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天网恢恢
    沪江市某小区门口,一个戴着墨镜的和鸭舌帽的男子提着一个公文包,正准备在水果摊买点新鲜的水果回家。

    “马老板,今天买点什么?”

    摊主热情地招呼道,这个顾客出手阔绰不爱还价让人印象深刻。

    “先看看,有什么新鲜一点的水果吗?”

    男子开口问道。

    “庞爱国!”

    冷不丁一个人从背后拍了他的肩膀随意喊道。

    “嗯——”

    下意识答了一句,该男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四个大汉从身后扑倒在地上,很快双手被明晃晃的手铐铐上。

    “救命,有人抢劫绑架!”

    被扑倒的男子拼命想挣脱,同时向周围人群求救。有人见状,正准备喊人报警。

    “警察办案!”

    看到人群围观上来,其中一名平头凶悍的中年人拿出一本警官证大声喊道。

    听到警察两字,被抓男子依旧不肯就范拼命辩解道。

    “你们抓错人了吧,我姓马,是从甘南省来这里做生意的正经人。凭什么抓我?”

    被几名大汉控制住,该男子的墨镜和帽子都在刚才搏斗中被甩掉,现在他的真实面目展现在所有人面前。

    “可以啊,全省的警察都在找你小子,还真当我们警察是吃干饭不做事?你那点小伎俩能瞒得过谁,几千警力动起来还掀不出你这个小耗子?先带上车再说。”

    一看清男子的面相,经验丰富的刑警队长就知道正主落网了。

    拼命挣扎不想上车,但庞爱国还是被硬塞进了一辆商务车中。

    “庞爱国,别演了,卖你身份证件的啥都招了,不然我们也不会出现在这里。整个海州被掀了个底朝天,都赶上严打那茬力度了。”

    刑警的一句话,彻底让男子脸上没了血色,他就是自诩完美大逃亡的庞爱国,刚跑出来半个月就被抓了。

    “没文化就是见识短,有个首富小舅子,你他娘还不知足,搞出这摊烂事。要是我像你这样,天天在家数钱就好了,真是蠢货一个。”

    但庞爱国还心存一丝侥幸,他幻想着能以沉默蒙混过关,一言不发。

    “别看了,你那老相好很快就能跟你见面,看到没,另一组人马已经上去了。到时,你们就一起在监狱做亡命鸳鸯吧。”

    看到庞爱国还想顽抗,刑警队长一句话彻底击溃了他的防线。

    一铺富三代,今天庞爱国看准了一排商铺,正准备买下来充当固定资产投资,将来自己做生意或者出租都能有不错的收益。有钱的感觉真好,出手大方的自己一下子就镇住了沪江房东。没想到刚签完合同回来,就被来自海州的刑警逮了个正着。

    “事情都是我干的,跟孙露露没关系,你们不要为难她。”

    事已至此,庞爱国打算一人做事一人当。

    “放心吧,我们只管抓人,怎么判是法院的事。还有,感谢你为我们警队创收啊,你那小舅子说了半年内把你抓获归案,你卷走的钱都算办案经费无偿赠给警方,这是老子有史以来办过最肥的差了。”

    不一会,孙露露哭泣着被带下楼,上了另一辆轿车。

    “抓到了?”

    接到电话通知,韩皓还有些不敢相信,人海茫茫中要找人是十分困难的事情,毕竟眼下中国社会管理没有实名制,还有许多漏洞可钻。何况庞爱国有可能偷渡跑到了国外,这就更不好找了。

    按照法律专业人士的意见,庞爱国以诈骗罪起诉的话,金额巨大,估计十年有期徒刑起,甚至无期徒刑也免不了。

    “能给我根烟抽吗?”

    庞爱国立即被带回了虎山公安局,开始了正式审讯。接过警察递过来的香烟,庞爱国缓缓开口说道。

    “我就像一只在大象阴影下生活的蚂蚁,每个人看到我总会提起大象的存在。无论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人,他们都认为大象才是真正应该关注的焦点,而我只不过是大象的附属品罢了。

    你能想象当初一个只能向自己请教的小毛头伙子,突然间变成太阳般耀眼的存在,让所有人就只能仰视他。

    我是看着韩皓长大,一路过来也没觉得他有什么了不起,只不过运气好,轻轻松松就有了如此大的产业。他挣了那么多钱,给我们这些最亲的人只是一小口残羹冷炙,甚至做生意都得低声下气求着他。我想做汽车配件供货,他一口就给否决掉,说我不是这块料。弄得我做什么都得先向他汇报,他比我死去的老子还能管事。

    我就看不惯他的嘴脸,凭什么啊!凭什么他挣那么多,我们就只能拿那么少?当初他处心积虑把我们挤走,就为了独占庞大的资产。你去问问他,如果没有我跟她姐的帮忙,他能够有今天吗?”

