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又喝得醉醺醺,你都不注意下自己的身体!”

    韩皓的母亲王桂芬看着丈夫韩永福一身酒气抱怨道。

    临过年,身为虎山商会会长的韩永福每天都有应接不暇的应酬,顶着中国首富父亲的名义,他在外收获无数或真或假的掌声和赞誉。

    “你不懂,有些事情没有我出马搞不定!快过年了,走动走动拉拉关系人之常情,不喝两杯人家会说你摆架子……”

    喝了酒,韩永福显得有些亢奋地回答道。

    “天天就知道应酬,也不关心一下家里的正事!咱们家儿子都多大了,现在连女朋友都没有一个,你作为一家之主也不上心解决!”

    韩皓已经虚岁27,但终身大事一直没有下落,最关键是他身边连女人都没有,这让王桂芬不免慌张起来。

    为此,她偷偷跑去找据说很灵的算命大师算过,对方说要帮韩皓搭一个桃花阵,届时自然一切顺利桃花朵朵开。

    明天就要去算命大师处搭桃花阵了,因此王桂芬不免心中焦虑,看到丈夫韩永福每天回家都醉醺醺自然很不高兴。

    “儿孙自有儿孙福,咱们家儿子还怕找不到老婆?搁我爷爷那辈,至少后院八房妻妾!”

    在酒精刺激下,韩永福不免有些口无遮拦。

    “我看家里的狗都比你知道顾家,你们两个一大一小天天在外没个章程,也不知道回来看看!”

    养的狗“三一”没少祸害镇上的母狗,但是一到晚上它还是乖乖回窝。反倒自家儿子韩皓现在越来越忙,总部搬到江州后也极少回到虎山的老家来,王桂芬心里数一数,都快有2个月没见到儿子真人了。

    “呕——帮我拿垃圾桶过来,有点反胃——”

    韩永福打了一个酒嗝后捂住胸口喊道。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韩永福终于躺在床上沉沉睡了过去,剩下王桂芬捏着鼻子收拾残局,她一边干活一边在心里埋怨着自己丈夫。

    这时门口传来一阵汽车刹车声,紧接着小狗“三一”叫了起来,不一会大门响起,一脸风尘仆仆的韩皓提着大包小包走了进来。

    “皓儿——”

    一看到儿子归来,王桂芬心中所有的不满立即烟消云散,赶紧放下手中活迎了上去。

    “妈,爸呢?”

    韩皓看到只有母亲出来迎接便随口问了一句。

    “天天应酬,又喝醉了躺床上睡着了!你吃过晚饭没,我给你热点宵夜吃。”

    小狗“三一”也是多时未见自己真正的主人,看到韩皓归来一个劲在他腿边打转。

    韩皓一回来,刚才还冷清的家立即显得生机勃勃。

    “我买了些江州土特产回来,给您和老爸补补身子。开车有些累,你给我下一碗鸡蛋面吧。”

    家的味道,就是母亲做饭的味道,一直忙于工作的韩皓回到家第一念头就是尝尝妈妈的手艺。

    “行,我这就去做,你先去洗个澡,你的房间我经常打扫,跟往常一样,衣服都在老地方。”

    听到儿子要品尝自己的手艺,王桂芬喜滋滋地准备下厨,还不忘吩咐儿子先去洗澡。不管韩皓在外多么风光,回到家里他就依旧如同没长大小孩一样,这就是王桂芬的心中感想。

    回到自己从小长大的房间,韩皓看了看摆设很干净整洁,母亲确实一直在定期打扫。

    闭着眼睛躺在床上,韩皓感受着往日的回忆。恍然间,这个平时在屋内书桌上苦读的孩子就长大成人,拥有了小时候无法想象的事业。

    拿着衣服去洗澡前,韩皓来到父母房间,看到父亲韩永福正鼾声阵阵睡在床上,他小心把被子扯了扯给父亲盖上,就走下楼去卫生间。

    第二代中华“秦”上市成功,让韩皓压力大减,回到家整个人更加放松,为此在洗澡时他不禁哼着歌。

    正在厨房下面条的王桂芬听到儿子的歌声,不由会心一笑,这个小崽子依旧是心目中的小崽子。

    “儿子,我跟你商量件事,明天你抽半小时出来,妈跟你去找大师摆个阵祈福,保佑你平安顺利!”

    看着刚洗完澡的韩皓敞开肚子拼命吃自己刚做的汤面,王桂芬心满意足之余有了新的想法。

    “不行,明天我得在上班时间回到虎山工厂,有个很重要的会要开!”

