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 跨海大桥
    德高望重被推选为民生银行董事长的工商界元老经书伦,看到此番情景也挺无奈,他虽任董事长一职,但更多只是名义上而已。

    当初民生银行由一帮工商联大佬联合成立,他这个工商联会长就堂而皇之被选举为董事长,身后并无股份支持都是凭股东们给面子。

    现在银行内部三派股份所占比差不多,隐约有三国鼎立之势,谁都不服谁,经书伦作为董事长只能当和事老来劝。如果不是为了让凝聚许多人心血的民生银行更快发展,经书伦早就搁担子不干了。有他压着,内部尽管纷争不断,但对外依旧是团结一致。如果他离开,可以想象到届时会是怎样的腥风血雨。

    三大派股东吵得厉害,其他没有站队的中小股东成为骑墙派,他们更关心自己的股票分红如何,对银行内部管理权其实不感兴趣。

    一时之间,以韩皓为主,隐然形成了第四股中间势力。中小股东无立场,不想加入三派人马乱战,便躲到韩皓这棵大树下躲雨。

    眼见吵得如此厉害,经书伦虽然早习以为常,但今天是上市前召开的重大股东会议,必须尽快有所决断。因此,他不由把目光投向了韩皓,希望引入这股新势力来打破当前的三国割据状况。

    “刚才大家都提了不少有建设性的意见,下面让我们听听其他大股东的意思。中华集团的小韩董事长,你对此有什么不一样的提议!”

    本来还一团乱仗的股东会顿时安静下来,这个进来就挂着微笑竖起耳朵并未发出声音的年轻巨鳄,如果不是经书伦提起,许多人都差点忘记现场还有这样一尊大佛坐镇。

    一时之间,包括三大势力在内,全场人士都把目光投向了韩皓,静候他发出自己的声音。

    “民主过度就是一盘散沙,总要集中起来做出决断。对银行业我是新人,不过我倒有个主意解决现在议而不决的困境。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浪费在文山会海中很不值得。”

    韩皓一出声,立即博得满场静寂,大家都等待他提出的方案。一个人说出的话重不重,有没有人听,根本还在于这个人的实力如何。就像现在,重量级的韩皓一发声,就算有人再不屑,也得乖乖忍着。

    “就让有意主持未来大局的申请人依次发言,把自己对民生银行今后的施政纲领讲一讲,届时我们大家做评委投票,得票最多的便承担起负责民生银行发展的重任。想必诸位更关心股权投资带来的收益和分红,而不是为了反对而反对。在座都是中国商界精英,群龙无首带来的危害想必都心有体会吧?”

    有人牵头总比内斗拆台要强,求同存异,现在首先是做大蛋糕,而不是急着分蛋糕。韩皓的观点非常明确,就是谁有道理他就支持谁!

    随着韩皓发声,民生银行内部第四股势力趁机表态赞同,赚钱是第一位,而不是来吵闹半天没结果。

    因此,在韩皓提议下,大家决定暂时休会,下午再依次表决由谁来牵头带领民生银行。

    韩皓的法子确实很普通,在座的人都会想得出,只不过他们发言的话估计也没有人响应。但现在韩皓站出来发声,那就一切变得不同。

    “韩老弟,咱们两家可不能光内斗,让一汽这些国企们渔翁得利看笑话。刚才你在会议上的说法很好,就是大家首先目标是发展,而不是搞斗争。”

    休会期间,金仰勇找了机会主动朝韩皓搭讪道。

    “金大哥是明白人,我一直提倡良性竞争,坚决反对杀鸡取卵的伤人不利己做法。中国市场很大,我们真正对手是国外品牌。”

    对金仰勇,韩皓还是心生佩服,能折腾起那么大的摊子,没有十足能力可不行。虽然现在两家企业在业务间多有重合,但这并不妨碍双方私人间保存一定友谊。许多时候,你的竞争对手就是你惺惺相惜的知己。

    “唉,在中国要干些实事可真难!像汽车目录这样的过时产物,如果不是一汽这些既得利益者挡着,早就放开了。估计你也收到风,一汽组织了几大厂家上书,呼吁不能一下子放开轿车市场,要求给予他们两到三年的过渡期。”