    红着双眼,庞爱国把自己心底的话都发泄出来。

    “我承认我骗了那些一心发财的人,反正他们也不是冲着我来,还不是因为我是韩皓的姐夫才心甘情愿送钱过来。我只不过是间接从韩皓那里拿回属于自己的钱,这笔钱对他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算不上什么大事。

    我可以对不起身边所有人,唯独就没有欠他韩皓任何一分!”

    死猪不怕开水烫,庞爱国心知是韩皓在背后出了大力,不然自己不会如此被抓住,因此把矛头直接对准了他。

    “庞爱国,算了吧,没有你那小舅子首富,你也不过是路边修摩托车摊的师傅。你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去,都是把原因归咎在他人身上,从来不在自己身上反省找缺点。一有点小成就便沾沾自喜,以为自己是百年奇才,恨不得把全世界踩在脚下。

    为了抓你,我把你的档案里里外外背了滚瓜烂熟。你初中肄业,平时仗着自己点小聪明勉强混口饭吃,平日你老丈人家没少帮衬你。真正干事没一件靠谱,就连最风光的汽车经销店其实都是你妻子韩雨在背后打理。

    一句话总结,你就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不自量力。

    都现在还死鸭子嘴硬没有任何帮助,好好想想自己现在的处境以及将来的结局。想想你的孩子还有老母亲,老老实实交代罪行还能换个认罪态度好来从轻发落。”

    刑警队长诛心的一段话戳破了庞爱国死命撑起的泡沫。

    “这个丧尽天良的混蛋,他是死是活我都不关心。该枪毙就枪毙,该坐牢就坐牢,我们娘三早跟他断绝关系,此生不再往来。”

    得知庞爱国落网的消息,韩雨泪流如注哭诉道。

    这个自己全力信任的男人,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背叛了自己和家庭,她如何不痛心疾首。

    韩雨的家婆,也就是庞爱国的老母亲,得知儿子被抓了之后,扑通跪在地上求韩雨,看在往日夫妻情面上去求情,救救自己闯下大祸的儿子。

    韩家本来想让韩雨搬出庞家另外找地方住,但她以要照顾老人为由没有离开,现在家婆这一跪,让她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去跟韩皓说,只要留那小畜生一命,就说我们庞家这辈子下辈子做牛做马都不会忘记他的大恩大德。”

    庞爱**亲心知到底谁才是这件事情的主导人物,只要韩家姐弟松口,那她儿子就能逃过鬼门关。

    之前她偷听过隔壁邻居谈话,提及儿子犯下的事情,骗了那么多钱肯定是死罪一条。联想起自己这辈子的见闻,尤其前些年严打时不少人就因为几十块钱就挨了枪子,庞爱**亲一直提心吊胆。她一辈子才攒下不到2万块的家当,现在儿子疯狂弄了1000多万,这是一笔多么大的数字。

    赶紧把家婆扶起来,韩雨想起平时庞家上下对自己也还不错,又念及庞爱国是自己亲生骨肉的爹,不由开始心软下来。

    如果他真被枪毙了的话,今后儿女问起来又该如何回答?心知1000万在当今社会是如何一笔巨款,庞爱国如此定罪的话不知道要判多重?又想起以前庞爱国对自己的好,韩雨更是无法拒绝家婆的请求。

    “死罪难了,活罪难逃,从报案开始这事就已经是公事公办了。留他一命应该没有问题,但他在监狱待多久就看国家法院如何宣判了,诈骗罪最多无期徒刑。”

    接到姐姐的电话,韩皓如此回答道。

    难怪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之前姐姐还一副恨不得恩断义绝的态度,现在又为庞爱国求情,韩皓在心里感叹道。

    虽然丈夫闯下大祸跑路,但韩雨还是继续赡养家婆;让她准备离婚,她又以孩子还小为由不肯去法院起诉,可以说姐姐有着中国人民传统的善良美德。

    换个角度看,正是韩雨等人的纵容,才让庞爱国有了胡搞的底气。

    如果韩皓出手,庞爱国判个几年出来甚至缓刑估计都也没问题,毕竟他现在是债权人,而且影响力无处不在。

    但韩皓可没那么好心,对庞爱国这样的人,不好好让他在监狱反省改造,将来不知道又会弄出什么大名堂。

    敢做错事,就要有承担责任的觉悟,何况韩皓没空搭理这样的身外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