    一听母亲口中的大师,韩皓赶紧拒绝,他可真没精力陪母亲摆弄这些玩意。

    “哎哟——”

    冷不丁头上传来一阵刺痛,韩皓回头发现母亲手中拿着几根自己的头发。

    “我就知道你们父子懒,大师说了人不到的话,拿三根头发或者随身穿过的衣服也行。”

    刚才趁韩皓不注意,王桂芬猛地一下拔了几根儿子的头发。自从小时找过老道士算过韩皓的命格后,近些年的事情越发印证当年的预言,这让王桂芬对这些神秘的东西越发虔诚相信。

    “这——”

    对此,韩皓只能报以无奈笑容。

    第二天一大早,门外的公鸡刚叫不久,韩永福迷糊着醒了过来准备上厕所外出锻炼。

    “你小点声,咱们儿子在房里睡着呢,别吵醒他了!”

    王桂芬跟着醒了,她制止住丈夫毛手毛脚的大动作,生怕吵到儿子。

    “儿子回来了?”

    听到韩皓回来,韩永福不由精神一振,宿醉很快消退开始轻手轻脚起来洗漱。

    尽管晚上喝醉,但第二天一早起来散步锻炼身体,韩永福可没拉下。他打开大门,看见一款崭新的二代中华“秦”停在门口,才真正确定韩皓回家了。

    围着这款新车转了一圈,果然比在电视广告上看要顺眼多了,韩永福牢记着韩皓的宗旨,只开自己家生产的汽车。现在他开的车是华夏风光轻客9座款,因为这车装的人多,方便商会成员集体出行。

    眼前新款中华“秦”让他看了十分喜欢,于是他打算趁此机会向韩皓讨要一辆,旧车就留给商会做公车使用。

    惦记着换车之事,韩永福散步溜了个湾就回家,抵达家门时韩皓刚洗好了脸。

    “儿子,你这新车看着真是漂亮,不如就留下来给我开几天?”

    兴致勃勃拉着韩皓来到门口,韩永福问道。

    第二代中华“秦”现在持续热销中,在虎山这个大本营也见不到几辆,因为一平均到全国每个地方分到配额寥寥无几。现在产能爬坡,新车上市三个月内在路上看不见属于正常现象。

    看到父亲如此雅兴,韩皓当然是把车钥匙给了他。

    一拿到车钥匙,韩永福就顾不得吃早餐打开车门开出去溜达,试下这款新车的驾驶感受。

    “你爸这两年是越活越年轻,像个小孩看到好玩的东西都要试一下。”

    王桂芬看到这一幕,走出门口来到韩皓身边感叹道。

    “妈,你也要向老爸学习,多发现生活中的乐趣。要不我投资你做点生意或者什么事业?”

    一向来身为家庭妇女的王桂芬生活圈子就在镇上,韩皓想要不要让她也到外面长长见识。

    “你投资让我早日抱孙子,就是你妈我最想干的事业!镇上跟我同辈的人不少都早早抱上了孙子,每次她们问起我你的情况,都让我下不了台!”

    说到这,王桂芬就气不打一处来,自己儿子的姻缘是她惦记的头等大事。

    “你老实跟我说,有没有女朋友,有没有喜欢过的女孩子?”

    趁单独母子两人时间,王桂芬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姿态。

    “现在太忙,女朋友实在没时间找。我曾有过喜欢的女孩子,但后来没发展成。”

    看到母亲焦虑的神态,韩皓不得不说出埋藏心底的**。

    仔细打量一番韩皓,发现儿子的表现不像说谎,既然有过喜欢的女孩子,那让王桂芬放心下来一半。

    “难道对方比咱们家条件要好,瞧不上咱们?”

    看了韩皓有些落寞的神情,王桂芬着急问道。她生怕儿子看上了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的女儿。

    “不是这个原因,总之一句话说不清楚。你和爸放心,该结婚时我肯定结婚,保证完成你最想干的事业!”

    早餐过后,还是韩永福开着车送韩皓来到虎山基地工厂,一路上他都在和儿子分享新车驾驶感受。听见从父亲口中对新车赞誉多过批评,韩皓的心情也大好起来。

    “你儿子的桃花从生辰八字看不会少啊,可能是事业星太过显赫压制了桃花星,待我搭个阵眼助他一臂之力吧!”

