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 九九回望
    在中国即将加入wto,轿车目录已经不再是稀缺资源前提下,江南汽车想趁自己还有最后一丝价值的时候及时止损卖身。

    因此,对中华集团提出的各项条件基本是不假思索就答应下来,唯一要求就是保证企业不破产,工人有饭吃,地方政府有税收。在“三有”前提下,中华集团要求主导企业,并未来更改轿车目录的要求很轻易就被答应。

    初步设想,中华汽车将和江南汽车成立合资公司,江南汽车以目录和厂房等资源入股,中华汽车投入资金和车型,并且持股70%以便控股主动经营。

    由此,新成立的合资公司将成为中华系旗下公司,而他们的轿车生产目录将由奥拓变更为中华轿车。

    作为三线建设时成立的军工厂,江南汽车所在的湘南省潭湘市,交通相对不便,工业基础薄弱,配套产业不全。因此,江南汽车就算卯足了劲自己发展,都没有天时地利优势,弄出现在经营困难的境地。

    中华汽车重组江南汽车的费用不多,投入3500万资金和承诺投放qq和中华“秦”车型就能轻易控股,拥有自己全新的轿车牌照。

    不过,这一切除了上报兵器集团外,还需要国务院审批同意。毕竟,牵涉轿车目录这样的重大事项,普通部门无权处理。

    在国企改革和加入wto大背景下,韩皓拥有了天时优势,就看国家同意与否了。

    就算合资项目被否决,对中华集团来说也不会伤筋动骨,本来就是双保险之举。

    韩皓更深的意思是光明正大拿到自己的轿车牌照,在宝马项目上容易得到加分,如果能和宝马合资对中华集团来说还是利大于弊。

    国际上传统理论认为,汽车工业属于资金技术高度密集产业,一个汽车生产厂年产量要达到15万辆以上才会盈亏平衡。因此我们国家就以此为指导思想,要求新上马项目必须15万辆起。无论是之前的神龙富康,还是最近的通用别克,投资额都超过百亿,就为了一步到位凑够15万辆生产规模。

    按照其理论,新建一个轿车厂,每万辆投资额需要1.5亿美金,建设周期需要3-5年,投资回收期至少要8年。

    如果年销量达不到15万辆,那么每卖一辆车都会亏本,规模效益无从实现。

    具体例子如神龙富康一下子投入百亿,结果年销量有限,前些年一直徘徊在2万台出头,巨额的财务成本压垮了合资工厂。

    但这个理论1999年就在中国市场被打破,通用别克销量19826台,宣布赢利近6个亿;广汽本田销售雅阁10008台,赢利超过2个亿!

    中国市场开始展现出超乎所有人预想的魔力,年销量不需要15万台,只要1万台以上就收获了赢利。

    通用和本田的第一期投资金额,只用了一年时间就回本,还产生了盈利。这样出众的成绩不但让打算亏损5年时间的通用和本田都傻了眼,更是刺激了没能进入中国市场的其他汽车列强。

    首先是福特加快了和长安汽车的谈判,另外日产汽车也通过风神汽车项目加紧了和二汽的接触,剩余的奔驰、宝马和现代等也都在董事会确定了进入中国市场的战略决心。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同样超过百亿的项目,雪铁龙1992年进入,投放普通级轿车,结果面临桑塔纳的强势狙击,加上法国人的傲慢偏见搞两厢车,弄得神龙富康一路血亏。反观通用豪掷百亿来投资中高级轿车,第一年出车就收获了盈利,依照这样的市场表现百亿投资收回不超过三年时间。

    当然富康16万的市场售价和通用别克高达35万的售价相比,溢价能力有限,也是导致的原因之一。

    看到单凭一款别克新世纪轿车就在中国市场一骑绝尘,通用汽车决定再向中国投放一款为其量身定做的小轿车。通用赛欧,来自通用集团在巴西生产的欧宝可赛车型,来到中国把欧宝车标换成了在中国市场大放异彩的别克车标。赛欧面准的就是入门级家庭轿车,定位在10万元区间。

