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六章 风雨之前
    马自达派出代表团来江州考察的消息,很快传到一汽这边,竺天峰虽然私下跟丰田达成了合作意向,但又不想放弃马自达这位生力军。

    一汽跟马自达的谈判已历经多次,为了表达诚意打消一汽的顾忌,马自达公司还把未上市的马自达6开放给中国客人参观。

    竺天峰看到全新的马自达6就觉得这是一款非常有竞争力的轿车,无论是操控还是外形,都属于新时代的佼佼者。

    尤其还有一点让竺天峰最为看重,就是马自达汽车相对弱小,一汽在跟其谈判时占据了主动地位。今后两家组成合资公司,一汽的话语权要多,能够有自主权。跟大众合资多年,一汽犹如受气的小媳妇,被大众汽车在合资公司中压得无法喘气。尽管一直对外秀恩爱,但只有一汽高层知道在和大众合资中自己受到多大的委屈。

    现在,马自达这个日系待嫁闺女,在中国突然冒出另一位抢亲者,这让原本稳操胜券的一汽集团大为紧张。

    “一汽是中国实力最强大的汽车集团,在合资经营方面具有丰富经验,如果马自达公司和一汽合作,那么将来贵方肯定会跻身中国主流的汽车品牌。

    我们国家‘十五’规划对汽车行业的发展目标刚公布,将在2010年使汽车行业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近期目标到2005年,全国形成2—3家具有一定国际竞争力的汽车集团,产品国内市场占有率超过70%。在这公布的2—3家企业候选企业中,一汽集团排名第一!

    在中国汽车合资案例中,成功的居多,也不乏失败者。想必你们对法国标致败走广汽的案例有所耳闻,他们就是在开始时选错实力不强的合资对象,才导致了后来一系列败局发生。”

    紧急飞赴马自达总部,竺天峰开始紧急公关,避免被中华集团撬墙角的威胁。

    中华能拿下正宗德国宝马,也有可能吞下有“东瀛宝马”之称的马自达。

    “我们知道一汽在中国的实力,但有时候合作不是看实力,而是看合适与否。坦率而说,我们在江州见识到不一样的中国汽车企业,中华集团能发展如此迅速,的确有独特竞争力。

    中华集团是一个潜在不错的合作伙伴,本来一汽的优势在其之上。不过近期我听到一些风声,一汽好像已经在跟其他日系品牌接触,这违反了当初我们双方的合作约定。”

    一汽和丰田的接触尽管保密,但没有不透风的墙,山内孝还是通过隐蔽渠道得知了这个消息。

    一汽和马自达这对原本各自有意的结婚对象,现在反倒私下都有了另外打算,双方的小算盘打得精明。

    “一汽和谁合资是我们的自主权力,当初谈判时只答应贵方不跟与你们有直接竞争关系的企业接触。企业间和多个对象谈合作是很正常的事情,就算我们跟第三方组建了新的合资企业,依旧还有多余的空间容纳马自达进入。”

    如果真要在马自达和丰田间二选一,相信傻子都会选择丰田这个日系品牌老大。

    竺天峰虽然渴望马自达加入,但也不会放弃丰田这个足以平定江山的外援。马自达自然不是丰田的直接对手,他在回答时用了一个话语圈套供自己解围。

    山内孝心知无法阻挡一汽和丰田的联姻,马自达方面正好利用此借口来静观中国汽车市场加入wto后的变化。

    中国汽车格局犹如一盘棋局,各大汽车企业纷纷落子,趁现在棋局未明之际,抓紧时间抢地盘占据有利位置。

    在罗浮汽车中吃了大亏,所以宝马在对外扩张方面显得谨慎,在中国的合资公司话语权基本被中方掌控。

    跟奥迪主攻公车市场不同,宝马面向全新的私人轿车市场,还捎带商务车领域。

    合资宝马无法进入政府采购目录,因此令人垂涎欲滴的政府机关单位用车被奥迪垄断,建国50周年大阅兵时奥迪a6上市前的赠车试用成为经典的营销案例。

    宝马3系主打驾驶运动,5系偏重成功商业人士,这是宝马轿车在中国的定位。

    既然抢不到奥迪公车的市场,就只有在公车之外另外寻找市场切入点。a6虽然牢牢把控着公车领域,但也带给了他局限性。许多追求家庭用车的消费者就不会考虑a6,而把目光投向更年轻时尚的宝马。

