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九章 福特来人
    华夏工业递交的a股增发5.7亿元申请获得了证监会批准,该笔款项主要用途将使用在研发方面,另外改造位于宁都、江南、田野汽车三大基地生产线。还有一个亮点是搭建国外汽车销售渠道,尤其是准备进入东南亚和俄罗斯市场。

    这是一个非常积极的信号,说明国家认可现在中华集团在研发上保持高投入的举动,还积极欢迎华夏品牌走向国外,实现对外扩张发展。

    华夏品牌除了摩托车外,还拥有微客、微轿、轻客和皮卡这些汽车产品,初步形成完整产品体系。

    增发获得了机构投资者的热情认购,现在a股市场上像华夏工业这样业绩璀璨的公司可是寥寥无几。

    中国股市从1999年5月份至今一直在涨,迎来了久违的牛市行情,无论是个人还是机构投资热情都十分高涨。

    牛市的出现也带动了韩皓身家的上扬,要不然他的首富之位何以如此轻易得来。

    另外,在银行授信资金方面,包括国有五大行以及民生银行在内,中华集团拥有将近80亿的授权额度,显示金融机构把其列入优质客户。

    民生银行在刘勇皓的打理下,比预期时间提前登陆中国a股市场。

    在证券交易所,韩皓等工商界大佬们见证了敲锣的历史时刻,预示民生银行将成为国有商业大银行之外另一股金融势力。民生银行面临的主要竞争对手为中信、招商银行,大家体量差不多,都是从地区性银行向全国扩张,其中招商银行的发展势头最猛。

    “招商银行是非常不错的学习对象,他们点子多思路活,我们民生需要向他们学习!”

    作为实际把控民生银行日常经营方向的刘勇皓,他对招商银行经营赞不绝口,决心向这个竞争对手学习偷师。

    刘氏兄弟经过多年一起创业,积累了不菲身家,现在兄弟几个在发展理念上有所冲突,因此便协定分家发展。刘勇皓作为兄弟中最出名的人物,在资产划分上也拿到了最多。

    “从改革开放前沿阵地发展起来的招商银行,确实经营管理上有一套。你的提议,我举双手赞同。”

    刘勇皓但凡有大的经营举措,都会先和韩皓通一通气,毕竟两人名义上都是民生银行的副董事长。实际上,只要韩皓支持,刘勇皓就能控制住董事会,让自己的意图得以在民生银行贯彻落实。

    民生银行此次上市发行3.5亿股,发行价11.8元,当天收盘价达到20元高位。

    在牛市放大效应下,新股的股价都上涨非常快。

    作为股东之一,金仰勇也出现在现场,为此还与韩皓有过短暂的对话。

    “韩老弟,我可真是羡慕你,头上没有婆婆管着,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东北那边的鬼天气,我真是受够了,还是在南方待得舒服。”

    走进沪江市的证券交易所,金仰勇喜欢这里空气中四处弥漫着金钱的气息。不出所料,他之前和地方政府达成24亿mbo的方案被打了回来。这是他最接近成功的一次,差点就能名正言顺成为华晨的真正主人。

    人走政熄,现任领导不加解释就推翻了这个方案,这让他再次对其失望不已。

    “我只是生在了好时代,麻烦事比你创业时要少一些。不过有些时候,退一步海阔天空。”

    韩皓也知道了辽阳省政坛发生的变化,看上去对金仰勇来说情况不妙。

    “一路走来我的判断从未发生重大失误,所以这次我同样有信心过一次河,破一次舟!韩老弟,说不定用不了多久你我共同饮马长江边,携手开创出大事业。”

    金仰勇自诩在首都也有说得上话的人,按照他对华晨的功绩,大不了一拍两散分灶吃饭,惹不起总躲得起。

    定州市政府对金仰勇非常欢迎,不但无偿送给他大批土地兴建与罗孚的合资工厂,还把跨海大桥资本化运作全权委任于他。海州市搞汽车工业出了中华集团弄得红红火火,定州也想筑巢引凤让罗孚落地。按照金仰勇的说法,华晨罗孚项目至少投资50亿元。

