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梦中留痕
    

    坐在副驾驶座,看着suv朝自己不认识的地方驶去,陈灵兮心里有些忐忑,她觉得自己刚才的决定有些草率。万一韩皓有其他想法,自己岂不是羊入虎口。

    韩皓仿佛看出了她的紧张,主动介绍别墅里面除了佣人没有其他人,待会她可以跟佣人们住在一块。

    随后韩皓还说自己明天去印度,是准备跟塔塔集团洽谈合作,顺利的话把汽车卖到印度去。

    “我们不但在国击败铃木,还要到印度去把他们拉下马!”

    韩皓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身充满了自信。

    这一瞬间,坐在副驾驶座的陈灵兮,发现这个开车的男人迸发出无尽的魅力,她的目光借助夜幕掩护不由落在他身许久。

    越在韩皓身边待得长,陈灵兮越能感受到对方无意展现出来成熟男人的魅力。这一点,她曾在父亲站讲台慷慨激昂的授课寻找到同样的感觉。平时一副老好人模样的父亲,到了讲台如同身经百战的常胜将军,挥洒自如自有一方天地。

    像韩皓这样出色的男人,为何今天偏偏找自己帮忙借书,如果真要办的话他一个电话可以解决许多问题,陈灵兮抿着小嘴在思考。

    “其实跟你在一起,我感觉较舒服,没有太多勾心斗角的东西要想。而且在你身,我能感受到一位故人的熟悉味道,你们身都有同一种气质。所以借书,其实是我故意为之,没想到闹出意外,反倒让你奔波了好一趟。”

    开着车,韩皓放低了声音,缓缓说道。

    “是宋卿姐吗?她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位公众人物,可惜……”

    聪明的陈灵兮很快想到了答案,她如此回答道,不过其有意略去了韩皓最后一句的“故意为之”。

    “是的,她跟你一样,身有许多优点,而且很有主见还好强。如果再让她选一次,估计也不会后悔倒在自己喜欢的工作岗位。”

    经过时间的冲刷,韩皓在谈起宋卿时已经不再回避,斯人虽然已经离去,但她依旧活在自己心。一个人真正死去消亡是不再有人记得她,只要有人惦记着说明她仍然留存在这个世间。

    韩皓说出这段话的时候,嘴带着微笑,但陈灵兮依旧可以感受到他的悲伤。

    “抱歉,我不该提起这个敏感的话题。”

    陈灵兮主动道歉道,她没想到自己随口一句话,能让韩皓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

    “其实是我自己提出,不关你的事情。说实话,没人敢主动在我面前提及她的名字。不过今晚跟你谈了一下,我觉得心里舒服多了。活着的人好好过日子,是对逝去的人最大的安慰。

    而且每个人都有自己在某个时间段应该做的事情,我最应该做的事情是让国产汽车走出国门,成为国经济的一大助力。”

    普通人说这样的话都有喊口号的嫌疑,但从韩皓口说出,却让人毫不怀疑其可能性。

    “其实我跟宋卿生前没有谈过恋爱,在她主动时我却傻愣愣地想着其他事情。等到自己回过神来,才发现事情已经不可挽回,想追求她却没有了任何机会。心理学家有这样的说法,是女人同龄男人在心理年龄要大三岁。我们俩属于在错误的时间遇到了彼此,却永远无法抓住对方的影子。”

    趁着机会,韩皓难得把藏在心的苦恼跟人分享,也许陈灵兮让他感觉到值得信赖吧。

    陈灵兮清楚记得韩皓一身黑衣拿着玫瑰出现的大幅照片,当时感动了不少女生。没想到这其还有如此内情,外界认为信誓旦旦加证据确凿的绯闻却只是一场无疾而终的遗憾。

    “岁月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我们都坐在同一趟奔驰的列车,唯一不同是大家到站下车的时间点不同。我想宋卿姐只不过是提前下车,今后轮到我们下车的话,可以再次见面了。”

    路边的灯光透过玻璃照射在陈灵兮的脸,她说出让韩皓印象深刻的一番话。

    这时的陈灵兮,让韩皓觉得很与众不同。

    来到市郊的别墅区,“唐”熟练地拐进了一座单独的庭院,这里是韩皓每次来首都的落脚点。

    “先生,您回来了。”

    两名佣人阿姨亮着灯在门口,等待韩皓的归来。

    但这一次跟以往不同,韩皓居然带了一位漂亮的女子回来,看去知书达理的模样,真是破天荒的景象!要知道韩皓一向来都独来独往,突然冒出来的陌生女子不用说肯定大有来头。因此,佣人自然不敢怠慢陈灵兮,说不定她会是未来的女主人。

    “小姐,您好,我来帮拿吧。”

    其一位阿姨主动走前想接过陈灵兮手的书包。

    “谢谢,不用了,我自己来。”