    因此,2001年宝马在中国市场的销售取得了高达110%的增速,合理到位的价格让宝马成为和奥迪a6并驾齐驱的豪华轿车品牌。

    看着销售数据良好,德国人松了一口气,对合资企业内部中方的折腾采取了默认态度。

    40%的国产率是绕不过去的门槛,现在宝马进口件过多导致成本很高,如果不把国产率提高,合资宝马将来发展会受到极大限制。

    因此,中华宝马合资公司要求旗下一级供应商大举入华,必须要在18个月内实现国产化目标,否则国产宝马将会更换供应商。

    宝马奉行全球采购政策,一辆宝马车上安装着来自世界各大洲生产的零部件,但目前在中国的合资企业竟然要求把一大半零部件放到中国生产。

    这让宝马的一级供应商们提出的异议,认为会增加他们投资的成本和风险。

    贸然国产化会降低宝马的零部件品质,而且打乱他们的全球化布局。毕竟例如在南非已经有了工厂,为了中华宝马特意跑来中国建厂,会有些多此一举。现在国产宝马销量估计只有1万辆出头,这个数量的供货要求,进口成本要远低于建厂生产。

    “中国市场已经是世界上汽车行业投资金额最多的国家,不论是主机厂还是配套厂家纷纷入华发展。这是一个大趋势,你们正好趁此机会一起进入。将来中国汽车市场发展起来,先行者总会比后来者有更多的市场机会。

    我知道你们担心宝马的需求不能满足你们工厂的产能,对此我有两个中肯建议。一是宝马的产量目标是3年2万、4年3万辆,不断增长的订单会抵消你们的风险。二是中华集团可以分担你们的产能,宝马要求高端零部件,中华可以向你们追加低端零部件订单。”

    宝马的一级供应商都是其精心挑选的品牌,因此韩皓在为合资宝马尽心之时,也顺带为自己的中华轿车寻求好处。

    “为表现诚意,中华集团可以分担你们的风险,与贵方合资建立零部件公司。”

    神州精工刚起步,正好可以利用宝马供应商入华的好机遇,跟外方品牌合资在汽车零部件领域尽快建立配套体系。

    虽然一开始不是那么情愿,但中华集团开放其零部件配套,那么对这些企业来说也算是不错的机会。

    最先响应号召的是德科斯米尔公司,该公司是宝马御用的配套厂家,主要生产汽车内饰和电气线束。

    他们率先在江州建立了独资工厂,地方政府给出了相当优惠的政策方便其落地,因此综合下来德方觉得独资风险不大,便没有和中华集团合资建厂。

    德科斯米尔主要面向高端汽车市场,和中华集团产品暂时没有交集。

    不过后来进入的美国李尔公司选择了和中华集团建立合资企业,除了供货宝马外,还给中华集团旗下产品提供支持。

    李尔公司在汽车座椅系统、仪表盘、车门面板、音响等方面都有建树,属于全球前十的汽车零部件厂家。

    这是中华集团第一次和全球知名的零部件企业建立合资工厂,之前变速器的格特拉克跟李尔相比还是地位相差甚多,所以得知李尔发出合资邀请,神州精工很快同意下来。

    李尔瞄准了中华集团几十万辆汽车的座椅系统,能拿下这个大单足够李尔在中国大赚一笔。跟中华合资把其拉上同一条船,那么座椅订单自然不在话下。

    “完蛋了,将来座椅的订单怕是保不住。中华集团肯定会优先考虑自己旗下的合资零部件企业,我们这些第三方怕是要被扫地出门了。”