    针对今后华晨的规划,金仰勇心里已经有了蓝图,沈京市会变成客车基地,而定州市将会成为新的轿车基地。

    他的这一定位,肯定与辽阳政府相冲突,当地政府不会眼睁睁看着华晨一分为二,让金仰勇带着优质资产南下。

    因此,矛盾不可避免产生,眼下双方都暂时没有撕破脸皮,尚存一丝和平的希望。

    尽管铃木汽车多方阻挠,甚至在国家外交层次要求长安汽车中断和福特公司的合资谈判,但长安老总尹秋暝毫不退却坚持引入第二家合资企业。

    铃木汽车背后站着通用汽车,通用持有铃木20%的股权,属于其最大股东,因此为了恶心竞争对手福特,通用在背后使坏不少。

    跟福特相比,铃木汽车的体量太弱,只在小车领域有所擅长,但福特却是全球第二大汽车集团,旗下汽车种类齐全,还收购了许多子品牌。

    只要思维正常的人都知道应该选择跟谁合作!

    “铃木虽然帮忙了长安汽车成长,但长安要和谁结婚还轮不到它来指手画脚!”

    尹秋暝对合作伙伴铃木可谓是失望之极。

    为了制裁长安,铃木中断了和长安的技术合作,也取消原本预定的引进车型。转而把精力放在了昌河身上,利用国内另一个合资伙伴来制衡长安汽车。昌河北斗星能顺利上市,多亏了大批从铃木总部调来的专家帮忙。为了刺激长安,铃木宣布将在未来不久向昌河投放一款新型轿车产品。

    铃木的拆台行为,使长安不但丢失了微车领域的领先优势败给了中华集团,还让长安原本的规划路线中断不得不从头自力更生。

    幸好,现在与福特的谈判很顺利,大家都认为中国会是下一个世界汽车市场增长点,彼此认为对方是自己在中国最合适的合作伙伴。

    福特集团董事长比尔福特应邀而至中国,他将在首都天京受中国总理接见,为长安和福特合资的项目做最后的公关。

    福特在中国市场一脸折戟了三次,这一次合作真是不容有失,为此福特同意在中国投放其全球同步的福特品牌车型。从小型轿车嘉年华,到紧凑型轿车福克斯,再到中型轿车蒙迪欧。

    这三款产品,任何一款拿出来都是响当当角色,比铃木引进的奥拓、羚羊要强多了。

    长安作为“两微”定点生产微轿的企业之一,国家目录上只允许生产1.0l以下的轿车。但长安最想要的还是中级轿车蒙迪欧,眼见同型号的雅阁、帕萨特在中国市场大杀四方,预计今年销量突破3万辆盈利十亿以上,如何不让尹秋暝心动。

    但现在总理讲话要严控国内投资,轿车生产目录企业不会放开改动,这让长安申报合资时的车型只能优先选择小排量,所以嘉年华就成为长安福特的第一款下线车型。

    中华轿车挂靠二汽,当时可以直接上了1.8l的轿车,后来又兼备了江南汽车,国家便在目录上默认通过。

    现在长安虽然作为央企,但他们现在面临风口浪尖上,不得不屈服于汽车管理目录中微车的束缚。

    “先按1.0l的报上去,当初帕萨特就说是桑塔纳改款项目通过,实际上两者天差地别,我们今后也能来个偷天换日。”

    中央管得严,企业只好想方设法寻求对策,尹秋暝现在是先把与福特合资事宜落地,今后再考虑更多操作。

    “我们福特公司一直希望能为中国经济做出贡献,长安集团是非常不错的合作伙伴,我们愿意仿照通用公司模式来进入中国市场。”

    在中南海会谈时,比尔福特见到被誉为中国经济沙皇的总理,向其表达了福特公司进入中国的决心。

    “汽车是中国非常看重的支柱型行业,我们欢迎福特进入中国,帮忙中国的汽车工业发展。中国需要先进技术,期望你们福特公司能够扶持我们中方企业技术进步发展。”

    现在加入wto在即,国内已经掀起中国是否会成为国外先进企业的代工工厂大讨论。其中最典型的案例就是汽车工业,合资了将近十多年,中方实际上一直属于代工角色,没有能在自主技术上有所进步。

