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章 农用车联盟
    “福特是世界排名第二的汽车大集团,如果我们能和对方合作应该说是利弊参半。不过要想和福特合作,暂时看不是很现实。一是宝马方面肯定不愿意我们另结新欢,二是国家层面也不会批准我们和福特的合作,因为要保持局势平衡。”

    赵全复没有隐瞒,直接说出了自己的观点。

    “是啊,当初谈判时宝马就曾要求我们承诺不再引进其他合资伙伴,后来被我以干涉自主权为由顶了回去。福特集团现在除了福特品牌,捷豹、路虎、沃尔沃都直接和宝马产品线形成竞争关系,宝马肯定会极力阻止。马自达虽然福特占据大股东位置,但日方股东还有很大话语权,现在其和一汽已经有合作关系,估计也不会产生和我们合作的意愿。

    所以,虽然看上去这个桃子很诱人,但真要吃下来却难以下咽。如果福特学习大众搞南北公司并行,分别投放不同的车型给两个合作伙伴,可行性倒高一些。

    不过我们现在也没有太大精力和第二家合资企业合作,现在的中华集团扩张速度已经非常之快了。”

    其实韩皓心里一早就想明白,福特只不过是多方下注,想在中国尽可能扩张势力范围。但如果中华集团不顾实际迎合福特,可能会对自身既定发展战略造成困扰。

    现在中华和五菱的合作方案已经报送国务院,但一直没有下文。五菱属于国内微车企业中举足轻重的角色,如果和中华合并的话将来企业发展如何,还需要国家从中央层面考量。

    据说合并方案一直没有批下,是受到了长安、昌河和松花江(哈飞)等企业联名上书反对。如果中华五菱合并,那么将可能占据50%的市场份额,这样一来其他企业日子就难过了。

    这一年,中华集团实在太过活跃,刚傍上宝马,又吞下五菱,还和二汽上演了和平离婚大戏,兼并了江南汽车拿到轿车牌照,更别提异地重组了宁都东风和田野汽车。本来国家寄希望大国企们开展积极动作,没想到却是一家民企大出风头。

    “比尔福特是一个并购狂人,这些年福特公司耗尽现金流大举并购,就是他在身后主导。为了超过通用汽车,让福特重回巅峰,他力排众议推进这些并购方案。说不定,他可能有意收购中华汽车呢?”

    在国际汽车行业中,赵全复信息灵通,因此知道不少内幕。

    “不管他出再多的钱,反正我是不会卖掉中华集团!钱我早就挣够了,现在是追求实现人生价值阶段。人活一辈子,总要在世上留下些什么,才不枉来过人间。”

    中华集团是自己的心血,韩皓当然不会为钱拱手让人。

    回国后,韩皓立即赶往锡北县,出席华夏农用三轮车的上市仪式。

    农用车在中国市场广阔,许多企业都不把目光投向农村货运市场。结果在农用车市场中,国内企业出现了野蛮生长状态,光齐鲁省就诞生了三家农用车巨头:时风、巨力和双力。

    去年全国农用车销量接近300万辆,其中三轮和四轮比例为3:1。时风牌农用车占据全国销量第一,年销量超过60万台。老二巨力集团销量也达到了45万,紧随其后不断追赶。

    农用车在齐鲁省已经悄然成为工业支柱产业,形成了产业集群,拖拉机、农用三轮、四轮摩托车占据国内榜首水平。每年光是农用三轮车销量就突破160万台,已经在摩托车细分市场上形成垄断地位。全国农用车有一半销量出自齐鲁大大小小的摩托市场企业。

