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群雄并起
    胡一鸣是一位非常睿智的学者,韩皓每次跟他交流都受益颇多。

    按照胡一鸣的理论分析,中国的汽车市场分为三级并存状态,第一级是沿海发达地区核心城市,第二级是内地县市城镇地区,第三级是广袤的农村腹地。由于中国国土广阔和经济发展不平衡,这三级市场呈现阶梯级别分布共同存在。

    在汽车进入中国家庭的时间演化路径,他同样做了四大阶段区分。

    第一阶段是特权阶段,汽车属于权力的象征,只有政府高官才有资格乘坐,这基本位于80年代中期以前。第二阶段是商务阶段,汽车成为生产的工具,公司企业成为市场消费的主力,这个阶段在90年代末发展到顶峰。

    第三阶段就是家用阶段,汽车尤其是轿车开始大规模进入普通老百姓家庭,汽车成为一种大额消费品。这个阶段从2002年开始,标志就是国内轿车销量的60%开始被普通家庭买走。第四阶段,将会在24年后即2026年发生,汽车在中国将变成日用消费品化的产品。普通中国家庭购买汽车将不会有太多顾忌,汽车将成为现在摩托车般的家用消耗品。

    “按照欧美日韩国家的经验,汽车从大规模进入中心城市家庭,再到全国范围的普及,这个过程至少需要15年,最长时间要24年。我们国家情况复杂,我就以24年计算,到2026年中国将完成全国汽车普及。国内一线城市发展程度更快,估计15年后就能达到此标准,因此2017年在一线大城市汽车将不再是让人羡慕的身份象征。”

    胡一鸣对中国的汽车市场做出了大胆预测,按照现在人均gdp达到1000美元计算,中国已经开启了大规模城镇化的进程,汽车和住房一样将会成为未来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

    由于中国经济发展不平衡,同样是2003年伊始,中国各地区面对汽车的需求却大不相同。一级市场沿海发达地区现在开始汽车进入家庭的阶段,许多家庭为了满足美好生活希望开始购买小轿车;而二级市场内地县市城镇地区,当前还处于商务向家用过渡阶段。购买汽车商用还是主流,但是家用购车开始星星燎原;至于广袤的农村地区,汽车依旧是奢侈品,正由特权向商务转换过程。一个村里谁买了一辆轿车,绝对是当地响当当的大人物。至于其他人,购买汽车主要是为了谋生打算,像华夏微面就是农村人运货客运的最佳选择。

    这样的结论,韩皓能看到,自然国外汽车巨头早在咨询公司的帮助下得以了解,不然他们也不会纷纷拼着命也要挤入中国市场。

    在2003年农历新年来临之际,韩皓回顾了自己2002年的成绩,觉得这一年时间过得特别快,一眨眼就老了一岁。

    “打了两场官司,新上市两款新车,然后挣了20多个亿!”

    他发现只用这么一句话,就把自己全年的成绩概括下来。

    跟铃木和通用汽车的官司闹得全球皆知,中华“秦”和中华“唐”成为集团的门面当家,还有集团全年利润增长200%达到28.2亿。

    受益于第二代中华“秦”出色的市场定位,全年销量突破了11万大关,连续3个月实现了销量破万,成为能和桑塔纳、捷达一较高下的神车。更难得可贵的是,中华“秦”成为轿车领域销售榜的王中王,以11.2万辆的成绩成为单一车型冠军,超过捷达0辆!光是这一款车型,就给中华集团带来16个亿的利润。

    全新上市的suv中华“唐”也不甘寂寞,第一个月销量破5000辆,第二个月直接上6000辆,在农历新年前更是突破0辆大关,已经成为全新一代的畅销车型。

    2002年,中华集团汽车销量突破42万辆大关,成为国内当之无愧的第四大汽车企业。如果加上中华宝马合资公司的2.3万辆销量,再算上五菱汽车的7.3万辆销量,中华集团将51.6万的成绩超越二汽,继续成为仅次于一汽65万、上汽54万辆的第三大汽车企业集团。

