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暗流涌动
    加入wto,也伴随着中国汽车版图进入了多事之秋。

    “章男殿下,我们的谋划能够成功吗?一汽真的会如同我们预料般行动?”

    兵贵神速,一汽以闪电般的速度出资2亿现金收购了川汽集团,从此其在巴蜀之地又多了一座分基地。在名义上获得了跟丰田汽车直接对话的机会,不过一汽和丰田这两家大型汽车企业的合作还必须等待国务院的审批。

    在一汽有所动作之后,丰田在背后又推了一把,把津汽这块大肥肉送到一汽嘴边。

    身为助手,古美对一汽能否吞并津汽感到有所怀疑,因为他来到中国后发现这里的地方政府对属地企业保护很严格,这样大规模跨地区的汽车合并很容易遭到地方政府反对和抵制。

    “津汽近两年已经不行了,他们的仓库积压了大量车辆卖不出去,工人们等着发工资,政府收不到税,他们急需一个从天而降的救星来拯救。”

    针对津汽多次派人前来要求丰田投放最新款的经济型家用轿车,丰田章男一直压下不放,他需要给以更多的压力让津汽屈服。

    丰田已经入股大发,实际上控制了这家企业,津汽由于缺乏自主研发能力,现实中经济命脉已经被丰田牢牢把控。在丰田章男打定主意抛弃津汽另寻伙伴的这一天,津汽的衰落就不可避免。

    内有中华、奇瑞等国产车崛起挤压,自外又得不到丰田强力援助,称霸微车十余载事业的津汽就此陷入了沉沦阶段。这就是没有自主研发能力导致供血能力不足而走向衰亡的典型。

    “如果我是竺天峰,那我一定不会错过这个好机会!”

    津汽可不是川汽这样的小地方汽车国企,而是中国一度紧跟在三大汽车厂后的大牌国企,这两家企业的重组肯定会惊动中国政府最高层。

    津汽一直在国内汽车版图定位于生产经济型汽车,而一汽目前在卡车、中高级轿车方面屡有建树,唯独在经济型小车方面一片空白。如果能拿下津汽,一汽不但能获得在华北地区最大的汽车生产基地,还能够填补自己汽车版图的短板。

    在吞并川汽后,一汽不由自主继续跟着丰田的指挥棒行动,因为就算是陷阱,也是一个让人无法拒绝的温柔陷阱。

    丰田章男内心对此深信不疑,最高明的棋手总是在众目睽睽下骗过自己的对手。

    “我跟国务院有关领导汇报过,他们支持我们一汽兼并重组地方企业,从而形成中国汽车界真正的巨无霸!”

    刚下飞机就立即赶回办公室的竺天峰召集手下们开会。【】

    “当得知我们有意跟津汽联合,首长很高兴,说正是天作之合。不过具体工作还得我们去做,毕竟津汽方面不那么乐意加入我们。”

    有机会推动一汽和津汽合并,这可是足以载入中国汽车历史的大事,竺天峰为此异常兴奋。

    “据不完全消息透露,夏利今年亏损了3个多亿,按照这个趋势,明年大幅亏损也是定局。连续3年亏损的话,夏利就得从股市退市了,这是津门市政府不愿意看到的局面。因此,我推断只要我们承诺新津汽工厂、工人、税收不变,津门市很大程度将接受我们的收编!”

    另一位一汽集团领导分析说道。

    “丰田方面已经向我们承诺,在一汽没有重组津汽前,他们将谨慎向其投放新车型。”

    竺天峰这句话非常明确,就是丰田早已经抛弃了津汽,在强大压力下,津汽其实没有选择的余地。

    “竺总,您可真有战略眼光,拿下津汽的话我们一汽就是当之无愧的共和国长子,拥有全门类的汽车产品线,国内霸主舍我其谁!”

    一汽这两年发展很快,竺天峰也显示出强大的领导能力,底下一群人都拥护他。

    “实际上丰田比大众在国际上要更加具备影响力,将来丰田在国内投放花冠、佳美、皇冠、霸道等车型将会马上改变市场格局。尤其丰田同意派出工程师协助我们开发红旗轿车,这是我们复兴红旗品牌的关键一战!”

