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医院见闻
    “灵兮,都怪我,要是你破相了该咋办?”

    方依依看到陈灵兮的惨状,哭丧着脸问道。

    “没事,留点伤疤更加好看。”

    跟方依依相比,陈灵兮明显镇定许多。她自己在心里分析,应该是被隔着袋子的花瓶碎片划到了额头。

    “师傅,多谢你的好心帮忙。”

    用围巾捂着半边脸,陈灵兮看前方的热心司机背影觉得有些眼熟,她没忘记感谢对方。。

    “马上到了,你坚持点。”

    韩皓没有回头,往右一打方向盘,车子驶入十字街口,可以看到附属医院的大楼了。

    他心里分析,应该是这位姑娘不小心磕到头了。

    “唐”驶入附属医院大门,直接朝急诊通道开去。

    “到了!”

    一踩刹车,“唐”准确停在急诊室门口,韩皓让这两位年轻的女士下车。

    “师傅,能不能麻烦你借点钱,我现在身上没带多少现金?等会我再去银行取钱还给你。”

    方依依头次遇到这样的急难情况,看到韩皓一个大男人不免有些依赖,觉得有他在场更安全。

    “行,你先带同伴进去挂号,我停好车来找你们。”

    帮人帮到底吧,韩皓不假思索回答道,对他来说只是举手之劳的事情。

    “依依,不要麻烦师傅了,人家还有急事呢!我们自己就能处理好。”

    陈灵兮抬头说道。

    这时,通过半边脸韩皓终于看清楚受伤的女士到底是谁?

    “哦,你是哪个……谁?”

    韩皓认出陈灵兮身份,但他忘记对方叫什么名字。

    “是,我就是哪个谁。”

    陈灵兮也认出了韩皓的真实身份,她也没想到居然阴差阳错撞到了韩皓。看到韩皓在场,她内心松了一口气,眼前的男人确实给了她很强的安全感。

    “赶紧挂号去吧!”

    原来是经济学院的师妹,怪不得一直看上去眼熟。韩皓手一挥,赶紧让这两个小姑娘去挂号。

    这样于情于理他都得帮忙到底,赶紧把车开到一边的空地中去。

    “灵兮,这人是谁啊?你们怎么会认识?”

    看到刚才诡异的情景,方依依赶紧问个明白。

    “其实你也认识他,待会他来的话你再好好想想。”

    陈灵兮故意买了一个关子,没有直接揭露韩皓的身份。

    接待的护士一看到陈灵兮流血的额头,赶紧打发方依依去急诊挂号,这道口子可不小,得缝针处理了。

    韩皓停好车后跑进来,找了一圈发现陈灵兮一个人坐在第三诊室里等,护士简单清理伤口后已经跑去叫医生过来处理了。

    急诊状况太多,值班的外科医生刚被叫进了急救室,有几个人出了车祸刚被送来。

    陈灵兮一手用纱布捂着额头,另一只手上拿着沾满血迹的围巾,端坐在椅子上。

    “感觉怎么样?”

    看到陈灵兮有些茫然,韩皓轻声问道。

    “护士说要叫医生来缝针。”

    真要缝针,对陈灵兮来说还是有些害怕,这还是她身体第一次受到如此重创。以前最多只是吊针而已,现在是缝针了。

    不过她没有表现出自己的软弱,坚强地直起身子。

    “家属先暂时出去,叫到再进来。”

    这时,护士带着医生急匆匆过来,看来医生弄完这边还得回去赶场。

    “家属把围巾拿上,在门口等。”

    护士理所当然认为韩皓是陈灵兮的家属,因为刚才听到两人在私下交谈。

    韩皓没有反驳,接过陈灵兮递过来的围巾,走出三诊室到门口等。

    医生拿开纱布,看了一下陈灵兮的病情,确认要缝针的处理流程。

    “口子有点大,消毒后缝个三四针就好了。”

    护士拉上蓝色隔帘,方便医生专心处理陈灵兮的伤口。

    柔软的围巾拿在手上,上面还有对方的余温,不过上面有一大块血迹,看来陈灵兮伤得不轻。

    这时,喘着气的方依依跑了回来,看到韩皓的身影就知道陈灵兮身在何处。

    “唉,刚才因为车祸来了一大群人,挂号排队等了好久。”

    她的这番话就是解释给韩皓听为何自己去了那么久才回来。

    “灵兮,怎么样了?”

