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一章 联盟崩溃
    “华夏农用车,致富新伙伴!”

    全新的电视广告在央视新闻联播后天气预报栏目播出,向全国人民宣告华夏摩托又多了一位家族成员。

    作为靠天吃饭农民朋友喜爱的节目,天气预报属于受众面极广的传播时段,瞬时收视率甚至超过了新闻联播。农用车依靠中华集团庞大的财力,第一次亮相在央视黄金广告时段。平时农用车都是在农业频道打打广告,现在却一下子登上了大雅之堂。

    每年中华集团都会在央视投放巨额广告费用,固定的广告时段可以随时更换旗下不同产品。原本在广告时段中属于轻客华夏风光的位置,现在被华夏农用车替代。

    农用车市场有得中原者得天下的说法,因为当前其销量主要集中在中原地区,尤其是齐鲁、冀北、冀南,进而辐射到东北三省。

    华夏农用车由于技术先进,同样的价钱别的厂家车辆只能拉0.5吨,而其能够达到0.8吨。

    得益于前期充分的市场调研,华夏农用车增加许多方便司机操控的自动化配置,在细节上完胜市面上原有的大老粗,在非中原地区很快打开了销路。

    但在中原地区,尤其是齐鲁省,华夏农用车却遭遇其他品牌的强力狙击。

    “大叔,您打算购买农用车吗?我这有更好的推荐,比这家店便宜2000元,还可以参加定金100元抵1000元的促销大礼包活动。”

    针对华夏农用车分销通过华夏摩托经销店的情况,齐鲁省的农用车企业联盟专门开展了拦截活动。在华夏经销店门口,发传单、拉横幅、摆桌做宣传,甚至看到从店内看过农用车后走出来的顾客就主动上前搭讪推销。

    华夏摩托经销商一贯来利润来源都是两轮摩托车,现在三轮农用车新推出,尽管单车利润高,但他们没有太多动力去推广。如果不是被华夏摩托强制订购两轮摩托车要搭售三轮农用车,许多经销商都不会进货摆卖。

    因此,尽管被其他企业贴身肉搏竞争,这些经销商们并没有足够动力去反击,导致了华夏农用车在中原地区迟迟没有打开局面。

    一个月时间下来,作为农用车重点市场的中原地区,华夏农用车销量不足3000台。还比不上江南、西南地区,华夏农用车销量在3000台以上。

    在前期市场调研报告中,华夏农用车在中原地区月销量应该至少1万台起步,现在只完成了不到三分之一目标。

    这极大出乎了韩皓的意料,在上市前他就把华夏农用车和市场上主流产品做过对比,无论是价格还是性能,华夏品牌都略胜一筹。

    没想到一向来主打性价比的华夏新产品,这次却遭遇到滑铁卢。如果任凭农用车市场继续如此,那么华夏农用车想成为行业第一就是空想。

    既然进入这个技术含量不高的市场,依照华夏摩托的实力当然是争当市场领导者老大。

    时风农用车已经在王座上呆得太久,是时候换个地方吹吹风了。

    这个时候,在齐鲁省收集的情报才陆陆续续传到韩皓桌上,他知道为了应对华夏农用车,居然特意成立了一个对抗联盟,领头的赫然是时风、巨力。

    韩皓的竞争目标一直是国外汽车巨头,没想到现在自己也成为国内其他中小企业眼中的巨头对手。

    “你怎么看现在的情况?”

    叫来华夏摩托营销中心总监简兵,这个从韩耀厂时一路跟随至今的手下,韩皓打算把他派过去收拾局面。短短几年,简兵一路学习不断成长,还自学获得了成人大专学历,成为华夏摩托的营销总监。

    既然得中原者得天下,那么华夏摩托就要光明正大把这里打下来,然后进而称霸全国。

    对农用车的市场期望,韩皓一直没有动摇。

    “我们的产品力没有问题,这在其他地区已经得到验证。至于中原地区,所谓的抗击联盟不过是乌合之众罢了。只要我们沉下心正视对手,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应该可以击溃他们的联合阵线。不过如此一来,我们的利润可能会受到影响,毕竟市场营销费用会大幅上升,很可能还会爆发价格战。”