    对丰田汽车,竺天峰很是渴望,日方进来后不但能增强一汽实力,还能进一步牵制德国人。

    作为丰田汽车在中国唯一的合作伙伴,日方只能依靠一汽的力量来征战中国市场。

    拿下川汽,吞并津汽,丰田汽车在中国的合作伙伴就只剩一汽,届时强强联合不愁发展不起来。

    “我们目前在中国只希望跟一汽合作,搞好一汽丰田合资公司是我们所有工作的重点!”

    丰田方面的表态,给竺天峰吃了定心丸。

    一汽方面打的主意是丰田汽车今后只能依赖一汽一个合作伙伴,而丰田方面在丰田章男的部署下为悄然空出第二个合资名额而准备。双方在谈合资时都留了一手,但双方都对重组津汽这步棋达成一致。

    身处津汽一线的员工们都没有觉察到身边正暗流涌动,他们无意中已经成为了别人的猎物。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南方,二汽东风集团正蠢蠢欲动。在国内其他汽车厂家纷纷有所动作之际,身为第二大汽车集团当然不甘人后。

    从标致到本田,广汽打了一场痛快的翻身仗,从1万、3万到5万,广汽本田每年销量上一台阶。2001年凭借5.1万销量,销售收入突破122亿,利税达45亿,净利润创纪录有16个亿。

    但广汽本田这个项目背后却涌现着东风汽车的身影,因为发动机是由东风本田发动机合资厂提供。

    当初广汽标致失败,中央部委对南粤省会广府市很是不满,其他合资企业都搞得好好的,就你们广府市搞砸了。更郁闷的是广府市之前向国家争取的一个大型石化项目也没搞好,结果广汽标致、广府石化两大窟窿成为全国皆知的笑柄。

    “你们南粤人做生意有一套,但搞工业就没有天分。真要继续搞汽车的话,必须引入国内大汽车集团背书才行。”

    在广汽申报跟本田合资生产整车项目时,中央部委心存疑虑南粤人到底还能不能搞好汽车,所以就让二汽东风汽车加入其中。有了东风汽车背书,搞起汽车来多几分把握。

    因此有了中国特色的“一个项目、两个公司、三个伙伴”模式诞生,为了本田汽车合资项目,东风和本田合资了发动机工厂,而广汽则与本田合资了整车工厂。

    “我们也不想东风进来参合,但在当时历史背景下为了保住广府市拥有‘三小’之一轿车的牌照,我们做了妥协才同意东风加入其中。”

    这是当时负责合资谈判的广府市代表的原话。

    看见广汽本田混得风生水起,这让只能从发动机中分粥的东风集团眼红不止,发动机厂跟整车厂没有可比性,广汽本田一年16亿的净利润是卖多少发动机都比不上的香饽饽。

    因此,趁和本田在发动机领域合作之余,东风老总苗于玮私底下提出了跟本田进行深度合作的意愿,就是成立第二家合资整车公司——东风本田。

    能跟竺天峰并称少帅的苗于玮同样雄才大略,他看到加入wto后的机会,努力扩张着二汽东风的版图。

    本田汽车第一念头当然是热烈欢迎,现在雅阁一款车就能横扫中国中高级车市场,利润率冠绝全球,他们当然希望能在中国加大投资。

    “我们对和东风的合资持开放态度,但也要顾及广汽方面的意见,毕竟他们为本田进入中国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

    本田社长吉野浩行对东风方面如此回复。

    在广汽本田谈判时,双方立下过一个君子协定,本田的发展只能在广府市,而广府市也不选其他合作伙伴。

    郎有情妾有意,但是还得看第三者广汽的态度,更明确说是广府市的态度。

    因此,本田社长吉野浩行特意来到广府市,与当地市领导进行会面,并把想跟东风合资整车的消息透露给对方。他已经为此做好心理准备,估计要和广府市方面进行长期谈判拉锯战。

    “可以,但你们也得允许我们另外找一家。”

    没想到,广府市主要领导很爽快答应了本田的申请,因为广汽也早不满足仅找本田一家合作伙伴。像国内发展得最顺利的上汽集团,坐拥大众和通用两大合作伙伴;现在一汽动作连连,同样有大众和丰田两大帮手。

    要把广汽发展为国内一流大型企业,光靠本田可不够。

    “那好吧,你们找谁都可以,但我们不希望是丰田!”

