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品牌价值
    由国家信息产业部、工商行政总局、中央电视台联合组织发起的中国驰名商标暨汽车品牌价值发布会在首都举行。

    这是国内汽车行业的大事,各大汽车企业掌门人都将汇聚在首都,共同出席这个行业盛典。

    除了发布会,还会举办各种论坛,让行业人士交流应对加入wto后中国汽车行业的发展动向。

    这种政府主管部门背书的活动,韩皓自然不能推辞,因此提前一天来到了首都。

    韩皓在首都香山下有一套西式别墅,他来首都便居住于此。通过家政公司,请了两位可靠的佣人阿姨常驻定期打理,韩皓每年出现在此的时间可能还没有佣人多。

    “韩总,您有什么需求可以随时通知我,我们就在佣人房内守候。”

    佣人阿姨洗好碗后如此说道。

    本来以为服务这种大富豪会有许多规矩,没想到来了这里活少钱多,韩皓态度平易近人,没有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

    平时主要就是打扫卫生,收拾房间,打理好这个大庭院。偶尔韩皓来了,佣人们才会事情稍多一些,要帮忙做饭洗衣服,不过他都只是小住几天就会离开。

    “你说我们的老板到底是不是男人啊?从来没见他带过任何一个女朋友回来。这个年纪的小伙子不都是血气方刚,但我发现他好像从未动过这方面的心思。”

    在佣人房间,一位年纪相对较轻的阿姨小声问道。

    “闭上眼管住嘴,你忘记公司的规定了嘛!泄露主人**一律被开除,还会被追究法律责任。你不要忘了,我们服务的都是什么人,他们动动手就能让人生不如死。”

    另一位年长的阿姨赶紧制止对方道。

    “我知道,现在不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嘛,我就和你聊聊,出了这个门我嘴巴立马缝上线。此刻时间还早,又不想看电视,两个人说说话也好呀。”

    八卦之心,人皆有之。

    年轻的阿姨终于忍不住把自己思考了许久的事情,跟世界上唯一可以光明正大讨论的人交流。

    按照她们的合同,就连自家老公都不能透露半点情况,能交流的只有和自己一道于此处工作的同事。

    “按理说,像他这样年轻多金的人,身边从来都不缺少女人。我之前服务过一个公子哥,一年365天,每天身边女伴都不重复。反观现在的老板,简直如同圣人一般,我都怀疑他会不会是性冷淡。”

    看到同事没有出言反对,这位年轻的佣人继续说道。

    “普通人能做到那么大的事业?我倒是觉得他具有极强的自控力!行了,别讨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有些事情不知道比知道要好,咱们还是关心一下明天的早餐问题吧。还有,你要抽时间去学下驾照。我跟老板说了我们外出买菜不方便,有时公交车不准时怕耽误事。他答应给我们配一辆买菜车,到时我没空的时候,你可以顶上。”

    年长的佣人应该是两人中的头,所以办事说话要周全多了。

    “什么车啊?我看小区其它佣人开的都是进口车,什么奔驰宝马之类。我们的老板不是合资国产宝马的老总吗?你说会不会把宝马配给我们买菜用。”

    “你想太多了,你没看见老板才开国产的中华‘秦’嘛,他一贯只使用自己生产的汽车。配给我们的是华夏之光,能载人还能拉货,也是他自己的产品。三个月内,你要到驾校把驾照考出来,这段时间我可以临时指导你一二。到时你就把你八卦的劲头用在考驾照上面,绝对一个月出师拿证。”

    尽管国产宝马也算是自己旗下的产品,但韩皓还是更钟爱自己创立的品牌,因此无论在浙海还是首都,他出行的座驾都是中华集团旗下自主品牌。每一款新车出来,他都要第一时间试驾,如此才能更明白产品的好坏在哪里。可以说,韩皓就是中华集团的超级试车员。

    佣人间的悄悄话,韩皓当然是听不见,现在的他正拿着一叠报告在思考。

    自从中国今年加入wto大局已定消息一出,国内许多消费者期待着市场上汽车能够降价,所以开启了持币待购模式。

    “美国雅阁才卖20万,中国加入wto后车价一定会国际接轨,到时买进口车划算多了。现在拿钱去买车的人,就是49年加入**,傻不傻呀?”

