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犹如专门为陈灵兮举办的晚会般,她一到场,立即成为所有人的中心。

    落落大方,待人亲切,举手投足间自带光环,尤其陈灵兮不但长得异常漂亮,学习成绩还很优秀。

    今年高考,她凭借实打实的高考成绩,以全市排行第二十七名的佳绩如愿被父亲的母校华清大学录取。

    陈灵兮清楚记得当晚从来不喝酒的父母两人难得喝了一点小酒庆祝,感谢上天赐给他们如此出众的女儿,自己有出息是他们最大的慰藉。

    “陈班长,你好,我能和你合照一张吗?”

    班上十个男生中九个都把陈灵兮设为梦中情人,但平时真正敢跟她直面对话的人很少。

    现在陈灵兮考上了华清大学,将来双方再次见面的机会都不多了。因此,为了让自己的青春不留遗憾,有班上男生鼓起勇气邀请她合照一张。虽然高攀不上如此出色的女同学,但也能为自己长达三年时间的暗恋留下一点印记。

    尽管陈灵兮看上去平易近人,但她从未跟任何男生传过绯闻,在和异性的交往中她一直很好把握着分寸。

    “当然可以,以后你到了沪江市读书,可要好好加油!我可是记得你曾在课堂上放话说要成为改变中国未来的人。”

    对班上每一位同学,陈灵兮都能清晰记得对方的优点所在,所以才会在班上拥有极高的威望。

    一路以来都是班上的学习尖子,能在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般高考中进入华清大学,陈灵兮在智商方面遗传了父亲的优点;能在渝州市超重点高中里的重点班担任班长,还让一大群学霸们死心塌地服气,这需要极高的情商才能做到。在此方面,陈灵兮完美地继承了母亲的特长。

    这位考上沪江大学的男生腼腆地笑了一下,当初自己犯中二病的豪言居然在这位美女班长心中留下了印象,看来还是很划得来的嘛。

    一定要努力,将来要让自己成为让陈灵兮侧目之人,说不定有机会获得她的芳心。

    原本熄灭的希望之火被陈灵兮一番话突然复燃了起来,该男生在心底暗暗许下人生目标。

    自认为给陈灵兮一个潇洒的转身离开,男生决定混不好就不要来找她。同时,他也在内心希望上天能给其足够机会,祈祷陈灵兮在此期间不要有男朋友。

    有了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许多男生都希望趁此机会和心目中的女神合影。

    尽管屏幕上的女星比陈灵兮要更加娇艳动人,但她身上无以伦比的清纯气质,足以秒杀那些久经欢场的大明星。更何况,陈灵兮是大家身边朝夕相处的人,比任何其他所谓的佳色佳人要更能侵入男生们的内心,因为她伴随大家度过躁动的青春岁月。

    “喂,我说你们够了,该把班长还给我们了。女生们还等着班长一起合照呢!”

    班上文娱委员瞧准机会,把陈灵兮“抢”了回来。

    即使全场的风头都被陈灵兮抢了,但女生们却没有反感,因为在大家心中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所有人习惯她就是如此广受欢迎。

    能让女生们心生不出妒忌,从另一个方面也说明了陈灵兮的情商之高。

    “灵兮,以后有空多回母校看看。年末寒假的时候,回校帮师弟师妹们做一次报告,谈谈你在华清大学的生活,好给他们鼓气加油。”

    校长特意找到陈灵兮,和她定下了半年之约。

    每年到寒假时,学校都会组织高三的学生,聆听来自上一届杰出代表在大学的见闻,为他们的高考加油。陈灵兮也有过如此经历,因此她毫不犹豫答应下来。

    “多谢校长您多年来对我的照顾,半年后我会把外面的精彩带回来跟师弟师妹们分享。”

    作为老师眼中的宠儿,陈灵兮获得了许多锻炼的机会,因此当然不会忘记回馈母校。

    拍毕业照时,正中间预留了一个位置,所有人都没有去抢,因为这是大家公认留给陈灵兮的位置。

    “咔嚓——”

    随着摄影师按下快门,高中毕业照终于定格,在人群之中陈灵兮笑靥如花,成为这张毕业照中当之无愧的亮点所在。

    过了两天时间的晚上,父母带着陈灵兮拜会了她的魏叔叔,也是渝州大学现任校长——魏明坚。

    “哎哟,真是女大十八变,灵兮现在出落得如此动人,老陈你们夫妻俩可有福气。”

    魏明坚来到门口迎接陈家人的到来,看到陈灵兮从七岁的小姑娘变得出水芙蓉,他不禁忍不住夸赞一番。

    “魏叔叔好,您看上去跟我十年前的记忆一样,好像一直没有变老。”

    面对赞美,陈灵兮主动回话道。

    “哈哈,有其父必有其女,灵兮就跟你爸当年在大学的表现一样。”

    从首都调任渝州大学,对魏明坚来说既是挑战也是机会。挑战是渝州大学相对沿海地区高校实力要落后,机会就是自己升了一个级别,在这里有更广阔的施政空间。

    凑巧的是老同学陈其钊在渝州大学任教多年,这次来正好赶上学校教授评比,魏明坚便顺水推舟帮了老同学一把。

    来到客厅坐下,得知今年陈灵兮凭借自己努力考入华清大学后,魏明坚更加对其赞不绝口。

    原本的老同学叙旧也变成了围绕陈灵兮的话题会议。

    “还记得你的登高哥哥吗?他今年在首都高考,也被华清大学录取了。将来你到了首都,我让他接待你。”

    所谓的登高哥哥,就是魏明坚的儿子魏登高。在陈灵兮小时,两家人曾聚会过一次,因此两家小孩曾有过一面之缘。魏明坚千里调任渝州大学校长,他的妻儿继续留守首都,一个月回去探亲一次。

    “哎哟,这可真是有缘分。登高这孩子小时候看就斯文安静,没想到学习也继承了魏校长你的特长,真是虎门无犬子。我和老陈准备开学时送灵兮去报道,正巧到时让嫂子出来一起见见面,也让这两个孩子交流交流,在校园里互相帮助。”

    陈灵兮母亲一听,赶紧插话道。

    会面进行得其乐融融,两位男人都找回了当初在大学时的情谊。约定好一个月后两家人在首都碰面后,陈家三口离开了校长公寓。

    “喂,你觉得老魏是不是挺喜欢我们家的灵兮的?他的儿子登高今年也考入了华清大学,你说会不会咱们两家能结个姻缘。大家知根知底,灵兮如果真嫁入魏家算是不错的归宿。”

    睡觉前,陈灵兮的母亲对她父亲说道。

    “睡觉吧,你想得太多了!女儿的幸福让她自己找去吧,我们干涉不了太多。”

    翻了个身,不想理会妻子这个无聊的话题,陈灵兮父亲准备睡觉。

    “你呀你,要是你的宝贝儿女给一个野男人拐跑了,看你担心不担心。我跟你说认真的,魏家儿子是我们一路来看着长大,能考入华清大学的人都是同龄人中佼佼者。咱们可得为女儿的未来考虑,免得她跟着一个野男人受苦。我的宝贝女儿可是最优秀,有资格享受最好的生活。”

    狠狠踢了一脚丈夫,陈灵兮的母亲认真说道,看上去她真有打算把女儿加入魏家,撮合两位年轻人的姻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