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新能源战略
    虽然在网上看过中华研究院的照片,但真正来到这座建筑面前,从美国而来的熊繁星依旧感觉到一股超前科技感迎面而来。

    看上去像是一艘宇宙飞船的前半身,降落在地平面之上。远处正在搭脚架施工的研究院二期工程,将弥补上后半身的缺陷。

    “我喜欢这样的感觉,今后我可以跟我儿子说自己在一艘宇宙飞船中工作,这很酷!”

    熊繁星是一个美国人,他的父亲在年轻时便移民美国,所以他是名符其实的黄皮白心的香蕉人。不过,自小被父母灌输,他可以熟练听说读写。

    祖辈可以追溯到苏吴省,但熊繁星却对国内的印象一无所有。出生睁开眼睛便是美国梦,只不过年逾三旬后回到祖籍寻找中国梦了。

    看到中华集团先前研发出来的电动qq,这款车采用了电动摩托常用的铅酸电池驱动,熊繁星一眼看出来这只是一件样子货。

    铅酸电池优点是便宜稳定,但是能效低、寿命短,对汽车来说续航能力太差。

    用在电动摩托车上可以接受,但在汽车方面,就不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这辆电动qq号称航程可达30公里,实际上行驶16公里后电池就开始报警,铅酸电池的弱点可见一斑。

    不过,中华集团能利用电动摩托车的技术改进造出电动汽车,还把铅酸电池的蓄电量提升了一倍,这确实展现了很不错的研发实力。

    作为通用ev1项目的主要成员,熊繁星知道使用铅酸电池的ev1到底有何弊端,电池可充电次数在500次以下,非常不耐用。

    为了让ev1车型寻找替代品,熊繁星曾进行过多次试验,最终发现还是锂电池最合适现今科技使用。

    不过还没等他验证自己的推测,ev1项目组就解散了。

    为何他答应前来中国,就因为在这里可以让他大展手脚来证明自己的理论。

    他为自己定下两大工作目标:一是寻找出锂电池在电动汽车上使用的可行性。二是在丰田混动的基础上发展出新的混动方式。

    “电动汽车在标准上大家都在探索,尤其是电池方面各有发展方向。通用汽车用了铅酸,丰田汽车用了镍氢,雪铁龙用了镍铬,还有日产尝试过用索尼的锂电池。百家争鸣,都没有统一标准。

    可以说,大家现在处于同一个起跑线上面。如果我们能找出最合适的电池,就能在电动车领域取得领先地位。”

    熊繁星在自己的新办公室对韩皓等人介绍道。

    在电动车领域,他无疑是国内最专业最顶级的专家之一。

    “我的一位斯坦福大学同学曾打来电话询问,如果一万块锂电池串联在一起会怎么样?坦白的说,这个的想法很疯狂,你们可以想象一万块手机电池连在一起的壮观景象,我的答案是会马上燃烧起来,烧得一干二净。

    但他却坚持这个想法可以找到一个合适的方式来避免,因此他正投身于这项伟大事业中去。

    这个疯狂的念头给了我一点启发,就是锂电池如果可以完美串联的话,将是电动汽车非常合适的动力来源。因此,我希望能得到一笔经费在这个领域有所研究。”

    尽管当初是承诺搞混合动力才来,但熊繁星却没忘记自己的另一个念头。趁韩皓这个老板在场,他得为自己多争取一些福利。

    “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还是要面对现实问题,就是混合动力模式如何搞定。丰田的混动模式有很强的参考性,他们的专利是很复杂,可我有一个想法可以另辟蹊径达到同样的效果。

    混合动力将是内燃机的下一步进化模式,在内燃机领域很难追赶上拥有近百年历史的国际大品牌,但在混动方面我们还是可以一试。”

    作为市面上最成功的混合动力系统,熊繁星曾对丰田的ths系统研究颇深。其出众的ecvt技术,能通过一组行星齿轮组,配合辅助电机,实现传动比的无级可调。妙处就在于真正把发动机动力和电机动力巧妙的混合在了一起,以最大化的实现有效利用发动机的最佳工况。

    丰田混动的最大专利之一就是这个ecvt,不过熊繁星已经有了一个粗略想法可以生产出替代品。一旦成功的话,中华集团就能破解丰田的混动模式,迅速追赶上对方的步伐。

    “我想明年我们可以由你出面报名参加国家的863新能源汽车计划了。一旦弄成功的话,就是中国汽车界的大英雄了。”

    韩皓听完熊繁星的介绍后非常高兴,混动系统是最触手可及的下一站地铁,谁先到达谁能抢占下一个10年的领先地位。

    插电的纯电动汽车看上去还非常遥远,丰田混动的成功商用让混合动力成为最可行的发展路线。如果能提早推出自己的混动系统,中华集团将会迅速跃居国际一流技术厂家行列。

    拿到中华集团预付的定金后,采埃孚集团便开始了把cvt生产线搬迁到中国的事宜。欧洲工厂的生产线已经打包全部运到了沪江市,今后cvt变速器将全部在采埃孚沪江工厂生产。

    按照合同,2004年3月1日开始,采埃孚的cvt变速器就要开始小规模供货给中华集团。

    “欧洲那群安装工程师到底什么时候到位?生产线安装不了,这边招募进来的工人到哪里培训!”

