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信守承诺
    完成国家博物馆捐赠仪式后,韩皓赶紧驱车赶回华清大学,还能赶上下午的课程。

    陈灵兮拿着一个信封,在快下课时再次来到emba教室外张望,想找机会把钱还给韩皓。

    距离她当初受伤,已经过去了近3个月。

    由于emba每个月只来学校上课一次,1月份的课程正赶上中华汽车在港上市,所以韩皓请假缺席,这让陈灵兮当时来还钱扑了空。后来又是农历新年,2月份寒假不上课,时间又过去一个月。

    拖拖拉拉,欠韩皓的钱一直没能还上,这也成为陈灵兮一块心病。

    现在3月份新学期,陈灵兮想韩皓应该总不会再缺席了吧。按照课程安排,2年时间的emba课程,到这学期末就结束,这周课程应该定下毕业论文选题了。

    看了半天,还是没有发现韩皓的身影。上一次自己白等了半天,后来才从网上知道原来中华汽车上市,对方跑去香港了。

    “老师,您好,我想询问下韩皓师兄今天没来上课吗?我们学生会想问他有无时间参加讲座活动。”

    这次,陈灵兮没有苦等,利用幌子假公济私了一次,询问到底人去哪里了。

    “他请假半天,下午就回来了。”

    学校负责emba的辅导员看了一下表格后回答道。

    终于有了着落,这总比无头苍蝇般乱撞要好,下午再找时间过来,陈灵兮谢过老师后走出学院大门。

    实际上她手中有韩皓在学院留下的联系手机号,但为还钱的小事主动打电话过去询问对方行踪好像不妥,最佳方式还是亲自见面道谢为好。

    刚走出学院大门,就看到一辆国产suv奔驰而来,陈灵兮觉得有些眼熟睁大眼睛一看,驾驶座上不正是自己要找的韩皓吗?

    幸好没堵车,赶在中午饭点回来,韩皓正准备把车停到学院的停车场,就看到一位女生在路旁向自己招手。

    下意识踩了刹车,韩皓发现对方有些眼熟,看到羽绒服前那条灰色围巾,他马上想起女生的身份来,这不是之前磕碰到头的师妹嘛。

    “你好,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按下车窗,韩皓对着陈灵兮问道。

    刚才还害怕韩皓不停车直接开过去,现在看到对方主动问话,陈灵兮松了一口气,把围巾松掉一些后回答道。

    “韩皓师兄,谢谢你上次出手相助,我的手机当天晚上就被警方找还回来,这些欠你的钱还给你。”

    说完,陈灵兮就把早准备好的信封递了过来。

    “这里面一共是250元。

    其中垫付医疗费217块6毛,3笼午餐小笼包9块,剩余20块算是油钱,这三样加起来一共246块6,最后算上3个月拖欠利息凑个整数250元!”

    抓紧时间,陈灵兮一口气把数额清清楚楚都报了一遍。

    还钱这件事终于有了眉目,再不用时不时惦记,陈灵兮感觉一身轻松。

    如果不是被当面拦住,韩皓已经忘记有垫钱这回事。

    “其实你算错了数!”

    韩皓打开信封一看,里面两张百元大钞和一张五十元纸币,正好是250元,他清点完毕后对着车外的女生说道。

    “没有吧?这笔账我核对多次,应该错不了。”

    正想告辞离开,陈灵兮一脸不相信的表情回话。

    “小笼包是10块钱四笼,你给多了一块五。”

    被陈灵兮一提醒,韩皓想起来当天的情况。既然对方算账如此清楚,那他也不能占人便宜,当天他还跟老板确认过就是十元四笼。

    “绝对不可能,1月份我还特意现场去吃过一次,就为了核实小笼包的金额。老板明确告诉我,就是3元一笼。”

    自己可是证据确凿亲自核实过,因此陈灵兮并不接受韩皓的说法。

    两个人都坚持自己的说辞,到底是谁出了问题?

