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三章 城下之盟
    “我收回之前的成见,华清大学的abs成果确实大为出乎我的意料。尽管学术匠气浓了一些,但这其实是非常不错的解决方案,只要稍微改动一二,就能开始进入产品试产阶段。

    以前我在中国读大学时,接受的都是基础学科知识训练,在现实研究方面跟国外差距很大。没想到现在中国的实验室也能攻克如此高难度课题,并且方案非常具有可行性。”

    看着从华清大学带回来的abs方案,中华汽车研究院中一名工程师如此说道。

    尽管和博世公司的abs产品相比显得原始粗糙,看上去要落后一代技术,但正常使用应该没有太大问题,不然也不会通过了国家的“九五”科技攻关验收。

    “小吴,你来说一说这个abs方案的思路,毕竟你全程参与了该项目的研发过程。”

    赵全复点名让一位戴着眼镜身上充满稚气的青年讲话。

    吴浩博,刚从华清大学毕业前来中华研究院工作的新人之一,他跟随导师一起全程参与了国产abs项目的研发。得知中华集团购买了abs成果,他自愿放弃出国的机会来到江州,继续未完成的abs量产工作。

    “我们参考了国际上所有abs产品的原理,本着性价比的原则从中挑选出符合中国国情的思路……”

    有了吴浩博这个向导,研究院的工程师能尽快熟悉吃透华清大学abs项目,从而对其迅速改进组织试生产。

    得知中华集团准备上马abs项目,博世公司受困于合同约束,将继续对中华集团供货到年底。不过在明年的abs零部件采购上,博世直接要求提价25%。

    尽管博世公司是一家世界零部件巨头企业,但对中华集团旗下的神州精工不得不有所防备。因为神州精工购买了中国自主abs专利,很可能会在未来成为博世的直接竞争对手。

    在国产abs没有成长起来前,博世等国外巨头必须围剿让其夭折,这是很正常的市场竞争策略。

    “中国的汽车产业还处于非常落后的阶段,我们有必要如此紧张吗?他们abs产品就算造出来,估计也不会有主机厂购买明显落后一代的产品?造出来不等于就能活下去,毕竟激烈市场竞争轮不到他们抢食吃,最终结局只能是饿死。”

    在博世公司内部,有人对神州精工的abs项目觉得没必要太过在意。

    “中国市场已经悄然成为我们在海外重要收入来源之一,abs是我们一贯来的利润大户,我们必须时刻保持竞争优势。中华集团是我们在中国假想敌之中重点关注的对象,他们具有很强的学习能力。不要忘记,当年韩国人是如何迅速崛起,如果对中国人置之不理,很可能会形成新的竞争对手。”

    博世战略部门的领导者却不同意此观点,从资料分析中华集团具有很强的侵略性,他的工作职责就是把一切威胁到博世的隐患消灭在萌芽阶段。

    韩皓没想到来自博世的围追堵截如此之快,神州精工只是初步染指abs,就让这个国际巨头如此紧张。

    “段经理,一向来做生意成熟产品都是价格不断往下降,反倒你们博世价格开始往上升,这太不够意思了吧。我们中华集团在采购量上,可以说是贵方排在前列的大客户,现在你们这样对待我们,实在让人寒心啊!”

    abs零部件涨价的消息一来,韩皓就紧急召见博世公司中方的经理。

    “韩总,请您见谅!由于abs一直是进口产品,德国那边由于财务核算成本上涨,不得不延伸到终端售价。报价单直接从德国总部发过来,我们这边其实也很为难。”

    作为在博世中国公司的中方管理者,段经理实际上只是打杂角色,他没有任何能力反抗总部的指令。但中华集团这些年发展迅速,在博世公司采购了大批电子零部件设备,除了abs,还有发动机ecu以及车身传感器等许多产品,属于中国自主企业中数一数二的大客户。

