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寻找替代
    “韩桑,很抱歉通知你,我们跟贵方的合作在明年会暂时中止,因为我们得优先保证丰田汽车的供货量。

    对爱信方面的突然断货,尽管日方一再表示是由于产能无法跟上,配额优先分配给了一汽丰田方面,今后产能恢复会继续合作,但韩皓心知肚明这是日方对中华集团的钳制措施。

    不少人来购买“秦”和“唐”都冲着爱信4at而来,这款搭载在丰田汽车上的变速器一直拥有良好的口碑。

    从2004年元旦开始,中华集团就要面临断货的窘境,距离现在只有小半年的时间。就算想加大采购量存货,爱信方面也不同意,只能按签订好的合同供货。

    对这样的情况,韩皓其实一早就有心理准备,毕竟丰田正开始自己的中国市场战略,是不会容忍一个足以威胁到自己的对手存在。“秦”和花冠实在太过相似,不但对威驰造成影响,待国产花冠上市后依旧有所威胁。

    只不过这一天来得比预期要快,而且日方毫不留情直接就中断了供货量。

    这就是没有自己核心零部件的下场,如果你只能外购,别人随时都能卡住你的脖子。

    在中华汽车研究院的实验室,自主研发的cvt变速器样机依旧在台架上试机工作,各种数据不断传输到中央电脑屏幕上,以便对变速器大脑tcu进行基础数据收集和调试。

    “国产的离合片还是磨损过快,跟我们从日方工厂进口的产品相比,还是差了一大截。至于轴承使用宝钢研发的新材料还可以,基本达到了稳定运行的要求。

    在台架试验同时,我们开始搭配了两辆样车进行路试,不过现场情况不是很理想。我们的cvt缺乏调试和核心零部件的稳定性,这些都需要时间来克服。

    当前市场上主流cvt变速器的tcu,可智能提供1000种变速模式,1500种路况判定,而我们现在的样机只能达到它们的20%能力。”

    作为项目负责人,夏天诚的一番话让韩皓明白自己的cvt暂无可能尽快上市。

    想让自主研发的cvt在明年替代爱信4at,基本属于天方夜谭。

    当今世界上三大自动变速器独立厂家,爱信、加特可和采埃孚。其中前两家都和日系汽车品牌相关,爱信背后是丰田,加特可背后是日产和三菱,至于采埃孚则和宝马关系密切。剩余有能力生产自动变速器的企业,如通用、福特、奔驰等,产品并不对外出售。

    三菱在2002年时把自己的变速器业务独立出来卖给了加特可,因此加特可在全球的cvt市场中占据了主流地位。不过跟at的庞大市场份额相比,cvt在自动变速器领域占据不到30%的地位。

    既然爱信停止提供4at,那韩皓就得想办法另找供应商供货。

    三菱是有4at技术,不过他们一股脑打包卖给了加特可工厂来生产。

    但是跟三菱,或者说是加特可的谈判很不顺利,日方不同意单独出售4at变速器给中华集团,如果真要供货,必须搭载三菱国产的4g发动机一起成套出售。

    “希望贵方能够谅解,我们的4at产量有限,一早就制定了跟三菱汽车的合作计划,需要成套配合销售。至于cvt变速器,我们暂时没有对外出售的打算,现在产能主要是满足日产汽车的需要。”

    加特可方面如此回复道。

    中华集团自己有1.8l的发动机,现在只需要4at自动变速器,如果成套采购三菱动力的话,就有些画蛇添足之感。

    不过韩皓没有直接回绝对方,而是留了一个口子。

    自动挡在自家产品中占据了不菲的比例,一旦没有自动挡车型供货,不但销量受影响,还会给品牌形象带来损害。

    假如真的采购三菱2.0l发动机加上4at变速器,那么中华集团的旗舰车型就将和其他国内同行一道,动力系统同质化。

    “按照三菱方面给出的采购价格,如果我们按目前售价的话,一辆车利润将会下降至少50%。”

    简单核算成本,韩皓心知如此一来,主机厂真得为三菱他们打工了。

    日系方面进展有限,剩下只能是询问德国人采埃孚了。

    得益于中华宝马合资公司,韩皓跟采埃孚方面关系还可以。

    之前韩皓曾询问过采埃孚能否出售at变速器,遭遇了对方的拒绝。不过现在时过变迁,面临爱信断货的威胁,韩皓不得不再次向对方求助。

    作为合资公司中华宝马的总裁,韩皓跟采埃孚方面对话不落下风,一旦转换成中华集团掌门人,跟他们合作就没有之前的底气。因为采埃孚看重的是宝马这个大客户,而不是中华集团。

    “采埃孚的at变速器暂时不会供货给中国品牌,这是出于市场策略的考虑,希望你能够理解。”

    负责中国区业务的采埃孚负责人如此坦诚跟韩皓说道。

    作为宝马、奔驰、奥迪、路虎、沃尔沃等豪华汽车品牌的供货商,采埃孚属于欧洲最大的独立变速器企业,主打高端市场需求强劲,他们暂时不会考虑向位于低端领域的中国品牌出售自家明星产品。

    采埃孚的at变速器要比日系品牌贵上50%,从欧洲进口到中国,长途运输成本贵,加上本身售价就高,其实并不是中华集团的首选。

    现在想买,对方也不肯卖给你,真是有钱都买不到货。

    对这样的结果,韩皓心里早有预料,不过他主要目标在接下来的对话。

    “我注意到你们采埃孚其实还有cvt变速器,奇瑞旗云使用的就是这个产品。既然能卖给奇瑞,那么对我们中华集团应该也可以一视同仁吧?”

