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九章 比尔福特
    中华集团做东,邀请了底特律的华人名流等参加自主晚宴,目的一是宣传中华集团形象,二是感谢当地华人们对中华集团的支持,维护好双方的友谊。

    韩皓算是明白为何美国人热衷于举办各种宴会酒会,这其实就是一个交际场所。大家利用这个机会,互相拓展自己的人脉关系。

    幸好有华人联谊会会长周仪和赵全复在一旁帮忙,不然韩皓可无法应对接踵而至的名流们。

    身为中国数一数二的富豪,韩皓此次举办的中华晚宴一共发出去了200张邀请函。没想到供不应求,又有许多人主动找上门讨要,后来又追加了100张。

    一不小心,此次中华晚宴成为了底特律名流们的聚会热点,原本主要是华人圈的范围,在会场上出现了不少白人身影。

    其中有不少是美国的汽车零部件厂商代表,有意进军中国市场,趁此机会特意来和韩皓接触一二。

    “通用汽车去年在中国市场的成功,刺激了许多汽车零部件厂商,他们打算到中国试试运气,毕竟美国本土的成本太过高昂。但对中国不熟悉,所以希望能和有经验的伙伴合作。”

    一旁的周仪小声向韩皓介绍道。

    “那是不是说明我们之间会存在共同利益,中国汽车零部件基础很弱,单靠自己力量发展很难,如果能和国外先进企业联合,这倒是非常不错的路子。”

    韩皓脑子转得很快,一下子抓到了关键部分。

    “和中国企业合作有助于他们降低风险和成本,不过具体还得看双方商谈的条件,今天来了不少美国知名零部件的厂商代表,待会我会介绍你们认识。”

    深入性商谈肯定做不到,许多厂商代表只是抱着认脸目的,留了联系方式后届时到中国考察再详谈。

    但在现场还是出现了另外的巨鳄,福特公司的董事长比尔福特意外现身在此次宴会当中。

    作为发明了流水生产线,生产出t型车让汽车进入千家万户的汽车巨匠亨利福特的曾孙,比尔福特是福特汽车的实际掌门人。

    他的出现,让许多人第一念头就是难道福特盯上中华集团,准备双方合资吗?

    老对手通用汽车已经进入中国,福特汽车却一直不得其门而入,在股票市场上明显比通用要矮上一头。

    福特汽车准备进入中国时间其实很早,早在80年代中期就闻到了中国市场的诱人之处寻味而来。

    1984年在南汽商用车项目上,福特本来和南汽谈得非常不错,南汽也想和当时世界排名第二年销量559万的福特公司合作引进全顺,先上轻客后上轿车是当时南汽领导的指导战略。

    可惜本来谈得不错的合作计划,被意大利菲亚特进来搅局成功。菲亚特当时年产量只有141万排名第九位,但在建设二汽时就跟中国政府有过良好合作关系,甚至还曾为改革开放初期中国远赴意大利,进行拖拉机培训的人员专门盖了一栋大楼。

    菲亚特为依维柯项目开出了优惠条件,意大利政府提供了国家贷款,并且同意把依维柯车型后续改款技术转让给中方。因此在中央介入下,南汽和福特的合作被棒打了鸳鸯,迫不得已娶了菲亚特依维柯。

    本来福特的首席谈判代表已经和南汽达成合作意向,但却被中国政府叫停,因此一气之下回到美国后就中风病倒了。

    南汽项目失败,福特前来中国寻求合作的消息,被时任二汽的主导领导知道。双方很快开启了秘密接触,那个时候二汽一直在寻找机会上马轿车,福特无疑是非常合适的伙伴。和福特的接触瞒着中央政府,二汽为了让项目顺利在中央方面通过,特意牵头搞了个“三省五方”,拉上其他省份地区一起和福特合作。

    谈判历经2年时间,福特为此花费了300万美金做了各种可行性报告,中央政府默认二汽可以和福特合作。

    1986年二汽准备和福特签约,从美国前来的福特代表团已经来到首都宾馆打算和中方签署30万辆汽车合同。

    没想到命运再一次捉弄了福特汽车,二汽突然在签约前决定中止和福特的合作。

    “真想不到,你们中国这么大的企业,说话不算数,没有商业信誉!”