    作为后来者,华夏农用车市场份额本来就为零,属于进攻的一方。进攻比防守要更加具有主动性,如果华夏农用车不理会,只在价格上保持压力,这个抗击联盟估计过段时间也会土崩瓦解。

    简兵并不看好所谓的企业联盟,历史上无数事例证明这种松散的利益体总会因为内部利益分配不均而不欢而散。

    “骄傲使人落后,谦虚让人进步。不管这个所谓的联盟内部情况如何,我们必须拿出百分之百的精神应对,不能掉以轻心。利润可以暂时不要,但农用车市场必须拿到手,这关系集团的战略布局。我给你充分的授权,年底前我要看到结果,不管过程如何。”

    对低调话不多的简兵,韩皓一直看着其成长,所以把攻克中原的重担交付给他,显示对其极大的信任。

    农用车市场不过是小试牛刀,中华集团如果连这个都拿不下,就不用说将来和国际汽车巨头对面厮杀了。

    韩皓还有许多事情要忙,因此农用车方面直接操盘就交给了简兵处理。

    “从今天起,齐鲁、冀北、冀南三大中原省份的经销商任务考核,加入了一条新的规则,就是实行农用车一票否决制度。”

    得到韩皓的授权后,简兵飞赴了齐鲁省,召开了三地经销商大会。

    “农用车销售目标完不成的经销商,将在下一年减少提车配额,甚至取消经销商资格!我说到做到,这已经提前得到了韩皓董事长的首肯。”

    这样的处罚条件一出,立即引发下面经销商们惊叹连连。看样子,这次华夏摩托是打算出狠招,再想得过且过敷衍了事怕是不行了。

    “我知道在座的各位,曾经为华夏摩托的扩张立下汗马功劳,但现在不是躺在功劳簿上混日子的时候。我希望你们知道,是华夏摩托成就了你们,而不是你们成就了华夏摩托。

    现在,华夏摩托需要的是随时上刺刀拼命的铁血战士,而不是懒洋洋没有进取心的富贵兵。既然两轮摩托我们能够做到市场第一,那么三轮农用车我们也一定能够再创辉煌。”

    要想打胜仗,就一定先统一认识,让经销商再次焕发出动力来直面竞争。把农用车成绩纳入年底考核,才会在经济根源上驱使经销商有所动作。

    “为了鼓舞大家士气,集团拿出一笔特批营销费用。如果谁在当地县区销量进入前三强,就会获得额外奖励。金额按递增模式,成为当地第一名奖金最多。”

    举起大棒威胁,还得给颗糖引诱,双管齐下才能调动经销商们的积极性,简兵这些年运用这个策略已经炉火纯青。

    华夏农用车的产品力没有问题,现在滞后的是市场营销,没有针对挑衅者做出强力反击。只要加大市场营销力度,和竞争对手短兵相接,获胜的一定是华夏农用车,因为其背后有着超强的产品力。

    “华夏农用车,大品牌值得信赖,现在举行团购促销活动,凡是缴纳100元订单,即可获赠1200元现金抵用券。”

    对方挑起了价格战,华夏摩托立即跟进。原本华夏摩托就以低价入市,现在跟随迎战,就看谁先顶不住出局。

    别人到自己家门口抢客,那么华夏经销商们也能如此主动出击,到竞争对手处拉拢潜在消费者。

    “凡是到华夏摩托试驾农用车的顾客,将获得三斤鸡蛋和交通路费报销,当场下定单还有机会赢取500元加油费!”

    简兵想出来白拿鸡蛋和报销公交路费的主意,虽然折算下来不超过15元成本,但却异常深受潜在消费者欢迎。

    很快,依照这个招数,华夏摩托拉拢了一大帮人到店试驾,把时风、巨力等品牌顾客一股脑抢了不少。

    看到此番景象,这边有样学样,给出了送4斤鸡蛋和报销路费的条件,开始补贴打擂台大战。

    最高兴的当属会开农用车的老司机了,这边先领3斤,那边再拿4斤鸡蛋,还收获两天的路费喜滋滋回家。

    “你们是不是故意挑事啊?敢撬我们的客户!”

    “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自凭本事吃饭,输了打不过就学泼妇骂大街吗?”

    经过对比,精明的农民朋友发现还是华夏农用车跟划算一些,宁愿舍弃100元定金也要转投华夏阵营。当然,这100元定金实际上还是华夏经销商帮忙报账。

    在这样前提下,丢了客户的时风经销商气不过就打上门来。

    “兄弟们上,大老爷们能动手就别废话!”

