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选址之难
    “叮”

    手机弹出一条未读短信,躺在床上的陈灵兮看了一眼。上面说清楚了《同一首歌》江州演出的行程,韩皓还承诺舞蹈团参与的话将有报酬可拿。

    “我明天跟姐妹们讨论下,到时再联络。”

    两人非常默契地只用短信沟通,没有直接打电话,看时间就要到凌晨12点,陈灵兮主动中断了短信交流。

    “想不到自己今晚如此冲动,就为了一舞《爱莲说》起了私心。”

    韩皓边想边拿起毛巾走进浴室,打算洗个澡让自己好好冷静下来。

    第二天,接到紧急集合的舞蹈团成员陆续来到练舞室,她们都不清楚为何陈灵兮如此指示。

    不过当她们听到陈灵兮嘴里劲爆消息时,纷纷理解了她的做法。

    “这消息是真的吗?我们愿意的话真的可以登上《同一首歌》舞台吗?”

    “灵兮,你是不是接到骗子的电话,据我所知外面有许多人打着央视的幌子行骗,你可不要中招了。”

    “如果是真的,这岂不是意味着我们可以跟那些大明星同台表演,幸运的话还能够拿到亲笔签名。”

    ……

    消息太过震撼,离校园生活太过遥远,许多成员都不愿意相信这个消息的真实性。

    “如果是真的话,大家愿不愿意到江州演出,路费全包还有报酬可拿,至少每个人一千元。答应的话,这几天会有央视《同一首歌》的导演来我们学校看彩排演出,通过审核的话就可以登台演出了。”

    陈灵兮作为组织者兼介绍人,尽量把情况说清楚。

    相当于免费到江州旅游一趟,看一场明星演唱会,还能得到可观的报酬,这让舞蹈团的成员们大为心动。

    尽管有些人五一节提早有安排,但江州之行的诱惑还是让她们更改了行程,同意赶赴江州表演。

    今天一大早,程凯就被韩皓的电话吵醒,迷糊之中对方强制要求插入一个表演节目,还是华清大学学生的作品。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总之她们必须出现在我们的晚会现场。”

    韩皓很少用这样强制性的语气说话,程凯一听就知道没得商量。

    循着韩皓给的联系方式,程凯找到了陈灵兮,跟她确认了有《爱莲说》的舞蹈节目。

    因此,陈灵兮也证实了韩皓的话不假,确实有《同一首歌》走进江州的表演晚会。

    《同一首歌》栏目负责人看到程凯的电话,就知道没有好事情,不过她又不能够得罪对方。一是因为程凯背后代表着中华集团,二是程凯本身也是媒体圈内有名的大腕。

    “不行!一群没有经过专业培训的大学生怎么能登上央视的舞台,就算是华清大学也不行!节目单已经安排好了,艺人也都联系得差不多,没有时间可以让这群菜鸟乱来了。”

    听了程凯的提议,栏目负责人当即在电话里叫了起来,这次江州晚会真是憋屈死了,对方不断干扰自己的工作。

    “没时间就挤时间出来呗,你随便把一个明星划掉,让大学生们顶上去。她们可是韩皓指定的演出嘉宾,到底怎么办你自己应该清楚。明星到不到无所谓,但她们必须到场。没办法,首富有钱就是这样为所欲为,我其实只是个传话的人。”

    程凯心知这样的事情只是小事一桩,对方只不过不爽自己的权威老被挑衅罢了。所以,韩皓就成为了天生的挡箭牌,谁让他是首富呢!

    “这些该死的混蛋,有钱很了不起吗?要不是看在……”

    挂完电话,《同一首歌》负责人独自在办公室里发闷气。想了一会,气消了她不得不拿起电话让助理进来。

    “你把节目单调一下,让这两个明星各自少唱一首歌,然后在这个时段加入舞蹈表演。还有,让小许这两天找时间到华清大学一趟,看看大学生的表演合不合格,不合格赶紧找人帮忙重新编舞!

    我从未做过这样窝囊的节目,真是气得头都疼死了。哪一次不是我们说什么,地方做什么。这次反过来,他们说什么我们做什么,真是不可理解!”

