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三章 水中开幕
    来自全球200多个国家地区的1.1万名运动员,参加了新世纪第一届奥运会,澳大利亚也成功在全世界推广了一把国家形象,悉尼歌剧院在海边的白贝壳造型一夜之间成为全球各族人民熟知的国家地标。

    “舅舅,你那么有钱,为何不自己卖一架飞机啊?”

    俗话说童言无忌,小外甥庞宇在启程登机前对韩皓问道。

    小孩子耳濡目染,知道用钱可以买到许多玩具,舅舅是自己身边最有钱的人,所以他理所当然认为飞机好比是玩具一样。在机场看到了许多真实的大飞机,要是舅舅有一架的话,自己就能和妹妹经常跑上去玩了,天真的小朋友冒出了这个念头。

    “造汽车需要许许多多的钱,舅舅的钱要用在最需要的地方。现在舅舅造的汽车还不够先进,需要投入更多的钱来吸引科学家叔叔们干活。你不是说长大了要当科学家吗?1架飞机可以换100个科学家,那么现在舅舅问问你,是飞机重要,还是科学家叔叔重要呢?”

    韩皓微笑着摸了摸小外甥的头反问道。

    “科学家重要,我妈妈说了科学家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他们发明了电视、洗衣机、玩具等,有了发明就能有许多好东西玩!”

    儿童的世界不同于大人,他们的价值观单纯有趣,庞宇不假思索做出了上述回答。

    看着小外甥一脸正经的表态,韩皓觉得自己单调的生活多了一笔水彩。

    这次出访澳大利亚,韩皓特意报了一个团,请了贴身资深导游带家人游玩。他届时还得和公司员工们会合,不能时刻陪在父母身边。

    公私分明,中华集团的包机是企业优秀员工们乘坐,韩皓另外出钱购买了头等舱陪伴父母和姐姐一家人另行出发。

    “韩总,我就在后舱,有需要您可以随时招呼我!”

    导游小心翼翼对韩皓说明道,这次行程服务的是超vip客户,领导说了不能出一丝差错。虽然报酬非常丰厚,但按经验这样的客户非常不好伺候,导游来之前就做好了心理建设。

    没想到平时只在大众媒体中出现的年轻亿万富豪,其实非常有礼貌也好打交道,韩皓并未提出任何特殊要求,只是额外吩咐照顾好同行的老人和小孩即可。

    “嗯,有需要我会叫你,谢谢。”

    韩皓非常亲切地回应道。

    工作多年,韩皓也洗去了青涩,知道每份普通工作背后都有不易,所以待人接物方面他愈发客气。

    包括姐姐一家人在内的所有人中,只有韩皓真正出过国,因此大家对此次旅游有种未知的期待感。

    “韩皓,我们不会说英语应该不要紧吧?万一走丢了怎么办?”

    姐夫庞爱国有些紧张转头问道。

    “没事,有导游一路陪着呢!真有问题,找警察。”

    示意放轻松,韩皓笑着回答。

    “唉,现在才知道读书的重要性,当初看到英语的蝌蚪文就难受,现在终于尝到苦果了!将来小宇兄妹俩一定要认真读书,向你这个舅舅学习,不要像我和你姐一样吃了没文化的亏。”

    走出国门,才知道什么叫坐井观天,庞爱国这个时候感觉到教育的重要性,下定决心让下一代不再重蹈覆辙。

    如果不是韩皓厉害,拉了自家一把,怕是自己眼下还得在路边修摩托车呢。

    对这个小舅子,庞爱国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国内最年轻的亿万富豪,走在哪里都是跺跺脚的狠角色。

    可惜就是在人生大事上一直没有动静,为此不单丈母娘没少唠叨,连韩雨都不时说起这个事情。

    “你说我弟弟是不是同-性恋啊?就没看到过他和女人有什么亲密关系,反倒经常和工厂那帮男人混在一起。”

    夫妻俩睡前的座谈会上,韩雨在《知音》杂志上刚学了一个新名词,套用在弟弟身上觉得越想越合适,因此不由冒出这个猜想。打小看着韩皓一路成长,从未听说他对哪个女孩动过心,有许多漂亮的女生主动对其送秋波,但都被弟弟直接无视了。