    旗云的新车一出来,中华集团就已经购买回来拆解分析竞争对手,韩皓自然对其搭载的采埃孚cvt印象深刻。

    “我们也留意到了奇瑞旗云搭载的cvt产品,坦率地说这属于一批水货产品,是通过别的渠道进入中国市场,并没有经过我们官方认证。为了这件事情,奇瑞还派人前来和沟通,希望我们能提供保修售后这批产品。

    说实话,这批cvt变速器主要供货欧洲和南美市场,是不应该在中国市场上出现的产品。这弄得我们非常头疼,它们确实是采埃孚的产品,但却不符合我们的市场销售和售后策略。

    为此,我们已经打了申请到德国总部,由他们来做出最终定夺。”

    谈起奇瑞的cvt,这名中国区的负责人也一肚子苦水,莫名其妙多了一桩麻烦事。

    奇瑞在进口这批货物时,可没考虑太多售后问题,直到生米煮成熟饭才找上门,让采埃孚方面挺被动。

    “据我所知,你们的cvt主要供货给mini还有罗孚品牌使用,不过这两者好像销量一般,尤其是罗孚品牌汽车工厂都基本停工。这样一来,采埃孚的cvt应该急需找人来消化产能才对?我们中华集团可是潜在的优质客户,年采购量达到10万台。”

    韩皓的最终目标就是采埃孚cvt变速器,从市场上实际情况来看,这属于一笔双赢的生意。

    “韩总,我们在中国除了有卡车重型变速器和轿车的at变速器外,cvt变速器不属于我们管辖的产品,它是由欧洲业务部统管的范围。

    说实话我们对其无权干涉,但我可以把你的要求尽快反应到总部,由他们转交欧洲业务部门。

    10万台是很大一笔生意,相信他们会足够重视这个请求。”

    这位中国区的负责人向韩皓介绍道,涉及cvt领域他确实插不上手。

    就算是采埃孚cvt愿意供货,还要经历两大关口。

    一是价格问题,韩皓必须要让cvt变速器维持在一个合理的价位,这样才能有利可图。二是新cvt变速器和盘古发动机的匹配问题,匹配不好的话对产品影响很大。

    在韩皓等待采埃孚答复时,国内汽车业又发生了一件大事。

    爱信精机和唐山齿轮厂解除了合同,结束了双方为期7年的合资关系。

    当初进入中国市场试水,爱信精机找了本地的唐山齿轮厂合资规避风险。现在配合丰田大举进军中国市场,在可以预见的未来爱信将会迎来高速增长期收获大笔利润。

    中国加入to后承诺对汽车核心零部件如发动机、变速器等不设强制合资限制,允许外方直接投资建厂。

    既然中国方面在技术、资金、人才等方面都不如自己,爱信精机便打算抛开中国人自己干,如此一来不但利润全占还能避免技术泄露。

    合资的唐山爱信厂将成为日方独资工厂,将来生产mt和at变速器供货给丰田等日系品牌。

    日方以撤资撤技术为由,要求中方把合资工厂股权转让给日方,从而把合资变成独资。

    为了避免竹篮打水一场空,唐山齿轮厂不得不答应了日方的条件,得到一笔不菲的股权转让费用。自此合资工厂里熟练的工人、现成的生产设备以及土地厂房等,都变成了爱信的资产。

    虽然给了中方补偿,但这跟今后爱信独资工厂收获的利润相比,简直就是九牛一毛。

    再次证明了没有自己的核心技术,只能是别人利用完就一脚踹开,到头来白白忙活一场。

    这番举动背后依旧浮现着丰田章男的身影,他把中国市场当成下一个棋局,不断落子只求将来能让丰田登上全球第一的宝座。

    爱信果断抛弃中国合资伙伴自己干,这表露出来一旦中国政府政策改变,比如允许国外汽车品牌独立建厂,那么国内汽车业势必会引发巨变,国外汽车品牌将无法抑制独占利润冲动来寻求独立运营。

    前阵子日产总裁戈恩的话还记忆犹新,在外方看来,中国本土合资伙伴的贡献几乎为零。既然如此,那么为何还要合资呢?自己干不是更合适。

    因此,有国内媒体趁此事件大声疾呼。

    “即将制定新的汽车产业政策,对外国品牌进入中国市场必须坚持本地合资原则,另外合资整车厂的股比限制必须坚持,不能允许外资突破50%比例。坚持了20年的市场换技术策略,现在是技术没换到,还要时刻警惕未来不能把市场也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