    福特的又一位首席谈判代表流着泪对中方人员表达出强烈不满。

    本来不错的合资战略,为何二汽突然变卦呢?

    就因为二汽更换了掌门人,前任主要领导定下来的重大决策被后继者推翻了,福特再一次倒在了进入中国市场门槛之上。

    福特谈好的果实后来被法国雪铁龙公司摘了桃子,入主二汽建立了神龙富康。

    事不过三,命运多舛的福特在中国市场依旧没能走出厄运。

    在上汽集团准备引进第二个合作伙伴时,福特比通用要先和上汽接触,还是在中央领导的介绍下和上汽接触,中国政府一度透露支持福特介入上汽集团项目。

    可惜,这次原本板上钉钉的合作又被第三者通用汽车搅黄了。通用汽车为了进入中国,拼命压价,给出了许多让中国政府无法拒绝的条件。帮忙中国建立起一个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汽车工业体系,把最新的产品和核心零部件企业投放中国,以及建立起合资企业研发中心为中国培养汽车人才。

    福特只好追加同样的条件,在争夺上汽项目中与通用差点撕破了脸皮。在双方条件一致前提下,上汽只能看各自产品的竞争力了。福特提供的是金牛座车型,而通用拿出来了别克。

    经过比较,别克比金牛座要更加合适公务用车需求,而且通用汽车还戴着全球第一汽车企业王冠。

    就这样,福特在中国一连经历了三次逆转出局,可谓是最悲惨的国外汽车巨头。

    有因就有果,风水轮流转。

    福特在上汽项目出局后,中国政府为补偿福特汽车再次介绍其和南汽合作。不过福特看不上南汽,敷衍般谈了一阵就散伙了。当年的饮恨出局,福特可是一直没有忘记。后来福特全顺和江铃汽车合作,成为了依维柯的主要竞争对手。南汽也没能搭上全球老二汽车巨头的东风,只能和菲亚特汽车一直小打小闹,现在也没有轿车目录。

    随后,90年代末期二汽由于经营困难,再一次主动找到福特汽车寻求合作。这一次福特没有太过理会二汽,当年的出尔反尔让福特很是受伤。因此在谈判中不惜狮子大开口压价,实际上并不想和二汽过多纠缠。二汽也错过了能让自己提前翻身的合资伙伴,为此在困境中沉沦了许多年。当然,这样也给了中华集团介入的机会,如果二汽不虚弱,那么民营企业想堂而皇之地进入轿车领域就是做梦。

    福特锲而不舍的精神还在继续,现在在中国正和长安集团谈判,双方准备联合生产轿车。不过福特的介入,让铃木公司非常不满,现在正通过各种渠道甚至包括由日本政府出面知会中国,阻断福特和长安的合作。

    如果这次和长安集团谈判再次出局,那么福特汽车真得找个人好好看看风水了。

    尽管现在和长安谈得不错,但由于有前车之鉴,只要一天不正式签约,那么就不能断言合作成功。

    “你好,韩皓先生,我一直期待能早日见到你,今天终于有机会,希望你不要因为我的突然出现而感到不满。”

    三代出贵族,作为福特家族的接班人,比尔福特风度翩翩长得帅气,自小接受到良好的教育,接人待物间让人很舒服。

    福特公司在体量上是中华集团的50倍,市值超过500亿美金,属于全球汽车老二。刚接手了捷豹路虎,还吞并了沃尔沃,还以30%以上股份实际控制着日本马自达汽车,福特公司在韩皓看来属于巨无霸企业。

    “比尔先生,你的出现是今晚最大惊喜。贵祖父福特先生是所有汽车从业者的学习榜样,我很荣幸能见到你。”

    不声不吭,韩皓礼仪性回应了对方。

    “如果不介意,我建议我们换到安静一些的地方谈谈,说不定过了今晚我们会有共同的收获。”

    比尔福特此次前来,目的非常明显,就是为福特公司在中国再寻找一家合作伙伴。

    本来长安集团是福特汽车认为是在中国三大汽车集团外最有竞争力的企业,但没想到短短时间中华集团异军突起,现在已经在各领域开始压制长安集团。

    今晚中华晚宴的举办,正好给了比尔福特一个很好的机会,可以和中华集团首脑进行面对面商谈。

    “如果福特汽车打算再在中国寻找一家合作伙伴,贵方中华集团是否有兴趣和我们合作?”

