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 巧借东风
    .630book.la ,最快更新造车最新章节!

    由总理亲自担任组长发起的全国性打击走私活动终于进入高-潮,位于南粤广府市的京安云豹汽车公司因走私汽车整车零配件活动被依法查封。要知道京安云豹可是公安部下属的企业,去年雷江三星爆出大案可谓震慑了一大帮人,但随着时间过去,像京安云豹这样仗着深厚背景的企业又开始了挣快钱之旅。

    有人总结,像贩卖毒-品这样的犯罪行为就如同买了单程票上车,永远都不会有人主动下车。因为暴利来得太过容易,人们无法抵挡这样挣快钱的诱惑。同样,走私活动为何屡禁不止,就因为其中的暴利让人无法拒绝。习惯了每天日进斗金,如何还有心思勤劳致富。被抓获的犯罪分子都会懊悔说本以为是干完这单就金盆洗手,谁知道最后却落入了法网?殊不知只要不被抓,他们永远都会喊着最后一次口号无法停下来。购买了单程票上车的游客,是永远都无法回头下车。

    风口浪尖之上,被抓了现行,国家成立了专案组专门负责彻查京安云豹走私大案。前两天京安云豹公司还在沪江车展发布一款新车suv,转眼间就树倒猢狲散,高管纷纷出逃或被双规,企业一下子陷入困境,濒临破产倒闭。

    云豹公司涉案几十亿,另外还牵涉到无数债券债务关系,对外担保数额十亿计算,留下来一个填不满的“大窟窿”。

    由中央亲自出马查封当地明星企业,广府市负责收拾残局可谓心里有苦说不出,几十亿的债务如何妥善处理是一大难题。

    如果说云豹专案在汽车界引起了震动,那么紧接下来闽南省的远华走私大案更加轰动全国,走私案值超过530亿,偷逃税款300亿,合计830亿的数额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这两件大案,成为由现任中央领导层推行禁止党政军机关单位从事经商活动一大推进剂。全国上下认识到政府经商带来的危害性,开始了自查脱钩,配合消除挂在国家经济身上的吸血毒瘤。

    曾经以高性能摩托车畅销的珠峰摩托,也因为和远华案有牵连,开始接受国家调查。摩托车领域,又有一家明星企业陨落,让同行们不禁嘘唏。伴随中国经济逐渐规范化管理,许多依靠政策漏洞钻营发家的企业开始一落千丈,逐渐消失在历史尘埃之中。

    自此,中国终于堵住了走私汽车和摩托车进口的管涌,筑起保护国内汽车摩托车产业的防火墙,国内汽摩企业们迎来了一个高速发展的新时期。

    京安云豹初步统计债务总额高达23亿元,259个债权人遍布全球,牵涉到美日等发达国家机构投资者。还欠下国家海关的税,公安部已经依照中央文件跟京安云豹公司切割脱钩,该公司正式成为三无企业。

    但从另一方面看,京安云豹公司有一条年产量3万台的生产线,自有资产规模将近15亿以及170万平方米的土地。更诱人的是它地处中国珠三角的中心地带,只要稍微一改造就可以立即开工生产,成为南中国的生产基地。可以说,京安云豹留下的烂摊子经过收拾,还是能够转手成为一个优良资产,唯一的要求就是胆量和手段。

    由于国家专案组还驻扎在云豹工厂内,一时之间人心惶惶,工厂处于停工状态,债权人纷纷上门讨债,广府市乃至南粤省都着急想把这个烫手山芋处理掉。23亿的债务,广府市是肯定不会背黑锅负责,如果找不到人愿意接手,只有把京安云豹破产清算。破产清算,意味着债权人手中23亿的债权基本一文不值,这又是他们极力避免发生的事情。

    东风集团在5月份刚从一号首长手中拿到了新的轿车批文,当初国家在神龙汽车时一共批了30万台轿车容量给东风,但雪铁龙项目只用了15万,还剩一半的产能东风打算利用新批文继续生产。

    总部堰十市已经证明不合适大规模工业生产,东风经过考察决定把第二个轿车项目放到南粤省,因为这里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占据了全国四分之一的汽车销量。

    台湾的裕隆汽车跟闽南省的东南汽车,合作生产了得利卡商务车,很快打开了市场局面,开始出现小幅盈利。大陆市场的红火,让一直蜗居在台湾跟日系三菱和日产合作的裕隆汽车想要扩大自己的版图,把轿车业务拿到内地。裕隆汽车通过代理日系三菱和日产汽车发家,从两家企业引进车型经过消化,逐步形成了自己的自有产品。

    旗下从日产引进消化的u13蓝鸟轿车,就是裕隆和日产在台湾合作生产的轿车产品。现在,裕隆有意把蓝鸟轿车引入大陆,而东风手握轿车牌照很快双方就谈妥,决定合资成立风神汽车公司准备生产蓝鸟轿车。蓝鸟是日产的品牌,日产授权裕隆汽车可以使用挂其车标在改造后的车型上。