    另一家获利颇丰的广汽本田,也决定下旗下mpv奥德赛引进中国市场,主打公务、商务用车,将和通用的gl8进行直接对抗。

    看到竞争对手们纷纷出招,大众也没闲着,一直来中国攫取了巨额利润,深谙闷声发大财,想不到自家的后留地宝藏终于被其他巨头发现。迫于竞争压力下,上汽大众除了推出帕萨特外,还将引入小型车polo,抢占家用轿车市场。如果没有通用、本田给以的威胁,估计大众还会继续压榨桑塔纳和捷达的剩余价值,不会过早投放新款车型。

    对中国市场公认的两大主要消费领域,一是公务用车,二是即将兴起的家庭用车,巨头们纷纷开始了布局。

    面对即将到来2000年的激烈轿车竞争,在1999年底第一个主动退出的就是春兰集团,他们正式抛弃了轿车计划,打算进入相对竞争较小的轻卡领域。因为这里没有太多国际巨头,对手只有一汽、二汽这些国内企业,感觉胜算把握多一些。而且不会受到7字头轿车目录困扰,国家政策因素带来的风险他们无法承担,只求先干好轻卡站稳脚跟后,待中国正式加入wto后再杀入轿车领域。

    韩皓带领的中华集团可不会轻易退却,虽然国际轿车品牌纷纷进入,国内也冒出了奇瑞轿车、正道轿车、悦达普莱特、跃进英格尔等新品牌,但中华集团旗下的各项业务都发展得非常不错。

    华夏之光二代已经彻底站稳了脚跟,在微型客车市场上,无论是昌河的白马王子、松花江中意、长安之星和五菱吉星,还是来势汹汹的一汽佳宝,都无法撼动它的市场地位。

    年销量达到6.7万辆,华夏之光二代交出了一个让韩皓非常满意的数字,位列市场占有率第三位。在其之前是昌河汽车和松花江汽车,依次相差只有7000、4000辆的差距,按照这个势头下去明年华夏之光二代可能就会取而代之。

    得益于规模分摊成本,单华夏之光二代一款车型就收入34亿,利润2个亿,处于国内绝对领先水平。

    至于披着微客6字头目录但实际属于微轿的qq,销量也是一路长红,自上市以来就供不应求,尤其在天京、沪江等一线城市,抢占了夏利、奥拓的市场份额。

    从年初排放风波导致夏利和奥拓退出一线城市以来,qq立即填补了它们退出的空缺,就算在下半年对方改款车型“金夏利”和奥拓的“都市贝贝”上市,都无法挽回市场颓势。

    得发动机者得天下,依靠1.2l电喷发动机,和出众的外观表现,和同比丰富的配置,qq和华夏之光二代一样,丝毫没有给予其他竞争对手机会。

    至于另外的贵汽云雀、东风af小王子、悦达普莱特两厢、松花江百利等因销量和市场影响力有限,无法跟前三者抗衡。

    虽然夏利凭借6.2万辆位居榜首,但和去年相比8.3万相比下降了25%,减少的市场份额都让位居次席的qq抢走。

    qq年销量达到辆5.8万,收入35.6亿,扣除成本净利2.4亿,单车利润达到4000元。

    长安奥拓以2.7万辆排行第三,销量同比也下降了28%,无论是微客还是微轿,市场份额急剧下跌,怪不得长安汽车老总前段时间要赴日求援。

    华夏汽车12万辆产能基本就被华夏之光二代和qq瓜分完毕,销售总收入达到近70亿元,上交税收6.4个亿,利润4.4亿。正式继华夏摩托之后,成为中华集团又一个主打产业。

