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这行情就像老天爷脸色一样说变就变,去年华夏风光还是抢手货,今年都快压仓库,卖一辆赔一辆!要不是4辆华夏之光加2辆华夏qq硬搭2台华夏风光,估计没人愿意主动进货!”

    在安淮省一处华夏汽车经销店门口,老板娘看着刚到店的物流重卡说道。

    “市场就那么大,一下子挤进那么多家品牌生产同样的车型,大家日子都不好过。我们至少贴点钱还能把车卖掉,隔壁中顺还有福田的经销商都砸手里,停车场都放得满满当当快爆炸了!”

    另一旁的销售主管随声附和道。

    “主机厂都是吸血鬼,丝毫不顾我们这些小经销商的死活,拼命往渠道压货!要是我们都撑不住倒闭,看他们的车谁来帮忙卖掉!再这样下去,这日子快没法过了。”

    老板娘边指挥伙计卸货边抱怨道。

    “我刚接到通知,主机厂再次上调了完成销售任务经销商的年底返点标准,看来他们也知道现在市场不好做!现在中华4s店更惨,中华‘秦’卖不掉,厂家还一味压货!咱们搞华夏品牌至少还能混口饭吃,据说他们都快揭不开锅了。”

    销售主管小声地对老板娘说道。

    “那是他们活该,当初咱们想跳这个坑没机会,反倒因祸得福。听说有人准备退网不再代理,有没有这个说法?”

    之前在抢夺中华4s店代理权时失利,老板娘一直耿耿于怀。现在有机会嘲笑对方,她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

    “当初好不容易抢来的代理权哪里会那么简单就放弃,不过我听说如果到明年五一时主机厂还没有大动作的话,他们估计要搞事了。据说中华‘秦’二代车型已经在研发中,就是不知道何时上市。网上那篇文章你看了没有,说得中华集团明天就要倒闭了似的!”

    同在一个行当,销售主管消息比较灵通,知道不少内幕。

    “都瞎扯淡,中华集团那么大的企业,政府会让它倒下吗?何况从咱们卖车的情况看,顾客还是挺认这个牌子,要倒也是隔壁那些杂牌军先死一片。你盯着中华4s店那边,他们不想做的话我倒有兴趣接手——这里你帮忙盯着,我有事先回家了。”

    看了下时间已经晚上快22点,老板娘准备回家哄小孩睡觉。

    “不好了,出大事了!你们快过来看新闻,美国佬那边有好戏看了!”

    店里值班小伙子一惊一乍地呼喊,连同老板娘在内一行人见证了新世纪足以载入人类历史的重大事件。

    自从苏联解体,美国在全球一极独大,尤其第一次海湾战争让全世界见证了美国强大的军事实力!全球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或者联合体敢于挑战美国的霸权,世界警察的称号美国名符其实。

    海湾战争展现的现代化战争手段,让中国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自此更加韬光养晦一心谋发展,但美国一直虎视眈眈盯着这个在亚洲的大国。

    尽管经历了误炸大使馆事件,但中美关系还是朝着稳定双赢方向发展,尤其是加入wto双方在发展经贸往来方面达成一致共识。

    想不到如日中天不可一世的美国,今天本土竟然遭遇有史以来最大的恐怖袭击,911事件自此成为美国人民心中永远的痛。

    伴随凤凰卫视频道的不间断直播,远在大洋彼岸的中国人开始了解到911事件的详情。

    韩皓正在公司加班,他呆在中华“秦”二代车型实验室内,了解新车型的调试情况。

    突然实验室外面一片嘈杂,911事件太过骇人,尤其是世贸双子塔轰然倒塌的一幕,让所有在电视机前的观众都不由发出阵阵惊叫声,消息也传到韩皓耳中。

    “这不是好莱坞大片,而是活生生的现实,世界又要步入多事之秋了,期望我们伟大的祖国能够独善其身。”

    这是韩皓看到新闻后的第一反应,美国本土遭遇袭击上一次还是珍珠港事件,强大的美国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挖地三尺找出元凶报复。不过他很快想起了另一个人的存在,如果他记得不错的话,对方应该就在纽约读书。

    时光一晃而过,自从上次跟宋卿见面已经是接近三年时间之前,这个曾在韩皓生命中留下波澜的女子,一直在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留学深造。

    在这期间,韩皓曾两次飞赴美国底特律招募人才,由于该地跟纽约相距千里,所以他并未刻意探寻宋卿的具体消息。

    当时是自己主动拒绝了宋卿的好意,本着相忘于江湖,最大的关心就是互不打扰对方原则,韩皓没有主动联系对方。

    “纽约那么大,她应该不会凑巧就在双子塔上面吧!”

    看着电视上重复播放的灾难画面,韩皓在心中安慰自己道。

    “别自己吓自己了,人家说不定现在过得好好的。万一……要不要确认一下情况?”

