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八章 枭雄之恨
    在跟辽阳省关系紧张时刻,金仰勇使出了以退为进的策略,假装病休躲在了沪江市人民医院内。但他人虽然不在了,依旧遥控指挥着华晨集团的一举一动,因为那里有他最忠实的追随者,无条件贯彻他的指示。

    面对看上去一团烟的华晨集团,辽阳省政府方面根本不清楚华晨集团的实际资产有多少,到底华晨是盈利还是负债都不知道。金仰勇通过重重金融手段,把华晨各大子公司交错混杂,隐藏在一团迷雾之中。

    不少华晨的优质资产,经过合法手段已经转到金仰勇掌控的正道公司之内,他随时可以离开旧华晨这个壳,再造一个新华晨。

    “诸位跟我闯荡江湖已经许多年,废话我就不说了,这笔期权将足以使你们每个人都成为亿万富翁。只要我在一天,这份合约我就承认一天,届时事情水落石出之后,就能兑现完毕。你们从现在开始,不需要干什么,只要听从我的安排即可!”

    金仰勇虽然人不出面,但依旧掌控着华晨集团的一切,辽阳省政府想派人进驻查账,却吃了闭门羹。就算强制进驻之后,调查组发现华晨现在已经资不抵债,处于破产边缘,因为拖欠着第三方和银行大笔债务。

    “不可能!金杯海狮不是一直盈利吗?怎么现在华晨反倒欠下大笔债务,这其中肯定有什么猫腻,给我查个底朝天!”

    辽阳省新任主要领导决心把华晨这团迷雾彻底清理干净。

    调查发现从账面上看,金杯的盈利都被投入到正道轿车项目当中,至少金额在二十亿之上。由于迟迟不能上市,正道轿车背负了巨额亏损,每年要支出大笔费用,拖累了华晨集团。为了摆脱这个沉重包袱,正道轿车项目被以超低价出售给一家第三方公司,该公司答应将承担所有正道轿车引发的债务。

    也就是说,现在华晨集团只有主营的金杯客车项目,正道轿车已经被甩卖出去。另外就算金杯客车的采购大权也已经转移到另外一家第三方公司手中,金杯虽然账面是盈利,但实际上却被拖欠着大笔收入。

    毫无疑问,华晨集团已经被掏空了,金仰勇在法律层面上拥有了他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

    “瞒天过海,暗度陈仓之计可谓非常高明,不愧为在金融界沉浸多年的金融巨鳄。不过他好像忘记了,属于国家的东西谁都拿不走。华晨是辽阳的华晨,并不是金仰勇一个人的所有品。

    你去代为探望一下病人,告诉他省里的意思。只要悬崖勒马,我们可以既往不咎,大家齐心协力搞好新华晨。如果执迷不悟,那就等着出局吧!”

    金仰勇是国内知名的企业家,是许多地方政府的座上宾,他在首都也有一定关系存在。不到万不得已,辽阳省并不想和金仰勇撕破脸。一是怕影响当地的招商环境;二是华晨确实一时离不开他的掌舵。

    辽阳省新任主要领导决定派人去沪江和金仰勇接触一二,看看事情有无转圜余地。

    在沪江人民医院,辽阳省来人见到了浑身插着管的金仰勇,他确实消瘦了不少,看上去患病正在治疗。金仰勇这段时间精神压力巨大,为了应付来自政府的压力,他绞尽脑汁想出各种计谋,就为了能把华晨拿在手中。所以此次住院,半真半假,都有关联。

    慰问之后,此行主要还是谈判为主要目的,双方在30%这个数字达成了一致,只不过到底谁占30%却存在巨大分歧。

    金仰勇认为当初华晨只是在历史条件下借助了教育基金会的名义,实际上原始股本内国家没有出一分钱,基金会也没有投入一分钱,有关部门也没有给过一分钱,怎么说都没有华晨属于国有的道理。为了顾全大局,他最多只愿意承认国有资产在华晨占据30%股权。

    但辽阳省方面认为,依据国务院新规:一切以国家名义的投资及由投资派生的所有资产,都是国有资产。从这个法规论证,华晨是板上钉钉的国有资产,因为当初华晨创办之时借助了国家的名义,并且利用此名义得到了许多政策上的超常规待遇。金仰勇确实对华晨的发展功不可没,按理可以取得一定程度合理的回报。省里最多只能同意,分配给金仰勇及其管理团队30%的华晨股份,剩余70%属于辽阳省政府所有。

