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 提前赴欧
    从跃进到依维柯,南汽所有的产品都一字排开,准备接受来自首长的检阅。

    作为共和国儿子之一,这些年南汽的发展实在是太不顺畅,已经被兄弟厂家们远远抛在身后。

    定位为国家主打的轻型汽车生产基地,轻客和轻卡是南汽人唯一自豪的领域,依维柯和跃进货车在国内同类市场上进入前三强。

    但和能带来滚滚财源名利双收的轿车相比,无论是轻客还是轻卡,都不能让南汽人满意。汽车管理目录犹如一道绳索紧紧缠在南汽脖子上,使其无法用尽全力参与国内市场竞争,缺少轿车牌照是南汽人心中永远的痛!

    在依维柯和跃进卡车身后,隐藏着南汽利用农用车项目偷天换日弄来的英格尔小轿车,在一众老大哥当中,它娇小的身躯让人很难不在一群粗大个中发现其存在。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轿车市场巨大的蛋糕,不单让民营企业中华集团向往,更让南汽这个一向来的老实孩子也悄然动起了歪心思。

    “造卡车是小学生,造客车是中学生,造轿车才是大学生!”

    业内公认的说法,一言道出了轿车领域对中国所有汽车企业的诱惑。

    卡车造过了,客车也造过了,成绩合格可以顺利毕业,现在总可以上大学了吧?

    手握卡车和客车两大生产资源的南汽,早就有向更高层次发展的冲动,进入轿车领域也算是水到渠成。

    英格尔轿车技术来源于西班牙西雅特公司的伊比萨车型,这是诞生于1984年的产品。西雅特公司由于和大众开始合资,把旧产品线对外出售,南汽便趁此机会接手过来,奇瑞弄来的风云原型“toledo(图雷多)”也是从该公司获得。

    由于中国汽车企业对轿车技术如饥似渴,所以来自西班牙的二手生产线便漂洋过海来到中国。这从侧面反映出一股浪潮趋势,就是世界汽车产业正向中国转移。

    从关系看,南汽英格尔和奇瑞风云有亲兄弟的血缘牵连。不过真实考究而论,伊比萨技术来自菲亚特,图雷多车型源自大众,所以英格尔和风云间虽出同门,但长得一点都不像。

    总理来到苏吴省视察,南汽是必到的参观点。作为苏吴省最大的工业企业之一,拥有几万名职工的南汽,是国企改革中观测的重点。

    为了迎接总理到来,南汽上下准备了许久,现场一字排开的所有汽车产品,就是南汽的汇报成绩单。

    以精明和严厉著称的总理,掀起了大刀阔斧的国企改革浪潮,一**冲击着像南汽这样的国企礁石,中流砥柱还是泥糊花架子,一试便知。

    南汽虽然比上不足,但比下有余日子过得去,总理看了一圈没有发表太多意见。

    来到站着一排的南汽产品前,总理视线扫过凝集了南汽发展历史的各款车型,不出所料他把目光短暂停留在拥有轿车外形的英格尔身上。

    国家曾三令五申,不允许未经批准的汽车企业,以各种手段名义上轿车项目,英格尔到底是什么来路,总理心中也清楚。

    这个时候,陪同视察的南汽领导们把心提到了嗓子眼上,要是总理哪怕透露一丝不满,英格尔就会立即下马封存。

    幸运的是,总理很快把目光转移到下一个地方,没有对英格尔发表意见,仿佛没有见过一般。

    这意味着什么?

    当总理默许没有揭穿南汽的小把戏,就说明国家高层对轿车领域已经不再严防死守。

    没有表态就是最大的态度,国家不再明确反对汽车企业上马轿车,松动的机遇很快即将来临。

    总理在国内几个省份走了一圈下来,心中有了大概结论。

    国企改革总体而言,初步达成了预定目标,许多企业开始瘦身焕发出一定活力。虽然下岗给社会稳定带来一定冲击,但长痛不如短痛,底层的工人阶级做出了巨大牺牲,承受着庞大国度经济转型的阵痛。

    为何要一刀切定下三年国企改革目标,为何改革举措如此粗放,为何用行政化手段替代市场自我调节?就为了中国正式加入wto之前,能在经济方面打下一个相对较好的底子。

    发展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根本,为了让中国改革进程继续加快,为此高层不惜借用外力来倒逼改革。

    加入wto后,中国经济到底何去何从?

    就算是世界上最顶级的经济学家都不敢轻易断言,因为许多西方经济理论到了中国总会有失灵的地方,这个国度有着其独特的运行模式。

    在中美达成入关协议的那一刻,中国已经没有退路,彻底绑上了全球化的战车。

    发达国家觊觎进入中国12亿人的庞大市场,而中国人则期待利用国外资本和技术彻底完成工业化进程,wto迎来中国这个重量级选手,将会上演更加精彩的剧本。

    总理乘坐专机提前启程飞赴欧洲,他将访问包括德国在内的6个欧盟成员国,并且到访欧盟总部,为中欧在wto谈判做最后冲刺总动员。中欧之间谈判迟迟没有结果,对比美国人,欧洲人的胃口更大,要求更高。

    “美国人和中国人达成的标准只是我们预期的80%,剩下20%需要我们自己出马商谈!”