    婉拒了对方好意,这个时候陈灵兮才有空观察四周的情况。不远处有一个露天泳池,然后四周是大片的草坪,一排车库紧锁着大门,别墅大厅里面亮着灯金碧辉煌。

    “李姨,待会你带这位陈灵兮小姐到你们隔壁的客房休息,她忙了一整天应该很困了。”

    韩皓对其一位佣人吩咐道。

    “天色不早了,你好好休息吧,有任何需要都可以找李姨帮忙。晚安,明天见。”

    一看时间,已经过了零点,刚才在车时陈灵兮已经打起了哈欠,所以韩皓直接安排她住宿。

    谢过韩皓后,陈灵兮跟着李姨来到了别墅一侧的客房,里面拥有独立的卫生间,犹如酒店客房一般,准备了崭新的被单。

    反锁门,这个时候陈灵兮才松了一口气,她终于可以冷静下来思考今晚的遭遇。莫名其妙离开宿舍,跟着一个男人来到了陌生的客房,一切都犹如做梦般神。

    在宿舍已经洗过澡,所以陈灵兮不解衣服直接躺床,想着明天早见到韩皓又该如何相处,迷迷糊糊她睡着了过去。

    一夜好梦,陈灵兮梦见自己依旧坐在副驾驶座,韩皓开着车,这样两人一路走一路聊。见到高山,遇到海洋,走过草原,迎来雪地,最后来到一座沙漠,车子陷了进去动弹不得。她和韩皓一起推呀推是无法挣脱,人随着车一起往下陷进去。

    “呼——”

    陈灵兮吓得从枕头弹起来,这才发现都是一场梦,窗外传来鸟鸣声,阳光透过窗帘的间隙偷偷洒在地板。

    走到落地窗前把窗帘拉开,这时陈灵兮才发现外面艳阳高照,她拿来手机一看,发现已经近8点钟了。

    “糟糕!”

    陈灵兮暗叫一声,她10点钟还有课要,得赶紧回学校才行。

    急急忙忙洗漱完毕,陈灵兮走出客房,发现佣人李姨正在一旁等着她。

    “陈小姐,您醒了。早餐已经准备好,可以马享用,麻烦这边请。”

    李姨一脸亲切的姿态说道。

    边跟着走边思考待会见了韩皓要说些什么,陈灵兮来到了餐桌旁,没发现对方的影子。这时才想起韩皓说过他早班飞机,估计已经起飞了吧。

    都怪昨晚睡得太晚,大脑有些转不过来,陈灵兮捂着太阳穴想道。

    “这是先生留下的信封,交代要亲自给到您手。还有他吩咐我在您吃完早餐后,开车载您回学校,说可能要赶着回去课。”

    李姨把一个信封交到了陈灵兮手里后说道。

    早餐很简单,白粥、鸡蛋、馒头还有一碟炒青菜。

    陈灵兮边吃早餐,边打开了韩皓留下的信封。

    “抱歉不辞而别,印度人在等着我。国际航班规定好时间,也许我该买一架飞机让时间自由一些。这四张门票当做是你帮忙借书的报酬,有机会敬请出席。回国后,我再联系你。”

    字迹写得有些潦草,看得出是韩皓匆忙之所写,但字很大气有一种豪气在胸的味道。果然字如其人,陈灵兮看到字便想到了昨晚韩皓豪情壮志的一番话。

    不过韩皓口吻买一辆飞机犹如考虑卖一辆自行车的语气,让陈灵兮感受到有钱人的思维确实不是普通人可以想象。

    翻开信封,里面是四张“紫禁城之夜”的门票,昨天方依依还拿其来说事,没想到今天有四张票在自己手。

    坐在回校的车,陈灵兮望着窗外在发呆,她有些困惑和迷惘,韩皓突然出现在自己生活,总有很不真实的感觉。

    自己和他是两个世界的人,他可能生来是一个大英雄,接受万人朝拜。而自己其实更想在象牙塔做一名学者,也许某个时间找到合适的人,平平常常过完一生。

    韩皓言语透露出来的好感,陈灵兮自然感觉到。只不过她还想不明白自己要如何做,因为韩皓的来头实在太过唬人。再加他神秘的背景,犹如云雾环绕的高峰,自己一直看不到顶峰所在,自然也不敢轻易接近。还有韩皓一直把自己跟宋卿姐做对,这让陈灵兮有自己是替代品的感觉。尽管她也很敬佩宋卿,但陈灵兮希望只做自己,而不是谁的替代品。

    “哦,我差点忘记了,先生在离开前说过:让您有空去学一下驾照,今后国也将是车轮的社会,开车如同吃饭喝水般属于必备技能。如果您会开车,不用麻烦我来送了。他还说,知道您有奖学金,一定会掏得出学车费。”

    李姨今天开的是一辆“秦”,她边开车边对一旁的陈灵兮说道。

    “我估计他恨不得所有国人都会开车,这样他的汽车才会卖得更好。”

    没想到韩皓一直惦记着自己的奖学金,陈灵兮有些忿忿不平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