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上南抢亲
    ,!

    在中华集团开启跨国航程之际,国内其他两大汽车企业也正为自己的国际化解决方案斗个不停。

    新的汽车产业政策鼓励中国企业跨国兼并,但到底该如何具体实施,却没有明确的说法,因此上汽和南汽对罗孚汽车的争夺更像是一场中国人内斗的闹剧。

    罗孚汽车在凤凰财团的把持下经营不善,一直寻求对外出售,因此一个成熟拥有自主核心技术的英国品牌,对急于发展自主汽车品牌的中国企业来说非常有投资价值。

    上汽在收购韩国双龙汽车企业时学到了不少经验,尤其是拖得越久对方资产贬值越厉害,更能压价收购。最理想的状态莫过于像通用汽车一般,把大宇汽车拖到破产,结果仅以十分之一的价格就把对方收入囊中。

    尽管一直对外宣传整合双龙汽车有效果,但只有上汽集团高层知道跨国管理有多难,双龙汽车虽然隶属于上汽,但基本控制不了韩方管理层的做法。打开双龙汽车的官网,上面没有任何一点上汽的痕迹。因此,在谈判收购罗孚汽车之时,上汽小心翼翼并不急于求成。

    为了给英国政府交代,以及逼迫上汽集团及早签约,凤凰财团方面单方面放出来上汽和罗孚达9亿英镑收购协议的新闻。

    其实这只是框架协议,上汽方面没有最终同意,因为他们经过财务调查,发现罗孚汽车的状况比想象中要恶劣,存在财务黑洞。光是账上2亿多英镑的现金不知所踪,这让上汽生怕掉入财务陷阱。

    何况了解罗孚汽车内情越多,上汽方面越觉得罗孚汽车可能面临随时破产的风险。

    一个急着出嫁,另一个不急于娶,双方各自打着自己的小算盘。终于,还是出嫁的罗孚按捺不住,因为他们再也拖不起了。

    为了证明诚意,罗孚方面同意将自己的核心技术,包括罗孚1.1l—2.5l全系列发动机,25型和75型两个核心技术平台先期转让给上汽集团,作价6700万英镑。

    至于45型技术平台是源于本田汽车当年对罗孚的技术支援,得知罗孚要对中国出售,日方便把45型平台收了回去全部销毁。汽车是机械工艺集大成者,同时也是知识产权的集合体,日方担心技术泄露宁可销毁也不让中国人得到。

    照理说,罗孚方面为了把自己嫁出去,还自个搭上了嫁妆,上汽应该要有所表示了吧。

    但这个时候,上汽又以市面上数百万辆罗孚汽车的售后服务问题谈不拢为由,暂时拒绝签署收购协议。要是接收数百万辆汽车的售后,这笔金额高达十几亿英镑支出,这是上汽不愿意接手的炸弹。

    并购变卦让英国人很是愤怒,他们原本寄希望于来自中国的投资者能拯救陷入困境的罗孚汽车,没想到上汽拿到想要的东西后反而宣布中止收购谈判,待罗孚汽车理清财务状况后才继续恢复谈判。

    看不到曙光的罗孚汽车终于支撑不住,凤凰财团和英国政府都不再愿意注入资金,拥有百年历史的罗孚汽车正式宣布破产,由债权人委托普华永道会计事务所管理后续资产处理事宜。

    上汽运用拖字诀成功把罗孚汽车拖死,获得了捡尸体抄底的机会。

    罗孚的核心技术已经卖给了上汽,剩余都是固定资产,跟技术相比值不了多少钱。

    当上汽准备摸罗孚尸体的时候,南汽突然冒了出来,打算跟上汽争抢罗孚汽车剩余资产。

    南汽被划归苏吴省管理,省里打算以南汽为龙头打造汽车强省计划,因此南汽方面获得地方政府背书,有充足的底气跟上汽竞争。虽然上汽拿走了发动机和两大平台,但罗孚还剩下的完整生产线和相对陈旧的mg车型平台依旧对南汽有吸引力。

    只有把这条完整的生产线拆回中国,就能马上恢复生产,成为南汽手中的王牌。

    南汽和菲亚特的合资公司不算成功,菲亚特集团由于自身内斗原因,对中国市场顾及不上,因此南汽不得不另辟蹊径找第二条路走。

    要是把罗孚汽车收购回来,南汽可以得到一个相对知名的国外汽车品牌,还能为自主品牌提供助力,国外国内一举两得。

    “罗孚汽车就算只剩一堆废铜烂铁,也比我们独自在垃圾堆摸索强。南汽已经被时代耽误了不少,这次我们必须抓会拿下罗孚汽车。”

    在省里主要领导的指示下,南汽开始不顾一切在上汽嘴里虎口夺食,打算抢夺已经被上汽认为是囊中之物的罗孚汽车。当然,这也要感谢上汽成功把罗孚汽车掏空,让其价值大减,让不富裕的南汽可以出手承受。

