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牵手罗孚
    宝马进入中国,没有找三大三小合资,就是为了不再涉及国有背景企业,同时也不希望未来的合资伙伴跟其他国际汽车巨头牵扯上关系。【】

    现在中华集团和二汽集团重组,如果宝马加进来的话,在名义上应该是宝马和二汽合资,这不是宝马管理层愿意见到的局面。

    “我们跟二汽在重组前签署了协议,一旦中华集团拥有自己的轿车牌照,那么双方的合作关系将自动解除,届时中华集团便能恢复自由身。中国很快将加入wto,我们国家政府已经承诺会和国际接轨修改汽车政策,因此将来轿车目录不是太大障碍。一个半封闭的国度要无缝和国际贸易规则接轨,总需要付出更多的耐心和时间。”

    到底中国何时能正式加入wto,还得看跟欧盟的谈判关系,在2000年7月份国家总理将会启程访欧,不出意外的话届时中欧应该会达成双边合作协议,年底前便会正式入关成功。

    韩皓明白宝马的担心,为此不惜向对方透露己方和二汽达成的协议。不要说宝马,连韩皓自己都不愿意真正和二汽扯上关系,因为这个庞大的央企已经步履蹒跚,连自我供血能力都快中断。

    对二汽来说,除了国家批准的债转股好消息外,就当属风神蓝鸟即将上市了。

    面对火热的中级车市场,预计售价22万的风神蓝鸟将会是极有竞争力的后来者,面对雅阁和别克需要加价提车情况下,许多消费者推测会转投蓝鸟阵营。

    “有些简单的事情一旦来到中国就会变得复杂,我们只能相信这是不同的国情导致,所以才会需要寻求强有力的本地合作伙伴来共同应对。这次考察回国,我们宝马将正式决定跟谁合作,共同在中国打造出全球同一个宝马的梦想。无论如何,韩皓先生,你的坦诚和见识让我们非常欣赏,就算这次合作不成功,你们也收获到宝马真挚的友谊。”

    董事长庞克听完韩皓的介绍后,十分坦率地回答。

    “就算跟宝马的合作没有下文,我们手头上还有另外一桩生意可以介绍。想必你也清楚,现在罗孚mg集团刚从宝马拆分出去,他们正在全球寻求新的合作伙伴一起发展。如果你们中华集团有意向,我们可以替你们牵线搭桥,毕竟他们曾是宝马集团的一份子。说不定,中国市场能让这个百年历史的英国汽车品牌重焕新生。”

    这个时候,宝马总裁米尔伯格接话进来,他在为新罗孚集团寻找合作伙伴。宝马提供给新罗孚集团4.27亿英镑的无息贷款,如果罗孚将来破产的话,宝马这笔巨款可能就打了水漂。因此,作为最大债权人的宝马是最希望新罗孚能够站起来的方面之一。

    跟新罗孚集团合作,这真是韩皓从未想过的念头,现在对方只剩下罗孚和mg两个品牌,拥有罗孚25、45、75三大平台和对应车型,以及1.1——2.5l全系发动机,最后是7000多名工人和长桥汽车生产工厂。

    罗孚75是宝马协助建立的全新平台,拥有很高的技术水平。罗孚45是本田思域的平台移植,至于25则是罗孚自己的旧平台。

    跟中华集团相比,尽管是瘦死的骆驼,但新罗孚还是比中华这匹弱马要大。

    如果能吞下罗孚倒是非常不错的选择,一下子解决了平台、发动机和研发人员的困境,但现在以中华集团的实力肯定无法做到这一点。光收购价,估计就得在15亿英镑(接近130亿人民币)以上,韩皓倾家荡产都无法凑足这笔巨款。何况,一想到宝马从其中巨亏了60亿美金,韩皓便熄灭了收购的念头。英国政府和当地工会可不是好惹的对象,连宝马都差点脱不了身,中国人进去肯定被啃得渣都不剩。

    当然米尔伯格的意思不是让韩皓收购罗孚,他是提议中华集团可以和罗孚合资,生产普通轿车在中国市场出售。中国市场可以承受高溢价的轿车产品,罗孚75这样的车型说不定正好找到用武之地。

    作为对罗孚75平台如数家珍的米尔伯格来说,这款车实际上性能非常不错,只不过在英国无法展现太多价值便被边缘化了。如果稍微改进下,进入中国市场说不定会成为市场热销产品。

    韩皓想要的是罗孚的技术,而不是罗孚的产品,罗孚品牌的汽车只在英国本土具有一定知名度,在全球来看并不属于主流车型品牌。问及许多中国人,就算是多年老司机,可能都不会听过罗孚这个名字,甚至还不如拉达出名。

    “跟新罗孚合作与否,跟和你们宝马合作有无直接的联系?如果我们和新罗孚谈不到一块,是不是宝马也会将此作为合作决定因素?”