    “敢先动手,大家操家伙上,打死打伤算我的,给我灭了他们!”

    ……

    长期对垒早就积累了一肚子火气的双方,在一颗火星爆发下,就能引燃整个火药桶。

    “噼里啪啦——”

    两大阵营经销商阵营上演真人pk,打架斗殴情况时常发生。

    如果说在韩皓层面看到的是冰冷的数字汇报,那么在基层最前线就是无数血淋淋的个体案例汇集一起。

    华夏摩托和时风、巨力等农用车巨头打架,结果却害惨了其他中小农用车企业。他们一没太多资源可以吸引顾客,二是车辆价格一路下压已经快亏本售卖了。

    很快,就有受不了的农用车企业退出了抗击联盟阵线,不再投入资源参与对华夏农用车的围攻。

    “刘总,按照现在这个价格,我们已经卖一辆亏一辆,再这样下去今年就白干了!”

    时风农用车的财务经理算了一笔账,为了应对华夏农用车,公司短时间已经支出大笔现金,打价格战车辆利润一再下降,已经处于亏损状态了。

    “慌什么,我们赔本华夏也一样赔本。不趁这个时机把华夏赶出去,将来我们迟早要被其一一收拾掉。”

    现在是骑虎难下,本以为华夏农用车只是中华集团旗下一个小尝试,挣不到钱就会主动收缩退出,没想到对方却砸了不少真金白银进来。

    时风老总决定咬咬牙坚持到底,已经耗费那么大成本,现在放弃实在舍不得。

    在对抗联盟阵线摇摇欲坠之时,给以其致命一击的并不是华夏摩托,而是联盟内部老三双力集团。

    “双力集团将和华夏摩托合作,在齐鲁省兴建代工基地,今后不排除双方在资本方面进行进一步合作。”

    短短一句话新闻,道出了惊天消息,农用车市场老三双力集团倒戈一击,将和华夏摩托合作,重新洗牌整个市场。

    此消息一出,之前所谓的抗击华夏农用车联盟就此土崩瓦解,坚固的堡垒都是先被从内部攻破,更何况只是暂时利益共同体。

    农用车市场一向来被时风和巨力两大巨头把持,老三双力集团销量不足30万台。

    本以为联合对抗强大新入者,没想到价格战一经开启就控制不住,短时间售价就下滑了15-20%之间,农用车市场陷入薄利亏损境地。

    规模上不去的企业成本降不下来,因此双力算了一笔账,发现无论胜败如何,自己都要陷入亏损境地。

    为了活下去,双力主动选择了一条能够继续下去的道路,答应可以为华夏农用车提供位于齐鲁省的代工生产基地,获得了投诚的机会。

    简兵没想到事情会以此结束,华夏农用车为了攻占中原市场确实做好了长时间赔钱准备,现在的售价已经属于成本价倾销。

    直到双力秘密找上门,简兵才知道这次大战造成了巨大的杀伤破坏力。

    齐鲁省政府再次介入农用车市场调停,这次价格大战验证了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古训。尽管付出了惨烈代价,但依旧无法阻止华夏农用车杀入这个市场。现在看来,华夏农用车属于此次战役惨胜的一方。

    “为了保障市场健康有序长远发展,价格战扰乱市场正常秩序行为并不可取。建议大家集体恢复上涨10%的售价,达成市场的良性生态平衡。”

    涨价10%才能让企业恢复正常活力,再按照如今售价继续下去,破产就是可以预见的结局。政府出面给了双方台阶下,不再为了一点市场份额拼得死去活来。

    在调停书上,简兵签署自己的名字,认可涨价的建议。现在华夏农用车杀入市场目的初步达到,只要良性竞争并不惧怕任何对手。

    “唉,功败垂成,白忙活一场!”

    时风老总签字时在心里感叹道。

    他对双力集团的背叛耿耿于怀,如果不是其祸起萧墙,现在说不定倒下的已经是华夏农用车了。

    直到现在,他还是低估了韩皓进入农用车的决心,不明白为了战略布局,中华集团可以承受一定程度损失。根源还在于,韩皓亏得起,他却亏不起,因为实力上相差太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