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又是除夕
    得知乔治亚罗主导的“italdesign”工作室加入s1项目设计竞标,乔治犹如霜打蔫了的茄子般精神不振,原本胸口一腔热火就此浇灭。

    “赵,看来我们白欢喜一场了!跟乔治亚罗的工作室比起来,我们就像两个小孩。华晨轿车我去仓库看了,确实非常有创意很漂亮。我觉得我们无法跟他们直接竞争对抗。”

    作为市场上竞争对手,华晨新出的轿车会被中华集团购买回来进行拆卸分析,看看对方有何优缺点。

    乔治到公司仓库看了华晨轿车后,心情低落到了底谷。

    “你们美国人的心情我真是无法理解,昨天还打着鸡血到处跑,今天就失了魂似的半死不活。如果我说赢不了,难道你就放弃了吗?不到最后一刻,就连上帝都不知道结局如何!反正我不管你,如果你不愿意干,那我就自己一个人来!”

    赵春雷身上有着中国人传统坚韧不拔的品质,做一件事情喜欢有始有终。他心里对意大利人加入进来同样郁闷,但做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事。虽然机会不大,但总要尝试一二。

    “唉,一想到对方实力强大,我就静不下心来,脑子里有千百种声音在叫我放弃,不要再做无用功,还不如用这些时间去玩。”

    围着赵春雷打转,乔治捂着脑袋说道。

    “出门往右一百米,把头泡在洗水盆上就可以减轻你的痛苦。”

    依旧不慌不忙一笔一划更改草图,赵春雷面无表情说道。

    与此同时,在研究院员工餐厅,韩皓正和赵全复坐在一块用餐。作为公司老总,韩皓没有搞特殊,都是跟大家一起吃大锅饭。

    他发现吃饭的时候,反倒是和手下们交流的好时机,有时还能倾听来自一线员工的心声。

    “你给意大利人的底价太高了,3000万美元买一个外壳实在不划算。三大件我们都已经弄好,他们要做的只是门面功夫,值不了这个价!”

    赵全复扒了一口饭后对韩皓直接说道。政府搭台,企业唱戏,台子搭得不好,你们就找我们来解决嘛。”

    在跟韩皓单独会谈时,周南生如此说道。

    “多谢首长关心,我们正好趁此事件开启工业2.0升级转型。从简单的模仿向自主研发设计起步,力争向国际化企业经营方式靠拢。但这个过程不会一跃而就,需要时间和经验的积累。”

    韩皓的回答让周省长很欣慰,眼前这个年轻的企业家脑子非常清醒。韩皓没有暴发户身上的浮躁,反倒一直都很沉稳,让省长觉得中华集团在其执掌下肯定大有前途。

    “这次来,我给你带来了5个亿的国家开发银行低息贷款,由省政府直接出面担保。省里和国家开发银行达成了战略合作协议,他们给了我们省一大笔贷款,我从中给你们中华集团留了一份。

    这笔款项属于科技创新基金性质,你们必须专款专用,把钢用在刀刃上。期待不久的将来,我能开上一辆真真正正完全是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轿车。”

    离开之际,周省长还给韩皓带来了一个惊喜,表明他此次并不是空手而来。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又是一年除夕时,整个中国终于结束了世界上人口最多规模最大的迁移行动,千家万户团聚在一起迎接新年的到来。

    吃过年夜饭,看着韩皓爬着梯子在大门口张贴春联,韩永福在底下扶着,一旁的王桂芬觉得这才是家的感觉。

    门外道路停着两辆崭新的二代中华“秦”,颜色正好一烟一白,韩永福果然如同韩皓所料,没有提换车的事情,一直霸占着使用。

    “家里太小了,我跟你妈商量打算把这房子推倒重建,至少门口小院要改为可以同时停放两辆小轿车,免得停在外面路边挡了别人的路。虽然邻居不说,但终究影响不好。”