    连续两年杀入前三甲,作为民营企业的中华集团已经成为国内汽车市场不可忽视的存在。

    但是中国汽车市场的高投资回报率,犹如大海中冒出的鲜血,吸引了许多闻到血腥味赶来的鲨鱼。

    春节前后,合资品牌在中国大举投放产品,开启了战国混战时代。

    韩国现代的索纳塔中级轿车,去年以20万精准的定位切入,一年时间卖掉了5.2万辆,创造了惊人的“现代速度”。当年投产当年盈利,中国市场的神奇在继续,因此韩国人迫不及待把a级紧凑型轿车伊兰特正式投放国内市场。

    这是能跟中华“秦”直接对抗的合资车型,因此韩皓一直把其当成最大竞争对手。

    15.18万、16.28万,伊兰特先上市1.8l的车型,手动和自动挡售价比预期要高,看来韩国人想趁中国汽车市场红利尽量搜刮。至于广受期待的1.6l车型,首汽现代宣布将在半年后投放。

    伊兰特终于进来跟国产自主品牌同场竞技,这样的价格让中华“秦”感受不到威胁。

    首汽现代提出在2003年要实现13万辆的销售目标,其中索纳塔6万,新上市的伊兰特7万辆。

    至于同属现代起亚集团的起亚汽车,在华合资公司东风悦达起亚,放弃了普莱特车型,把1997年款的现代雅绅特原型车引入中国,取名千里马挂上起亚车标开售。

    首汽现代超性价比路线的成功,也被复制到了东风悦达起亚身上,这款千里马发动机和变速器全部是进口货,售价仅在8.98—11.68万。其中1.3l发动机主打入门手动挡,1.6l发动机提供at自动挡。

    这是一款非常符合中国家庭消费者的10万元轿车,起亚方面如此认为,特意为其定下了年销量5万辆的目标。

    野心勃勃的韩国人为自己在今后中国市场制定的目标是占有率10%,这跟丰田汽车不谋而合。

    为了让一汽集团吃下定心丸,丰田急匆匆把威驰轿车率先以ckd形式国产,从本土进口许多零部件到中国组装,很快一汽丰田就正式下线了新车。

    作为丰田花冠的弟弟,威驰在外形上有小花冠的美誉,现在其正式登陆中国市场,这让韩皓有些担心。

    不过伴随威驰售价的公布,韩皓松了一口气。

    售价13.5—19.28万,一共四款型号可供选择,其中主打居然是19.28万的at自动挡。看上去很美丽的13.5万手动挡车型根本就预订不了,要订也是在16万以上车型,一汽丰田有些太过迷恋自己的合资光环了。

    为了最大限度赚取利润,丰田把一款小型车跨越了紧凑级,当成了中级车来售卖。

    当然,这股歪风是从大众起始,去年下半年新上市的两厢polo小型车,就以12—15.19万的高价上市。作为跟国际接轨的小型车,polo使用了1.4l和1.6l两大发动机系列,售价直逼16万的中级车。

    可惜两厢车在中国实在销量不行,polo销量没有达到预期,因此三厢polo在年后接着上市,售价高达13—16.29万。大众汽车期望三厢polo能够成为中国家庭首选的入门级轿车。