    二汽总部由于连年亏损,已经无法对位于南粤省的第二轿车部队支援太多,只给了2300万供其作为启动资金。钱虽然很少,但手上握有轿车牌照,这可是价值金山的资源。只要有牌照,就能从银行贷出大笔款项,从而实现滚动发展。二汽的第二轿车部队山高皇帝远,好比一方诸侯具有很强的自主权,跟裕隆汽车一拍即合,打算合资生产轿车。

    风神汽车是东风和裕隆合资1.3亿成立的公司,准备售卖的却是挂着日产车标的蓝鸟车型。该蓝鸟车型并不是日产原装车型,而是由裕隆通过技术引进改造加长而来,又被称为拉皮车,所有的生产模具都是台湾捣鼓出来,跟之前称霸国外进口车市场的蓝鸟不是一个类型。

    日产汽车现在正深陷泥潭,正等着法国人来拯救,对裕隆汽车这般作为也便睁只眼闭只眼,也有让这个台湾合作伙伴到中国大陆打前站的设想。在日产汽车的默许下,挂有日产nissan车标的轿车将通过正规渠道在中国生产,虽然其并不是来自于日产汽车自身。

    新成立的风神公司空有轿车牌照和从裕隆引进的车型技术,工人和工厂一无所有,这个时候京安云豹冒了出来,是风神公司理想的壳。只要把资源注入这个壳,风神汽车就能立即开工生产。

    不过单凭1.3亿的注册资金就想撬动23亿欠债的京安云豹公司就是痴心妄想,因为这个时候华夏工业杀了进来。

    尽管广府市青睐风神公司,打算由风神来重组的京安云豹,但他们拿不出足够的钱。而华夏工业有钱,韩皓率先接触了债权人,尤其和国家剥离放到东方资产管理公司所持有的12亿债权基本达成了协议。韩皓愿意以45%的折价购买12亿的债权,成为京安云豹最大的债权人。

    东方资产管理公司是国家为了国企改革,专门成立负责处理金融机构不良资产,以回收最大化和处置成本最小化为主要目标,尽全力挽回国家的经济损失。

    为了筹集资金,韩皓还把自己的上市公司股权进行了质押,目标非常明确,就是一口吞下京安云豹这个刺猬。

    华夏工业的突然杀出,这让风神汽车和广府市政府都大出意外了,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处理坏账烂账,唯一的标准就是价高者得。现在风神汽车自成立起就没钱,根本拿不出几个亿来和华夏工业竞争。广府市更不用说,财政支出不可能用在收购这个风口浪尖企业之上。

    除了华夏工业和风神汽车,其他企业看到京安云豹涉案如此之深,债务如此之多,纷纷打起退堂鼓不敢接触。

    为何韩皓敢孤注一掷地大手笔吞并京安云豹呢?这得从前段时间他到首都天京拜访导师胡一鸣说起。

    胡一鸣地处有小国务院之称的发计委(原国家计委在1998年改名为发展计划委员会),消息异常灵通,可以从全国一盘棋层面看待问题。京安云豹出事,以及风神汽车成立,他敏锐地捕捉到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可供韩皓尽情发展。

    单论京安云豹这个南方生产基地,就比一汽在琼南岛重组的一汽海马在地理位置上要好太多,尤其只要稍微改造生产线,就能适合生产华夏工业新推出的b1轻客面包车。将来这里可以成为华夏工业立足南方的桥头堡,华夏工业要发展,必须得走出浙海省,实现全国布局。

    为何韩皓能直接和东方资产管理公司抢先接触,就是胡一鸣帮忙牵头,加上工商联内部大佬们的帮忙。

    以5.4亿的出价,一举拿下12亿的主债权,华夏工业开始成为京安云豹的最大债权人,掌握了该公司的重组主动权。将来风神汽车任何举动,都必须通过华夏工业的首肯才能入主京安云豹这个壳。

    拿到12亿的最大债权,华夏工业处于进可攻,退可守的绝佳地位。

    控制京安云豹开辟南方基地只是表层目标,韩皓最深层的目标是通过此举拿到期盼已久的轿车7字头目录。

    如果连副总理都亲口说出小狗找大狗帮忙的话,那么在目前情况下小狗想要单独申请轿车牌照下来是绝无可能。地方国企都没有机会,更不用说民营性质的华夏工业了。

    那么为了轿车牌照,韩皓就不得不利用迂回之策,在胡一鸣的提醒下,他盯上了二汽手中刚批复下来的轿车牌照。只不过现在华夏工业这只小狗,可是拿着大狗需要的筹码找上门讨价还价。

    二汽的风神汽车想要拥有京安云豹的生产基地,就必须经过华夏工业这一关。而华夏工业需要借用轿车牌照,就必须得到二汽的同意。这样一来,双方就各自拥有了对方需要的筹码,唯一的问题是如何谈成这笔交易。

