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 4S模式
    ,更新快,,免费读!

    1999年春夏之交,对中国汽车产业来说是一个激情澎湃的季节,一下子冒出好几张新面孔。

    3月26日,广汽本田第一辆2.3l雅阁轿车驶下生产线,广本创造了奇迹,用9个月时间把从标志汽车手中1法郎接过的烂摊子,改造建成了全球一流标准工厂。

    “起步就是与世界同步!”

    广本直接把美国同步销售的98款第六代雅阁引进,做好了5年时间亏损的心理准备,切入了国内中高档轿车销售市场。

    以ckd模式进口了0套散件来中国组装,中国政府允许合资公司在起步阶段进口ckd散件加速生产进程。不过进口关税要和国产化率相挂钩,汽车的零部件国产化率越高,关税越低,为的就是能促进国外汽车巨头积极把零部件体系配套在中国本地化。

    如果在1999年12月31日前国产化率达不到40%,广本将向海关补缴8个亿的关税,相当于每台雅阁被征税10万元。经过国家验收合格的话,广本将获得8个亿的无形收入。

    伴随第一辆雅阁轿车下线,广本还给中国汽车工业带来了一份全新的礼物。

    位于广府市的第一家广汽本田特约销售服务店,以拥有四位一体模式开门迎客。何谓四位一体,就是包含了整车销售、零部件供应、维修服务和信息反馈四大功能,都由同一家特约销售服务点提供,取四大功能首个字母s,通称为4s店。

    从欧美发达成熟市场直接引入国内,本田的大手笔不可谓不重磅,为了在中国市场后发居上,本田公司直接做到了让广汽本田与全世界同步的口号。

    外观统一、标准统一、售价也统一的广本4s店一下子颠覆了国内汽车销售流通体系,实现了生产厂到普通用户的无缝对接。投资超过千万的4s店,西装革履的销售人员,宽敞明亮的接待区,全透明玻璃修理间,五星级宾馆标准装修,消费者可以在4s店享受到最贴心的一站式服务。

    尽管华夏汽车也一直组建类似功能的特约经销商门店,但跟投资动辄过千万的标准化服务4s店没法相比。如果说广本4s店是装修堂皇的百货商店,华夏汽车勉强归类的3s店只能算是路边杂乱无章的小卖铺。从摩托车经销店发展而来,华夏汽车经销商在层次上还落后太多,许多还是夫妻店的管理模式。

    引进广本这条鲶鱼确实搅动了中国这个汽车市场,大众集团进入国内多年,汽车销售一直都交给上汽集团负责,而上汽主要通过遍布全国的物资、供销等旧国有渠道分销,基本处于放任自流的状态。广本一进来,就直接引入了国际通行的4s店模式,这让一直在中国深耕细作获利颇丰的大众迎来了威胁。

    与此同时,广本雅阁以29.8万的惊爆价上市,直接引爆了整个中高级轿车市场。雅阁重新定义了中高级轿车价格体系,开始被人称为国产良心和价格标杆。一上市,就引发了抢购狂潮,其比同型号进口车便宜了三分之一售价,立马开启了4s店加价售车风潮。

    广本雅阁抢在3月26日上市并公布了超低售价,就是为了狙击来自上汽通用的同级竞争对手——别克新世纪。

    别克的中高档轿车——新世纪预售价格初定在35万元,雅阁的低价入市打了它一个措手不及。别克新世纪原定于4月12日正式量产上市,售价还未公布,面对同级竞争对手雅阁的低价,上汽通用公司不得不跟着调低了售价。

    12日正式上市当天,别克公布了售价32.8—38.8万,尽管已经低于预期,但在雅阁光芒的笼罩下,别克新世界轿车的聚焦黯淡了许多。别克同样使用了ckd进口散件组装模式,但在成本控制上比本田要高出不少。

    不过在中国公车市场突然发力的背景下,别克新世纪一上市也迎来了畅销局面,成为许多领导干部的专用座驾。

    当本田和别克在中国开启印钞机模式时,单辆轿车净利润高达2.5-3万元人民币,而且一直供不应求,生产多少卖掉多少,几乎是零库存压力。这其中丰厚的利润,让本想亏损经营一段时间的两家外资巨头企业傻了眼。预计当年出车,当年盈利,中国市场实在是太过神奇了。