    自从在金杯汽车上把一汽踢了出去,金仰勇是彻底和一汽结上仇,每次华晨要有所动作,一汽总会适时前来插上一脚。一山不容二虎,同属东北的两大企业,实际上早就剑拔弩张。

    改革就是利益的博弈,这边上书要求放开,另一边同样以上书方式要求暂缓实施,并提出过渡期建议。

    在放开轿车目录上,虽然中华轿车借道挤入其中,但毕竟还不算名正言顺,因此在这个大方向上,中华和华晨属于同一个阵营。现在金仰勇说出此番话,想看看韩皓有无反击之策。

    “过渡期基本不可能,因为美国人肯定第一个不同意,所以加入wto后肯定就是解禁目录之时。不过就算放开目录,到时申请也需要审批时间,这其中还是可以做不少文章。”

    为何获准进入轿车领域,韩皓依旧努力寻找正规目录方式,就是为了防止形变实不变的情况发生。届时,国家就算宣布放开轿车目录,那么多厂家申请,核准过程都要不少时间。万一再等个一两年,黄花菜都凉了。

    下午,股东大会继续召开,有意争夺民生银行主导权的三家代表分别阐述了自己今后的发展策略。

    仔细听了三方的阐述,韩皓觉得刘勇皓提出的建议比较靠谱,因此决定把票投给他。

    大家心中都有杆秤,单从利益出发,确实刘勇皓的目光看得长远,更合适民生银行的发展道路。

    有了韩皓起头,许多人纷纷把票投给刘勇皓,未来民生银行发展将交到他的手中。其他两派见状,虽然心有不甘,但在刘勇皓和韩皓联合的背景下,他们多说无用。因为许多中小股东都用脚投了赞成票,汇聚成流的力量不是他们能够阻挡。

    “做强公司业务,做大零售业务,做优金融市场业务!”

    这就是未来民生银行发展的方向。

    董事会三年一届,经书伦继续当选董事长人选,刘勇皓当选副董事长,还有一个副董事长位置落在了韩皓身上。

    本来泛海系和东方系想抢夺这个职位,最终谁都不服谁,经其他人提议由韩皓出任,算是解决了这个难题。

    刘勇皓当然是喜闻乐见这样的结果,因为韩皓早表明自己只履行监督职责不参与内部管理,这能让他挽起袖子大干一场。今天股东大会开得比较顺利,离不开韩皓这样的强人的加入,他的出现有意无意改变了民生银行内部的势力格局。

    盛情难却,韩皓只好接受了这个头衔,毕竟不用管理具体事务,只需要协调好股东关系就好,以及监督管理层的正常营运。

    “今天除了股东大会,还有一桩好事要和大家分享。大家知道长三角是我们国家经济最发达地区之一,现在国家有意在沪江和浙海之间修建一座跨海大桥,可以把两地直接连成一线。其重要意义可以媲美英吉利海峡连接英国和欧洲大陆的隧道,将来成为中国又一条经济大动脉。”

    一直来被人念念不忘的跨海大桥项目正式被国家批复,在其建成后,沪江和浙海发达地区交通旅程将从五个小时缩短为一个半小时。预计投资接近100亿,工期时间为5—7年。

    作为工商联会长,经书伦自然是从中央层次获知了这个项目。他利用今天机会,打算像筹备民生银行一样,继续向广大工商界大佬们推介好项目,筹集建设资金。

    “依照专家估算,每天双向六车道大桥可实现近千万元营业收入,5年时间就会收回全部投资成本,接下来就是纯利润回报期。一次投入,稳定收益30年!现在国家准备把这座跨海大桥拿出来当试点,国家和地方分别投入启动资金,后续投资由社会资本占大头,将来大桥全部社会化运营。30年后,大桥收归国有,此前可以一直由投资方收费管理社会化运营。

    保守每年能创收20亿,投资只需要100亿,按照30年时间计算,未来将会给股东们带来丰厚的回报收益!我这里有一份由国家权威机构内部调研资料,现在发下去人手一份看看,国家高层就是看了这份内参后才同意兴建跨海大桥这项国家级重点工程!”