    风神汽车新的轿车牌照容纳量为15万台,但在目前国情下,风神汽车肯定无法达到15万的生产规模。那么在这样条件下,就有把一些产能分配给华夏工业的可能性。

    韩皓要的不多,他只要5万辆轿车产能就已经足够,毕竟捷达和富康的销量都是在6万辆左右徘徊。依照他的预计,中华轿车年销量在2万台已经是胜利,常规估计可能在1万出头。

    如果不是胡一鸣指点,任凭韩皓想破头都无法想到这个妙招,借东风汽车的东风出海,实现自己的轿车梦。

    这只是大战略的谋划,如果想要实现,还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和智慧。但这般进退自如的抢占制高点,给予了韩皓充分的活动空间。

    如果二汽不答应借牌照,那么华夏工业就多了一个南方基地。若是二汽同意,那么华夏工业就能借道超车,实现进入轿车领域的夙愿。

    海马汽车可以出让51%的股权借到了一汽的轿车牌照出海,那么华夏工业也能有样学样照葫芦画瓢。

    当然要让韩皓割肉给二汽,那是不可能的事情,现在二汽正处于历史上最虚弱的时刻。

    韩皓的策略就是整合京安云豹,把云豹资产和风神汽车合作,风神汽车可以使用云豹作为生产基地,而中华轿车挂在风神汽车公司旗下使用他们的牌照销售。

    风神汽车的蓝鸟轿车销售收益华夏工业不插手,同时中华轿车运作也由华夏工业单独完成。

    名义上双方结婚,但实际上还是各顾各的,只不过各取所需罢了。

    当然在细节上,还需要双方进一步交谈,合作的期限以及退出的方式都要谈判,华夏工业当然不会真正投靠二汽,二汽也不会一直忍受华夏工业的傍大腿行为,大家迟早会散伙。

    二汽的少帅苗于玮从机械工业局空降,就是为了对这个背负沉重包袱的大国企进行改革,力争为其寻找新的发展方向。单跟法国雪铁龙的合作不足以拯救二汽,横插在广汽本田项目中的发动机合资公司也只是苟延残喘,必须得利用起第二张轿车牌照才能为二汽带来改变。

    但被寄予厚望的风神轿车项目遭遇到了大麻烦,横空杀出了华夏工业,他们抢先一步把风神寻找到合适的壳给占了。

    苗于玮在机械工业局时见过韩皓,双方有过点头之交,只不过现在身份换成了企业老总,双方又处于同一个水平线上,变成了一公一私。

    风神汽车急需京安云豹这个壳,只要套上这个壳,蓝鸟小轿车就能下线为二汽带来源源不断的收益。现在广本雅阁和通用别克在市场上大杀四方,当年出车当年盈利已经是定局。如果2.0l蓝鸟轿车进入市场,同样会吸引许多消费者购买。

    现在这个壳,握在华夏工业手中,如果对方不同意,那么风神汽车的美好蓝图就可能告吹。

    二汽本部已经没有多余的资源支援风神汽车,找不到生产基地搬回总部生产的话不知道要拖到猴年马月。现在市场上中级轿车非常红火,打击走私杜绝了走私车入境,轿车需求现在与日俱增。只要生产到市场上,就不用担心销量问题。

    合则两利,分则独害,华夏工业影响不大,苗于玮清楚地知道现在二汽面临着如此境地。尽管国家给了许多措施,但二汽需要改变,需要寻找更强大合资伙伴是不容置辩的事实。单靠二汽自身,无法从泥潭中挣脱出来。

    在中间人的介绍下,苗于玮见到了韩皓,开始了两家企业间的第一次对话。

    “真是想象不到,京安云豹公司背后蕴含着如此重大的利益。小韩厂长,你能看到其中的机会可谓是商界奇才!”

    苗于玮自认处于韩皓的位置,他无法做得比对方更好。华夏工业要求借用轿车牌照,给出了让二汽无法拒绝的筹码。

    “侥幸而已,我也是偶然想到草船借箭的典故,向老天求一求你们的东风。”

    胡一鸣让韩皓保密,他作为政府官员为企业出谋划策不能公之于众,免得引起不良影响。他只是单纯地想帮忙,让华夏工业走得更快一些,并不想成为公众人物。

    “一汽海马合作模式既然得到了国家的首肯,那么我相信我们两家企业之间的重组合作,国家有关部门应该也会喜闻乐见。”

    作为掌舵者,韩皓今天只需要和对方达成框架协议,只要确定双方都有合作的意向就行,至于具体谈判细节都交由手下人去实施。

    “屁股决定脑袋,为了二汽的未来发展,我也只能当个‘坏人’了。”

    听苗于玮的口气,他内心应该已经接受了合作的提议。跟华夏工业合作,既盘活了京安云豹为地方政府消除隐患,又解决了风神汽车的蓝鸟轿车生产,还让中华轿车堂而皇之踏入竞技门槛,更别谈就业税收问题和普通消费者可以有了更多选择来购买轿车。

    想了一圈,好像没有人因此而受害,反倒是全赢的结局,想到此,苗于玮的内心负罪感好过了许多。

    在不违背党纪国法前提下,想尽一切办法为二汽脱困求发展,就是苗于玮最大的施政方针。反过来对韩皓而言也一样,在遵纪守法的前提下,为华夏工业更快大踏步跨越发展,也是他的追求和目标。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电影天堂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