    “桑塔纳将来只卖8万,我就砸锅卖铁也要搞一辆,自小它就是我心中的梦想之车。”

    ……

    持币待购观望之风,开始影响到国内汽车销售市场,本来中华“秦”销量就不佳,现在遇到如此浪潮,更是销售数据很难看。从去年月销售3000辆一路下滑,2000——1500——1000,最近一个月更是没有破千。

    中华汽车的生产线难得破天荒放假检修,工人们虽然迎来久违的假期,但他们却在高兴之余又开始担忧起来。

    因为工人奖金和生产量挂钩,现在产能少了,自然收入也下降。中华集团的工资待遇很高,普通工人全部算下来要比同地方企业至少要高出一倍收入。

    去年生产线一派火热,大家干劲也很足,确实年底拿到一大笔奖金。本以为今年能更上一层楼,没想到开年不利的情况一直延续,看样子今年情况要比去年要差了。

    价格已经降了,营销活动也搞了,但中华“秦”的销量一直下降,说明它的产品竞争力已经不能跟上时代发展,来到产品生涯的末期。如果继续降价,不但亏本卖,还影响未来的换代车型。因此,对中华“秦”现在惨状,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抓紧更新换代。

    不过丰田第九代花冠仿制的技术难度要超出韩皓的意料,丰田公司采用了全新的平台技术,无论是底盘和外形都大换代,给中华工程师们提出更高的挑战。

    在当前状况下,第二代中华“秦”上市时间肯定要推迟,这意味着今年中华轿车的销量可能很不理想。

    相对影响不大的倒是qq轿车,它继续保持了强劲的市场需求,毕竟四万多第一辆轿车是许多人可以咬牙承受的代价。加入wto后,这类便宜的小车受到关税的影响不大,所以许多人还是按时出手购买。

    因此,韩皓给中华集团今年定下的目标是过渡巩固阶段,尽量保证维持去年的销量,发力的话还得轮到明年。

    来到中国驰名商标暨汽车品牌价值发布会现场,许多行业大佬们早已经到场。不过韩皓的到来,还是引发了不小骚动。

    作为中国首富,还是汽车行业的新贵,韩皓及其背后的中华集团成为许多媒体记者追逐的焦点。

    韩皓一出现,就成为全场最亮眼的明星,走到哪里后面都跟着一大群记者和拥趸人群。

    “人比人,气死人。瞧瞧人家,一句话没说就惹来大批跟随者,真是走了狗屎运。”

    “张兄,到你我这个年纪看开点是好事。眼见他高楼起,眼见他高楼塌,说不准咱们还能有幸目睹一场大戏。别看现在人前风光,实际上身后要多少焦头烂额事情要烦。”

    会场一角,有两位中小汽车企业老总在窃窃私语。

    可以说,不管是现场的政府官员,还是企业的各大老总,平时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都是跺跺脚震一震的狠角色,现在风头却全被一个年轻人给抢了。

    “哟,看来兄弟你有什么内幕消息吗?”

    听到对方的话中有话,另一位老总不由发问道。

    “其实没啥大事,就是中华轿车的销量一直往下掉,业内人士都知道。去年被中华集团捡了便宜,杀进了全国前三。今年竞争对手赶上来,他们就没好日子过了。”

    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后,旁边的老总缓缓说道。

    “就他们这种靠抄袭起家的企业注定活不了多久,要是他倒台的那天,我买个万响鞭炮来庆贺。”