    凭借在农用车市场获得的利润,时风集团准备进军汽车领域,瞄准的目标和春兰集团一样,打算造轻卡。

    从农用车升级到轻卡,也算是向上发展的延伸途径,毕竟农用车的溢价很低。

    现在包括时风在内的农用车先行者们迎来了一个强大的挑战者,华夏集团开启了三轮农用车征战之路。

    华夏两轮摩托覆盖的市场区间在1万元以下,而华夏微型汽车最低价格也要在3万元以上,在1万到2万之间形成了一大市场空档,今天华夏三轮农用车上市就填补了这个市场缺口。

    售价在1—2万元之间,华夏三轮农用车按照动力和载重,可分为0.5、0.8、1、1.5吨四种型号。电启动、大功率汽油发动机、特制承载后桥、液压自动卸货、加厚轮胎等,这些农村消费者看重的热点,华夏农用车全部配备上去。

    如此一来,华夏品牌在农村市场形成完整一条龙产品线,从载人到载货用途,都能寻找到合适的产品。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初具规模,无论是产品线,还是销售网络,华夏品牌都深深扎根于中国农村之中。

    “农用车在我们国家需求广泛,为了响应西部大开发国家战略,华夏品牌农用三轮车将会是广大农民朋友们的忠实伙伴,带领他们发家致富奔小康。我们锡北县将坚决做好各项服务配套,为华夏摩托……”

    锡北县书记在上市仪式上慷慨激昂发言。

    按照20万台的一期规模,华夏农用车预计能给锡北县带来20多亿的工业产值,这可是相当于再造一个小锡北,如何不让书记感到兴奋。

    当初把一个破产的摩托车厂卖给韩皓,这真是超级划算的买卖,光这些年华夏摩托带来的就业和纳税就支撑起半个锡北县经济。

    韩皓一出现,市里乃至省里负责招商的主要领导都放下手中工作,主动出面陪同参观。现在中华集团在苏吴省除了锡北摩托基地外,还在省会宁都市有了微车生产基地,属于省内的重点关照投资商对象。

    “当前汽车业已经成为我们苏吴省的重点招商对象,省里出台了非常优惠的政策。三免三减半,同时土地费用上有政策鼓励性返还,如果贵公司有意继续建厂,我们可以进一步细谈。”

    前三年免征后三年减半征收企业所得税,同时在土地出让上先按市价支付费用然后政府再以奖励名义返还大部分土地款,苏吴省负责招商的副省长对韩皓介绍道。

    对于大型投资项目,直接跟企业的掌门人面对面商谈效果最好,因此得知韩皓出现在锡北,苏吴省负责招商的副省长便不请自来。

    简单一个农用车项目就是二十亿以上的工业产值,如果能吸引中华集团投放一个汽车项目,那么经济效益就更为可观。

    现在宁都市华夏微车改造项目还在进行中,苏吴省希望能通过微车基地增加和中华集团的合作,吸引对方扩大生产规模投放其他热门车型。

    “苏吴省的投资环境我个人认为可以,今后如果有合适项目,我会考虑在这里继续扩大投资。在宁都工厂的改建方面,我也希望地方政府能够尽快完成厂区周边拆迁工作,遵循当初和我们达成的协议。”

    韩皓趁此机会也向苏吴省施压,接收的东风微车基地因为交通问题需要改道,但当地区政府没有积极作为,导致了这边的微车基地现在还没有改造完毕。

    “放心,这项工作在我来之前已经交办下去,三天内辖区政府就会有所动作。”

    提前做好了功课,因此韩皓一提及问题,副省长就表示已经在处理当中。特事特办,像中华集团这样的重点投资商拥有一定的“特权待遇”。

    得知华夏摩托终于上马了农用车,不单是时风、巨力这些农用车巨头紧张,就连齐鲁省政府也特意为此召开了座谈协调会商量对策。

    凡是华夏品牌介入的领域,都会引发行业大洗牌。农用车是齐鲁省的重要工业支柱,轻骑已经青黄不接,中国重汽还未移交地方,所以农用车行业容不得霸权旁落。

    “今天召开协调会,就是希望省内农用车企业能够团结一致,减少恶性竞争杀价,大家一起共同做大做强,抵御外来企业抢占市场。华夏农用车已经上市,想必大家看了手中车型资料,都知道对方来势汹汹。我们可不能继续内斗消耗,被别人抢了便宜。”

