子,到节目最后再揭晓。现在请我们先看一段片子,是关于中国汽车产业现状的描述。”

    央视花了不少功夫在片子上,让观众们简单了解汽车进入中国以及在中国发展的历程。

    从1901年第一辆汽车被奥地利人带入外滩租界开始,中国进入从畜力向机械出行转化的社会。再过一年,当时中国社会的实际最高统治者——慈禧太后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拥有汽车的人。可惜这辆汽车没能发挥应有作用,便被封存了起来,就因为大臣们上书反对说司机怎么能坐在太后前面,有失皇家尊严。这在兴建铁路被认为是破坏风水的旧社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不足为奇。

    进入民国时期,汽车已经成为达官贵人出门的奢侈品,少帅张学良成为中国第一个组织生产汽车的人。1931年,仿制美国车型成功,命名为“民生牌”汽车。虽然核心设备都采购自外国,但至少有了中国人自己的汽车牌子。可惜九一八事变,少帅丢掉了东北,造车也便成为昨日黄花。

    解放建国后,在苏联援助下,一汽正式建立起来,标志中国正式拥有了自己的汽车工业。新中国第一辆汽车“解放”大卡车,第一辆轿车“东风71”(后改名为红旗)正式下线,自主民族品牌站上了历史舞台。当时的一汽可比丰田要强多了,可惜随着时间流逝,丰田不断成长现在已经是许多个一汽的分量,吊打一汽不在话下。

    随着国门打开,改革开放来临,1979年第一个中外合资汽车企业由首汽和美国克莱斯勒签约成立,jeep品牌进入中国。但在中国混得最好的还是大众,桑塔纳是中外合资生产的第一辆三厢小轿车,由此奠定了广大中国人对汽车的审美概念:jeep就是越野车,桑塔纳就是小轿车。

    1994年,中国第一次颁布了《汽车工业产业政策》,除了对中国汽车产业做出全方位规划外,还第一次提出了鼓励私人购买汽车的概念,为日后汽车进入千家万户扫清了障碍,从此中国真正开始进入汽车社会。

    1997年,全国一共生产了158.2万辆汽车,其中轿车比例为31%,达到48.7万辆。

    看着中国汽车产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韩皓内心掀起阵阵波澜,作为民用工业含金量最高的产品,汽车是一个国家工业实力的象征。但凡世界上工业强国,美国、日本、德国无一不拥有自己的汽车名牌,将来中国要想重返世界之巅必须要有自己的汽车名片。

    “汽车是现代文明社会的象征,看着中国汽车工业一路风雨前行,我作为观察者很庆幸能处在这个朝气蓬勃的时代。我们国家以”三大三小“为主导,初步建立了统领全国的汽车工业体系,零配件企业初具规模,商用车和乘用车种类逐步齐全,市场换技术方针达到了初步目的。可以说,取得现在的成绩和国家的政策扶持和巨大资源投入是分不开,眼前在国内市场上规模的企业都是国企,汽车尤其轿车领域更是国企一统天下。”

    果然不愧是大报社的主编,在主持人询问自己看法时,陶复知拿起话题很快侃侃而谈。

    “我们国家的汽车政策应该学习韩国经验,由国家对民族汽车行业进行扶持,重点打造几大汽车集团,形成具备国际竞争力的产业联合体。现在我们的“三大三小”就具备了雏形,国家应该加大扶持力度,鼓励他们进行联合兼并形成世界性的汽车集团,努力成为‘6+3’集团军中的一员。”

    “6+3”是到1998年为止,汽车行业经过近百年的竞争兼并,剩下的全球性汽车巨头。“6”是指通用、福特、戴姆勒-克莱斯勒、标致-雪铁龙、大众、雷诺-日产汽车集团,它们旗下有众多子牌子。好比大众集团,除了大众品牌外,还拥有奥迪、斯柯达、西雅特、保时捷等子品牌。

    “3”是指独立汽车品牌公司丰田、本田和宝马,他们专注自有品牌,集团下没有其他子品牌。这只是相对来说,丰田还是拥有自家高端品牌凌志,宝马并购了英国罗孚汽车。

    从80年代开始,世界汽车巨头们陷入了一种规模性焦虑,有扩大产能提高销量规模的冲动,因此纷纷兼并联合壮大以防被他人吞掉。可惜这种肥胖更多只是虚胖,品牌间整合很不顺利,如奔驰和克莱斯勒、宝马和罗孚等都内耗严重。

    在“3”之外,应该还要加上韩国现代集团,其刚借助亚洲金融危机整合了本国的起亚汽车,凭借销量足以挤进“3”之内,今后会成为“6+4”大格局。

    “在这个过程中,国家要为国内汽车大集团创造良好的外部条件,在某一特定时期提高门槛不允许民营企业捣乱,我认为是非常合理的产业政策。我们社会主义国家最在行就是集中力量办大事,为了进入‘6+3’集团目标,民营企业受一些委屈是可以理解,优先保证国企发展壮大才是正道。就好像一场马拉松,国企已经跑了大半路程,很快就要追到国外第一集团,这个时候更应该为国企摇旗呐喊,而不是把时间资源浪费在依旧处于起跑线的民营企业。”