    尽管心知肚明德国总部为何要求涨价,但场面上还是要安抚好中华集团这个大客户,作为夹心饼干类型的中方代表,段经理也很为难。

    “一下子涨价那么厉害,我们成本也受不了,相当于我们卖车替你们博世数钱了。你们的新报价我知道了,不过我们还得对比其他企业的报价后才能做出决定。”

    韩皓当然不会立即答应博世涨价的要求,以免让对方得寸进尺。他这个时候有些后悔当初把鸡蛋都放在博世身上,应该提前有所备份选好替代者。

    现在中华集团说实话还离不开博世的支持,坦白而言如果不是自己要发展自主abs,和博世公司的合作还是非常愉快。但现在博世要从战略上遏制神州精工,双方就再也回不去当初美好的初恋关系。

    神州精工是韩皓肯定要发展的战略性企业,尽管国外汽车巨头如通用、福特等开始切割原本下属的零部件企业,让其纷纷独立开展第三方业务。但这是建立在他们已经发展到非常庞大的规模,足以跟其他独立第三方零部件企业随意议价。并且分离出去的零部件企业如德尔福和伟世通,实际上还是听命于通用和福特的号令。

    国际巨头已经过完河,拆了桥把木板放在一边,而中华集团正准备渡河,必须亲自动手自己找木板搭桥。国外现在的经营模式不能简单套在中国企业身上,韩皓一直明白中国具有自己的国情特色。

    “自主abs能打破国外的市场垄断和技术封锁,我们必须要抓住机会在这个项目上有所突破。不单为我们自己,也是为所有其他中国汽车企业,这是一种战略性的核武器。

    我们能够自己生产了,国外汽车零部件巨头就会有所顾忌,在价格上不至于垄断性定价。可能在我们中华集团来说亏损100万,但放眼全国汽车行业就能降低1000万的成本,这样的生意怎么看都是划算。”

    国产货能够不断逼迫进口货、合资产品不断降价,最终获利的是中国普通消费者。中华和奇瑞轿车的出现,已经让合资老三样车型开启了价格下降之旅。

    韩皓不会为来自外部的威胁而屈服,边打边谈,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在谈判桌上也拿不到。只要中华集团的abs产品试产出来,就不怕来自博世的封锁。