    发话的这位老总好像忘了,自己企业也是靠抄袭五十铃轻卡发家,现在轻卡依旧打着五十铃的旗号在售卖。

    韩皓在会场上见到了不少熟人,也认识了许多新朋友,不管如何,中国首富的面子大家场面上还是要给一二。

    不多时,会场上又响起一阵喧嚣,看来又有另一位重量级人物到场。

    方脸高个子,鹤立鸡群般,一汽掌门人竺天峰出现在众人面前。

    一汽在中国汽车界的地位,如同武林盟主般,所以竺天峰出现,自然夺人眼球。

    “久仰大名,一汽可是我们国家的共和国长子,竺总是行业内有名的少帅,希望今后能向一汽老大哥学习。”

    虽然在汽车行业沉浸多年,但韩皓却一直无缘当面认识一汽的掌门人竺天峰。这个被许多人寄希望扛起中国自主品牌大旗的年轻少帅,他可是许多政府官员和业内专家一致看好的扛鼎人物。

    因此,在两人碰面时,韩皓主动伸出手向竺天峰问好。

    国内两位汽车行业内最为火热的话题人物碰面,立即把全场目光都吸引过来,大家都想看看这两个人会擦出什么火花。

    “互相学习,共同进步。韩首富如此高看我们一汽,真是让人感动。有时间,我找老凌喝酒,感谢他把一汽的火种带到南方。”

    竺天峰作为一汽的掌门人,他有着自己的自负和思路,对中华集团这种半路出家的杂牌军心中一直看不起。

    要不是从一汽挖走了凌云智这样的栋梁之才,中华集团不会发展如此顺利。作为毕业就进入一汽工作,多年时间来竺天峰也见证不少行业人物沉浮,所以他对韩皓其实并不喜欢,认为其更多只是钻了一时的市场空子,将来发展不会长久。

    现在中华集团崛起,甚至一定程度上被人拿来和一汽做对比,这让竺天峰很不高兴。一汽集团这样的正规军,和共和国一同成长,为中国汽车产业做出了巨大贡献。没有一汽,就没有中国的汽车工业,他可以相当有底气说出这番话。

    当前中华集团不过是在一汽不屑于进入的领域取得一点小成绩,就被人吹上了天,好像代表了中国自主品牌的未来,这样的观感让许多和竺天峰有相同经历的人持反对态度。

    因此,对于韩皓的主动上前示好,他傲然简单回应一二,便不再理会韩皓,径直走向下一个地方。

    一汽作为根正苗红的正规军,身上肩负着振兴中国自主品牌的重任,不是中华集团这样善于炒作,嘴上功夫多于实践的杂牌军能够比拟。

    想不到竺天峰在公众场合没给自己太多面子,韩皓一时尴尬之余打了个哈哈掩盖过去,他想不明白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个东北少帅。

    “看到没有,真正厉害的大人物都不待见这个韩首富,是不是真金在这个会场大熔炉一验便知。”

    看到韩皓当众吃瘪,这让刚才评论韩皓的企业老总大为解气。心想还是一汽有实力也有资本,竺天峰不用给任何人面子。

    “小韩厂长,天峰自小就是这种脾性,他对谁态度都一样。只有看到汽车,态度才会好上一些。”

    耳边传来话声,韩皓转头一看,发现是汽车元老陈铸韬老先生来了,赶紧上前问好。

    陈老可是韩皓在业内最尊敬的人物之一,作为晚辈,面对这样为中国汽车业奋斗一辈子的前辈,他可不敢怠慢。

    刚才两位国内汽车行业的先锋少帅会面,陈老看在眼里,为了打圆场他特意上来解释道。

    竺天峰身出名门,根正苗红,所以在待人接物上稍显强硬。

    陈老看着竺天峰自小长大到顺利接班一汽,可谓是他寄予厚望的后辈。韩皓横空出世,也是一个大有作为的年轻才俊,陈老同样十分欣赏。对这两位中国汽车业的未来领军人才,陈老可不希望两人间起了什么隔阂。

    “哈哈,一汽人自然有一汽的傲骨,老凌也是这样的脾性,我早习惯了。”

    韩皓当然不会为这样的小事而记仇,一个人的胸襟有多大事业才能做得多大。

    自从登上中国首富之位起,韩皓就已经习惯了来自各方的不同杂音。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要收获多大的称赞,就得先忍受多大的批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