    王桂芬虔诚地送上贡品,大师接过后算了算说道。

    “这道符在家里烧了后,把灰洒到澡盆中搅拌,洗澡时擦拭全身即可。”

    大师的指示让王桂芬赶紧打电话给韩皓,让他晚上务必回家吃饭洗澡。

    正在开会的韩皓接到母亲有些不着调的电话摸不着头脑,但他还是推迟了返回江州的行程。

    看老爸对新车爱不释手的表现,韩皓知道这车是暂时拿不回来了。因此,他让工厂又调配了一辆新车供他使用。只有自己作为第一批客户,才能第一时间发现产品的质量问题。

    “今天开着新中华‘秦’去上班,一路上都有人询问这款车好不好用,到了单位大伙都围着它欣赏了老半天时间。”

    韩永福得令今天必须回家陪儿子吃饭,所以推掉不少宴请。韩皓一回到家,他就得意洋洋向儿子摆显道。

    “哦,还有,那个xx局的局长老耿,他儿子据说准备结婚,想提这款车作为婚车。到4s店里问了得3个月后才到车,他找到我问问能不能帮忙通融一个月后提到车?”

    现在虎山商会的办公室就在县级市政府大院内,所以韩永福上下班也跟广大公仆们一起进出。但他的身份异常显赫,当前中华集团占据了虎山过半的工业产值,属于市里举足轻重的大户,因此韩永福成为政府大院里的名人。

    “行,我打个电话找人安排下。”

    韩皓一句话就解决掉这个难题,这让韩永福不由喜上眉梢。

    要不是韩皓一再警告他不能参与当地的官场事项,安心当一个商会会长,韩永福估计能成为本市地下组织部的能人。

    晚上一家三口吃饭,这是许久未曾有过的闲暇幸福时光。母亲王桂芬特意做了不少韩皓爱吃的饭菜,这让他不禁大快朵颐。

    虽说儿大不由娘,但王桂芬还是希望韩皓能一直呆在自己身边。

    刚吃完饭,他就被母亲打发去卫生间洗澡,发现里面已经有一大桶烧好的热水,水里还伴着某些不明烟灰。

    “慢慢洗,全身都要擦遍,对你有好处。”

    容不得韩皓质问太多,王桂芬就下达了指令。

    估计是今天母亲得到大师什么指点才如此,韩皓无奈之余还是一一照办,母亲的唠叨让他感受到家庭的温暖。

    正待韩皓洗澡出来,听到门口车响,紧接着姐姐韩雨带着两个小外甥走了进来。一辆红色的华夏qq,就是韩雨现在开的代步车。

    作为虎山第一家经营华夏摩托和华夏汽车的经销商,韩雨一家这几年挣了不少钱。

    从韩雨身上的名牌和越发洋气的打扮就可见一斑,据说姐夫庞爱国还购买了一辆中华宝马3系供其日常使用。

    一人致富,全家沾光,韩皓的崛起,让身边亲人同时改变了人生。

    “舅舅——”

    看到韩皓,两个小外甥扑了上来抱住他。年少聪明的小外甥们早知道舅舅是了不起的大人物,因此特别热情。看来韩皓每年大手笔的玩具让他们早早认识到谁是最可爱的人。

    想必姐姐此次前来,怕是母亲王桂芬打电话通知她弟弟回来了。

    现在家里产业都是拜弟弟所赐,所以韩雨得知消息后就开车赶过来跟韩皓见面聚下。

    “姐夫呢?”

    韩皓没看到庞爱国,看到只有姐姐单独带着孩子前来不由问道。

    “他啊……他说店里有些突发事情要处理来不了,由我代表向你问好。”

    韩雨回答时脸上闪过一丝犹豫表情,但她最后还是掩盖了过去。

    “有些事情到了一定层次要学会放手让手下人去干,不用事事躬亲自己来。”

    韩皓抱起最小的外甥女庞思雨说道。

    简单询问了一下姐姐现在店里的经营情况,发现情况还可以,华夏摩托和汽车在虎山销量属于第一梯队,估算年净利有50万以上,韩皓也便放心下来。韩雨平时在店里帮忙管理财务,因此说的话具有可信度。

    “据说虎山还要开第二家中华4s店,不知道这消息是否准确?”

    此次韩雨前来也是有所企图,现在中华4s店很是抢手,她代理了华夏品牌,自然也想把势力延伸到中华品牌。

    之前虎山第一家4s店的申请,韩皓没有同意,让姐姐一家先搞好华夏品牌。现在作为大本营之一,虎山经济发展迅速,足以容纳下2家中华4s店。

    “先按程序来吧,必要时我会打个招呼。”

    看着从小照顾自己的姐姐发话,韩皓想了一下回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