    唯一不那么令人满意的地方就是微车利润有限,跟轿车高溢价相比,尽管卖得非常红火,但挣到的钱相对不多。

    中华汽车旗下的中华“秦”卖出去了4000多辆,盈余高达0多万,无不显示轿车市场才是真正的金矿。

    依靠滚动式发展,边建边卖,一方面前期成本投入不高,另一方面抢占时间节点争夺市场,中华“秦”把成本控制得很紧,取得很不错的开局。

    按照国家调研得出的权威结果,以一辆车售价10万计算,达到20万辆总销量时,产品开发成本在不同模式下,会有着惊人的成本差距。

    技术引进模式最昂贵,引进开发费用在10——20亿之间,好比上汽大众引进桑塔纳,广汽本田引进雅阁,单车开发成本需要分摊5000——10000元。

    其次是委托开发模式,需要花费4——5亿元成本。典型例子就是华晨企业委托意大利公司全程开发的m1正道轿车,分摊下来单车成本在2000——2500元。

    再次便是自主研发,一款车型的成本费用在1——2亿元,分摊下来单车需要承担500——1000元。

    最后就是模拟仿制模式,直接把国外车型复制到国内,只需要投入3000——4000万,单车成本仅为150——200元。

    后两种模式就是现在中华集团常用的方法,参考国外的成熟车型,然后拿到国内做进一步开发。探究到底,完全自主研发和一味模仿都谈不上,属于两者之间的模式,因此单车成本相对来说很低。

    为何中华集团旗下汽车产品能以低价入市,就跟较少研发成本有关。跟引进车型需要缴纳大笔引进费不同,省去的这些成本都化成了利润。

    要看到上述成本计算是建立在20万辆销量成本分摊之下,如果达不到这个规模,那么单车要承受的成本更加高昂。

    在摩托车领域,华夏摩托已经成为当之无愧的霸主,再次蝉联销量第一的桂冠。得益于国家开始刺激经济发展,实行鼓励消费的政策,中国摩托车产量再次突破千万台,创纪录达到了1126万台,相比1998年增长了28.2%。

    华夏摩托销量也突破了200万台,超过第二名轻骑和第三名嘉陵摩托将近110万台规模,换而言之就是第二、第三名两家企业,合起来的销量还比不上华夏摩托。

    第四名居然是钱江摩托,前年经过华夏摩托在困境中拉了一把,向其提供“荣耀”发动机,度过了艰苦时光。1999年10月,钱江摩托终于登陆a股,募集资金4.2亿元,成为又一家摩托上市公司。

    依靠向华夏摩托再次采购的20万“荣耀”系列发动机,钱江摩托销量见长,1999年全年销量达到52万。得益于浙海省发达的摩托产业配套集群,钱江摩托得以大规模降低成本,依靠低价抢占市场。

    反观之前的豪强建设摩托,销量一路下滑,已经被大长江摩托、金城摩托、广汽五羊超过,销量徘徊在30万台出头。

    尽管轻骑摩托位居第二,但轻骑集团已经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大量坏账和挪用上市公司资金炒股内幕交易被调查,已经宣布轻骑没有未来。

    反倒是大长江集团,依靠豪爵铃木开始抢占市场,积累口碑;还有就是广汽五羊,凭借五羊本田发力,在高端车领域占据主动。

    这两家是最可能挑战华夏摩托霸权的企业之一,但已经站稳的脚跟的韩皓不会给他们太多机会。因为无论是研发还是规模,华夏摩托都远超过任何一个竞争对手。

    华夏摩托完成了206万台的销售规模,销售收入达到117亿元,利润在5.7亿。

    跟去年相比,销量在增加,但收入增幅不高,利润还下降了。这个情况透露出中国摩托车市场竞争激烈,进入市场目录的摩托车企业现在只有107家,跟1997年行业巅峰的143家相比减少了36家,这36家永远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单车售价降低,利润降低,中国的摩托车行业面临着出工挣吆喝不赚钱的困境。期待2000年,国家能对一刀切的10%消费税进行改革,返利给摩托车企业,能让大家喘口气。

    这从另一个方面也说明了摩托车行业开始面临天花板,韩皓把重心投向汽车行业恰如其分,正好踩在汽车市场即将爆发的风口之上。

    不过在迎接新千年到来之时,韩皓却面临一件相对尴尬的事情,就是他的身家在不断缩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