    看到隔帘拉起,方依依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便开口问道。

    “医生说要缝几针,不是很大的事情。”

    韩皓耐心安慰着对方。

    “啊,真要缝针呐,都怪我骑车不看路,害灵兮不但受伤,手机还被抢走了。”

    断断续续从方依依的陈述中,韩皓大概了解到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这两位小姑娘遇到坏人,手机被抢人也受伤了。

    “唰——”

    诊室里面的门帘拉开,看来医生已经完成了伤口缝合。

    “待会吊几瓶水消炎,然后我再给你开一个礼拜消炎药,6天后来拆线。”

    医生边说边把消毒手套摘掉,准备写病历开单。

    “医生,伤口会不会留下疤痕?”

    看到陈灵兮额头眼角缝合处像是有只小蜈蚣爬在上面,方依依急忙问道。护士正在一旁给陈灵兮额头缠上纱布,不然伤口暴露在空气中。

    “看个人体质,恢复好的话看不出来,不过这个我可不能保证。”

    刚才缝合时没注意太多,这个时候医生才发现原来伤员是个漂亮的年轻女生,怪不得要担心疤痕问题。

    “拿单子去交费吧,待会拿药到输液室输液。”

    医生直接把单子给了站在一旁的韩皓,认为他是家属让其去缴费。

    “你在这里陪病人吧,把病历卡给我。”

    方依依正想接过单子,被韩皓制止了。

    手术费药费七七八八花了近220块,韩皓从钱包拿出钱结清。

    平时登上媒体,韩皓都身穿西装革履,现在穿着羽绒服休闲打扮,不仔细看谁都不会留意医院中的他就是中国首富。

    “灵兮,你疼吗?我也觉得刚才的师傅像是有些面熟,但就是没想到在哪里见过。他是我们大学里的老师吗?”

    方依依扶着陈灵兮坐在椅子上等候时问道。

    “打了麻醉,感觉不到疼。唉,看黄历今天不宜出宫游玩。至于他到底是谁,你待会自己问吧。”

    看到方依依一脸愁容,陈灵兮反过来安慰她道。今天的事情只是意外,跟对方没有关系,她心里明白。

    拿着缴费单到药房领了药,韩皓回到就诊室。

    “花了多少钱,我们给回你。”

    总不能让韩皓破费,陈灵兮问道。

    “217块6。”

    既然对方问起,韩皓对着缴费发票读出了数字。

    挂了号,方依依身上只有不到150,陈灵兮的钱出门前都让方依依拿着,所以两人凑不够钱给回韩皓。

    “我们先还你120元吧,剩下的到时我再找机会还你。”

    预留了待会吃饭和打的回校的钱,陈灵兮打算先还大部分钱。

    “算了,以后再一起还吧。你们也挺不容易,先去输液吧,免得护士去吃午饭了。”

    钱对韩皓来说算不上什么,但他不想让对方多想,因此陈灵兮要还钱他没有拒绝。

    幸好来得及时,护士差点就集体下班去吃午饭,要不得排队等值班护士上岗,扎针时陈灵兮闭上双眼不敢看,这时韩皓才感受到对方的一丝烟火。

    “你是我们大学的老师吗?我怎么感觉见过你似的。糟糕,今天经历事情太多,我的脑子有些使不过来。”

    方依依趁此韩皓在场的机会问道。

    “可能我的脸比较大众,许多人都说曾见过我。快到饭点了,你们想吃点什么,我看医院大门两边街道有不少小吃店。”

    韩皓看了时间,觉得自己肚子传来饿意,觉得送佛到西天吧,顺便替两位小姑娘解决午餐问题。

    “不用了,待会我们自己去买就好了。我正准备打电话给舍友,让她们带钱过来,顺便捎午餐过来。”

    方依依虽然感谢韩皓,但见他好像过于好心,该不会是见到陈灵兮的美貌有所企图吧?尽管他好像和陈灵兮认识,但之前打发灵兮追求者的事情自己可没少做。

    “我要一份小笼包就好,有醋的帮忙带一点。依依,你呢?反正先记账,到时一起还。”

    没想到陈灵兮主动发话,这让方依依预备的说辞都派不上用场。

    “我……我跟灵兮一样,就小笼包吧。”

