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 宝马再访
    ,更新快,,免费读!

    再次听到派森的声音,要说韩皓内心没有波动是不可能,宝马合资项目放到哪个汽车厂都是重特大项目。

    派森告诉韩皓,宝马的总裁米尔伯格一行人即将访问中国,此行会到华夏汽车工厂实地考察,具体日期另行通知,因为他们还会一起走访其他国内潜在对象。

    韩皓明白,这次宝马总裁米尔伯格等人前来中国,应该就是要圈定将来的合作对象。随着奔驰、奥迪在中国的布局,宝马一直在罗孚项目上失血,必须要有所改变。西方不亮东方亮,宝马加快了在中国的布局步伐。

    为了迎接宝马总裁的来访,韩皓特地向省里做了汇报,希望共同发力一起把宝马项目拿下。

    当金仰勇接到同样的消息时,他立马命令部下打听宝马总裁米尔伯格的喜好,尽最大的能力接待对方考察。

    在金仰勇的版图内,如果能傍上宝马,那么今后自己推出的正道m1轿车就能借光,打出跟宝马共线生产的自主品牌轿车,一定会有许多消费者买账。

    宝马总部得到了派森详细的调研报告,经过分析得知中国有两家企业生产线,略为改造就能共线生产宝马轿车,这让他们十分意外,此行派人到中国考察就是对比这两家企业的合作潜力。

    不出意外,宝马的合作伙伴将在华夏和华晨汽车之间产生,田野汽车已经被排除出考虑范围。

    田野汽车的李天平若是知道自己引狼入室,丢掉了宝马项目,估计得郁闷不已。不过现在田野汽车自救都难,宝马又考虑卖掉罗孚汽车,所以双方间的合作基本已经是水中月没有下文。

    随着华夏汽车在a股上市,韩皓一举成为中国屈指可数的富豪,要说金仰勇这个枭雄不动心是不可能。现在华晨系下有4家上市公司,其中就以金杯客车最为出名,4家公司市值加起来远超过华夏汽车。

    只不过看似庞大的华晨帝国,金仰勇在其中占据的股份有限,当初成立时借用了国家的名义,不然华晨也不会得以轻易登陆纽约证券交易所,成为中华海外第一股。任凭金仰勇如何巧妙设计资本迷宫,最终华晨的控股股东属于一家默默无闻的国有教育基金会,而他——身份只是一名大管家。

    可以说金仰勇利用了自己的人脉关系和国家资源,组建起了庞大的华晨系,如果没有他,华晨帝国也不会有如此规模。但在华晨诞生的第一天,就背上了产权不明晰的原罪。华晨到底是国家的,还是金仰勇一个人的,就连他本人都说不清楚。

    韩皓的成功刺激了金仰勇,他也看出来自己华晨帝国出身不正,于是打算另起一个炉灶,把该是自己的东西从旧华晨中拿出来,另立一个新华晨。为此,他控股了申华股份,用第三人傀儡的名字出面,把自己隐藏在身后。他悄悄往申华股份转移华晨的资产,想把这一切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金仰勇心想,我把一家只值100元的企业做到了100亿规模,国家在其中没有出过力,企业有今天完全是我个人的功劳。现在,我要拿回属于我的东西,多一分我不要,少一毫我不干。在这样指导思想下,金仰勇曾试图实施mbo管理层收购,把华晨私有化,但现在华夏汽车规模太大,没有任何一个官员胆敢把国家上百亿的资产分家划给私人。你要和国家分家算账,到底是三七还是四六分,甚至是九一分,谁占大头谁是小头,没有人敢主动提起这茬事情。不得已情况下,他只能想出了另起炉灶,行掏空旧华晨之策。

    没有人否认金仰勇的功绩,但也没有人敢给他相匹配的报酬,几十上百万可以谈,但数字一放大到百亿,就没有人敢做这个主。国有资产流失,在当今政治环境下,是非常敏感的话题。为此,金仰勇做事愈发高调,为自己大唱赞歌,就为了将来和国家讨价还价能有足够底气。

    宝马项目,华夏汽车也在争取,金仰勇在派森上次离开后不久就打探清楚。看来自己当初说起国内汽车行业英雄论时,果然没有看错这个年轻的小伙子,沉稳低调有冲劲。国企领导们早请示晚汇报,做起事情来束手束脚,现在又多了合资外方大爷,唯其马首是瞻,更没有积极进取的气魄了。