    “你想太多了!到了你弟弟这个层次,要求女朋友的标准太高了,一般人入不了他的法眼。何况说不定现在他早跟女生来往,只是瞒着家里罢了,免得像你这样的人在旁边七嘴八舌。

    要是我年纪轻轻像你弟弟那么有钱,我也多玩玩,没事结什么婚啊!太累——唉哟……”

    话没说完,立即被韩雨拧住了耳朵进行思想教育一番。

    “现在就咱俩大男人,你私下跟我说实话,真没谈女朋友吗?想当年我像你这样大,小宇都出生了。”

    庞爱国小声在韩皓耳边问道。

    “没有,有的话我会第一时间带回家,这个东西随缘吧,强求不得。待公司上了轨道,我再考虑这个问题。”

    人一忙起来,就会忘记这些烦恼事情,所以韩皓暂时一个人过得还挺惬意。

    “玩够再结婚也相当不错,反正你就是让人羡慕的命!”

    耸耸肩,庞爱国把头靠着头枕闭上了眼睛。

    韩皓躺在头等舱座位上,迷迷糊糊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又回到了熟悉的高中,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校园里四处着急地寻找着什么。终于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他高兴地上前想拉对方的手,没想到她一下子又不见了。

    再次不断奔跑找啊找,累得坐在操场边上大口喘气。突然看到一位漂亮的女生骑着单车缓缓向自己驶来,韩皓觉得自己心跳突然加速,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期待感想看清她到底是谁。

    随着人影的靠近,韩皓渐渐看清了女生的脸,这张脸非常熟悉,但自己就是想不起她叫什么名字。

    萧……萧什么,韩皓着急地打转,因为他发现自己想不起对方的名字。耳边却一直传来种种嘈杂声,仿佛有人在呼唤自己的名字。

    再想不出对方的名字,就要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突然,灵光一闪,韩皓想起这个深深印在自己心底的名字——萧芊妤。

    “你是萧芊妤!”

    “不,你认错人了,我名字叫宋卿。”

    激烈的角色冲突,让韩皓一下子醒过来,睁开眼睛发现了自己身处飞机之中。

    旁边导游正蹲在一旁关切地望着自己,韩皓开始恢复了清明,自己刚才应该是做了噩梦。

    飞行途中,导游跑过来探望了好几次,看看需要什么帮忙,尽责尽力服务好韩皓这样的重要客人。

    这一次看到韩皓睡着后脸上发出痛苦表情,手握紧拳头,脚还不时蹬了一下,导游心想怕是做了噩梦,便轻声唤醒他。

    “做了个梦,看来是这段时间太累了。”

    要不是庞爱国问起,自己也不会梦见此番景象,韩皓心知肚明。对导游的一番举动,他感谢并解释道。

    “客人在高空飞行中因为时差关系经常会如此,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有什么随时叫我。”

    待导游离开后,韩皓才长舒了一口气,发现家里其他人都熟睡正酣。

    在自己人生中,唯一比较亲密的异性朋友就是萧芊妤和宋卿,但由于种种关系现在都天各一方,早失去了联络。经过时间冲刷,以为会淡忘在人世间的对方,却出现在自己梦中。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此时再回味此番话,韩皓心中另有感慨。

    经过10个小时长途飞行,飞机终于降落在异国风情的澳大利亚悉尼,一下飞机,两个小外甥就高兴地喊叫起来。

    也许是职业习惯,韩皓第一反应是看看澳洲流行什么汽车品牌,这是他每到一个新地方必做的事情。

    被誉为澳大利亚国民品牌的“霍顿”轿车,果然满大街都是。作为通用汽车旗下品牌,霍顿在澳大利亚这个2000多万人口国家,销量占据几乎一半市场份额。

    作为悉尼奥运会指定汽车品牌,霍顿在此次大会中出尽风头,一走下飞机就能看到其大幅广告宣传牌。

    背靠着通用汽车,依靠全球技术引进霍顿凭借优异性价比获得了澳大利亚人民的爱戴。

    不过霍顿之外,在中国家喻户晓的大众品牌在这里却没有踪影,这有些像美国市场,大众汽车处于边缘地位。倒是日系的丰田成为另一个遍布大街小巷的品牌,有路就有丰田车,这句广告词韩皓倒是真心体会到其精髓。