    直接单刀直入,比尔福特没有过多寒暄,向韩皓抛出了绣球。

    “你们不是正和长安汽车在进行谈判吗?如此之快又选择第二家合作伙伴,会不会有些操之过急?”

    福特的直接出牌,让韩皓一时无法应对,只好先套话看看对方是何用意。

    “通用汽车的成功给了我们很大压力,中国市场已经显示出极强的潜力。如果中国的家用市场启动,那么一定会带来更神奇的表现。我从可靠情报得知,中国政府准备将家庭轿车作为下一个5年的发展计划。这说明,现在准备周全,将来就能收获更多。

    我们和长安谈得不错,应该很快接近签约结果。这是商业机密,不过我很乐意透露给你听,因为这有助于我们接下来的谈话。”

    在来之前,比尔福特就做足了充分的工作,要说服韩皓这样的人必须准备周全。

    “福特集团旗下有许多汽车品牌,除了福特外,还有捷豹、路虎、沃尔沃、马自达,甚至林肯等。我们和长安的合作暂时只局限在福特品牌上,在其他子品牌还预留了相当大的合作余地。

    通用汽车在全球给了我们很大压力,尽管他们先进入中国市场,但我们福特希望能后来居上,在中国市场打败他们,从而捍卫世界第一的荣誉。”

    福特公司着急寻找第二个合作伙伴,就是为了应对通用汽车的进攻。在福特公司内部,中华集团成为在中国的另一个最佳合作伙伴候选。

    短短几年时间,中华集团旗下的产品就在中国低端市场上攻城拔寨,显示出对中国市场极强的把握力。如果福特能和中华集团这样的地头蛇合作,那么一定会很快打开中国的市场。

    “我们刚和宝马汽车组建了合资公司,如果又和贵方合资的话,我怕会引起他们不满。”

    以进为退,韩皓没有直接回应对方的言论。

    “刚才我已经说了,我们福特公司还有许多子品牌等着入华,他们跟宝马之间并不会构成直接竞争关系。如果你们坚持的话,宝马估计也不会太过计较。你们中国人不是最讲究阴阳平衡吗?就像上汽集团在有了大众汽车外,又再次引进另一个国外汽车巨头,我对你们中国人平衡的智慧可是早有领教。

    如果和福特合作,对你们中华集团绝对是利大于弊。

    今天我只是来传递我们福特公司的善意,至于具体如何谈判还需要手下人去弄。今天可是你的主场,作为来宾我不能占用你过多时间,不过外面其他来宾们会不满。

    过段时间,我将亲自访问中国,到时希望能够有满意的答复。”

    意外出现,又悄然离去,比尔福特给了韩皓一个极大的惊喜。

    晚宴举办得非常顺利,中华集团在底特律的名声又上了一层台阶。

    此次美国之行可谓是大获成功,中华集团又从底特律收获了将近150名各类人才,他们都曾在汽车技术领域有实战经验,将回到国内加入中华汽车研究院成为技术骨干,带领国内研发人员开启追赶国际主流水平的征程。

    “人才的流动是大趋势,以前日韩汽车人才回流,现在自我们伊始怕是引领了中国人才热潮。走之前,我还和华人工厂协会的周会长谈论,看到我们中华集团招募了大批专业人才,估计国内其他汽车企业应该也会有所动作。”

    在回国飞机上,赵全复对韩皓说道。

    “如果其他国内企业也能网罗国外精英人才回国,那么对中国汽车产业来说是一大幸事。这次许多人没有最终和我们签合同,就是担心私营企业在中国背景不够硬,随时可能倒闭。反倒是直属国企们根深叶茂,国家一定不会坐视不理,因此不会有倒闭破产风险,他们回国的话更希望工作环境稳定。”

    在飞机长途旅行坐得太久身体难受,韩皓伸了一个懒腰后回答道,他刚才一直在考虑福特的提议。

    “你对福特主动找上门寻求合资,怎么看?”

    片刻后,韩皓决定听一听业内专家赵全复的意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