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八章 MBO争论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有时候一步快步步快。

    从四通公司实施了中国首例mbo开始,国内许多企业纷纷跟进,美的集团属于其中领跑的佼佼者。

    只用一年时间,美的集团在2001年1月份就完成国有股退出,管理层成功入主实现控股的mbo计划。

    以何氏家族为首的管理层正式掌控这个市值超过百亿的家电王国,他们凭此一跃成为国内十亿身家的家族。

    在国家对mbo这个新生事物还拿不定主意时,何氏家族很顺利完成了股权交换,获得了企业的控股权。

    “国有资产保值增值不成问题,管理层承诺在未来几年对其高溢价赎回。我们认为美的管理层控股,会更进一步激发企业活力,把美的做成世界级的家电企业。”

    美的集团为何能动作如此之快,一是当地政府开明,决定对美的集团进行产权明晰的试点。二是美的集团属于镇级集体所有企业,控股权把握在当地区政府手中。只要地方政府同意,股权交易就能顺利进行。如果一旦审批权到了中央层面,那么股权转移就不会如此迅速。

    对决定退出在美的集团的股份,地方政府发言人如此回答道。

    国企改革退出竞争激烈的消费行业,是国家的主导方针,现在地方政府可以用高溢价把股权出手,算是提前落袋为安。

    万一加入wto后,国内家电巨头入华,美的集团经营困难破产,届时地方政府就要背负一个烂摊子。还不如趁现在,实现政商脱钩,政府方面专注行政服务,由管理层专业人才经营企业以应对市场竞争。

    相比何氏家族的幸运,同饮一江水的邻居健力宝集团改制工作却陷入僵局,李敬威虽然凑集到4.5亿资金,但区政府却冻结了mbo进程。

    工商联的大佬们承诺给李敬威背书,只要他需要收购健力宝的资金就能立即到位。但当地政府却并不想把健力宝卖给一手创办其长大的元老们,就因为以李敬威为首的管理层和地方官员关系不融洽。

    只要地方官员点头,健力宝就能复制美的集团的命运,但上天似乎和李敬威开了玩笑,他站在门口却不得其门而入。

    李敬威这个硬茬如果被他mbo成功,将来健力宝就更不属于当地政府可以控制的企业,这是依靠健力宝撑起当地经济半边天的政府官员无法容忍的举动。

    所以,一个地方支柱企业想要自由迁移离开,在中国当前国情下,几乎相当于和地方政府决裂。

    只要其他企业出跟李敬威一样的收购价钱,那么地方政府便决定把企业卖给对方,就是不能把健力宝交到一手创办其的李敬威手中。

    当地政府官员对此达成了共识,死也要让健力宝死在当地。

    为何中国人热衷当官,就因为官掌控着这个国家的所有权力。

    “破家的县令,灭门的府尹”可不是随便说说,这可是千百年来普通民众从血淋淋教训中得来的智慧结晶。

    面对强势的地方政府官员,李敬威只能在叹气中做出积极姿态,尽量找关系摆平现在的僵局。

    美的集团的成功,刺激到许多国内企业,同为家电巨头的春兰集团决定实施企业改制,采用mbo模式向全体员工发放股权。

    此时的春兰集团已经不属于传统的家电企业,多元化发展先是进入了摩托车领域,后来又进入汽车行业。

    春兰利用从日野汽车引进的卡车技术,改变一开始的轻卡策略切入中卡市场,因为这是一个市场空白领域。

    “中卡里面的大吨位,重卡里面的小吨位”,春兰瞄准一汽、二汽的卡车市场发起了冲击。

    回到改制方案,春兰管理层决定从近50亿元的集体资产中切割25%,用现金按1∶1的比例向经营层和万余名员工进行量化配股。这样的一个改制方案,不是管理层控大股,而是实行了“普惠制”。

    这看上去符合国家提倡的共同富裕目标,于是春兰开启了高调的mbo改制之旅。

    “所有人都能分享企业发展的成果,我们管理层不拿大头,而是和其他普通员工一道持小股。提倡共同富裕,全体春兰人集体奔小康目标。将来通过员工持股委员会来控股企业,再由股东大会选出管理层,建立真正的现代企业制度。”

    作为春兰掌门人,陶建兴认为春兰的mbo之路是最符合中国当前企业改制的模板。

    mbo方案一出,立即得到春兰全公司上下的集体拥护,每个人都能从中获得收益。

    “成为企业股东,自己为自己打工!”

