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当华晨集团宣布将终止和罗孚的合作项目,英国人想不明白为何中国人宁愿浪费2个亿的定金,也不愿意继续执行和罗孚的合同。

    华晨方面要求罗孚加大出资力度,按股份承担注资金额,并且把在华工厂从定海市搬迁到辽阳省,中方的突然变卦让英国人无法接受。罗孚现在资金链紧张,无法拿出大笔资金在中国投资。何况,在定海市的3000多亩项目土地已经平整完毕,办公楼已经拔地而起。

    因此,原本进展顺利的华晨罗孚项目突然迎来了猝死的结局。

    罗孚不是一家可靠的合资对象,其在英国都已经快倒闭破产,加上当初签合同时金仰勇答应只要罗孚出技术剩余由中方一手包办,华晨承担了巨大的风险。为此,辽阳省政府出面否决了和罗孚的合作方案,并且派出谈判代表团就先期支付的2亿元定金和罗孚进行交涉,尽最大努力拿回一部分资金。

    金仰勇一离开,他所有定下的战略都被继任者一一推翻,就算是正道轿车也被改名叫华晨轿车,同时定位也从15万区间上升到20万之上,要打造中国自主品牌豪华高级轿车。

    “我看华晨轿车挺高级,看上去很不错。一汽不是有小红旗嘛,我们华晨现在也有自己的轿车。我问过底下的同志,大家都觉得华晨轿车和一汽小红旗可以同场竞技一番。”

    伴随财政部把华晨的产权移交给地方,辽阳省政府实际上已经成为了华晨真正的婆家。

    苏小强在涉及华晨战略方向选择上,不得不听从于省政府方面的意见。当辽阳省政府主要官员提出要把华晨轿车打造成跟小红旗相提并论的对手时,华晨管理层没有反对的余地,政府意志开始取代市场选择。

    “现在轿车市场主要还是公车为主,华晨轿车一开始就是瞄准公车市场而来,只要产品质量好就完全不怕价格定得高。小红旗卖20多万,我们华晨卖20万就好。省里将大力支持华晨轿车的发展,待轿车准生证下来,全省今后轿车采购方面一律优先考虑华晨品牌!”

    既然都是打工,为金仰勇和为辽阳省政府感觉都一样。改投新主,苏小强在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权力之时,还收获了成为亿万富翁的大笔股票期权。但这一切,都建立在华晨汽车需要顺利从金仰勇时期过渡到辽阳省政府阶段的大背景下。万一将来华晨汽车经营不善,那么苏小强他们就是第一个被拿来开刀祭旗的牺牲品。

    所以,以苏小强为首的四大金刚此时跟华晨汽车的命运紧紧绑在了一起,他们必须为了华晨,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前途奋力拼搏一把。

    “我们公司高层也认为华晨轿车将会是集团下一个发力点,回去后我们将依据省里的指示尽量做好上市前的准备工作。我们曾在轻客面包车上用金杯击败过一汽,今后在轿车领域上一样可以用华晨挑落一汽小红旗下马!”

    既然省里定了战略,那么给苏小强的任务就只有执行。有了省政府的强力支持,苏小强勉强安稳了华晨汽车的军心,但跟金仰勇比起来他显得稚嫩许多。如果不是省政府出面站台,苏小强完全压制不了华晨汽车内部的元老。

    在苏小强离去后,辽阳省长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秘书非常及时地为他泡上了一杯浓茶。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啊!华晨那么大的摊子,现在居然找不到合适的人把其挑起来。”

    听到领导自言自语发出感叹,秘书识时务没有出声应答。苏小强没有提出什么眼前一亮的建议,反倒一直按照省里的指示来运作。这既是优点也是缺点,好处在于省里意志得到体现,坏处就是华晨未来发展如何看不到方向。

    “还有一汽那边狮子大开口,以为可以趁火打劫华晨,居然提出控股的要求。要是给一汽控了股,今后我们辽阳省吃什么,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求人不如靠己,我们华晨坚持自主发展,不怕吸引不来金凤凰。”

    对一直处于独立状态的华晨汽车,辽阳省曾向一汽发出合作的意向,但对方第一个条件就是要求把金杯汽车还回去,另外还提出要把华晨作为一汽的子公司才肯谈合作的要求。

    这样的条件辽阳省当然不会答应,金杯汽车现在可是现金牛,给了一汽华晨吃什么。至于控股权,当然更不会答应,辽阳省有自己的汽车工业发展规划要求,如果并入一汽集团统一规划,不但辽阳省规划落空,华晨也会沦为市场上配角。

