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烧三把火
    华夏摩托占据了行业第一的龙头位置,伴随轻骑集团的衰落,国内已经没有同行能够直接挑战华夏摩托的地位,至少在三年时间内没有企业能够做到。预计1999年突破200万台的恐怖销量,足以在中国摩托车历史中书写下辉煌一笔。

    1998年遭遇百年未遇的大洪灾,经济遭受了很大影响,国家在1999年出台了刺激消费政策,各行各业都迎来了一波发展小高峰。摩托车行业同样如此,伴随国家逐年加工资的刺激,许多偏远地区普通家庭开始有能力购买一辆摩托车作为出行工具。

    现在华夏摩托的许多新消费者都来自农村,从摩托经销商反馈的信息,第一辆车购买者往往会选择骑跨式的男装摩托,家庭第二辆车更多都是踏板式的女装摩托车,显示出男女泾渭分明的一道阵营。

    作为龙头老大,现在其他摩托车企业主动找上门来,提请由华夏摩托出面,向国家申请改革自1994年开始实施的10%消费税政策。当年看到摩托车行业红火,许多企业一开动生产线就财源滚滚而来,国家启动了摩托车消费税政策。虽然名义上是为了调控摩托车行业,把摩托车列入了奢侈品范围,但实际上由于缺乏税源,从而把主意打到了当时红火的摩托车身上。

    现在伴随摩托车市场激烈的竞争,车辆售价也一落千丈,许多摩托车企业已经处于亏损状态,10%的消费税着实让大家叫苦连天。而且摩托车已经不再是奢侈品,而是属于大众日产使用的消费品,再按奢侈品定义征税实在说不过去。

    实际上一刀切10%的消费税确实不合理,起不到调控摩托车市场的作用。尤其现在许多摩托车企业利润不足2%,盈利空间都被消费税吃掉了,更加无法升级换代技术。就连一向来坚挺的嘉陵、建设都许久未曾更新换代自己的车型,跟华夏摩托这样平均3个月一款新车投放的速度相比,显得落后于市场潮流。旧产品——市场上卖不掉——无法投资研发新产品——旧产品,形成了一个死循环。

    在华夏摩托提倡下,由新改选的摩托车协会出面,提出了对125cc及以下的两轮摩托车征收3%的消费税,125—250cc改为5%消费税,250cc以上为10%消费税。这样既符合我们中国的国情,又达到了控制大排量发动机尾气污染的治理情况,还能让身处价格战漩涡中的国内摩托车企业喘一口气。

    这份经过详尽调研的报告已经通过有关渠道转交到国务院,据悉主要领导已经在其中批示,要求确认事实,尽快弄出符合国情的征税政策。这样的风向,预示着困扰摩托车行业多年的10%消费税极有可能在明年得到修正。125cc以下的摩托车是普通国民出行的工具,不能以奢侈品看待,反倒是250cc以上的两轮摩托车属于这个范畴,可以征收高税率。

    喊了多年没有得到下文的倡议,在华夏摩托出头倡议下点燃了第一把火,就看到了改革的曙光,这让其在业界内得到了广泛称赞。作为摩托车协会轮习a主席,华夏摩托勇于承担自己肩上的责任。

    韩皓为何出头,一是为了自己企业发展着想,国家税率低了自己的利润能够增加。二是考虑到整个国家摩托车行业发展,中国摩托车行业发展不能光靠华夏摩托一家,需要许多规模化企业共同协同作战。中国摩托车要走出国门,必须面对日系摩托车的围追堵截,形成统一的合力是必须正确的选择。

    日本能容纳下四大摩托车企业,广阔的中国难道就只能华夏摩托一家支撑吗?

