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回归红尘
    韩皓手持红玫瑰出现在宋卿葬礼上的照片一下子传遍了全中国,人们可以从互联网还有电视、报纸上随处看到这幅画面。

    “你看我就说嘛,他们两人间肯定有不同寻常的关系。”

    华清大学女生宿舍内,陈灵兮的舍友指着电脑屏幕上照片说道。

    “想不到这个韩首富也是一个痴情种子,多好的才子佳人组合就这样阴阳相隔。要是我……”

    另一位女生见状插话道。

    “你们呀,积点口德吧,人都已经走了,就不要在人家背后说三道四了。”

    陈灵兮出声打断了舍友们的闲聊,宋卿是她很欣赏的女记者,敢于深入最危险的地方采访,现在突遭意外离世真是让人惋惜。

    韩皓自从首都参加完葬礼回到江州,就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不过他在离开前还是通知秘书说自己要好好静一静,让大家不用担心,过几天就会回来。

    僻静的云台寺突然来了一位年轻香客,他在和住持净海方丈见面后就住进了房间里面,一日三餐都由居士送到门口,多日不出就待在屋内遥望后山的竹海。

    不用说,这位年轻香客就是韩皓,他现在只想找个地方好好待着,远离红尘的喧嚣。

    宋卿的突然离去对他打击很大,这些天后悔、懊恼、自责、失望、沮丧等各种情绪纷纷涌上心头。韩皓发现自己居然找不到一个人可以倾诉,因此来到深山之中的云台寺像受伤的狼一样独舔伤口就是他的最佳选择。

    坐拥富可敌国的财富,却保护不了一个心爱的女人,直到失去后才懂得对方的可贵,想要珍惜却再也没有机会,韩皓一时之间对自己的人生产生了怀疑。

    “笃笃——”

    住持净海方丈敲门进来,他亲自为韩皓送来了午餐。

    “韩施主,每个人在每个时间段都有自己应该做的事情。红尘中事情还得回红尘中解决,当初‘事在人为’的四个字想必你不会忘,你一直待在小寺中怕是无法解决问题。

    佛主说,每个人来到人世间都是受苦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上至帝王将相,下到黎民百姓,都有各自的烦恼,总不会事事顺意。

    但凡世间能成大事者,他们其实也是芸芸众生中一员,一样有喜怒哀乐,一样会胆怯脆弱。只不过他们在经历这些同时,不会忘记自己身上肩负的责任,依旧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

    不知道你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情,但在老衲看来,没有什么坎是人过不去,因为一切皆事在人为!”

    一双看透了红尘的眼,得道的净海方丈一番话说得韩皓内心大为震动。

    “事在人为——我终究还是没有及早参透这一句话的禅意。你说得对,每个人都有自己在某个时间段应该做的事情。”

    吐了一大口浊气,韩皓嘀咕着说道。

    斯人已去,对她最好的怀念就是做好自己,直面自己肩上的责任。

    他向净海方丈表示感谢,然后开始收拾衣物准备下山。

    下山前,韩皓从包里拿出一叠钱当做是住宿伙食费交给净海方丈,但却被拒绝了。

    “韩施主,我们云台寺并不是与世隔绝,电视广播能收到。每年寺里都会定期匿名接收到一大笔香火钱,想必就是你的手笔吧。所以,实际上你已经付过贵寺的住宿伙食费了!”

    自从韩皓上次到来后,云台寺就会每年收到一笔大额香火钱。按照韩皓的知名度,他的真实身份,净海方丈早已经知晓。

    下山后,韩皓搭乘班车先回虎山父母的家,他感觉自己好久都没回去看看父母了。

    前几天王桂芬莫名其妙接到儿子韩皓的电话,说他要找个地方休假几天,到时电话打不通是正常现象。

    由于信息传播滞后性,后知后觉的王桂芬在第二天才从邻居手中的报纸上,看到了儿子出席葬礼的照片。

    报纸上猜测中国首富韩皓肯定跟早逝的美女记者宋卿有不同寻常的关系,因为一朵鲜红的玫瑰在一众白玫瑰中煞是醒目。

    看到这里再联系韩皓突然提出休假的消息,王桂芬心里明白了七八分,怕是儿子真的跟这位女记者有更深关联。再打电话,韩皓的手机一直是无法接通,这让王桂芬心急不已,生怕儿子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

    连续几天睡不好,现在嘴里已经上火冒泡,王桂芬处于极度焦虑之中。

    “汪汪——”

    小狗三一趴在经过改造后宽大的地坪上,听到一阵熟悉的脚步声,立马叫了起来。

    之前韩皓父母说要重建房子,经过一年左右时间施工,现在已经竣工住了进去。整栋三层半的房子洋气现代化了许多,尤其通风光亮不少,在镇上算是很不错的豪宅。

    按照韩家的财力,这其实是大大降格处理了。

    很快,一道熟悉的身影推开大门,风尘仆仆的韩皓回家了。

    “回来就好——”

    本想说两句儿子为何老是如此任性让家里人担心,但看到韩皓头上悄然多出的点点花白,王桂芬又忍了回去。

    她从未看到韩皓如此狼狈的模样,一向来儿子都是意气风发,但历经这次磨难他明显苍老了许多。

    “肚子好饿,妈你给我做点好吃的。”