    吉野社长深知丰田汽车的厉害,本田和丰田两家企业犹如老冤家般针锋相对竞争。在北美市场,本田和丰田就打得不亦乐乎。雅阁对佳美、思域对花冠、crv对rav4,相爱相杀间互相成长。

    “具体伙伴还没有下文,但我们会选择最合适广汽发展的伙伴。”

    广府市其实也没有想太多,主要是趁此机会为合资留出名额。

    得到广府市点头,东风很快跟本田敲定了成立整车合资的事宜,并报国家审批,新公司将坐落于东风大本营所在地武江市,计划投产国内首款合资suv,即在美国卖得火热的crv。

    基本搞定东风和本田合资整车的事宜,让苗于玮松了一口气,但二汽的沉重负担还没有解决。

    风神汽车生产的蓝鸟轿车年销量突破2.8万辆,利润超过8个亿,占据了整个东风集团利润的三分之一。

    当初一个无心插柳的项目,现在居然产生如此大疗效,让东风能够输血前行。

    风神汽车的成功,也吸引了日产汽车的关注,因为源源不断从日产本部运输到中国的发动机和变速器不会骗人,凭借蓝鸟轿车的热销,日产也从中分到不少好处。

    风神汽车是东风跟台湾裕隆汽车合资的产物,而日产汽车掌握着裕隆汽车25%的股份,这让日产在风神汽车中拥有一定发言权。

    老对手本田凭借雅阁在中国市场获得巨大成功,这让刚从泥潭中脱身的日产汽车冒起了进入中国合资的强烈兴趣。

    凭借在风神汽车中的合作,日产汽车进入中国合资的首选就是东风汽车,因此双方一拍即合打算在风神汽车基础上拉日产进来,引入经济型轿车“日产阳光”生产。

    从东风标致雪铁龙到东风悦达起亚,再从东风风神到东风本田,现在东风日产也快有了眉目,东风集团在轿车合资上频频落子布局,苗于玮居功至伟。

    但是东风跟日产汽车在风神公司扩大合作的项目在中央却被打了回来,这让自诩懂经济的苗于玮大为吃惊。

    “单靠几家合资的轿车生产企业就能解决东风现在的困境吗?东风遍布全国的生产基地,十几万职工,除了乘用车外还有庞大的商用车资产,这些问题都要通盘考虑!”

    主管经济的副总理特意把苗于玮叫到办公室语重心长说道。

    “雷诺日产的老总不是叫戈恩嘛,他短短两年时间就让日产汽车起死回生。我建议你们东风这次要搞就搞大动作,把乘用车和商用车两大资源都拿出来合资,彻底解决二汽沉疴已久的历史问题。

    现在不少外资巨头想要进入中国市场发展,可以,但是要拿出‘门票’!

    像不久前的柯达公司,就拿出12亿美元收购中国十家胶卷厂并负责所有职工安置问题,我们中国政府同意3年内不批准新的投资者进入国内市场。

    日产汽车要进入中国,必须拿出诚意,并且要能给东风集团带来新生!”

    跟一汽、上汽相比,二汽东风就显得竞争力不足多了,合资品牌没有拿得出手的轿车产品,前两年还得靠国家救济才渡过破产难关。要不当初也不会被韩皓逼迫签下城下之盟,养大了目前在市场上风光不已的中华集团。现在十几万的职工窝在大山沟里,如何处理这个老大难题是国家高层都头疼的事情。

    既然神奇的戈恩可以挽救日产,那么他是否可以妙手回春造东风呢?

    “你们的提议太过超前,远远超过我们的期望,必须到董事会讨论。”

    就连被誉为汽车狂人的日产总裁戈恩一时都无法定夺,只能是拖字诀考虑。

    中国市场在广汽本田和上汽通用的试水照耀下,已经展现出无穷的活力,将来全球汽车竞争的主战场毫无疑问就在中国。

    “谁赢得了中国,谁就赢得了下一个世纪!”

    从乘用车到商用车跟中国第二大汽车企业合作,整合难度可想而知,而且投资规模更是会创造中国汽车界的历史。

    戈恩心中明白,日产汽车要有所作为必须进入中国,但是这张昂贵的门票是否值得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