    趁韩皓从木梯走下来,韩永福开口介绍道。

    现在住的小楼房已经有15年历史,韩皓记得当初还是小学生时搬进了这栋在镇上算是豪宅的地方,一晃多年过去,自己长大了,房子也老了。

    “你们说的算,我没意见。如果不满意,我们可以搬到江州居住,我在那里买了一块地可以建房子住。”

    “不去城里住,在这里住挺好,亲戚朋友都在,邻里关系也好,我在这住得舒服。”

    母亲王桂芬第一时间跳出来反对,她喜欢了这里的山山水水,不愿意离开家乡到大城市生活。

    “你妈的意思是让你多回家看看,每次吃饭她总要唠叨你在外面吃得好不好。”

    韩永福接着说道,现在韩皓基本定居在江州,回虎山的次数都很少。

    当一家人准备回客厅看春晚时,一辆宝马开了过来,姐姐全家四口过来拜访,当然主要还是冲着韩皓而来。

    许久不见姐夫庞爱国,现在的他剃了一个大光头,发福了许多,肚腩鼓鼓走路一晃一晃。脖子上挂着沉甸甸的大金链,提着一个鼓鼓的手提包,lv皮带头很是显眼,十足一个大老板的打扮。

    如果韩皓跟他站在一起,人们毫无疑问会认为庞爱国是老板,而韩皓只是小跟班。

    庞爱国这副形象,谁能想到他几年前还是路边一个修理工。

    看见韩皓看着自己,庞爱国赶紧一脸谄媚地上前连声叫韩总好,他可没忘记到底谁给了他今天的好日子。

    一家人围在电视机前说着话,韩皓发现庞爱国总是不时拿出手机来看,似乎拜年短信特别多。

    “我去看看店里值班情况,免得待会放鞭炮引起火灾不安全,晚点我再回来接你们回家。”

    坐了一会,庞爱国起身告罪道,他准备到店里看看。

    “去吧,安全第一。”

    韩永福见状点头同意道。

    伴随庞爱国一声鸣笛驾车离开,韩皓不由一时兴起随口问了小外甥平时庞爱国爱干什么。

    “打牌呗,每天爸爸都打牌到很晚才回家。”

    年纪最小的小外甥女庞思雨不假思索回答道。

    “打牌?”

    韩皓转头望向了姐姐韩雨,用目光询问她是否知道这件事。

    当初庞爱国就是因为打牌被人在牌桌上摆了一道,还是韩皓出面把事情平息下来,没想到现在他又按捺不住重操旧业。

    “我说过他好几次,但他说是跟朋友应酬,还说虎山像他这样的老板没有谁不打牌交际。天天跟一大群猪朋狗友喝酒打牌,还说男人窝在家里是没出息。我现在一管他,他就跟我吵。”

    眼见瞒不住,姐姐韩雨才坦露了实情。

    “刚才你怎么不早说,我倒要让他在我面前说一遍,是不是所有的虎山老板都爱打牌?我是不是虎山人?日子刚好起来,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看到姐姐眼眶都红了,估计之前受了不少委屈,韩皓有些生气地说道。

    “好了好了,大过年的别说这些不高兴的话。过段时间,我找爱国聊聊,让他多顾顾家。”

    看到韩皓像是要生气的模样,母亲王桂芬赶紧出来打圆场。

    “爱国心地不坏,估计是被那些朋友带坏了。我也找个时间劝劝他,让他要以家庭为重。不要因为有了几个钱,就在外面瞎混。”

    父亲韩永福也发声劝道。

    韩皓一向来在家里都是温文尔雅态度平和,现在突然发起火来让大家很是害怕。掌管成千上万人的大集团,形成了不怒自威的气质,韩皓一旦露出威严,确实非常吓人。

    “皓儿你放心,我会处理好自己的家事,你不用担心。”

    韩雨也没想到韩皓会如此严肃,怕他真找庞爱国问罪,因此不由解释道。

    看到身边都为庞爱国求情,韩皓才没有继续就此事表态,姐姐的家事他确实伸手莫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