    华夏想和华晨竞争,最大的劣势就是资历太浅,华晨有钱有人有经验,华夏汽车在各方面都落后半个身位。

    尽管华夏之光二代和新出的qq很惊艳,但和占据国内统治市场的金杯面包相比,还是小儿科。金杯面包年销售收入在40亿之上,华夏汽车收入不到10个亿,利润更无从比较。

    宝马总裁米尔伯格一行人到达中国的第一站,就定在了华晨汽车,说明他们内心对合作伙伴的天平偏向了华晨。

    看到华晨招待专车清一色的宝马轿车,总裁米尔伯格也是非常高兴。在沈京市,他见到了东北重工业基地的配套设施,以及华晨轿车工厂上新组装的生产线,还兴致勃勃看了m1正道轿车。

    “米尔伯格先生,如果将来我们两家合作,宝马的发动机可以装在我们的m1正道轿车上,这就是中外合资的典范。”

    谈到自己耗费巨资打造的m1正道汽车,金仰勇不免对其未来多了几分畅想。

    但耿直的德国人可不这样想,他们现在只需要一家在中国的组装厂。

    “很抱歉,这样的想法我们宝马不会同意,因为单单我们的一台发动机售价就已经贵过这台轿车了。”

    碰了不大不小的钉子,金仰勇收住心里不快,心想将来自己一定造出比你们宝马要牛的发动机看看。

    视察了一圈华晨的轿车工厂,米尔伯格看上去比较满意,他又会见了辽阳省的领导,双方就投资落地事宜做了进一步沟通。

    “华晨这边的工业基础不错,地理位置也可以,不过最让我不快的是它是一家带有国企性质的企业。虽然按照你的说法,华晨已经是中国管理机制很先进的企业,但跟我们相比依旧显得很落后。国企性质的管理我在罗孚已经领教过,不想在中国重蹈覆辙。你说在中国,和有政府背景的企业合作方便开展业务,但反过来他们何尝不是对我们有力的掣肘。一个世界,一个宝马,我们在全球12个国家拥有22个生产和组装厂,中国只是它们之中一员,不会有区别对待。”

    米尔伯格对派驻中国的代表派森说道,他的话中透露出很明显的信息就是希望找一个合适的代工厂,最好是容易控制一些。

    来到浙海,这里比起东北来暖和许多,再也看不到大雪纷飞的场景。周省长接见了米尔伯格一行人,表达了对宝马合资项目落地的期望,同时给出了浙海省能给出的最大优惠诚意。只要落地,一切都可以谈,宝马犹如香饽饽般深受各地政府欢迎。宝马如果能落地,说明当地的招商环境优秀,这无形中又是一大政绩资源。

    韩皓在江州见到了米尔伯格等代表,双方进行了初步接触,他带着德国客人到江州郊区查看了将来动工的3500亩土地,简单介绍了中华汽车的情况。如果可行,宝马项目放在江州是理想的选择,这里比虎山有更大的发展空间。省里答应,如果宝马落地,将会在旁边另外批准2000亩土地给合资公司使用。

    米尔伯格没有过多表态,他更在意的是华夏汽车在虎山的轿车生产线。来到虎山,他如愿以偿见到了正在调试的全新生产线,这条生产线比起在德国的宝马工厂都毫不逊色。相比华晨,华夏汽车的生产线更符合宝马的口味,毕竟这可是韩皓花费了大价钱进口的宝贝。

    中国市场未来发展空间很大,但现在依旧容量有限,宝马通过官方统计渠道进入中国的轿车年销量不足2000台。依照宝马预计,将来国产的话最高年产量可能在2万台出头,因为豪华轿车在中国消费能力有限。

    宝马既想试水中国市场,又不愿意承担太大的风险,如果能利用华夏汽车生产线,生产从德国运过来的ckd零件,这样对宝马来说效益最大化。效果好就扩大投资,不行也可以随时撤出中国市场,不会有太大影响。跟罗孚砸进去几十亿美金不同,在中国的投资只需要3亿美金就能搞定一切,何况还会有中方合资伙伴分担出资压力。50:50的股份比关系,是中国政府规定的红线,这反倒给了宝马一个减轻投资成本的机会。