    齐鲁省农用车协会会长在省政府组织的会议上大声疾呼。

    “之前我就呼吁大家要注重研发,把利润拿出一部分投入到研发之中,升级换代产品。现在华夏推出的农用车,明显在技术含量上要比我们省内企业的产品要高出一筹,而且在价格上还更加便宜。”

    据该协会统计,每年省内农用车企业投入的研发资金不足销售收入的1%,就算做得最好的时风集团投入比也只是1.2%。跟传闻中10%投入力度的中华集团相比,实在是远远落在身后。

    “姜会长,我承认华夏农用车有可能是一个厉害的竞争对手,但依照你的意思来看,我们大家仗都没打,就要举白旗投降啦?华夏摩托是很厉害,但不代表他们在农用车市场一样可以大杀四方。

    在座的各位,无一不在农用车市场摸爬滚打了近十年,大风大浪情况见得多了。情况还没有到如你谈之色变的境地吧?

    我们五征公司虽然规模不大,但还是有信心能够和华夏农用车正面交锋,届时让他们看看到底农用车这碗饭到底好吃不好吃!”

    对政府和协会有些反应过度的举动,来自五征农用车的代表不以为然说道。

    “是啊,我也觉得有些小题大做了!按照华夏农用车的售价,我经过计算发现他们很可能成本很高,如果销量达不到预期就会迎来巨额亏损。在我们省内,依照他们的配置报价,绝对做不到当前这个售价。依我看,我们集体降价形成价格联盟封杀华夏农用车,把他们逼到无法承受亏损的结果,自然就会退出农用车这个市场。”

    名叫奥峰农用车的厂家代表给出上述建议。

    “只要我们大家心齐,其实足以和华夏摩托相抗衡!刚才金厂长提出的建议具有一定合理性,大家组建一个价格联盟,共同来对抗华夏摩托这个新入者,极有希望可以逼退他们。”

    齐鲁省农用车协会的姜会长继续呼吁全省企业联合起来应战。

    “组成价格联盟,期限在6个月的话,应该可以看得出效果。另外光打价格战还不够,必须得大家联合起来一起,以华夏农用车为敌对目标进行各种贴身性竞争。比如华夏农用车做宣传,那我们就地干扰,破坏他们的效果;消费者有意向购买其产品,我们尽最大努力就算亏本也要把他们拖拽回来。只要逼得华夏产品货卖不出去,大家在势力范围内守土有责,就能打退华夏农用车的这一波进攻。”

    但领头的时风、巨力和双力等大型农用车企业代表没有发声,要想一下子整合昨天还拼得你死我活的企业,联合起来对抗一个更加强大的对手,实在有乌合之众的可能。

    “今天省里委托我来参加这个会议,就是希望在座的诸位群策群力,想出一个妥善的办法应对即将到来的威胁。老刘,你们时风一直是行业老大,说说你的看法?”

    眼见座谈会要陷入僵局,出席会议的齐鲁省长助理兼省计委主任找准时机发言道。

    “仗是肯定要打的,被华夏名头吓怕,不是我的作风!

    刚才许多人也提出了积极对策,依我看,关键就是落实。口头上喊破天,还得依靠实际行动。如果省里出面组成督查组,统一协调各家企业行动,那么华夏摩托其实并不足所惧。

    价格战,杀敌一千自毁八百,但为了击退华夏这个竞争对手,必要时可以使用。企业经营总归是要讲究利润,如果一个项目不挣钱,他们自然会离开。

    不管你们是否跟进,总之我们时风是必然要和华夏一争高下,让那位年轻的江南富豪好好见识见识齐鲁男儿的厉害!”

    时风集团的刘发毅终于表态,作为农用车榜首,华夏摩托眼中的对手肯定就是自己,逃是逃不掉的。

    这是一次团结胜利的大会,在华夏摩托这个强力威胁下,齐鲁省农用车企业结成了战略联盟,签署协议准备对华夏农用车进行迎头痛击,力争把其赶出农用车领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