    面对媒体镜头,负责欧盟谈判的代表大言不惭说道。

    美国在1999年底和中国达成了双边协议,许多人都认为中国和欧盟间将很快达成协议,没想到一连两轮的双边谈判中欧盟方面突然强硬起来,提出了许多让中国无法接受的条件。

    例如要求中国放开电信市场,给以欧盟成员国企业超过51%股权的控股机会。在汽车进口关税上,要求中国一下子把关税调到17.5%,这和美国接受25%的条件大为不同。

    “中国人过于关注和美国的谈判,对我们欧洲重视度不够。”

    欧盟谈判代表话中流露出来的语气,从一个侧面也反映出欧盟想让中国人认识自己的分量。欧盟虽然是美国最重要的伙伴,但欧盟也是全球的独立经济体,搞定美国不等于就谈妥了欧洲。

    一共有15个成员国,欧盟整体谈判是第一层次,中国还需要跟英国、德国、法国等在第二层次单项上达成共识协议。除了欧盟整体意志外,每个成员国还有自己独特的小算盘。例如法国要求降低化妆品和奢侈品关税,德国要求降低汽车零部件关税。这些因素极大延缓了中国和欧盟之间谈判的进程。

    随着时间的流逝,中国在2000年底前加入wto的希望日渐渺茫,为此总理不得不提前赴欧访问,为中国游说呼吁欧盟眼光放得长远一些,中欧之间合作大于分歧。

    德国是欧盟内部跟中国贸易往来最密切的伙伴国,总理到访德国获得当地企业界的热烈欢迎。

    大众汽车是进入中国最成功的德国企业,在其示范效应下,越来越多的德国企业进入中国投资发展。大众汽车多位曾在中国工作过的员工,和总理还是老相识。当总理主政沪江市之时,上汽大众可是当地有名的一号市长工程。

    80年代中期曾有一条马路因历史原因穿越过上汽大众工厂的厂区,带起的扬尘和噪声影响到桑塔纳生产,为此德国人向市政府有关部门反应许多次都无法解决。最后无奈,只好趁时任沪江市长的总理前来视察之际反应了这个问题。

    “明天我们就解决这个问题,不再拖延下去!”

    总理掷地有声的一番话让德国人心里直打鼓,车水马龙的马路只用一天时间就能解决吗?

    第二天德国人神奇地发现,果然车水马龙的马路空空如也,再也看不到任何一辆车经过。

    原来当地区政府调来两台大吊车,在一进一出工厂的路口直接横在路中间堵死,其他车辆再也无法通过只好绕路而走,困扰上汽大众工厂许久的隐患就被总理一句话搞定。

    这让德国人明白了什么是有中国特色的行政效率。

    “我们中国热烈欢迎来自国外的投资,并且会创造优良的投资环境供企业发展。中国政府将信守加入wto的承诺,加快改善国内投资环境,完善各项法律法规,逐步有序开放国内市场!”

    在德国政府为中方准备的欢迎晚宴上,总理发表了欢迎前来中国投资的演讲,同时呼吁欧盟尽快和中国达成wto双边协议形成双赢局面。

    出席晚宴有许多德国知名企业的代表,进入中国将是他们未来的重要战略。大众集团董事长皮耶希坐在最中心位置,出身奥迪的他凭借一己之力把大众集团带入正轨,成为有名的“大众教父”。

    一早进入中国,让大众汽车从中获得了丰厚的回报。据一份高盛市场分析师出具的报告透露,大众汽车获利的一半来自中国。无处不在行驶于中国道路的桑塔纳和捷达,是大众最为成功的投资产品。

    在其他国际汽车巨头进入纷纷进入中国前提下,大众必须加大在中国的投入,投放更多先进的车型,继续保持自己的领先地位。

    奔驰和宝马的企业代表也现身出席,将来中国市场是绕不过去的话题,趁有机会接触中国政府高层打好关系,这样的好机会可不容错过。

    由于和克莱斯勒合并,所以奔驰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进入中国轿车市场,吉普切诺基在中国上的就是7字头轿车目录。奔驰品牌虽然在商用车和亚星合资,但在轿车领域,奔驰似乎还没有下定决心引进。

    随着大众把奥迪引入一汽,现在德国汽车品牌就剩宝马没有做出明确表示。

    在自由访谈环节,宝马董事长庞克找准机会,来到中国总理身边向其表达了宝马准备进入中国的强烈意愿。

    “真的吗?”

    亲耳从宝马董事长口中,听到宝马已经选定了中国的合作伙伴消息,总理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