    充满鼓动性的口号说出了春兰人期盼改制成功的迫切心情。

    陶建兴和长虹集团老总一道,入选了中央候补委员,这在企业界无出左右。在达到个人在政治领域的高峰之时,他打算在经济方面再次有所建树。

    这次春兰的改制方案,是陶建兴和多位学者专家共同草拟辩证,具有极强的实践性和适用性。如果春兰经验能够成功,那么陶建兴无疑将成为国内商界第一人。

    枪打出头鸟,春兰的高调改制引来了全国关注。

    尽管方向正确,模式新颖看上去公平,但还是被许多媒体挑出批评爆点。

    “春兰的改制,将一夜之间造就上千个百万富翁、上百个千万富翁和数个亿万富翁。”

    这则报道一下子引发全国人民哗然,到底改制是为了企业发展,还是为了个人私利造就富豪。

    尽管春兰mbo没有像其他企业般管理层占大头,但依旧超出了许多人的心理认知。

    当普通人还在为年工资收入不足1万抱怨时,身为国企的春兰集团只通过改制就能造就无数百万富翁,这是非常不公平的改革!

    于是春兰的这份mbo方案,出乎所有春兰人的意料,遭遇到全国舆论用放大镜式检验,更多的普通民众知道mbo这三个英文字母所代表的意义。

    如果说在春兰之前,国家对mbo还是睁一只闭一只眼,由地方政府自行探索。但现在春兰这个国有大企业集团介入,就不是一家企业改制的事情,这牵涉到无数家国有大企业改制的命运。

    要是春兰成功,其他国有企业纷纷效仿,电力、电信、汽车、钢铁等国家经济命脉企业也要求改制的话,将来中国的经济会不会变成,从苏联解体经济改革中产生的俄罗斯寡头模式。

    到底mbo是明晰产权释放了企业活力,还是成为管理层摇身一变侵吞国有资产的工具,不单是媒体在论战,就连中央部门之间也无从定论。

    mbo终于开始走上中国企业发展历史的舞台中心,成为21世纪初中国政商界最大的焦点所在。

    陶建兴原本想树立起国企改革的“春兰模式”,没想到却引来媒体的舆论风暴,甚至还迎来了国务院工作小组进驻。

    国有企业顾名思义就是国家全民集体所有的企业,属于每一个中国人的名义资产。管理层的角色相当于企业的管家,现在管家趁主人没有直接行使职权,就想把其占为所有,这引起了全社会上下的普遍的关注。

    到底mbo能不能搞,在中国要如何搞,各方都等待中央明确一个说法。

    “国有大中型企业中止mbo试点,尤其是关系经济命脉的重点国企不允许进行mbo,至于竞争性领域中小国有企业可以在防止国有资产流失前提进行试点改革。在对国有资产评估时,必须要有省级以上国有资产管理部门介入出具评估报告,报送国家财政部备案,不然一律不允许开这个口子!”