    得知神州精工和李尔成立合资工厂的消息后,原本为中华集团供货的座椅商感觉大为不妙。

    不过韩皓却吸取了美国通用、福特汽车跟供应商关系过于紧密,导致其缺乏竞争动力而无法跟随市场脚步的后果。尽管神州精工拥有零部件业务,但韩皓还是要求跟第三方比价竞争,引入第三方独立零部件企业这条鲶鱼。

    为何美国车成本要远远高于日系品牌,就因为其在零部件成本控制上无法压价,旗下零部件企业缺乏技术革新降成本的动力。

    以史为鉴,为了杜绝这个恶果,就算是座椅系统,合资后的李尔只能拿下一半份额,剩余还是留给第三方座椅企业。

    “想不到中华集团还挺专业,没有一味护短,懂得竞争的好处。”

    得知中华集团没有清除门户的举动,第三方座椅供应商终于放下了心。

    平均下来每周都有一家外资品牌汽车零部件企业通过独资、合资方式落地江州,国产宝马落户带来的积极效应终于显现。

    看着报上来的经济数据,省长周南生非常高兴,浙海省大汽车大工业的格局终于完成。通过后发起步,浙海现在一跃成为国内有名的汽车大省。

    但在高兴之余,他还有另外的心事,就是华晨罗孚合资项目现在进展缓慢。依照当初金仰勇的预计,在定海市将投产10万辆规模的罗孚整车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亿。

    可在当地政府把征来的2000亩土地移交给华晨集团后,对方平整了土地,建设工厂速度却异常缓慢,原本答应一年建成两年出车的目标怕是无法完成。

    华晨也是国内汽车行业的知名企业,华晨罗孚项目建成后将成为浙海省的另一个经济引擎。所以,周省长对这个项目还是非常上心,想要早日看到其瓜熟蒂落。

    但金仰勇这段时间好像消失了一般,神龙见首不见尾,他最热衷的定海市跨海大桥项目也没有过多关注。

    这可不大寻常,周省长通过关系辗转,终于还是把金仰勇邀请到浙海,商议其在浙海投资的事项。

    久未露面的金仰勇看上去略显疲态,他这段时间正忙着跟辽阳省进行切割,私下把华晨的资产转移到完全属于自己的正道公司控制企业当中。

    谈崩了!

    他和辽阳省对华晨汽车的处置问题谈不到一块,双方之间存在不可弥合的矛盾。

    辽阳省不承认他对华晨的控股权,只承认其对华晨的发展做出一定贡献。金仰勇提出的mbo方案被无情驳回,任凭他层层加码出高价。金仰勇认为华晨是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他对其享有实际上的控制权。现在是明晰产权的好机会,正好把华晨的历史问题彻底解决掉,给回属于他的东西。美的集团mbo成功给了他很大希望,但现在这个希望却被当地政府无情扼杀。

    “罗孚合资项目肯定会继续进行,无论是我们还是英国方面,都对这个项目抱有极大的信心。至于跨海大桥项目,我们已经在前期论证当中,等忙过这一段时间,就会有实际动作落地。”

    金仰勇不想把自己跟辽阳省政府的暗战公开,他咨询了律师可以从法律角度解决自己的困扰。他现在的所作所为,在中国相对不完善的法律层面挑不出什么破绽。

    浙海是他的下一个落脚点,因此当周省长发出邀请,金仰勇还是抽时间前来会面。

    “只要依法合规,浙海省政府将尽力协助你们的项目推进。在浙海投资,一定会取得满意的回报,我们政府保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既然金仰勇承诺会继续推进在浙海的项目投资,那么周省长再次表现出对其的特殊优待。

    看到浙海政府姿态,再回想起辽阳政府作为,金仰勇更加坚定了从东北移师江南的决心。

    为了安抚浙海政府方面,金仰勇开始强行推进陷入停顿的罗孚整车项目,再次落实了将轿车从辽阳转移的传闻。

    殊不知,这样的举动彻底激怒了辽阳省政府,金仰勇已经被认为是当地不欢迎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