    越是这样想,心里越是感到忐忑,韩皓多年平静的内心不由掀起阵阵涟漪。

    他拿出手机想拨打电话问候一声对方情况是否安好,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宋卿的任何联系方式。

    只知道她去了哥伦比亚大学留学,但她住哪里手机号码是多少还有毕业与否等,韩皓都一无所知。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唯一可行的选择是尝试拨打三年前宋卿留在国内的手机号,韩皓耳边传来了运营商甜美的答复声。

    借助911事件,韩皓心底沉睡多年的记忆一一浮现在眼前,他又看到了当年活泼大方的女记者笑眯眯站在自己面前。

    站在空荡荡的走廊上,韩皓一时之间感到深深的落寞和孤独。

    想了一下,韩皓拨通了程凯的电话,这个广告媒体圈的资深人士应该有能力打听到宋卿的联系方式。

    “宋卿?她去美国留学了好几年了。哦,你是担心她啊?联系方式我也没有,只能帮忙你问一问。很重要?放心吧,保证完成任务。”

    接到韩皓的电话,程凯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大半夜的,韩皓一个大男人拼了命要找一个年轻女人的电话,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特殊关系不由让他浮想连篇。

    看到韩皓拿着手机在走廊上来回踱步,脸上神情一脸严肃,手下们都躲得远远的,不敢上去打扰老板的情绪。

    “嘀嘀——”

    过了10分钟,程凯的电话终于打了过来。

    “嗯,xxx-xxx,我复述一遍你看对不对。”

    韩皓拿着笔在草稿纸上写下了程凯问到的号码。

    “为了确认无误,我特意问了三个不同的朋友……喂——喂——”

    想邀功般多聊两句,电话就被韩皓挂断了,程凯拿着手机无奈地尴尬苦笑。

    “嘟——嘟——”

    越洋长途电话给人的等待时间总是特别长,韩皓拨打电话后才在心里想起要如何组织语言跟三年未见的人开场白。

    “hi——”

    听筒里传来一个女声,背景嘈杂,韩皓不是很确定这是宋卿的声音。

    “宋卿?”

    韩皓尝试着用问了一句。

    “是我,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我现在很忙,有事就直说。”

    听出来宋卿身后不时传来阵阵警笛声,她好像正待在外面大街上。

    亲耳听到宋卿的声音,韩皓之前一直吊着的心中巨石落了地,他预想中糟糕的情况没有发生,对方好好地活在美国的土地上。

    不过宋卿明显没听出韩皓的声音,她完全把他当成了陌生人。

    “嗯,我是韩皓,从电视上看到发生了袭击,打个电话问候你一声。”

    之前组织好的语言都没有派上用场,韩皓只能大脑中想什么就说什么。

    他发现听筒半天没有声音,还以为是线路坏了,不由喂了两声。

    听到“韩皓”两字,宋卿不由愣住一阵,这个名字她已经刻意遗忘了许久。没想到居然在今天,对方主动找上门来了。

    当初就是因为他自己才远走他乡,想不到断了联系多年,两人又联系上了。

    “哦,我挺好的,现在正在采访途中。今天接到不少国内问候的电话,如果没有特殊事情,我先挂了,以后再联络。”

    宋卿并没有韩皓预想中激动或者喜悦,她平静地仿佛对待一个普通朋友般说出上述这番话。

    “那你去忙吧,有空再联系。”

    韩皓发现两人间因为时间空间的距离,再没有其他话好说,只好主动挂断了电话。

    “看来是自己想得太多了——”

    看了一眼窗外的阑珊灯火,他在心里暗自感叹道。

    走过员工们聚集的会议室,大伙都围在电视机前收看最新的节目进展。韩皓准备到办公室收拾东西回宿舍,他觉得自己需要好好洗一个热水澡清醒下。

    多年未动的心弦被宋卿这个因素突然拨弄,让韩皓有些乱了方寸,他需要休息恢复过来。

    “下面让我们来连线本台在纽约现场的特约记者宋卿,请她来介绍一下到底现场情况怎么样?凶手是谁,伤亡情况如何,还有美国政府的救援措施进行得怎么样?”

    正在电视直播中的凤凰卫视节目传来主持人话语,“宋卿”两字清清楚楚传到韩皓耳中。

    他赶紧跑进会议室,在电视屏幕上看到了许久未见的宋卿模样。

    “主持人,你好,我现在正位于……”

    相比以前的印象,宋卿给韩皓的感觉是成熟了不少,目光也更加坚定,一头短发显得更加干练。

    推测她是刚挂完和韩皓的电话就马上开始了直播连线,看着宋卿在电视上侃侃而谈,把电视机前观众最关心的情况都一一加以说明,说得演播室的主持人和评论嘉宾频频点头。

    韩皓知道,宋卿再也不是之前的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