    “要不现在到小吃店去现场求证,反正也到饭点了,谁输谁请吃饭。”

    韩皓一开始以为陈灵兮故意找机会来接近自己,但从对方清澈的眼睛中看不到说谎的痕迹,作为纵横商海多年的成功人士,他相信自己识人的眼力。

    看到外面风挺大,陈灵兮鼻头都被吹得有些发红,韩皓对她坚持还钱的举动挺欣赏,便趁此机会让她上车顺便请其吃午饭,这也算是对诚信之举的奖励。

    本来想还完钱就走,没想到却遇到这个难以抉择的选择,陈灵兮并不想跟韩皓有过多纠缠,但对方看上去一脸诚恳的邀请。

    “放心,我没有恶意,只是想求证真相罢了。”

    眼见陈灵兮一脸为难,韩皓心想难道自己看上去像坏人。如果对方不同意的话,他也不再强求。

    “好吧,不管论证结果如何,这顿午饭我来请,就当感谢你上一次出手相助!”

    陈灵兮心想就当感谢韩皓,吃完饭她就马上回学校。

    打开车门,坐到副驾驶位置,陈灵兮一上车就让韩皓感觉到一阵少女的清香。

    “嗯……抱歉,我忘记你叫陈哪个什么来了?”

    韩皓只记得从临时病历本上记得对方姓陈,但具体名字记不起来了。他调转车头往校外开去,然后开口问道。

    “陈灵兮,是我爸帮忙取的名字。出自战国时期中‘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目有灵兮心有犀,希君悦之君可知’之诗句。”

    系好安全带后,陈灵兮抬头回答道。

    “目有灵兮心有犀,希君悦之君可知”

    韩皓在心中小声念道,觉得对方应该出身书香世家,名字取得如此有诗意。

    “你爸可真有学问,让人一听就记住你的名字。”

    开着车,韩皓开口夸赞道。

    “多谢夸奖,我会把你的话原封不动转给他,让他高兴一下。”

    陈灵兮心里却在想我的名字你早看过,还不是一直记不住,总以“哪个什么”来替代。

    “我叫韩皓,韩信的韩,皓月当空的皓,起名之意有月下追韩信之说。”

    既然对方起了头,韩皓也自我介绍道。

    已经好久都没用回这句自荐语,韩皓感觉又回到了年轻之时,只不过身边的人已经物是人非。

    “你的名字也很有典故,萧何月下追韩信,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陈灵兮的回答很有大家风范,表明她熟知文学素养。韩皓在现实中坐拥亿万财富,手下一大批人跟着他讨饭吃,符合将帅之才的对照。

    一问一答中,陈灵兮展现了与众不同的修养。

    韩皓开着车熟练在人流中穿梭,陈灵兮感觉身边的男人既熟悉又陌生。熟悉是她一早就知道中国首富韩皓的存在,这个年轻人是一个活在媒体和大众口中的成功人士。陌生就是眼前的韩皓一点都没有媒体塑造超级富豪的模样,他一身普通打扮,站在街头不细看谁都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好比许多人在电视上经常看见市长、高官,但是一旦他们身边没有大批随从,走在大街上没有几个人会留意认出他们的身份。

    路程不远,很快沙县小吃店就出现在眼前,韩皓停好车后两人一起走进了小吃店。

    “老板,你这小笼包怎么卖啊?”

    一进门,韩皓可没忘记今天来之目的。

    “3块钱一笼!”

    老板手上正忙活着给别人装盘,头也不抬回话道。

    一听这话,旁边的陈灵兮用目光看着韩皓,意思是我说得没错吧。

    “不对吧,去年底我来不是10元四笼吗?”