    在每一个地区市场,丰田都能随处可见,全球化的丰田,一体化的市场,丰田汽车的实力由此可见一斑。

    除了丰田,另一大日系品牌就是三菱,三菱轿车和suv不时驶过。

    日本狭小的国土和市场,要求汽车厂家活下去必须在全世界开拓市场。现在全球主要市场,都已经被汽车巨头们瓜分,中国就将是它们下一个战场。中华集团不但在国内要面临巨头的入侵,到国外还得打破它们的垄断,作为后发汽车品牌想要发展壮大处境非常困难。

    导游叫来接机的地陪和司机,都能说,他们开着丰田的大霸王商务车前来。

    在交流中得知,他们都是香港移民,来到澳大利亚后继续从事服务工作。澳洲地广人稀,才2000万人口出头,所以对移民很是欢迎。不少亚洲人把澳洲选为移民的主要国家,工资高福利好,气候条件还不错。

    如果不是导游提醒,地陪和司机差点把韩永福当成了大富豪。

    来之前知道这次接待来自中国大陆的大老板,看到韩永福的年纪和派头以为他是正主,没想到差点弄出乌龙,原来一旁笑眯眯看戏的年轻人才是真正的幕后人物。

    韩永福现在混迹在商会和政协中,身上慢慢形成了一股富贵气,年纪在一群人中最大,由不得对方以貌取人。

    得知韩皓才是真正的大富豪,年纪轻轻看上去没有结婚,因为他没有携带伴侣。中国大陆什么时候出现了这样的大人物,这让地陪和司机俩很是诧异。

    “在大陆做点小生意,不值得一提,不像香港的李首富那样全世界闻名。”

    在去酒店路上闲聊时,面对司机的发问,韩皓淡然回答道。

    中国内地现在摩托车市场、汽车市场,中华集团旗下的华夏和中华两大品牌风生水起,连小学生都能背诵出中央电视台一直轮播的广告,身家估计超过百亿!

    现在他却只是说做点小生意,如果韩皓这样比喻,其他人就更没人敢说什么是大生意了!

    一路随同而来的导游听了韩皓的话在心里嘀咕道。

    “李首富白手起家真是非常厉害,是我们香港人的骄傲。他不单是香港首富,也是全世界华人的首富!”

    听到韩皓夸赞香港,虽然移民澳大利亚,但来自香港的司机听了还是非常受用。

    “你们大陆据说要申请奥运会,到时钱不够的话,让香港人支援一下。办奥运会要花许多钱,像这次悉尼政府就借了不少钱。大陆乡下经济不发达,免得打肿脸充胖子吃不上饭。”

    看来这个香港移民已经很久没有回中国看看,他的思维还停留在上个年代。

    “师傅,你是什么时候移民澳洲?”

    韩皓由此特意问了一句。

    “1991年来的,当时移民潮兴起,我就和家人一起来到澳洲生活,就连香港也是在1996年特意回去一趟看看。”

    司机的回答证实了韩皓的猜测。

    相比来自大陆的游客,作为移民司机还是优越感满满,在他看来中国内地都是贫穷地区,普通人吃饭都成问题。

    平时在澳洲接触的中国大陆新闻都是负面居多,自然影响了他的判断。

    韩皓没有纠正司机的看法,有些观念是要人实地看看深入了解才能改变,单凭三寸之舌反倒容易引起不快。

    按照惯例,韩皓给出了让他们惊喜的小费,促使对方在接下来几天时间内服务更加卖力。

    下榻的酒店就离悉尼歌剧院不远,开窗就能看到这座杰出的艺术建筑作品,不论是韩雨一家还是父母,都非常满意。

    韩皓有开幕式门票,带着家人一起进场观看。

    中国代表团进场,看到五星红旗飘扬在异国他乡,一家人都站起来欢呼雀跃,向中国奥运健儿们挥手致意。

    唯一遗憾的是全场欢呼声比不上日本代表团出场的瞬间,由此可知现场观看的人员中日方比中方人数要多,从一个侧面也说明了中国经济实力比不上对方。

    在点火环节,看到奥运圣火经过传递后由运动员代表在水中点燃,然后缓缓升起的那一瞬间,包括韩皓在内的所有人都为之赞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