    金仰勇的突然出逃,让浙海省及其定海市政府很受伤。原本谈妥的大项目都受到了巨大影响,跨海大桥不谈,华晨罗孚留下的烂摊子就足够当地政府烦恼了。

    政府为罗孚汽车项目征地3000多亩,前期为此投入了好几个亿的资金,现在说这个项目不做了,这让定海市政府急得蚂蚁上头一团乱。

    “周省长,罗孚汽车这项目我们市里几乎是赌上了全部家当,现在就这样黄了今后日子无法过下去了。省里能不能想想办法和华晨方面接触一二,尽力挽回这个难得的大项目。”

    定海市领导跑到省政府求援,如果处理不好这个夭折的罗孚汽车项目就是该市的一大窟窿,需要全市人民勒紧裤带还债好多年。

    “你们定海市什么情况,需要跑到我面前哭穷,谁不知道除了江州就属你们最有钱。除了华晨,难道就没有其他汽车品牌了吗?”

    周省长当然不会轻易被人忽悠,定海市就算罗孚项目折戟,最多只是皮外伤,不会伤筋动骨。

    华晨方面不用报希望了,辽阳省已经明确表示不支持华晨在浙海投资建厂的计划,作为浙海政府主官周南生知道覆水难收。

    “唉,我们定海市地理位置条件好,如果发展汽车工业绝对是天作之合。将来跨海大桥建好后,就可以跟沪江市连成一体,发展潜力不可限量。省长,你看能不能牵头跟中华集团联系一下,看看他们有没有兴趣接手在定海的汽车项目。我们保证,优惠条件比华晨要只多不少。”

    哭穷只是第一步,接下来希望跟中华集团搭上关系才是定海市领导的真正目的。

    “你们可以直接找中华集团接触嘛,条件那么好,还怕招不到商吗?”

    面对省长的询问,定海市领导有些尴尬地回答。

    “听说您跟韩总关系好,由您出面打个招呼会好一些。毕竟眼下中华集团在江州大兴土木,他们可能对到定海市发展兴趣不大。”

    定海市方面也知道现在中华集团重心在江州,再想让对方跑到定海投资有些不合常规。

    “好吧,为了省里经济发展,我就同意当一次媒婆。不过成不成得看你们双方自己谈,我有话说在前面,既然你们觉得定海市发展汽车工业有优势,那么除了中华集团还可以把目光放长远一些,国内国外的汽车企业都可以谈一谈。如果引进了新的有实力的汽车企业,省里给你们记一功!”

    从周南生角度出发,浙海省光有中华集团这一大汽车企业不够稳妥,最好能引进另外一家汽车企业可以分散风险,实现两条甚至多条腿走路最好。

    接到周省长的电话,韩皓并不感到意外,定海市汽车项目的烂摊子确实需要找人接手。但中华集团在全国生产基地布局已经基本饱和,实在提不起到定海市投资的兴趣。

    江州市政府给了中华集团许多优惠政策和土地,要消化完这些都得好几年,再到定海市设立分基地至少在目前看是没有必要的事情。

    尤其现在中华轿车面临滞销的境地,市场上没有其他车型新增亮点来消化生产能力。

    但省长亲自打来电话,说了就算中华集团不投资也可以跟定海市政府接触一二,说不定将来还有合作的机会。

    为此,韩皓不得不抽时间会见了来自定海市的客人一行。

    现在中国正准备加入wto,对汽车发展的未来存在许多不确定性,尤其汽车产业被认为是遭受冲击最严重的行业之一。因此,定海市对外抛出的绣球无一不被国内外厂家拒绝,他们暂时没有到浙海投资的打算。

    以至于中华集团成为定海市唯一可以抓住的救星,如果中华集团拒绝那么3000多亩土地就会变成荒地。

    到底还要不要发展汽车产业,定海市政府为此专门做过研讨,讨论结果是能引来汽车项目是关系当地未来发展的战略性选择。如果可以,应该不惜一切代价引进汽车项目落地。

    无论是海州市,还是江州市,都依靠汽车产业实现了工业大翻身,汽车可以带动一系列相关产业发展。

    “只要中华集团同意落地,只要不违**纪国法,什么条件我们都可以答应。”

    带着破釜沉舟的决心,定海市政府派出代表团来到江州跟韩皓会谈。

    韩皓非常明确表达了中华集团现在没有异地扩张投资的意愿,但并不排除今后可以和定海市政府合作的意向。

    求人矮三分,现在是角色互换,中华集团无欲无求所以处于主动地位,反倒定海市政府贴着脸上来求着韩皓去投资。

    “只要中华集团同意到定海投资,接手罗孚项目,那么我们愿意以1元钱的价格转让3000多亩土地给贵方。同时,项目的落实可以宽限到3年时间之后,我们愿意给以贵方一定的时间期限发展。如果真的3年时间后,贵方决定不在定海投资,那么我们将无偿收回土地项目。”

    为了拉拢中华集团,定海市政府开出了极其优惠和疯狂的条件,他们不相信这样的条件韩皓会不心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