    萧芊妤作为cvt项目的中国负责人,这段时间在沪江市海关跑来跑去,好不容易把货提了出来。现在欧洲那边的安装工程师又没了下文,让她急得脸上冒出好几颗痘痘。

    工程师要优先满足at项目的需要,因此远在中国的cvt自然是被放在次席。

    “到时供货不了,赔偿款可不是一笔小数字,不知道欧洲那边的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作为负责人,萧芊妤迅速组建了自己的团队来操办搬迁事宜。面对她在办公室的发火,手下们没人敢出来劝阻。

    身为空降下来的副总经理,采埃孚中国区的其他高层都有意无意袖手旁观,看着这个年轻女人折腾。

    幸好萧芊妤已经习惯所有事情都是一个人亲力亲为,在她指导调配下,采埃孚的cvt生产线搬迁工作缓慢进行中。

    在跟各方面打交道中,萧芊妤意识到在中国办事要考虑到各种因素,不由对韩皓能创下如此大基业感到不自觉敬佩。

    与此同时,长城汽车的老总魏大军也来到沪江市,他们一行人目的地是同济同捷汽车设计公司。

    作为同济大学附属的高科技企业,同济同捷是国内最大的独立汽车设计工程公司,也是中国最早的汽车设计工程公司。

    依靠同济大学汽车系的招牌,几位大学教授和他们的学生在1999年一起创办了这家企业。

    在许多厂家都前往国外尤其是意大利寻找汽车设计公司时,同济同捷公司凭借同济大学招牌和低廉收费,还是赢得了不少国内自主品牌厂家的青睐。

    让他们一炮打响的就是昌河汽车海豚系列,当时昌河汽车急需一款新的微面产品来替代上市。为此,昌河汽车用了双保险战略,委托日方铃木公司开发了海象车型,而又尝试让新成立的同济同捷公司按照同一技术标准打造了海豚车型。

    同济同捷公司只用了一千万就完成了海豚的研发设计,是铃木所用成本的六分之一,做出来的海豚微面更符合中国人需求审美。去年海豚、海象两款微客同时上市,最终铃木研发的海象车型一年销量不足海豚的一个月成绩。今年开始,海象车型封存,反观海豚可以每个月有近3000辆的销量。

    这个例子说明,国内独立的汽车设计企业也能有自己的特色和实力,成本不高更符合中国消费者需求。

    因此,急需哈弗cuv救场的长城汽车闻名找上了门。

    虽然从底特律招募到牛人韩志宇出任技术负责人,但时间急迫长城为了让仿制五十铃axiom尽快下线,必须借助外来力量。

    “我们由于人手和器材有限,不得不前来寻求合作。只要你们能按时在规定期限前完成哈弗cuv的设计工程,那长城公司将另给以一笔奖金。当然,条件是你们要派出人手跟我们到工厂驻点,同时把公司资源向我们倾斜。”

    魏大军已经感觉到中国汽车市场的风向有些不对,长城皮卡开始有滞销现象,明年长城拿不出新的主打产品很可能陷入困境。

    因此,他这才不惜成本邀请同济同捷公司的加盟,借助外力来让哈弗cuv尽快落地。

    同济同捷公司借助中国suv热这股风潮,接到了好几单小订单,但是像长城给的1300万大单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

    “感谢你们信任我们中国设计师,相信我们两家公司间的合作可以双赢。我们在整车设计上有优势,而你们在制造工艺上有经验,合作属于强强联合。”

    长城汽车的大单让同济同捷公司喜不自禁,尤其他们看到了双方长期合作的可能。

    不是谁都能像中华汽车研究院一样组建自己的设计开发团队,国内自主汽车品牌在这一块属于薄弱环节,因此才给了同济同捷公司的市场需求。

    谈到汽车设计方面,比亚迪汽车的王川福恐怕也得深有感触。

    被他寄予厚望的自主研发316项目,本想在福莱尔车型上有所进步,但最终316设计出来的成品却让其大失所望。

    这款316样车像是80年代的产品,本以为兼并的秦川汽车厂设计人员水平应该过得去,但眼前的轿车却狠狠打了他一个耳光。

    为了证明自己审美没问题,王川福还特意找来比亚迪公司新招募的经销商代表,请他们来看看316车型到底如何。

    “这款车看不出大卖的品质,尤其是有华夏qq这样的拦路虎在前面,316作为一款微轿成品,没有半点胜算。”

    一名经销商代表直截了当宣布了316车型的灰暗前景。

    “现在中国消费者都喜欢大车,316太小了,注定不会让消费者为此选择一个新的汽车品牌。”

    又一个经销商代表做出同样判断。

    这给了之前认为造车只不过是信手拈来的王川福很大打击,投入接近5000万的研发经费,最后出来一个注定失败的产品,这让一向高傲的他很难接受。

    “给我把它砸掉!”

    王川福越看越觉得不顺眼,让人把316样车砸掉,正式宣判其死刑。

    手下以为是王川福的一时气话,没人敢动手。

    结果王川福亲自接过大铁锤,重重得砸在316样车身上。

    “一下、两下、三下……”

    很快,316样车就成为了一堆废铜烂铁。这款投资巨大的车型没有面市,便被终止冷藏起来。

    “我们没有过多试错的时间了,必须要找到一个合理可靠的方法,不然比亚迪进入汽车行业就真的成为一个笑话了。”

    经过两天时间反省,王川福决定还是向成功的国内汽车企业学习。

    既然中华集团现在发展得最好,尤其是“秦”如此热销,那么比亚迪也有样学样,把首款车型放在了花冠身上。

    “中华汽车能够借鉴,我们比亚迪也一样会模仿学习!”

    因此,王川福亲自担任主帅,决定把f3项目作为突破口,实现比亚迪的汽车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