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八章 城头变换
    五台山上,出现了一位特殊身份的香客,居然劳驾寺庙住持亲自出门相迎。

    多年来,金仰勇每年必抽时间到此处礼佛,捐赠了大笔香火钱,所以住持自然把其奉为座上宾。

    眼见收购江北汽车厂可以借壳7字头轿车目录,但却运气欠缺,自从总理做了明年经济报告后,国家大型项目都暂停下来。如此也波及到华晨和江北汽车厂的交割,国务院一日没批,正道轿车就一天无法借壳上市。

    尽人事,听天命,金仰勇已经做到了极致,但上天仿佛就是故意和他开玩笑般不让他达到目的。

    从透露出来的消息看,在加入wto前,中央都不会对轿车目录有所松动。

    正道轿车已经万事俱备,一改再改,但就是无法拿到准生证上路。

    看到中华、奇瑞两家公司在市场上突飞猛进,出自名门带有意大利血统的正道轿车却只能趴在起跑线上,金仰勇每想到此处时就觉得万分难受。

    “今天来散散心,转转运,有劳住持师傅帮忙安排一二了。”

    以往在金融市场不如意时,金仰勇都会来五台山转运,后来都会否极泰来。这次,他不单是自己上山,还带来麾下的四大金刚。

    “劳驾这边请,客房都已经安排完毕。明天一早,我再带施主您在佛主前参拜走动。”

    得知金仰勇这样的金主过来,住持早就按照对方意愿安排好一切。

    “若是像奇瑞和悦达般卖身入户,不是我金仰勇的本意。华晨一定程度上是和三大三小并列的汽车集团,要我低下头去求他们赏饭吃,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对跟在身边的四大金刚们感叹,金仰勇不愿意向现实低头。

    “如果实在活不下去,要卖身我也只卖给中华集团,至少他们会让华晨活得有尊严一些。”

    心里曾有过向韩皓求助的意愿,但不到最后时刻金仰勇不会拉下面子动用这个保命手段。

    “金总,我们为正道轿车已经投入二十多亿,如果再拖上一年的话,财务压力会非常巨大。我个人觉得若是合适,正道轿车可以先在省内销售,学习奇瑞现在的做法。”

    一名手下从成本考虑劝告金仰勇道。

    金仰勇坚持一步到位,要等待国家正式轿车目录落地,再把正道轿车推向市场,但一直这样折腾黄花菜都凉了。

    “轿车品牌一旦做烂,再想往上走就难了。你说的成本问题我有考虑,再坚持半年时间,如果情况没有改善我们就按你说的办!华晨那么大体量的公司,国家不可能视而不见。我准备再为灶里加一把柴火,让中央看到我们的决心!”

    打定主意,金仰勇决定继续加大对轿车业务的投入,他不相信华晨无法取得中央信任。

    礼佛参拜过程很顺利,金仰勇兴致大发特意抽了一只签,显示是中上签,这让他下山离开时心情好了许多。

    在金仰勇授意下,华晨加快了和罗孚的谈判,双方决定先在中国投资建立20万台规模的发动机工厂,总投资15亿人民币。

    既然轿车目录没批复下来,那么金仰勇就打算从发动机入手,先和罗孚一起生产发动机,为将来合资生产整车做准备。这些来自罗孚的发动机,还会安装在正道轿车身上,替代现在的三菱心脏。

    在谈判中,华晨方面让罗孚答应提供给正道轿车的发动机,必须打上华晨的标识。虽然转让费上高了不少,但这样一来,正道轿车就能完全成为全国产的轿车,洗刷当日让副总理不快的耻辱。

    罗孚整车项目还是落地在定海市,金仰勇为了跨海大桥项目可没少操心。但发动机由于需要供应10万台数量给正道轿车,所以在现今形势下选择在华晨本部沈京市建厂。

    为了扩大影响,此次和罗孚的20万台发动机项目落地,金仰勇邀请了国内各大主流媒体前来报到。他希望华晨的所作所为能让中央高层看到,也能在民间舆论中形成同情氛围,双管齐下逼迫国家承认华晨轿车目录资格。