    将来国产化率提高的话,中高级轿车的净利润更加让人瞠目结舌,中国果然不愧为全球汽车工业下一个金矿。

    在广汽本田和上汽通用正式亮相之际,还有一名国产新兵正式入列,安淮省汽车公司在4月27日也搞了一个大新闻。

    经过紧张施工调试,源于福特淘汰技术的第一台1.6l发动机点火成功,标志着安淮省951轿车项目完成了决定性临门一脚。伴随整车生产线接近完工和外包给台湾公司的模具到位,安淮省汽车公司在年底就能实现轿车下线的梦想。

    在韩皓心中,雅阁和新世纪都不是他主要关心的竞争对手,因为将来c1中华轿车上市面临的首要竞争对手,就是安淮轿车和华晨系的正道轿车。因为三家企业的轿车产品,从立项到落地,甚至定位都几乎一样,都是中国自主汽车企业推出的轿车新产品。同样的定位,相近的价格区间,除了要面临桑塔纳、捷达和富康的围剿外,还要一出生就面对同类自相残杀的困境。

    当然还有最主要的一点,就是三家企业都没有取得7字头轿车目录,轿车何时能够正式上市还是未知数。

    安淮汽车属于地方国有企业,华晨属于国有民营混合企业,华夏汽车属于民营企业,三家企业形成了一种渐变过渡产权队列。由于所有制的不同,政府在对企业支持上也大有不同。

    安淮汽车的董事长就由当地芜江市长詹夏秋担任,为了推进省里951重点轿车项目,安淮省的魄力可见一斑。背靠省里财政源源不断输血,安淮汽车自一诞生,就处于高位之上。

    位于沈京市的华晨汽车,虽然公司都是金仰勇一手打理,但市里在公司内部占据了大股东之一的位置,也属于地区国有企业之一。如果论及地方政府支持力度,仅在安淮汽车之后,在政策方面毫不逊色多少。

    最后是华夏汽车,属于在a股上市的民营企业,虽然和地方政府关系不错,但在紧急关头需要政府背书之时,可以依赖的程度最低。

    7字头轿车目录公关比拼的不是财力,更多是政府支持力度,从三家企业分析,最有可能第一个获得轿车目录的反倒是最后成立的安淮汽车。

    宝马总裁米尔伯格在中国之行结束前,曾应邀会见了主持经济全局工作的国务院总理,就在中国投资事务进行了咨询交流。

    当米尔伯格尝试询问,宝马如果同一家没有取得轿车牌照的企业合资建厂,中国政府是什么态度?

    总理没有给出直接答复,只是说中国的汽车产业政策将在一定阶段内保持稳定,如果宝马着急落地,他建议还是寻找手中有轿车目录的合作伙伴。

    “你们其实可以考虑二汽集团,他们现在急需优秀的合作伙伴进来。”

    二汽集团1998年在大环境不好情况下亏损了5.4亿,会哭的孩子有奶喝,中央政府相关人士都对其多加照顾。

    宝马并不希望寻找国有汽车集团合资,更想寻找一家灵活容易受控制的中国汽车企业,无论华晨还是华夏,其实都符合他们的考察标准。

    所以,宝马此次中国之行的结论就是——在华晨和华夏两者之间,谁首先获得轿车牌照,宝马就将和谁合资建厂!

    虽然没有给出正式通知,但宝马在沟通中却表达了对轿车牌照的期望,韩皓和金仰勇都知道谁拿到牌照就等于拿下了宝马项目。

    要拿到轿车牌照,必须有拿得出手的轿车产品,因此无论是中华轿车还是正道轿车,双双都加快了研发进程。

    c1中华轿车基于丰田第8代花冠打造,底盘完全复制,在外形和内饰上也参考花冠设计,不过发动机和变速器用上了自己的产品。

    由于盘古1.8l发动机还没有正式下线,所以中华轿车也无法落地,只能处于样车状态。

    最关键的因素还是轿车牌照问题,拿不到牌照中华轿车就不允许上路,等于黑车待遇无法在市场上销售。

    如果要准备大规模生产,就得提前向供应商下订单,组织起对应的零配件供应体系。这些都需要巨额资金投入,如果没有一个明确的答复,贸然投进去的资金很可能成为沉重的财务负担。

    将来轿车造了出来,卖不出去又该怎么办?