    捂着太阳穴,负责人痛苦地抱怨道。

    陈灵兮没想到央视的导演如此之快就来到校园,作为舞美专家许导演能在央视混自然有两把刷子。

    看了大学生们表演的《爱莲说》,许导演还挺满意,至少舞台效果不错,唯一缺憾就是舞蹈动作,行内人士一看就知道半桶水,毕竟都是学生不是专业舞蹈演员。

    “基本可以,比我预想中效果要好。只需要稍微改动一些小步骤,把容易暴露功底的动作转换一下,让演出更加流畅自然就好。”

    当然,她还带来了摄像机,把《爱莲说》的表演录了一遍带回去给负责人看。

    “明天我会带着合同过来,你们签完就正式加入我们《同一首歌》江州晚会的团队了。”

    回到央视总部,许导演把《爱莲说》的录像播放了一遍给栏目组负责人看。

    “嗯,至少像个样,达到登上舞台的标准。我还真怕演得乱七八糟,还得保送她们上台。”

    就这样,《同一首歌》栏目组正式吸纳了《爱莲说》节目进驻,合同约定的报酬为3000元/人,这让舞蹈团员们很是高兴,这笔横财相当于大学生几个月伙食费了。

    犹如做梦般,三天时间内从校庆演出舞台直接跨越到央视《同一首歌》大舞台,这一切让陈灵兮感到很是神奇。

    “节目已经签约,多谢你的帮忙。”

    陈灵兮觉得要跟发起人韩皓说一声,她用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期盼再次欣赏你们精彩表演,江州见!”

    韩皓随即回了一条短信道。

    尽管相隔千山万水,但通过小小的手机短信,两人建立起独特的联络通道。

    原本想借五一节时间,拟组织学生会集体活动为由,邀请陈灵兮到郊区游乐场玩,没想到对方却突然确定了江州表演的行程,这让齐天宇很是郁闷。

    校内流传的消息是校庆晚会当天,有校友兼央视编导坐在底下,看到《爱莲说》很好便发出了邀请。

    “陈灵兮,有人找!”

    听到同学喊,坐在教室里的陈灵兮抬头一看,发现是齐天宇站在门口一脸风度翩翩地挥手示意。

    当他身影出现在教室外时,就引来不少隔壁班女生伸头围观,许多人都背着他指指点点。

    “我们研究生学生会想跟你们本科学生会搞联谊活动,大家集体郊游放松一二,然后看能不能在其他方面继续开展合作。”

    以公事名义邀请,齐天宇真正目的是想多跟眼前少女接触。

    “我近段时间都没有空,我们需要重新排练舞蹈。不过你的提议我会转告其他校学生会同学,看他们参加与否。”

    陈灵兮借着练舞的幌子拒绝了对方邀请。

    “那好,麻烦你跟他们说一声。还有你们周末在哪里练舞,如果可以的话我有空过来看看你们排练。”

    齐天宇很是主动,他笑着询问道。

    最终带着校舞蹈室的答案,齐天宇满意离开,他相信自己主动出击的话,陈灵兮抵挡不住自己火热的攻势。

    “我瞧这位校园男神十有**是看上你了,其实你可以考虑一下,金童玉女才子佳人,还是挺般配的嘛!现在外面已经开始流传你俩的绯闻,说经常看到你们走在一起。”

    回到座位,方依依就靠上前来低声说道。

    “请把你丰富的想象力放到学业上,不要老是向往春天的到来。”

    把手放在方依依的额头上,陈灵兮不为所动说道。

    “其实我一直在想,为何你们突然就能获得到江州演出的机会,是不是我们的‘债主’勾引你去的?你们是不是私底下有什么交易?”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方依依拉开陈灵兮的手后继续说道。

    “债主”就是两人间独特的代称,专门用来代指韩皓。为了对碰瓷的事件保密,陈灵兮和方依依约定好不提韩皓名字。

    “我觉得你应该到校医处看看,每天都想着不着调的东西。”

    陈灵兮当然不会承认,不然按照方依依的脾性,又该发挥更大的想象空间了。

    周末,齐天宇果然如期而至出现在校练舞室,还带来一大袋零食,都是女生们最爱的东西。

    “哇——”

    一哄而上,众女生纷纷争抢零食,看来齐天宇选的礼物很受大家欢迎。

    这时,不少舞蹈团成员都看出来齐天宇主要是冲着陈灵兮而来,她们都识趣地退到一边,单独让这对才子佳人在一起。

    “谢谢你的礼物,不过这太过破费了,多少钱我们从舞蹈图经费里面给回你。”