    和罗孚的签约现场搞得很隆重,但金仰勇却左等右等没看到沈京市的主要领导出席。邀请函已经发了过去,领导也同意准时出席,但此刻一时联系不上对方。

    金仰勇在和接管罗孚的凤凰集团ceo交谈,安抚对方情绪,此时会场上却悄然发生变化,许多已经到场的官员借口有事便匆忙离开。

    看到异常,金仰勇赶紧让人打听消息,收到让他如坠深渊的坏消息。

    市里主要领导刚才在出门时,被来自中央的调查组直接带走了,据说已经押解回首都,沈京官场即将迎来大地震。

    一时间各种思绪涌上金仰勇脑海,当初他就华晨mbo的事项就是和该主要领导接触获得对方同意,也是在其引荐下才和省里另一位主要领导通气获得认同。

    现在关键人物被带走调查,华晨的mbo进程几乎宣告作废。尤其是接下来的官场大地震,会波及到多少人,金仰勇无法估计。本来唾手可得的mbo成果,就这样逐渐离他而去。

    硬着头皮打起精神,金仰勇和罗孚方面代表在众多记者面前签署了发动机工厂合资协议,双方承诺将共同开拓中国的市场。

    仪式后,金仰勇拒绝了记者的采访匆匆离开,这次发布会真办得不是时候。

    “这下子麻烦了!如果是到此为止还好办,就怕背后另有深意,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啊!”

    拥有一定的政治敏感度,金仰勇在和手下交流时如此说道。

    “难道现在是要西风压倒东风?省里的天要变了?”

    从当地官场传来的消息,许多人都有风雨欲来的感觉。

    在所有人都拭目以待时,原辽阳省长交流到外地,省里换了新的代理省长上台。

    果不其然,接下来省内开始洗牌,金仰勇突然发现自己说得上话的官场朋友少了许多。不单是他还有华晨,都要从此刻开始面临全新的上级领导。

    作为辽阳省最大的工业企业,代理省长上任后当然要到华晨视察工作,看看实际情况如何。

    “华晨这些年发展不错,改革是需要改革,但要以省委意见为导向,不能游离在监管之外。作为当地龙头企业,华晨身上肩负着,带动省内零部件企业发展的重任,开展工作要以本省利益优先。”

    一上台,代理省长便给了金仰勇一记木棍,依照他的意思是省里今后将会更多干涉华晨的管理。尤其是希望华晨在供应商采购时,优先考虑本省企业,以此带动全省零部件工业发展。

    金仰勇当然不愿意如此,他的观念是哪里物美价廉他就用哪里的产品,不管是省内省外,还是国内国外。现在一下子省里要把其采购范围缩小,这违背了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

    “在质量一致前提下,我们会优先考虑本省企业。不过汽车属于全球化配套产品,数万个零部件采购光靠省内企业无法完成。”

    面对金仰勇的棉里藏针回复,代理省长没有任何表态。

    汇报工作时,金仰勇趁机提出了mbo模式,以此试探新省长的口风。

    “mbo是国外一种崭新的改革模式,华晨希望可以对此进行试点,相关工作已经进行到大半,希望省里能够继续支持。”

    “我也留意到mbo这个新生事物,还专门研究了一下。对华晨这样情况复杂的企业,贸然使用mbo恐怕有些太过激进。我的意见是,看看国内其他中小企业采用mbo改制后效果如何,再做进一步打算。现在我们首要任务是把企业搞上去,而不是着急地分蛋糕。”

    很明显,新省长的施政思路和金仰勇想要的有误差,而且看上去问题还不小。

    面对这样的现实,看上去一只手mbo可能会遇到许多麻烦,金仰勇原本沉寂的另一只手又开始活跃起来,他打算私底下把华晨值钱的资产转移到属于自己隐身控制的上市公司去。

    现在辽阳省情况复杂,为了免受战火波及,金仰勇有了离开东北,转投长三角的强烈冲动。相对东北的政府大爷,浙海的官员简直是活菩萨。投资不过山海关,可是许多人用血泪得出的结论。

    以中华集团把总部从海州迁到江州为例,就能得知地方政府对企业的迁移,内心抱着多大的怨恨。

    金仰勇一个人走当然没有问题,但是他如果要拿着华晨的资产离开,那么对地方政府来说是不可接受的结果。如果翻脸,那么就看谁的手段高明背景更强了。

    所幸他的举动非常隐蔽,不愧为在金融市场长袖善舞的运作高手,当地政府并未觉察到他的私下所作所为。金仰勇做了最坏打算,就是把金杯客车名下资产还给当地政府,他带着正道轿车和新罗孚项目离开。

    金仰勇老耍滑头,该省长开始有了换人的念头,打算重新派人把持华晨集团。

    “华晨到底属于谁拥有?”

    代理省长翻看着华晨集团的各项资料,询问秘书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