    听到韩皓略带轻松的语气,王桂芬心知儿子并未太过消沉,便放下心来。

    改造后的新家,韩皓的房间配有独立的卫浴间,所以再不用像以前那样跑到楼下洗澡了。

    打开淋浴喷头,看到镜子中的自己,韩皓也发现了自己头上突然冒出来的点点白发,怪不得刚才母亲看到自己后意外惊讶。

    洗了热水澡后来到楼下,母亲已经做好了一晚鸡蛋面给韩皓,闻到熟悉的味道让他不由食欲大动,低头狼吞虎咽起来。

    “生老病死,都是菩萨的旨意,凡事讲究缘分,你不要太过伤心了。”

    听到母亲说话,韩皓吃面的动作猛地一顿,然后两滴泪珠不由迎面而下,滴入汤面之中。

    “嗯,我明白——”

    韩皓忍着情绪,闭上眼睛大口大口把面和汤都一点不漏全吃掉。

    舆论添油加醋对韩皓和宋卿的关系大肆炒作,两个都是家喻户晓的名人,自然博得了足够多的眼球。

    尽管满城风雨,但韩皓却懒得理会并回应这些。也许他觉得背负宋卿男朋友的名义似乎不是什么坏事,即使两人从未真正开始交往过。

    韩皓现身虎山基地的消息迅速传播开去,这让处于舆论漩涡人心有些浮躁的中华集团,犹如吃了定心丸般安定下来。只要韩皓在的一天,他就是中华集团上下无可替代的中流砥柱。

    中华集团是韩皓的中华集团,集团内部早深深烙上了他的印记,作为创始人他有着无可比拟的影响力。

    现在虎山基地已经剥离了设计研发功能,变成了纯粹的微车、摩托车、皮卡制造基地。

    但在这里生产了当今中国微车市场的40%销量,摩托车市场的30%,以及36%的皮卡产能,庞大的制造链条让虎山成为了当之无愧的汽摩之都。

    每天在虎山都有大卡车把华夏品牌的车辆源源不断运到全国各地,同时从各大港口不断吃进各种原材料在当地消化变成汽摩配件,供应到中华集团形成一个封闭的循环。

    趁此次回到虎山之际,韩皓抽时间进入工厂车间实地视察。尽管大家都知道韩皓近期面临何事困扰,但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主动在他面前提及此事。跟以前相比,韩皓现在威严更甚,浑身散发着一种无声的压迫气场。

    不要触碰领导的霉头和逆鳞,这是职场人士必知的规矩。

    “新成立的商务部刚向我们下了3000辆‘雄风’警用摩托车的订单,据悉其中一半将无偿赠与俄罗斯,另一半由印尼和委内瑞拉瓜分。这是自公安部向我们采购之后,又一笔公务大订单。”

    雄风警用摩托车是在华夏国宾摩托身上改造而来,跟国宾车相比,具备更多实用性。

    负责摩托车业务的郑南兴奋地说道。

    能被国家部门集中采购,这说明华夏摩托已经得到国家级的实力认可,这些警用摩托车将代表国家形象走出国门赠送给他国使用。

    “另外,我们对外出口的业务已经新扩展到东欧、非洲地区,许多当地的经销商都慕名而来要求代理。跟汽车相比,还是我们摩托车先把红旗插到了全世界。”

    谈及摩托车的功绩,郑南无比自豪,华夏摩托现在不单国内知名,而且在世界范围已经具备了一定影响力。

    “国内市场面临饱和,走出去战略是摩托车的正确道路。看来摩托车是集团的尖兵,将来汽车这个主力跟在你们身后前进。之前在泰国的官司应对得如何了?”

    韩皓听完郑南的介绍后问道。

    在泰国,铃木和本田分别以华夏摩托侵犯他们的知识产权为名向法庭起诉。

    “我们已经向商务部和驻泰大使馆请求协助,同时在泰国请了知名律师并准备了充分的证据,证明华夏摩托在泰销售车型都是完全自主产权的新产品。早两年我还不敢说这种话,但现在日方是无缘无故来找茬。没办法,我们现在把他们的产品打得落花流水。质量达到他们的80%,价格只要60%,消费者自然知道该如何正确选择。”

    华夏摩托当年确实是模仿日系摩托车起家,但经过这些年的技术沉淀,许多领域已经有了自己独门技术,并不再是跟在日系品牌身后抄袭的小弟了。铃木和本田特意选择在亲日的泰国起诉,力争影响华夏摩托在东盟的布局。

    为此,华夏摩托也找到国家商务部和大使馆出面向泰方施压,要求其至少一碗水端平审理。

    “商场竞争背后总离不开国家的角力,离开祖国的支持,在外真是寸步难行。国家越强大,我们中华集团在外面越有底气应对各种无端挑衅。”

    作为走出国门比较成功的企业,中华集团必须依托着国家资源发展。你到别人家地头抢食,背后没有靠山怎么能行!

    韩皓心知这样的道理,同时他也即将在国内历经一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