    台下观众一时被陶复知满嘴的大道理唬住,觉得这个主编说的好像挺有道理。

    “当然,我并不反对民营企业进入汽车行业,我只说在特定阶段有历史局限性,将来我们国家汽车行业发展壮大了,民营企业说不定可以寻找到某一细分市场进来。总之在当前国情下,我认为民营企业进入汽车领域不理智也不科学,我们应该举国之力扶持国有大企业集团发展,让其成为世界性的巨头企业。”

    这一次,陶复知终于把自己的观点进一步阐述完善,一句话就是国企优先,民企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进来捣乱。

    “陶主编说得有一定道理,但我肯定不同意他的看法。我承认国有汽车企业为中国的汽车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国家对其扶持也是应该。但现在问题是我们的汽车政策有两大误区:对外过度开放和对内过度管控。

    对外过度开放就是为了尽快弥补资金和技术不足,我们纷纷邀请国外汽车巨头来中国合资建厂,并为此提供了许多土地和税收上的超国民优惠政策。大众来了、通用来了、雪铁龙来了,它们纷纷和我们国家三大汽车企业合资。另外丰田、福特、奔驰等正在全国各地考察,可以说‘6+3’进入中国是迟早事情。许多国有汽车企业正排着队等着和国外巨头们合资,现在合资已经是国内汽车行业的潮流。

    对内过度管控就是国内其他没进入汽车目录的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想进入汽车行业是难上加难,尤其是7字头轿车目录,没有一家民营企业能够挤进去。民营企业相对国企,在资金、技术上存在一定差距,但你不能因此就断绝了民营企业进入的道路。大家都是中国人,国企是中国人,民企也是中国人,为何同为中国人,却享受着天差地别的待遇。我们的慈禧太后,曾经说过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简而言之就是宁赠友邦,不予家奴。结果把大清的江山都断送了,害得中国差点被列强分割殖民。

    以史为鉴,现在的汽车政策可不能重蹈大清亡国的悲剧,如果禁止民营企业进入汽车行业,那么中国的汽车行业很有可能成为第二个大清国,任由国外列强在中华大地上跑马圈地,我们将再次成为殖民地!”

    既然说开了,那韩皓也不怕得罪人,他痛痛快快把憋在心里许久的话都说了出来。尤其是把现在的汽车行业比作亡国的大清,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台下的导演和制片人都在心中捏了一把汗。但他们和台下的观众们又隐约觉得很爽快,感到韩皓说得很对,比那个陶主编要高明多了。

    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观点的碰撞才会引起思想的火花,这正是对话节目的目的所在。尤其这场火星撞地球的对轮,恐怕会在国内思想界引起轩然大波。一定要把韩皓的话完完整整播出来,收视率我要,节目的影响力我也要,一定顶住台里的压力,制片人在心里默默地想到。

    “其实陶主编混淆了一个概念,就是国企发展壮大和允许民企进入汽车行业并不冲突。好比马拉松赛,国企们已经抢先出发,一直走在前头,民企还在起跑线,谈何而言我们捣乱了,挡住了国企的路。挡住国企前进的路明明是外资汽车企业,我们可不愿意背这个黑锅。中央说了,非公有制经济是社会主义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民企和国企间应该是亲如兄弟的关系,血溶于水骨头连着筋的关系。既然我们都有把中国汽车行业搞好的愿望,就应该是兄弟齐心,一起在赛场上跟外资企业竞争。国企跑得快,我们民企在后面加油鼓劲,万一将来国企跌倒了,那还有我们可以上前扶一把。人为主观地把两者关系曲解甚至割裂开来,都是非常不负责的态度。作为小弟,我们羡慕尊重国企老大哥,怎么会不顾大局而捣乱呢?要捣乱,至少要有相应的实力,但现在看,有哪一家民营汽车企业有能够和国企扳手腕的能力?”

    韩皓一把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演播舞台中间面对着台下观众继续说道。

    “我们民营企业不奢求国家提供政策,也不奢求国家提供资金,我们只有一个小小的希望,就是希望国家能给我们一个机会,一个堂堂正正进入汽车赛场和国企、外企同台竞技的机会。我们愿意做一条鲶鱼,搅动汽车市场这摊浑水,为广大国人寻求更多的福利。将来输了、失败了、破产了,我们都一己之力承担,绝对不麻烦国家出面替我们收拾残局!”

    话声刚落,底下观众们就发出热烈掌声,韩皓的演讲征服了他们的内心。

    在最后主持人让现场观众进行观点投票选择时,站在韩皓的这边的人群大获全胜,他们都用自己的脚步选择了认为正确的方向,也让韩皓感受到人民选择的力量。

    至于一开始所谓的赌局结果,大家好像都已不在乎,弄得陶大主编本想趁此搬回一局的期望落了空。

    结束前主持人还是公布了韩皓落败的结果,引得现场观众发出一片哀叹。不过听到双方又达成了下一次赌局,观众们纷纷举起拳头为韩皓,也为华夏厂加油,来年一定要胜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