    投资百亿的超级工程,现在打算吸纳民间资本进入建设运营,这可是一大重磅消息。

    “如果真如同材料所说,这个项目倒挺有投资价值,收过路费可是一本万利的好生意。”

    “相当于把车辆多走路的油费转化为过路费,但节省了时间,在实际上属于可行性产品。如果真能5年甚至10年回本,接下来就相当于养了一只下金蛋的母鸡,天天闭着眼睛在家里数钱。”

    ……

    听着大家的讨论,看上去许多人都跃跃欲试,觉得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投资项目。

    “韩董,你就是浙海人,谈谈你对这个项目的看法吧?”

    会场上有人主动向韩皓发问,作为当地人,他的意见具有一定参考意义。

    “对浙海和沪江来说,跨海大桥属于战略性的投资项目,如果真建成后我如果去沪江出差,今后也会选择跨海大桥经过。不过,基础性投资属于长期工程,回报虽然看上去很不错,但时间跨度实在有些长。有富余资金的话可以投资,如果像我这样手中还有更重要项目等着,那只能说声遗憾了。”

    本以为像韩皓这样的本地大鳄会近水楼台先得月,没想到他却没有太大兴趣。这样看上去就是送钱的项目,韩皓却没有争取揽过来。知道自己主业是汽车,韩皓可不想分散自己太多精力,现在介入银行业已经是跨界经营了。

    “身为企业家,如果能够为国分忧,又为地方谋发展,还顺带把钱挣了,那这样的项目可是不能错过的机遇。韩老弟可能略显保守,但依我看这样的好项目稳赚不赔,值得大力下注。今天投入一个亿,明天就能收回十个亿。跟着国家方针方向走,总不会错,我们华晨将举双手支持这个跨海大桥项目,愿意入股牵头投资!”

    对金仰勇来说,这个跨海大桥项目可是金饽饽,单从国家大力支持,项目有良性收入保证,一旦包装上市可是非常受欢迎的题材。

    在座人士都从过路费计算收益,金仰勇第一时间就是想把其打包证券化上市,直接套现更多利润。而且建设大桥的费用也能让股民分担,风险可以从自己身上转嫁给股民。

    国内找个壳公司,然后把跨海大桥项目打包进去,就能实现他的谋划。如果国内麻烦,那就到境外上市,香港就是不错的地方。

    当初能让金杯汽车成为第一家登陆境外股市的中国内地企业,金仰勇就嗅出了资本运营的妙处。

    跨海大桥,国家重点支持,每年保守收入20亿,30年的经营权,这些都是股市上的爆点题材。

    韩皓当然想不到金仰勇是想把跨海大桥运用金融手段证券化,他只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现实考虑问题。

    为何金仰勇能被成为金融大亨,就因为他大脑敢想他人所不敢想,并且有付之于实施的行动力。

    证券化的庞大计划,金仰勇当然不会当着如此多人的面当众公布,他想独吞或者拿大头来主导整个项目进行。

    “投资当然有风险,但投资可以规避高风险项目,选择稳健回报的项目进行。跨海大桥国家明确由浙海省地方政府主导,如果要想投资其中的话,得经过当地政府同意。总之,我今天把话带给大家,到底如何选择,就由你们自行决定吧。”

    经书伦圆满完成两大任务,终于可以放松下来。

    会后,有意投资的人围着金仰勇,想倾听他的详细计划如何。看上去不少人都对这个好处“投资一次,回报30年”大项目产生浓厚的兴趣。

    金仰勇终于在现场找到了久违成为众人中心的感觉,现在华晨虽然规模庞大,但到底有多少属于自己还是未知数。就因为身家问题,在跟韩皓的竞争中处于下风,人们纷纷巴结韩皓,而忘记自己也是名符其实的汽车大亨加金融大亨。

    如果20亿的报价不能够让省里满意,金仰勇决定提高10%出价,就为了趁mbo东风尽快把自己的资产合法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