    在战略眼光上,韩皓看得更为长远,在占据国内摩托市场第一之时,还得发挥协同作战的方式,共同对抗日系摩托车阵营。在获得国内桂冠之时,韩皓的眼光已经转到了国外,日系四大摩托巨头才是他心中真正的竞争对手。

    现在越南市场,中国摩托车企业一直互相杀价,窝里斗很厉害,大有我不好过你也别想活着的念头疯狂压价倾销。国内摩托车卖不掉,就全部拉到越南进行疯狂倾销,减轻自己在国内生产的亏损。

    虽然一时间能够抢夺大量市场,但是没有利润进行后续跟进服务,车子一卖了之管它质量如何,这极大影响了中国摩托车的声誉。

    许多越南消费者买了便宜中国摩托车回去,三个月不到就坏了,还找不到售后服务点,弄得口碑很坏。

    虽然华夏合资的熊猫牌进入越南市场较早,本地化策略做得很到位,受到影响不大,但眼见中国摩托在越南做坏了牌子,这对长远来讲是非常不利于中国产品未来发展的趋势。

    从一开始老字号出口的价廉物美,到现在中国货被贴上了价廉物烂的品牌标签,不到两年时间。【】今后其他中国产品想要进入越南市场,需要付出更高的成本,甚至无法打入当地市场。

    当前华夏摩托作为摩托车协会领导者,必须跟中国政府沟通联合起来,形成一个统一有序的良性竞争环境。国内的摩托车企业必须联合起来,不能互相拆台,要保证质量和提供售后服务措施后才能颁发出口证明。

    市场需要政府调控,尤其是对外贸易上,日系企业就习惯抱团良性竞争,大家一起分锅吃肉。他们的行业协会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协调各个厂家有序竞争,不要搞坏整个市场弄得大家都没饭吃。

    在越南方面,黎顾华代表的越方利益体也已经提交了相关整治方案,不能再任由来自中国的低价低质摩托车倾销搞坏市场,危及到越方的收入利益。进口关税的提高是必然,而且还规定了进入越南市场的摩托车企业必须在当地具备一定的售后服务能力,不然不给颁发销售许可。

    我们欢迎良性的竞争,不欢迎无序倾销式恶性竞争,韩皓对此发出了如此倡议。

    华夏工业可是打算在越南,乃至东南亚深耕细作,现在是摩托车,将来还会引进汽车,如果现在口碑被人做坏了,将来利益受损的还是自己。

    在摩托协会的出面下,这份关于规范引导中国摩托车企业出口销售的文件提交到了国务院,希望由国家层面牵头有行业协会协助,共同对中国摩托车出口市场做出规范和探索。

    这是韩皓主导烧起的第二把火,为了将来中国摩托车行业集体走出去打下了基础。

    像天京这样的一线大城市开始禁摩,很快这股风潮就席卷全国,许多大中城市都出台了类似措施,对摩托车在城市行驶进行了各种限制。

    但人们出行的需求不会随着禁摩开始而消失,这股需求依然存在,当前在大城市中就出现了电动车替代摩托车的趋势。

    随着电池电机技术的成熟和发展,一种外观长得像普通摩托踏板车的电动车开始出现在街头。

    由华夏工业投资的千纸鹤公司团队依据市场需求,终于推出了新型成熟的电动踏板车。现在已经小规模在天京、沪江等大城市中出售,它拥有跟普通摩托车一样的外观,属于相对小号的摩托车。行驶速度最快可以达到80公里/小时,除了不烧汽油,在使用上几乎和普通摩托车并未有何不同。

    对于这样的新兴事物,韩皓期望有关部门能提前对其规范管理。这种电动车,有人管其叫电动自行车,也有人叫它电动摩托车,标准叫法都不一。除了华夏摩托旗下工厂生产外,在国内其他地方还有另外的小厂在拼装生产。