    陈灵兮并不想欠对方的人情,这一大袋零食看上去要花上一百多块,对学生来说属于较大支出了。

    “你太生分,我下次都不敢来了,这些都是小东西花不了多少钱。只要你们喜欢,练舞时我都准时送货上门。”

    奖学金和家里给的生活费,让齐天宇有底气说出这样的话。为了能让眼前女生高兴,花这些钱不算什么。

    “齐师兄,你的好意这次我们心领了,但下不为例。还有我们练舞时,并不希望有外人在场太久,会影响我们的效率。这一点希望你能理解。”

    看到对方火热的目光,陈灵兮硬起心肠话中有话道,她真不想给对方错误的信号。齐天宇很优秀,但真不是自己的这盘菜。

    “行,等你们练完时我再上来。”

    假装听不明白陈灵兮的言外之意,齐天宇接话道。

    经过打听确认,陈灵兮没有男朋友,因此齐天宇并不愿意轻易退却。他相信自己的诚意终究会打动对方。

    见此情景,陈灵兮也不好说太多,对方一味装傻,只能是尽量减少和齐天宇接触了。

    这段时间,程凯很忙,除了搞定《同一首歌》外,他还得为第三代“秦”的正式亮相找一个理想的地方。

    作为今年中华集团的主打产品,华夏宏光选择在长城脚下,新qq选择在《同一首歌》十周年庆典晚会上亮相,只有第三代“秦”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

    秦始皇陵兵马俑,有手下提出了在这个地方举办“秦”的上市盛典。

    不过很快被否决了,一是兵马俑墓坑属于国家一级文物,谢绝任何商业活动;二是在皇陵举办上市仪式,兆头不是很好,说出去有些怪怪的。

    要找到一个既能体现“秦”的历史风韵,又能符合产品定位的地方,还真是难找。

    “要不到紫禁城去?正好体现了皇家风范和历史底蕴。”

    又有人提出了一个好建议,紫禁城还真是一个好地方。要是能在紫禁城广场宣布“秦”上市,该是多么壮观的事情。

    紫禁城广场曾进行过一次商业活动,就是01年为配合首都申奥而举办的世界三大男高音合唱演唱会。

    现在“秦”的上市仪式选址于此,能否得到有关部门的审批呢?

    如果只举办上市仪式的话应该很难,但若是继续和奥运相关的话,以中华集团向奥组委捐赠首批车辆活动的名义申请,说不定可能有通过的机会。

    作为首都奥运会独家汽车赞助商,中华集团有一定资格提出这样的请求。

    故宫这些年也一直在探索商业化的道路,作为同行法国凡尔赛宫每年商业运作自行筹集资金占到一半开支金额,在市场经济大潮中,故宫也尝试探索增加收入,故宫内的星巴克咖啡店就是一例明证。

    因此,程凯的提议得到了故宫方面的大力响应。

    当和故宫接洽时,程凯才发现不单自己盯上了故宫,通用汽车也先行一步联系了对方,中国市场丰厚的利润让通用汽车决心大举投入,把旗下凯迪拉克品牌引入中国是他们接下来的首要目标。

    奥迪、宝马、奔驰德国三巨头都先后到场,作为美国轿车豪华品牌凯迪拉克自然不能落后。

    他们也打算把故宫作为凯迪拉克入华首次亮相的场地,以此抬升在中国几乎没有名气的品牌形象。

    跟中华集团瞄上紫禁城广场不同,通用汽车方面心知此举行不通,因此把场地换成了太庙。

    太庙跟故宫相邻,也属于广义紫禁城建筑之列,97年雅尼、98年图兰朵等大型演唱会就于太庙举办。现在太庙又名首都劳动人民文化宫,参观门票仅2元,只能从商业活动赚取经费开支。

    凯迪拉克上市初定日期选在了6月6日,正好顺应了中国六六大顺之意,没想到竟然和“秦”选定的日期重合。

    现在首批奥运车辆捐赠仪式(暨第三代“秦”上市仪式)的申请已经提交上去,就看能否获得有关部门批准。

    如果顺利获得批准的话,就将冒出尴尬的撞车之旅,一天之内两家汽车品牌在故宫紫禁城亮相,总有一家会成为炮灰。

    到底是“秦”还是凯迪拉克退让呢,只能看情况而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