    神州精工的动作,不但引发了博世的忌惮,还导致格特拉克方面有所举动。

    作为格特拉克在中国的合资伙伴,中华集团与其共同兴建了规模庞大的变速器工厂,生产手动挡mt变速器,其中有将近75%的产量被中华集团消化。

    韩皓一直希望能跟格特拉克合作研发新一代dct双离合自动变速器,这是格特拉克的未来战略性发展方向。

    但同样来自德国的格特拉克一直对自己的先进技术非常保密,不愿意跟中华集团共享。在联合了美国德纳公司后,他们决定和美国人联合研发新一代dct技术。

    之前向中华集团高价转让了4mt技术,格特拉克获得了一笔不菲的报酬。没想到中国人利用4mt技术,开始自主研发5mt技术。

    看到神州精工准备开始生产abs,德国人内部推断中国人迟早也会在变速器上大干一场。

    这个时候,格特拉克原本就想和中华集团分手单飞的意愿更加强烈。

    现在格特拉克在中国市场已经打出了名头,不少中国汽车企业开始购买他们的mt变速器产品,不用再依赖于中华集团。

    反过来中华集团现在有75%的变速器需要格特拉克供货,所以德方处于有利地方。一旦中国人掌握了5mt量产技术,那么极有可能把格特拉克踢掉。

    虽然跟博世、采埃孚等零部件企业存在一定竞争,但格特拉克还是属于德国企业同盟成员,他们内部时常会交流信息,共同维护德国整体的利益。

    在这样综合考虑下,格特拉克方面向韩皓提出了分手请求,他们希望能在中国建立独资企业。如同来自德国的老乡采埃孚和大众变速箱工厂一样,享受全部的利益分成。

    在还能自主把控局面的情况下,格特拉克抛弃了中华集团,加入到德方企业联盟的无声围剿当中。

    格特拉克依靠中华集团在中国站稳了脚跟,反观中华集团也依靠德方技术能够在动力系统上迅速崛起,之前的合作可谓是双赢策略。

    但伴随双方各自实力的变迁,尤其是中华集团发展迅速,已经开始逐渐威胁到外方的利益。为了未来利益考虑,格特拉克做出了他们认为最恰当的选择——分手。

    “股份制是人类在商业活动中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它可以把仇人变成朋友,彼此之间共同享受利益分红。我们依旧愿意和贵方合作,在变速器项目上合资入股,共同为下一代变速器分担风险。同时,现在的合资项目保持不变,继续我们的美妙旅程。”

    对德方的分手请求,韩皓当然提出了挽留,格特拉克在未来dct自动变速器上存在技术积累,大众公司已经拿出了样品,所以dct是未来的一大选择方向。

    中华研究院在cvt研发上依旧陷在泥潭中无法脱身,作为战略考虑,韩皓不得不为其寻找替代的方案,格特拉克的dct是非常合适的选择。

    在变速器工厂方面,韩皓倒是没有想过要和格特拉克分手,mt变速器还会有长久需求,而且还能在dct项目有所期待。就算今后汽车研究院攻克cvt项目,韩皓也打算继续在mt项目和德国人合作,这能在背后多出dct的可选方案。

    “我们的股东认为中国加入wto后,格特拉克变成独资企业会更加符合全球化战略。韩,虽然我们双方合作愉快,但有时候生意就是生意,它不以人的喜好为转移。

    何况,我们独资后会继续履行合同,还会对中华集团敞开大门供货,大家依旧会是合作愉快的朋友。”

    作为格特拉克在中国的负责人,马库斯先生一脸遗憾地说道。

    德国人建议他们主导收购中华集团在合资公司45%的股份,除了支付一笔现金外,剩余用未来独资工厂生产的mt变速器抵扣。

    进入中国近4年时间,格特拉克已经从合资工厂收回了当初的投资,让他们看到了中国市场的发展潜力。

    利用未来变速器产品抵扣股份折价,一是可以减轻现金支出压力,二是能继续把中华集团这个大客户绑在格特拉克身上,保证未来一定时间的稳定销量。德国人做生意很聪明,偷偷卖了你还要为他们数钱。

    2001年,韩皓给公司定下稳妥经营的目标,料定今年会比去年日子要难熬,因为新产品一直未能及时上市。但万万没想到,外敌没杀过来,反倒内部先着火,差点烧焦半边天。

    无论是博世,还是格特拉克,都趁着韩皓无力还价之时,逼迫他签署城下之盟。

    现在要和博世和格特拉克闹翻,那么吃亏的一定是中华集团,因为没有合适的替代品。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中华集团拿不出太多反制的手段,为顾全大局韩皓只能答应对方的要求。

    不过这笔账韩皓还是记在了心里,让他更加懂得要自主研发出核心知识产权零部件的重要性。

    “你们格特拉克错过了一个非常优秀的合作伙伴,本来我们双方一起可以完美达成共赢格局。”

    面对格特拉克方面不惜提出撤资、撤技术等方面威胁,韩皓为了顾及政府招商局面,尤其现今中国即将加入wto,如果搞出国际风波就麻烦了,所以很快答应了对方分手的要求。

    “恋人间吵闹分分合合很正常,万一将来你们发展到有让我们看重的魅力,那么双方再次合作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不辱使命,完成了格特拉克在中国的独资,马库斯非常高兴。他对韩皓的说法可不认同,不过为了场面好看,他还是说出带有安慰含义的话。

    中华集团和德国格特拉克公司分手的消息引爆了中国汽车界,没想到看上去发展欣欣向荣的中华集团竟然后院起火。

    “盛极而衰的转折点——德国巨头抛弃中华集团预示着什么?”

    一向来看衰中华集团的《中国经济报》刊发了如此观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