    见打眼色对方没反应,方依依只好随便说了一样。

    看到韩皓的身影离去,这时方依依正儿八经地想提醒陈灵兮提高警惕。

    “放心吧,他还担心咱们讹上呢!你不是想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吗?把头伸过来,我告诉你——”

    半信半疑间,方依依把头伸了过来,听到陈灵兮口中说出的名字时,脸上写满了震惊。正想大声喊出不可能,却被眼疾手快的陈灵兮用手捂着了嘴巴。

    韩皓来到门口沙县小吃店,要了五笼小笼包打包,当然没忘记要了两份醋。担心病号肚子饿,他自己的份也打包一起带走。

    大包小包提着午餐回来,韩皓发现方依依老是盯着自己看,以为脸上有啥东西,不由摸了摸脸上没有异常。

    怕一人一笼小笼包吃不饱,韩皓专门为两位女士多要了一笼,他自己的食量处理两笼绰绰有余。

    “趁热吃吧,吊那么多瓶水估计时间还长着呢!”

    韩皓把小笼包分给两位女生。

    “太谢谢了——”

    这个时候,方依依完全换了一副姿态,她确认眼前男人的真实身份,态度一下子恭敬起来。

    能让中国首富去买午餐,这份待遇估计全中国屈指可数了吧。

    “韩师兄,你还要去上课吧。今天辛苦你,待会我另两个舍友过来,你不用再守在这里了。钱的话,我到时找机会还给你。”

    韩皓出现在这里,应该是去emba上课。既然方依依已经知晓身份,陈灵兮便大大方方对韩皓说道,不想再麻烦他。

    “那行,你们好好照顾自己。你被抢手机的事,我打了电话让人帮忙,看看能不能找回来。”

    见情况处理得差不多,原本韩皓也打算送完午餐就走,正好就坡下驴。

    看着韩皓身影远去,陈灵兮警告方依依道。

    “注意保密,待会她们两个来,你可不许乱说。”

    点点头,方依依做出封口的手势后,有些不甘心说道。

    “灵兮,你怎么就赶人了呢?多好的机会啊,能跟首富攀上关系今后可是大好好处。”

    “别做白日梦了!人家算是仁至义尽,我们跟他不是一个阶层的人。”

    陈灵兮脑子可是很清醒,知道自己的位置。

    在韩皓的“唐”刚驶出医院大门时,一辆闪着警灯的警车开进了医院,看样子是他刚才的电话起了作用。

    “得,又是哪家皇亲国戚惹了事,天子脚下真是麻烦多。”

    接到领导电话后驱车赶过来的一位派出所民警抱怨道。

    但抱怨归抱怨,在输液室找到陈灵兮和方依依时,他的态度可是非常亲和友善,能让领导直接打电话来督办的案子,背后涉及的能量肯定不一般。要是处理不满意,被对方回去嚼舌头,一不小心还得挨批评。

    “放心吧,对这伙人我们已接到好几起报案,正想一网打尽呢!你们留个联系方式,到时破了案要你们协助一二。”

    很简单的案子,就是碰瓷不成变成了抢劫,只不过抢到了某位大人物的亲戚身上。

    负责调查的警官在心里暗道。

    “灵兮,你没事情吧?”

    不一会,其他两位舍友打的赶来了医院,看到陈灵兮头上包着纱布,手上还在输液,不由大为关切嘘寒问暖。

    首都热心群众一发动,很快三名碰瓷党的落脚点就被举报出来。还没反应过来,他们就被一群便衣警察按得严严实实。

    “早上抢的手机呢?”

    带队的警官当场询问被铐上,蹲在墙角的三位碰瓷党。

    “在那个抽屉里面。”

    果然不应该招惹那名漂亮的姑娘,这下子翻船了!

    抢了手机的青年懊悔不已,一听手机两字他就知道被抓的原因所在。

    输完液戴上棉帽,看不出头上包着纱布,在舍友搀扶下,下午三点钟陈灵兮她们打的回到了学校宿舍。

    刚吃完晚饭,就接到警察打来的电话,说人抓到手机也找回来了,手机做了证物处理,他们问了地址打算专程送回来。

    “首都警察的效率太厉害了吧,真是为人民服务。”

    舍友们一听,都纷纷大为赞叹道。

    只有陈灵兮隐约猜测,这件事如此顺利怕是跟韩皓打的一个电话有关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