    “你个人跟政府斗没意义,华晨收归国有是省政府打造大工业的必经之路。再这样搞,有关领导可没有如此多耐心继续陪你玩文字游戏。”

    “现在都讲依法治国,我的所作所为合情合法。政府再怎么做,也得师出有名,依照法律办事。我不怕把官司打到首都,更不怕把官司打到联合国,有理走遍天下都不怕。”

    ……

    此次会面谈判依旧无果,金仰勇和辽阳省政府和平的大门正式关闭。

    作最坏的打算,就是华晨被辽阳省政府收走,金仰勇还有正道公司优质资产在手,可以另起炉灶开始和罗孚方面继续在轿车方面合作。至于金杯海狮,就当分手礼物送给辽阳省政府吧。他预留了自己的得力手下掌管着华晨,就算被省政府收走,华晨还在他暗中操控之下。

    正因为预留了后手,金仰勇才会敢于跟辽阳省政府硬碰硬,尽力争取自己的权益。只要他在国内,凭借自己的金字招牌,分分钟可以拉起新的山头。此次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许多地方政府都对金仰勇表达过邀请之意。尤其是浙海省,承诺给他许多优惠条件。

    由于金仰勇不配合,所以辽阳省在清点及打算接收华晨集团方面工作陷入停滞,导致工厂生产线也一度停了下来。虽然对外说是放高温假,但明眼人都知道是金仰勇利用此来给政府颜色看。金仰勇用实际行动证明,离开了他华晨立马就会陷入瘫痪之中。

    这个时候,媒体上开始出现华晨将被强制收归国有的报道,在文章中对金仰勇的遭遇表示了同情,呼吁政府要善待创业者。同时,境外媒体也跟进报道,对辽阳省的招商引资环境造成了极大不利影响。

    在这样不利舆论环境下,辽阳省政府出面澄清了这些传闻,说正在和金仰勇进行良好沟通,双方将很快就华晨的未来达成共识。

    在全国上下都把目光聚焦在华晨产权之争时,金仰勇悄然来到了五台山。作为他心中的圣地,这里提供给他许多精神能量,来打败一个又一个竞争对手。

    “抽支签吧!”

    金仰勇主动向寺庙住持提出要求道。

    “沙——沙”

    举起签筒摇了摇,金仰勇闭上眼睛诚心求上天保佑自己,顺利度过有史以来最难的人生关口。

    “啪——”

    一支签掉了出来,旁边白眉长须的住持拿起来眯着眼睛看。

    “恭喜,上上签,金施主必定逢凶化吉,大好前程!”

    听见是上上签,金仰勇睁开眼睛接过灵签一看,果然是好兆头,预示自己此次必能再次闯过难关。

    来之前,首都的关系让他退一步海阔天空,说自古民不与官斗,无论结果如何最终吃亏的都是不戴官帽的人。

    但这支签让金仰勇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他坚信自己能在和辽阳省政府的拔河赛中胜出。媒体舆论的声援,就是金仰勇私下操控的结果。

    果然,事情似乎向着金仰勇期待的方向发展,辽阳省政府方面态度不再强硬,反而主动邀请金仰勇北上商议。

    “省里对你的请求再次进行了考虑,你之前提出的要求不是不能接受,只是在形式和时间上需要一些过渡。将来你们管理层mbo可以尝试,不过政府方面所占的股份要进一步增加,至少比30%要多一些。过一个星期省里将召开华晨集团的接收筹备会议,希望你能到场参加。过去的误会就过去,我们要着眼未来,共同建设东方的底特律。”

    政府方面态度的软化,让金仰勇看到了成功的希望,他开始频频现身接受媒体的采访,大谈未来10年华晨的发展之路。此时的他不再有之前躺在病床的愁容,反而是一派春风得意的形象。作为全国富豪榜第三的他,憧憬着明年冲击第一的目标。

    在满怀期待准备出席位于辽阳省的接收筹备会议时,金仰勇在登上飞机前突然接到了一个匿名电话。有人告诉他,这次会议是一次引蛇出洞的陷阱。只要金仰勇一旦踏入会场,等待他的将是一副冰冷的手铐,辽阳省政府主要领导已经签署命令以侵占国有资产罪名逮捕他。

    为了证实这个消息,金仰勇通过绝密渠道给另一个位于辽阳省的“朋友”打电话,得到对方的默认。

    这个时候,凭借权力发家的金仰勇,再次感受到权力的无情,他无法摆脱历史轮回,成为了权力的牺牲品。

    对方不按常理出牌,直接掀翻了牌桌,金仰勇发现自己竟然没有直接应对之策。

    当机立断,金仰勇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假身份护照,从沪江公司保险柜拿走了两个手提箱,登上了飞往美国的飞机。

    辽阳省政府布下天罗地网就等金仰勇送上门,没想到在预定时间内他没有露面,打电话给沪江方面也找不到人。

    一时之间,金仰勇突然消失了,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

    “会不会金仰勇逃跑了?”