    这种电动车想不到在大城市中一经推出,就得到许多市民的大力欢迎,韩皓从中看到了巨大的市场前景。

    但这样的电动车,现在一是不要驾照,二是不用上牌,随买随走几乎处于行业监管真空。行走在机动车道上的电动车,没有严格监管,很容易引发交通事故。

    像摩托车驾驶员上路前,需要经过考试培训,对交通安全有认识,现在电动车这一块是真空。趁新事物刚出现,韩皓希望能完善堵上这个漏洞。

    不过他希望把电动车规范管理,还容易引发另外一重担忧,就是政府在禁止摩托车上路后,会不会把这个长得像摩托车的新事物也一禁了之呢?这样会扼杀这个刚萌芽的新兴产品。

    电动车公认为未来发展的清洁能源出行工具,属于绿色环保的产品,国家有扶持其发展的期望。

    作为行业协会领导者,韩皓最终还是没有因为一己之利希望放任电动车野蛮生长,他希望这种像摩托车的电动车能够得到有效监管。驾驶员在上路前必须经过培训考核,另外车辆也得上牌管理,避免发生交通事故的隐患。另外,他还希望能统一行业标准,在电池使用、车型设计、速度限制等方面能出台可行性规范意见。

    相对来说,第三把火就烧得有些歪了。因为摩托车协会管的是摩托车,现在这种电动摩托车只有寥寥几家在生产,而且规格不统一,大家没有太多兴趣关注这个新生产品。

    不管如何,这三把火韩皓烧得问心无愧,他都是出于公心没有夹杂个人利益因素在内。

    在国庆前夕,韩皓一家三口来到首都天京,准备出席国庆50周年庆典活动。尤其最让人期待的就是现场出席**阅兵仪式,跟来自国内乃至全世界的嘉宾一起共同见证祖国强大复兴的表现。

    得知弟弟和父母能够出席盛典,姐姐韩雨肚子里满是羡慕和妒忌,这样的人生经历只要有一次就足以一辈子吹嘘了。

    可惜邀请函的名额有限,不然她一定会挤破头也要加入其中。不过为了表示心意,她还是特意拉着父母到商场挑选了一套庄重的新衣服,以便当天出席活动时身穿。

    弟弟韩皓忙得顾不着家,身为姐姐只好在这个方面帮忙分忧一二。

    庞爱国现在已经成为虎山知名的老板名人,大家知道其是韩皓姐夫都给足了他面子,伴随韩皓的出名韩雨在庞家的地位也水涨船高。

    韩雨知道自己现在的享有的一切,基本都是弟弟韩皓给予,所以心存感激之余,尽量多回家帮忙看看父母。

    “这也是你的房子?”

    来到天京,韩皓之前拜托李树富北上发展建造的别墅前些日子完工交房,他在首都终于有了自己的落脚点。

    这块地是民生银行一个小股东为了套现而转让,韩皓得知消息后让李树富北上接盘成功。

    反正地产公司这块,韩皓没怎么管,都是李树富在打理。

    看到坐落在首都香山脚下占地广阔的西式别墅,母亲王桂芬有些不敢相信。

    “是一个朋友开发的小区,我常来首都没有落脚点就拜托他给留了一套。”

    李树富把小区位置最好的别墅留给了韩皓,这里拥有相对独立的私人空间,如此才配得起合作伙伴的富豪身份。

    “那么大的房子,打扫起来该多费劲啊!”

    王桂芬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如此,但很快她又想到另一件紧急事情。

    “你今后该不会搬家到这里住了吧?虎山那边的家怎么办?”

    她可不舍得儿子离开自己身边,前来首都居住。在她看来首都人多车多,不如在虎山住得舒服。

    “你放心吧,工厂都在虎山,哪里会有人跑来首都居住。儿子不都说了,这里是作为他来首都的临时落脚点嘛。”

    韩永福看不过去,阻止了妻子的唠叨。

    看着父母在身边拌嘴,韩皓感觉仿佛依旧身处虎山家中。有人才有家,家人陪伴在身边才是平平淡淡的幸福生活。

    得到韩皓亲口保证后,母亲王桂芬才相信儿子不会离开虎山居住。

    不过他们一家三口在新别墅只住了一天,然后就统一集中到邀请函规定的酒店入住。为了安全管理,届时将和其他嘉宾集体统一行动,出席50周年国庆的活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