    韩皓心里也在抉择,一时间难以下决心。

    摸着石头过河干了再说吧,生出来的孩子总不能国家不给上户口,韩皓打算条件成熟的话就小规模生产。

    当然韩皓也把这样的情况跟省里通了气,在鄂北省出台文件光明正大对富康轿车行使地方保护主义之时,浙海省政府也将对此做出回应。

    省里答应,如果将来中华轿车通过国家专家小组验收,质量上没有问题,那么会优先保护中华轿车在浙海省内的权益。就算没有7字头目录,省里也允许其以6字头目录上牌在浙海销售。

    这可算是一剂强心针,韩皓本来打算小规模生产在3000辆左右,浙海省内完全可以消化完这批轿车。

    正是有了这个保证,华夏工业才向供应商下达了中华轿车零部件供应的订单,准备在年底前投产上市销售。

    二汽经营陷入困境,12万名员工连工资都快发布出来,中央对此也十分着急。

    5月份,1号首长亲临二汽,实地考察这个有近40年历史的特大国有企业到底该如何走出困局。

    1号首长前来二汽,还带来了一个大礼包。军方将一次性以先付款的方式采购2万辆军车,同时银行组成联合体提供16亿贷款,最后还加快二汽债转股的工作进程。

    可以说,政府对二汽集团可谓是既当爹又当妈,可以给的都尽量给了,但是却无法解决二汽创新乏力,产品竞争力弱的问题。

    这次大规模输血只是救急,解决不了二汽造血的问题。机制僵化,多年忽视研发创新,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二汽终于把自己的弊端显露无疑。

    当然二汽懂得哭穷,趁1号首长在的时候,恳求中央在政策上再扶持一把,开口要了一个轿车目录名额并获得首肯。

    二汽原本已经有了一个轿车目录,用在了和雪铁龙合资的神龙汽车之上,富康轿车挂的就是这个目录。

    现在,趁此机会二汽又轻而易举地拿到国家给的第二个轿车目录,打算用在新的合资伙伴身上。

    当像华夏工业这些的新兴汽车企业想要进入轿车目录千难万难之时,二汽这样的老臣子虽然家道略显颓像,但一开口求圣谕便轻易得逞,一个轿车目录价值等于一座金山。

    看到通用进入了中国,福特也着急不已,在1998年正式接触二汽,准备商谈双方合资事项。一接触二汽的财务情况,福特被吓到了,这个中国第二大汽车企业不但负债众多而且员工数量臃肿,到底二汽本身资产值多少钱?福特无法给出满意的数字,他们给出了一个相对保守的数字,只同意投入2亿美金建立合资公司。

    2亿美金能干什么,国家随便就给了16亿人民币的贷款,因此和福特的谈判很快不欢而散,二汽再次孤单地等待救世主出现。而福特,也开始转而向长安集团接触,尝试寻找新的合作伙伴。

    5月份在国际上又有重大汽车企业并购案发生,一直频传绯闻的法国雷诺汽车正式和日产汽车形成同盟关系,以54亿美金收购了日产36.8%的股权。跟之前技术车型合作不同,这次是真正意义上的财务并购,虽然双方一直强调是联盟,但在内部投票权中雷诺占据了强势,所以外界一直认为是雷诺抄底吞并了日产汽车。

    为了拯救日产汽车,雷诺向其派出了一个叫戈恩的年轻副总裁承担起管理重任,试图挽救这个年亏损高达20亿美金的企业,到底将来如何谁都无法轻言预测。

    巧合的是,二汽和日产同时在1999年经历了类似的悲催遭遇,说不定双方冥冥中有说不清的缘分。

    韩皓在底特律时,学会了一样新奇玩意,他第一次使用了电子邮件跟别人联系。由于赵全复没有一时直接答应回国加盟华夏工业,所以韩皓和他之间还需要通过多次沟通联系方能最终敲定。

    本来韩皓说那到时打国际长途电话联系,但赵全复却说他工作时使用电话不方便,建议双方使用电子邮件联络。

    电子邮件,韩皓听说过但没有体验过,他实际上连电脑碰的机会都不多,但在美国时他发现这里互联网已经开始介入人们的日常生活。

    经过简单的手把手教程,韩皓很快学会了这个新奇玩意,寄一封信发一条消息只要片刻就能抵达对方邮箱中,互联网技术开始颠覆整个世界的运行习惯。

    经过一段时间思考和多次跟韩皓在邮件中交流,赵全复终于下定决心,举家搬回中国,回到这个生他养他的家乡,为中国的汽车工业贡献自己的力量。

    “汽车界的钱学-森,华人知名发动机专家毅然回国加盟华夏工业!”

    《中国汽车报》在头版使用了这样的大幅标题报道了赵全复回国的新闻,引发国内整个汽车行业震动。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dyt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