    春兰改制引发的mbo讨论,终于引起了总理的关注,他为此专门召开会议定调道。

    来自国务院的通知,犹如一盆冷水给全国上下兴起的mbo热潮降温,这当然也波及到一直为此努力的华晨集团。

    华晨集团曾经号称“第四汽”,得到辽阳省的大力扶持,现在已经发展到国内大型工业集团行列。

    按照总理的说法,华晨明显属于中止mbo进程的企业范围,金仰勇想近期通过合法改制手段获取华晨的控制权化为了泡影。

    尤其在和辽阳省新任政府主官交涉时,对方和金仰勇在对华晨发展的路线存在明显的分歧。

    金仰勇想把辽阳作为客车基地,而把现在花费重金打造的轿车项目放到浙海,尽管从经济角度出发非常合适。但在政治方面看,金仰勇有挪用华晨资产跑路的嫌疑。

    “仰勇同志,省里决定把沈京市打造成为东方底特律,将来还会陆续出台一系列扶持政策落地。华晨作为沈京市,乃至辽阳省的工业旗帜,必须要配合省里的发展策略。

    这些年,在华晨的带动下,辽阳省内已经形成了完整的汽车配套体系。把轿车项目放在沈京,如果按你的说法交通不方便,没有港口不方便和罗孚合作。那么同属省内的滨城市,具有符合条件的港口,华晨把轿车项目放在此处,我想当地政府一定很欢迎你们进驻。”

    辽阳代理省长在跟金仰勇会面时如此说道。

    “罗孚方面经过考察,觉得长三角汽车零部件配套体系齐全,容易降低采购成本,所以他们主张在浙海建厂。

    滨城地理位置不错,确实合适建厂发展。但由于是中外合资项目,罗孚方面很强势,他们希望在定海市建厂,不然就取消双方的合作。我们只能提出建议,无法最终做出决定。”

    新任代理省长就是滨城市原书记,所以华晨如果要离开沈京市,那么滨城是他可以接受的选址地点。

    金仰勇知道辽阳省肯定不会轻易让他带着轿车项目离开,所以他决定让外方罗孚汽车充当前台先锋,自己躲在幕后可以伺机而动。

    “合作项目可以谈嘛,定海给什么条件,我们滨城也能给什么优惠条件。只要保证轿车项目留在辽阳,什么条件我们都可以商量。

    现在国家停止了mbo大项目审批,这些年你和你的团队为华晨发展壮大做出了很大贡献,如果轿车项目可以顺利落地辽阳,那么省里会酌情考虑你们的股份诉求。至于你们控股与否,还得根据未来具体情况而定。”

    华晨虽然属于市属国有企业,但其中复杂的股权关系,金仰勇为此构筑了重重资产迷宫,普通人无法得知其真实情况。

    为了能让轿车项目留在辽阳,连一向强势的代理省长都做出了让步。只要金仰勇配合此项工作,省里会考虑他对股权的要求。

    这些年,华晨集团一直被金仰勇牢牢把控着,如果缺少他的领导,还真找不到第二个合适的人才来打理。

    离开金仰勇地球照样转,但离开金仰勇的华晨却不一定能继续运转,省里的让步给了他一个信号,就是自己连同华晨集团绑在一起有了跟省政府博弈的实力。

    “我保证尽最大能力来说服罗孚方面,但我不能保证一定成功,因为罗孚方面考虑问题更加纯粹。我也很高兴听到省里愿意和我们管理层团队协商股权问题,毕竟实际上华晨从无到有发展至今,我们已经把当初借来的各种资源都加倍还给了国家。”

    金仰勇想要控股权,但现在来看省里似乎并不愿意如此,只打算给出部分股份打发他。

    这就是金仰勇和省里最大的分歧所在!

    金仰勇认为华晨属于自己,当初只是假借国家名义创办,实际上都是靠他一己之力发展壮大。为此,他现在还同意了用巨额资金赎回华晨,这真是仁至义尽了。

    省里看到华晨现在如此大规模,当然不愿意把省内第一的工业企业拱手让人,毕竟法律上华晨属于国家所有。

    去年华晨金杯盈利15个亿,这样厉害的现金牛,辽阳省当然不愿意把其送人。尤其将来轿车项目上市,那么华晨就更加值钱了。

    华晨管理团队愿意出价32亿收购控股权,但和金杯每年15亿的利润相比,这个数字显得不是那么吸引人。

    “只要国家需要,我愿意把华晨无偿献给国家!”

    当初金仰勇在媒体面前信誓旦旦说过的话,现在因为现实利益变得虚幻起来。

    为了让管理层成员死心塌地跟随自己对抗省政府压力,金仰勇特意给了他们一笔期权。只要将来他取得华晨的实际控制权,那么管理层成员都会获得数目不菲的股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