    金仰勇的妻子和儿女早就移居美国,他在国内相当于孤家寡人一个状态。当前所有地方都找不到金仰勇,出境记录也没有,辽阳省政府紧急派出公安、审计、税务等大批人马赶往沪江,对金仰勇的住所和办公室进行搜查。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华晨集团必须要有一个说法!”

    当金仰勇安然抵达美国本土之后,辽阳省政府才回过神来准备跨省搜捕这个横跨金融和实业的枭雄大鳄。

    还是金仰勇主动从美国打电话回国主张对华晨的权利,大家才知道他早已经跑到了国外,中国的法律对其再也没有管辖权。

    金仰勇跑了,不过华晨的一系列实业还保留在国内。尽管金仰勇带走了价值3个亿的证券资产,但他突然发现自己对位于国内的华晨集团,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力。

    “有证据证明你们跟金仰勇一道参与了侵占国有资产的行为,只要老实配合我们接收华晨集团,那么可以考虑从轻甚至不处理。金仰勇曾经许诺给你们的期权,只要稳定住局面并完成发展目标,我们同样承认这份股权激励协议!”

    无法抓捕金仰勇,辽阳省政府当务之急就是把华晨集团顺利接收过来,同时还要保证生产情况不受影响。因此,对仓皇而逃的金仰勇所留下的以四大金刚为代表的管理团队,辽阳省采取了安抚招安的政策。

    只要同意协助政府接收华晨,那么这批高管的职位薪酬都不变,甚至比金仰勇给出的待遇还要更高一些。

    不同意就入狱,同意就给出优惠条件继续运营,公司内部管理由他们自己说的算。

    在这样重压之下,金仰勇认为绝不会背叛自己,他一手带大并如师徒关系般的四大金刚公开投到政府一边,辜负了他的信任开始批判起自己曾经的老板。

    如果没有四大金刚的投靠,辽阳省政府无法那么简单把华晨接手过来,同时还找回了被金仰勇曾经转移走的资产。正道公司很快被牵连查封,连带许多金仰勇狡兔三窟收藏的资产。

    金仰勇在证券市场上清空了他自己手中的股票,套现获利超过2亿元。尽管跑路出国,但他还是当之无愧的亿万富翁,算是对自己奋斗一辈子的嘉奖。

    没有了舞台,再厉害的演员只能沦为摆设。

    辽阳省在全球发出了对金仰勇的通缉令,只要他一旦踏上中国的领土,就会立即遭到逮捕。

    有国不能回,离开了华晨这个平台,金仰勇纵使有天大的本事,都再也无法在中国汽车市场掀起任何一点波浪。

    这个曾被韩皓认为是一生之敌的枭雄就此淡出了中国汽车的舞台,金仰勇的名字从此只是存在江湖中的传说,他带给华晨的印记被刻意封锁就此淡去。

    “嘀嘀——”

    韩皓拿起手机,发现是一串不认识的号码,他按下接听键。

    “韩老弟,许久不见,你还好吗?”

    听到熟悉的声音,韩皓立即明白对方就是这段时间在国内闹得沸沸扬扬的金仰勇。

    对金仰勇的遭遇,韩皓表示了同情,对方以最不可思议的行为把自己送上了断头路。

    “我此次出来后,总结了自己的三大恨!

    一恨不能看到正道轿车名正言顺落地生产。我为之投入无数心血的轿车,最终被他人做了嫁衣。二恨被最信赖的部下背叛,导致了众叛亲离的结局。如果没有他们做出连上天都看不明白的愚蠢举动,我不会败得如此彻底。三恨自己再也不能驰骋在中国汽车市场,无法实现产业报国的意愿。当初希望能和你共饮长江水,一同抗击国外汽车品牌的愿望怕是无法实现了。”

    金仰勇在沉寂一段时间后总结出自己的遗憾之处,并还给了韩皓最中肯的建议。

    “吸取我的教训,永远不要和政府对抗,退一步海阔天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