    “我听说私有企业在中国遭受不公正待遇,尤其在汽车领域更为严重。据悉,你们还没有取得轿车的生产目录,要和宝马合作这是必须具备的前提。”

    米尔伯格看了一圈后,对陪同的韩皓问道。

    “我们还处于市场经济探索阶段,政策法规方面会有落后跟不上的地方,但我们现在提倡改革开放,就是为了破除这样的弊端。”

    虽然肚子里对国家的汽车政策很不满,但在外人面前韩皓还是维护国家的形象,这是识大体的表现。

    “至于轿车牌照,我们正在积极争取,国家也在考虑对私营企业放开管控的力度。如果宝马立下决心和我们合资,那么我相信牌照不会是太大难题,因为我们国家非常欢迎国外著名汽车企业进入中国发展。你看看已有的项目,大众、通用、丰田、本田等企业进来寻求合资,基本都是一路绿灯放行。”

    韩皓为何热衷宝马项目,其中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就是想借宝马项目东风拿下国家控制的7字头轿车牌照。

    如果宝马打定主意和华夏汽车合资,那么中央政府肯定会考虑国际影响和经济大局,给合资公司一个出身证。这点不单韩皓看到,金仰勇也意识到,这些都是不能对宝马明说的潜在深意。

    “你们公司的朝气让我印象非常深刻,我曾翻阅过贵方的公司资料,知道你们正在发展自己的汽车品牌。我想问下,如果有一天贵方品牌和宝马之间产生了利益冲突,你们将如何处理这样棘手的情况?”

    这个问题非常尖锐,现场所有人都把目光对准了韩皓。

    “宝马是豪华品牌,我们自主品牌定位经济型汽车,在市场上构不成直接竞争关系。如果真有那么一天,说明贵方在中国选择了一个好伙伴,证明了你们超前出众的眼光。”

    韩皓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打擦边球的方式回应。想必这个问题,米尔伯格只是随口一问,三岁小孩都知道宝马在全世界的品牌竞争力,华夏汽车想并肩竞争是异想天开事情。

    果然,米尔伯格没有再就这个话题继续深入,反而打算到华夏摩托工厂一看究竟。

    看到源源不断的摩托车驶下生产线,米尔伯格首次对中国制造产生了一丝敬畏,工厂仓库中堆满了崭新的车辆,显示出中国企业强大的制造能力。宝马摩托年销量在7万台左右,看到华夏汽车将近200万的恐怖产能,米尔伯格对身边这个中国年轻企业家不禁打心底产生敬意。

    如果将来华夏汽车技术提升,配上中国强大的制造能力,会不会世界汽车格局又凭空冒出来一个恐怖的对手。希望这样的事情不要发生,再来一个丰田的话,世界上其他汽车厂家日子就难过了。

    转念一想,如果将来华夏汽车表现出强大的发展潜力,那么宝马先期投资入股,会不会是一件非常划算的买卖。毕竟现在汽车巨头间并购频出,自己的老对手奔驰利用亚洲金融危机影响,准备入股韩国现代10%的股份,将来未必不追求控股的可能。奔驰合并克莱斯勒后,在亚洲还打算接手三菱汽车30%的股份,进攻扩张之势非常明显。

    不过宝马由于罗孚项目的失败,对奔驰一下子整合如此之多企业倒是冷眼旁观。宝马内部已经决定止损,不再向罗孚项目投入,将有步骤从罗孚项目撤出来。现在他们已经委托中介为罗孚资产寻找新的卖家,决心收缩阵线专注一个世界一个宝马的方针。

    之前询问韩皓华夏汽车和宝马冲突的关系可不是随口一问,米尔伯格有很深的意图。如果要在中国寻找长期稳定的合作伙伴,宝马也将对其施加自己的影响力,那么入股就势在必然。

    送别了米尔伯格,他在离开前没有过多表态,只是感谢了韩皓对其一行人的接待。他们回到首都,还将受到总理的接见,因为宝马进入中国是具有重大影响力的事件。

    据韩皓估计,宝马应该会继续评估两家中国企业,还得询问中央政府的态度。如果中央政府要求宝马必须选择国企合资,那么宝马可能会延期进入中国,甚至会选择一个国企来合资。

    群雄逐鹿,风云变幻,说的不但是国内汽车厂家,就连国际市场也不例外,华夏汽车夹在他们的缝隙中艰难寻找自己的发展空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