    在合资品牌看来,10%份额是在中国市场站稳脚跟维持收支平衡的基础,因此福特汽车不约而同也为自己定下同样的市场目标。

    姗姗来迟的福特汽车跟长安合资后终于推出自己的第一款产品——嘉年华,跟丰田、大众相比定价方面实际了许多。

    这款车搭载1.3l、1.6l发动机,原型车来自福特专门为印度市场开发的ikon轿车。

    由于是1999年特供印度的产品,所以嘉年华车型相对老迈,长安福特心知自己的斤两,为了尽快抢占市场实现在中国轿车市场10%的目标,以低价上市。

    8.88—12.68万,嘉年华为合资品牌小型车定下了相对合理的售价,瞄准的目标是通用的赛欧、大众的polo、起亚千里马等合资小车。

    至于杀手锏中级车蒙迪欧,长安福特预计下半年推出,抢占利润最为丰厚的市场。

    一直埋头苦干的南汽菲亚特,也推出了基于派力奥两厢车的衍生车型,分别是加了屁股的三厢车西耶那,以及来自欧洲的旅行车周末风。

    搭配cvt自动挡车型的这两款新车,售价依次为13.68万和14.29万。菲亚特希望它们能改善派力奥两厢车市场销量不佳的表现,从而能立足中国这个新兴市场。

    在上述合资品牌纷纷发力之际,准合资品牌也不敢落后,推出了自己的主打产品。

    像上汽大众、一汽丰田属于中外双方共同出资的企业称为合资品牌,而像一汽海马、东南汽车只跟外方进行技术合作不涉及资本层面的企业,称之为准合资品牌。

    首先是一汽海马推出了挂着马自达车标的福美来轿车,这是马自达提供技术转让的323全新车型,经过本地化改良后推出的全新一代产品。

    号称玻璃和轮胎是国产,其余都是马自达本土工厂进口,福美来只提供1.8l自动挡车型,售价高达16.58—18.68万。同时宣布半年后将投产1.6l车型,售价将会进一步降低。

    福美来是2000年亮相巴黎车展的马自达familia车型引进,所以外形设计上简洁流畅,动感十足。跟花冠属于同级竞争对手,属于a级紧凑型轿车。跟中华“秦”相比,售价高了三分之一。

    东南汽车则推出了自己的轿车品牌——东南菱帅!

    菱帅引进三菱lancer车型整车生产技术,使用了国产三菱1.6l发动机,但没有被允许挂三菱车标。

    作为在世界赛场上享有盛誉的三菱lancer,东南汽车的引进国产化得到许多车迷的欢呼。

    号称“中等收入家庭的入门车”,东南菱帅定价在12.38—18.68万,其中主打15万的自动挡车型。

    2003年第一季度,农历新年前后,合资品牌轿车纷纷在中国亮相,十几款新车型挤入了竞争激烈的轿车市场。单从这些新品牌新车型公布的预计销量就高达80万辆,2002年全年轿车销量才120万,一下子要在2003年增加80万辆以上目标很是困难。国产自主轿车品牌迎来了强有力对手的围剿,一不小心就将万劫不复。

    但是从这里看出,在中国市场,合资品牌以利润导向位第一,并不追求市场占有率,优先考虑利润。

    合资品牌轿车售价基本比国产自主品牌要高一个档次,例如小型车卖到紧凑级甚至中级车的售价,这给了国产自主品牌错位竞争的机会,赢得一定喘息的时间。

    “今年我们可能没有去年的好日子过了,想不到短短3个月我们的竞争对手就多了十多款车型,这次真的是群雄并起就看谁能笑到最后了。”

    韩皓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第一个季度就如此多合资品牌公布新车型上市还是让他大为意外。

    一向热销的中华“秦”增幅开始回落,销量从过万下降到0辆水平,显示出市场被新车逐步分流。

    “因此,今年我们的销量目标将下调10%,力求维持住去年的水平。”

    为了迎接即将而来的激烈竞争,韩皓主动下调了销量目标。甚至有需要时,还将推出中华“秦”超值车型打响价格战的第一枪。

    但是真正打响降价第一枪的却不是中华集团,而是一直被誉为中级车标杆的广本雅阁。

    进入中国市场近5年时间,广汽本田取得了令人羡慕的好成绩,凭借一款雅阁车型就大杀四方。

    现在第七代雅阁全球换代,广汽本田把其同步引进,让中国消费者再次享受到国际一流产品。

    当第七代雅阁亮相时,这款产品比前一代更加出色美观大方,一下子就征服了中国消费者。

    广本宣布雅阁将全线降价,2.0l起步价在22.98万,3.0l为30.98万,再一次把中级车整体往下拉了5万元。受其影响,大众帕萨特、通用别克君威跟着降价,又带动了中高级轿车价格下滑。还让没来得及上市的福特蒙迪欧、一汽马自达6等中级车狠狠吃了一记闷棍,销量和盈利纷纷跟着重新计算。

    广汽雅阁以一己之力把中级车市场从30万市场拽入20万区间,再次成为中级车标杆榜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