    韩皓可没轻易认输,他对自己记忆力很自信。

    “那是去年的事情,今年元旦开始涨价了。没办法,煤、电、面粉、肉都涨价了,我们只能跟着涨。”

    老板无奈地对韩皓解释道,年底前一波涨价压力大家都跟着涨价。

    转头看了一眼陈灵兮,韩皓耸下肩膀以示自己也没记错,当时价格确实是一笼2.5元。

    “错的不是你我,而是这个世界!”

    韩皓用一句网上流行的话来小结,此次求证终于水落石出。

    店里客人不多,还有几张空桌,两人选了一个旁边角落坐下。

    上一次在医院,磕了头捂着脸,韩皓没有太过留意,但今天相处不久他确实感受到身边女生的不同寻常。陈灵兮清纯脱俗的气质,让坐在一旁的韩皓都认为生平少见。

    这种感觉他只在年轻时的宋卿身上见过,可惜两人之间因为种种差异而错过。在错误的时间遇见了最好的她,却没有在最合适的时候把她留住,韩皓想起往事不免有些怅然。

    刚才还为弄清楚事实真相而欣喜的韩皓,一下子发起呆来,脸上露出寂寞的神色,让陈灵兮在一旁看得很是意外。

    “眼前的这个男人的内心一定很孤独。”

    虽然涉世不深,但陈灵兮却能感受到这份孤独。

    “抱歉,我走神了,昨晚可能没休息好。”

    韩皓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盯着陈灵兮方向发呆,赶紧解释道,免得对方以为自己心有不良企图。

    “没什么,我有时也会在课堂上发呆,只不过老师都以为我在认真听课。”

    知道韩皓不是故意,因此陈灵兮就此自嘲说道,化解刚才的尴尬。

    “你的伤恢复得如何?”

    突然想起对方的伤情,韩皓开口问道。

    “不碍事,就是有一点淡痕,头发遮住看不出来。”

    边回答边拨开额头刘海,陈灵兮额头眼角边露出一小排淡疤痕,当天的磕碰还是在她身上留下了印记。

    真是可惜,犹如一件美丽的花瓶裂了一条细微小缝隙,让原本完美的东西带上了一丝缺陷。

    韩皓不由在心里为眼前女生感到惋惜。

    “小笼包来了!”

    这时,店老板把两人点的四笼小笼包端上来,还附赠两碗骨头汤。

    “一共12块。”

    店老板对韩皓说道,通常男女来吃饭都是男方付钱。见状,韩皓拿出刚才的信封准备抽出钱来付款。

    “今天我请客,老板,12块钱给你。”

    陈灵兮赶紧伸手阻止,遵照约定由她出面请客把钱付了。

    接过12块钱,店老板不由多看了两眼韩皓,能让这样漂亮的女生买单请客,这男的混得可以嘛。

    “让你破费了,你们学生还没收入来源,这顿午饭我可吃得心虚。”

    韩皓在动筷子前说道。

    “上学期奖学金我还留着呢,所以你大可不必担心。”

    大学生中除打工外最大收入来源就是奖学金了,这也算是一种读书脑力劳务报酬。

    韩皓自己从未拿过奖学金,所以一时忘了这茬事实,听完后他不再矫情,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看着韩皓此番情景,陈灵兮在心中想若不是亲眼所见,真不敢相信首富居然是如此普通人模样。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邀请你做一次全校性的讲座,毕竟你很快就要毕业了,下次回到母校都不知道是何年何月的事情。

    大家都对你的经历挺感兴趣,分享你的成功经验可以让许多人有奋斗目标和少走弯路。”

    难得有如此好机会,陈灵兮当面向韩皓发出了邀请。

    “这是你私人邀请,还是代表学生会组织出面?”

    韩皓没有直接回答,反而一副玩味的神情问道。

    “都有吧,你可是我们头号邀请对象,大家都认为不可能请到你了,我最后尝试一次。”

    这是临时起意的邀请,陈灵兮老实回答道。

    “好吧,我同意接受你的邀请。”

    作为今天午餐的报酬,韩皓答应了对方的请求。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扑倒男主好饥_渴!!在线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