    总理注意到这一点,因此在技术发展方面重点强调。

    福特答应在中国建立地区研发中心,帮忙中国发展汽车技术。

    2000年11月,中国经贸委正式批准了长安汽车和福特集团的合资可行性报告,这表明长安福特已经没有阻碍落地,今后长安福特将成为中国汽车市场上又一家生力军。

    不过比尔福特在此之后没有离开中国,而是飞抵了江州,兴致勃勃参观了中华集团。

    当初在美国时,比尔福特就曾对中华集团大感兴趣,这家能够吸引宝马毅然合资的中国私营企业应该有着其独特魅力。

    与长安汽车合资项目尘埃落定之时,比尔福特有了更放松的心态来挑选福特在华的第二家合作伙伴。

    南北大众的成功,让福特公司也有意学习,把在中国两大合资伙伴名额用足。

    针对福特抛过来的橄榄枝,韩皓没有拒绝也没有立即答应,如果有好的机会他不介意和福特合作。

    看到中华集团位于江州的现代化厂房和崭新的汽车研究院,比尔福特产生时空错觉,这里和同处中国的长安汽车相比更像领先一个时代。

    长安破旧的厂房和茫然的工人充分符合他对中国的想象,但来到中华集团看见国际一流的生产线和充满朝气自信的工人,这真是超出了比尔福特预期。

    看到这些,他突然明白为何宝马要选择和中华集团合资生产了。

    在江州,他闻到了底特律的味道,尤其在中华汽车研究院他仿佛置身于福特研究院,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了熟悉的美式风格。

    “我们在竭尽所能追赶国际主流水准,由于一切从零开始,所以可以照搬许多美国成熟的管理体系!”

    赵全复在介绍研究院时向比尔福特说道。

    “如果我早一天遇到你们,而不是长安,说不定前些天在首都签署合资备忘录的中方代表就换成你们。”

    身为汽车行业沉浸多年的精英,比尔福特一眼看出了中华汽车现在走在正确的发展道路上。

    不过中华集团已经和宝马合资,如果再想和福特合资的话,困难一下子大了不小。

    如果真要和中华合资,那么福特将有两大选择。

    一是投放像福特品牌这样的普通轿车,二是利用中华和宝马生产豪华车的经验,将来把旗下豪华车品牌放在这里生产。

    “中国应该在明年加入wto,届时市场环境将发生改变。我们当前在中国的重心是优先搞好长安福特,将来时机合适我们会决定下一个合资伙伴名额。”

    比尔福特很坦然对韩皓解释道。

    “我们合作的大门随时打开,只要有好的机会达成共赢,那么一切可以商量。”

    福特毕竟是世界排行第二的汽车公司,旗下拥有众多子品牌,真要合资的话可能是不错的选择。

    韩皓现在对此持开放态度,只要合资要求不包括放弃自主品牌发展,他就待价而沽。

    福特和中华间走得过近的消息很快传到宝马耳中,这个自己在中国的合资伙伴有了绯闻,让宝马不是很开心。

    他们希望中方能够是唯一的合资伙伴,这样才把全部精力放在宝马身上,如果再进来一个福特,不但分流了资源,还将面临同室操戈的竞争局面。

    “我记得你说过一切以合资公司利益第一为行动准则,现在中华宝马公司还没有上正轨,你们就打算和福特合资,这有些不大地道了吧?”

    派森作为宝马在中国的监军,他必须发出宝马方面的声音来抗议。

    “福特只是来考察看看,我们双方现在没有合资的意愿。中华宝马确实是我现在工作的重点,你可以看见我两边办公室中哪一边待得更久。派森先生,我如今跟你呆在一起的时间,远远超过我的家人朋友。”

    韩皓知道宝马肯定会有所紧张,所以大大方方解释道。

    “当初谈判时,你们宝马方面坚持不把双方在中国的唯一合作伙伴写入条约,因为你们要保留另一个合资名额。将心比心,贵方能够如此考虑,那么我们中方自然也有寻找其他合资伙伴的机会。

    不过我可以保证,引进车型将不会直接和宝马产品产生竞争关系,以免引起大家的矛盾。”

    为了安抚宝马,韩皓还是做出了一定错位竞争承诺,比如真要和福特合资不会说把林肯、捷豹、沃尔沃轿车引进生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