    两家中国汽车企业不顾颜面争抢了起来,这对托管方普华永道方面来说可是好消息。只有竞争,才能把罗孚汽车卖出一个好价钱,给债权人合理的交代。

    南汽的突然冒出,让上汽很是愤怒,本来成功压价快要成功,现在国内突然来了一个搅局者。

    谈好1块钱可以拿下的资产,现在争夺中涨到了5块钱,上汽对南汽很不满意。找到主管部门投诉,却被南汽不软不硬顶了回来,市场竞争价高者得。

    最早双方有意联合收购罗孚汽车,但在收购完成后的主导权上,彼此之间谈不拢。背后的根源还在于双方分别属于不同的地方国资委,都必须为自己所在地方政府考虑。在没有更高层面的统筹下,两大地方利益诉求无法共存。

    罗孚被托管的资产中,除了完整的生产线外,就属rover和mg两大无形汽车品牌值钱,尤其rover在全世界具有一定知名度。不过rover品牌归属还得经过福特公司同意,当时他们收购路虎汽车获得宝马给以的品牌优先购买权。如果福特有意收购rover品牌,则今后中国汽车将不能使用该品牌,但mg品牌可以使用。

    最终,普华永道选择了出价更高的南汽,把罗孚汽车剩余资产全部打包卖给了南汽。将近6000万英镑的出价,也把南汽的家底基本掏空。尽管上汽临近结束时大幅度提高了自己的报价,他们之前出价在2000万英镑,被普华永道方面认为很不诚意。最终,上汽煮熟的鸭子被南汽从嘴里硬生生抢了过去,两家企业就此结下了仇怨。

    非常戏剧性,原本整体的罗孚汽车被来自中国的两家汽车企业一分为二,各自获得一半资产,还不约而同宣布自己才是最大的赢家。这次跨国并购,也被国内媒体称之为“上南抢亲”事件。

    而rover品牌也被福特收了回去,福特公司可能会将其作为欧洲战略的主打品牌,按照福特的技术复活rover品牌不成问题,还能避免路虎land rover品牌被碰瓷的尴尬。

    上汽和南汽各自获得罗孚汽车的一半,打算以此来基础发展自主品牌。上汽成立了英伦范的“荣威”品牌,而南汽则继续使用mg品牌,双方将投产的车型很是相近,都源于同一个母亲,因此彼此间构成了激烈竞争关系。

    上汽和南汽对罗孚汽车的争夺,实际上损害的是中国国家的利益,因为两家地方汽车企业所收购的资金实际上都属于国有资产,恶性竞争中无形抬价致使国家耗费更多资金来收购,内斗还严重影响了国家形象。

    因此,在“上南抢亲”事件之后,国务院专门开会研究了这个问题,对今后中国企业开展大规模跨国资本并购,必须征得国家发改委和商务部同意,不允许出现国内企业恶性竞争内斗。国内多家企业看中同一个目标的情况,将首先在国内进行pk,挑出最合适的企业由国家出面压阵,跟其他国家并购者一起竞争。

    “走出国门代表的就是中国的形象,我们不能兄弟阋墙,让外人得利。大型跨国并购对我们企业来说属于全新的挑战,需要在实践中不断完善,防止国有资产流失。”

    总理在会议上如此指示道。

    作为全世界并购最成功,拥有汽车品牌最多的企业,通用汽车一直都是全球汽车霸主。但是伴随全球石油价格上涨,通用汽车终于放缓了增长脚步,开启了由盛转衰的大幕。

    尽管在中国市场表现亮眼,但在美国本土通用汽车由于汽油涨价又被日系品牌赶上,销量一路下滑。

    更致命的是通用汽车由于沉重的工人福利负担,平均每1名在职员工要负担2.4名退休员工的费用,支付对象包括在职员工、退休员工和他们的家属,人数多达110万人,比底特律总人口还多。2002年底,通用汽车的养老金亏空账户为193亿美金,而其当年净利润仅为15亿美金。不得已通过发行企业债方式,抹平这一巨大的缺口。

    跟丰田汽车相比,通用汽车每辆轿车人工成本高达2200美金,而日方在北美工厂的成本只有250美金。这其中巨大的差距就在于丰田没有通用汽车的巨额工人福利负担。

    如此情况,在福特公司和克莱斯勒公司也一并存在,因为三家企业中存在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组织(uaw),他们渗透到三大整车厂和其下属零部件配套企业。

    uaw为了维持工人的高福利待遇,动辄以罢工为手段威胁,导致美国三大汽车公司管理层不断妥协,养成了巨额福利的怪物。在其中一家企业获得的福利待遇,将会同时引申到其他两家企业内部实行。

    这让三大美国本土汽车巨头,在汽车成本中要支付巨额福利支出,因此无力跟日系企业同等竞争。

    而日系企业在美国建厂则避开了uaw的势力范围,并未让旗下企业收到uaw的影响,所以在对美系品牌竞争中存在价格优势。

    一方面是油价上涨美国车难卖,另一方面还要负担巨额沉重的福利负担,这让三大美国汽车公司经营开始陷入困境,不得不进行战略收缩。

    有专家预计,像通用、福特这样大而全旗下拥有多个子品牌的企业集团,非常可能会承受不住压力有朝一日就地解体。

    届时,将是中国汽车企业最好的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