    跟罗孚合资生产,相对来说有一定市场机会,毕竟中国的汽车市场现在整体落后于国际主流水平。也就是从去年开始,通用、本田和奥迪开始投放国际接轨的产品,中国才跟上时代的步伐。不然就继续是80年代的老三样产品用到跨越新世纪,中国消费者要看到国际最新的轿车型号只能通过报纸杂志和电视途径来解馋。

    韩皓必须确认这一点,宝马到底和罗孚是否还绑在一起,如此他才能做出下一步的决策。

    “我们宝马和罗孚已经友好分手,现在属于完全互相独立的品牌,宝马的决定罗孚无法干涉,我们只是从道义上顺便推荐一下。毕竟我们认为相比中国自有轿车品牌,罗孚汽车还是具有技术领先性。我同意你之前说的合资公司第一的指导思想,宝马将以合资公司利益为行动纲领。”

    宝马总裁米尔伯格赶紧解释道,罗孚已经是昨日黄花,跟宝马不再有关联,现在他的首要任务还是确保宝马第一。

    得到这样的答复,韩皓松了一口气,罗孚这个烫手山芋,要是和宝马绑定在一起,那自己到时接不接都是两难选择。

    如果当时宝马愿意10英镑把新罗孚送给自己,并贴上4.27亿英镑嫁妆,那韩皓估计会很乐意笑纳下来。当然这绝对不可能被英国人接受,破落户再破落,也不能随便委身嫁给一个来自东方的穷小子。

    不过,罗孚还是具有一定的价值,韩皓愿意和新罗孚方面接触一二,看看能不能从中获取需要的东西。

    在中华集团的考察基本令人满意,现在中华轿车的生产线只要经过改造就能生产宝马3系、5系的豪华轿车,年产量达到3万辆符合宝马的预期目标。

    离开浙海,来到华晨集团,宝马代表团们感受到另一番景象。

    金仰勇得知宝马先去了虎山,就知道天平对自己不利,近段时间中华集团确实发展得非常迅速。他必须利用这一次机会,尽量展示华晨的优势,把不利局面扭转过来。

    不过华晨也拥有自己的优势,就是除了具有民营企业灵活经营的机制外,本身还属于地方重点扶持国企。在中国,就连丰田都知道要寻找内地最强大的合作伙伴合资才能有灿烂的未来,因为许多政策性的因素需要中方出面搞定。现在,华晨集团不但有宝马青睐的民营机制,还拥有不显山露水的政府背景支持。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华晨所在的沈京市,气候条件和德国本土类似,在重工业配套基础上比中华集团要有优势。金杯客车多年生产,也在当地培育了相对完备的供应商体系。

    而且,金仰勇还是搞关系的好手,集团管理层一水的宝马座驾,可比中华集团要让人亲近多了。在生产线上,一样可以改造后共线市场宝马轿车。

    “只要宝马答应和我们合资,在股权上我们可以适当让步,就算你们控股也可以!”

    中国政府规定了合资公司中外双方最低50:50的控股比,但这是老皇历了,金仰勇认为加入wto后中国肯定会修改汽车工业政策,不会再强制规定合资公司控股比例。当然,这也是他谈判的策略之一,故意示弱引诱宝马入套,反正将来中国政府不允许外方控股,那就只好继续50比例合资了。宝马如果选择和华晨合资,将来难道还会因为这个反悔不成?

    宝马在中国希望找一个相对弱一些的合资伙伴方面控制,现在金仰勇主动提出允许宝马控股,这真是一大加分条件。

    “对新罗孚的橄榄枝,我非常有兴趣合作。不瞒你们说,虽然我聘请意大利设计师打造了正道轿车,但一直有心病让我寝食难安,就是发动机的问题。如果罗孚将来愿意提供发动机,那我们双方将会有很强的互补基础。届时,罗孚低端车型可以用正道品牌进入中国市场,中端75车型用罗孚品牌,我们双方有着广阔的合作空间。宝马主打豪华型市场,罗孚和正道占据普通入门级轿车市场,形成中国汽车市场不可忽视的力量。我可以保证,每年罗孚汽车至少在中国完成10万辆的销售任务,这样罗孚管理层就可以对英国政府和工人有所交代了!”

    可以说,金仰勇在谈论策略上很有见解,想法也非常大胆。别人认为国外品牌进入中国卖出1万辆已经很不错,他认为至少10万起步。宝马此次到来,反而给了他一个大好机会,就是解决正道轿车发动机的问题。

    他打算和罗孚在中国成立发动机合资公司,购买也好引进也罢,趁此机会把华晨的发动机技术搞上去。

    现在轿车市场如此红火,罗孚75只要拿来中国就一定会卖得出去,金仰勇已经动起跟罗孚合资的意愿。

    同为中国知名企业家,金仰勇和韩皓表现完全不同,金仰勇大开大合敢想敢做,韩皓喜欢步步为营一击即中。一个高调喜欢高谈阔论,另一个低调喜欢沉默是金,一北一南,金仰勇常被拿来和韩皓对比。

    这次1999年福布斯富豪榜没有把金仰勇写上榜,这让他非常不高兴,因为胡润搞不明白华晨集团到底产权如何。

    看到韩皓风风光光位居富豪榜次席,金仰勇心里自然大为不服气,他已经打定主意今年要主动接触胡润,让他明白自己到底坐拥多少身家。就算只拥有华晨集团10%的股票,那自己也是国内身家十亿以上的超级富豪。

    金仰勇的两大表态,确实让宝马方面转变了态度,华晨和中华集团间的天平又一次平衡,到底选择谁当合资伙伴,宝马管理层再一次面临艰难抉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