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 印方访客
    尽管孟买是塔塔集团的总部,但是塔塔汽车所在地却在离其140公里外的浦那市,这两大城市都属于马哈拉施特拉邦,“邦”相当于中国的一个省行政区。

    浦那市拥有300万人口,属于印度第七大城市,实际上浦那一定意义上来讲属于孟买的卫星城。毕竟只有140公里距离,浦那受到超级都市孟买的辐射很正常。

    “明天早上9点钟,塔塔集团准备了直升飞机载您到浦那市,我们其他随行人员将坐汽车提前出发,届时再一起汇合。

    在参观完塔塔汽车工厂,浦那市长将邀请您举办会谈,介绍在当地的投资情况。”

    随行秘书向韩皓汇报了明天的行程。

    “印度人还挺下本钱,生怕我们跑了,这个招待规格可是比得上小型国家元首待遇了。”

    听了介绍,韩皓笑着说道。

    “你替我回绝直升飞机的行程,就说我想近距离看看印度的真实情况,就跟你们一块坐大巴过去。”

    既然一起从国内过来,那么韩皓自然不会搞特殊,就跟大家一起行动。眼见为实,书本上说的许多东西可能随着时代变迁改变,韩皓必须用自己的眼睛去真正认识印度这个国家。

    秘书接受了指示,很快就过去跟印方联络人员沟通,更改明天的行动安排。

    “笃笃——”

    房门传来敲门声,韩皓打开门一看,原来是商务部的研究员马宏文,身后还跟着两位年轻人,其中一位站姿笔直。

    “马老师,您有什么事情?”

    “韩总,这两位是我们国家驻孟买领事馆的工作人员。这位是负责商务活动的小郑,另一位是执行安保的小柳,他们是领事馆派来协助我们工作的帮手。万一我们在印度遇到什么,他们熟悉当地情况可以出面应付。”

    马宏文研究南亚大陆情况二十多年,因此他跟驻孟买的领事是好朋友,对方特意派人过来协助一二。

    打过招呼,韩皓热情欢迎两人的到来,作为外来户确实在当地两眼一抹黑,需要熟知当地情况人士的配合。

    小柳进来四处看了一圈,发现只有韩皓一个人在室内,这个首富也是心大。他曾接待过几位香港的富豪,人家都是保镖里三层外三层围得严严实实,反观韩皓倒是特立独行。

    “习惯了,国内治安情况好,许多企业家都是司机兼保镖身份两人一车出行,我更喜欢自己开车,所以暂时用不到保镖。

    印度治安还可以,塔塔集团负责接待,这次出国没必要小题大做。”

    听了小柳对安保方面的询问,韩皓就此解释道。

    相比香港富豪被绑架案吓得心惊肉跳,反倒内地富豪更加坦然,许多工商联的大佬都是司机兼保镖单车接送,不像香港富豪讲究安保排场。

    次日一早,韩皓一行人就登上前往浦那市的大巴,连同领事馆的两位随同人员,集体参观塔塔汽车的工厂。

    坐在大巴上,韩皓再次感受到印度真实的一面,号称印度最好的高速公路,于2001年建成的双向六车道孟浦高速公路,因为缺少维护显得坑坑洼洼。

    140公路的路程走了2个多小时,难怪拉坦自己乘坐直升飞机过来,舒适度和方便度都不是同一个级别。

    在拉坦陪同下,中方客人开始了参观之旅。

    跟中华集团世界一流的生产线相比,塔塔汽车的设备落后了至少十年时间,工艺水准也在中国人之后。

    当然这也跟印方讲究节省成本相关,他们对汽车的质量控制要求不高,只要不出大问题就可以接受。一分钱一分货,塔塔汽车推出低廉售价的轿车必然在成本上能省则省。

    “说实话,这套生产线是我们从西班牙进口的二手产品,确实已经有些陈旧。我们一早就有更换新设备的打算,但因为资金原因一拖再拖。”

    看到韩皓眉头不悦的神色,拉坦十分坦诚说道。

    “原本我想可以在旧厂范围进行生产线改造,现在看来得重新建厂才是最合理的选择。”

    韩皓心中已经有了初步打算,印度市场现在最合适的产品就是宏光和qq了,以塔塔方面的生产硬件无力生产出合格产品。最佳选择还不如像俄罗斯工厂,采用全新的生产设备,无论是质量还是规模都能自己控制。

    就在韩皓参观之际,随着啪的一声,工厂的电力供应中断了,刚才还机器轰鸣的车间顿时安静下来。

    “该死,我说过要保证电力的供应,尤其不能在今天出乱子,市供电处那帮人到底是干什么吃的!他们上个月才在我面前拍着胸脯保证不出乱子,真是一群窝囊废。”

    在中国客人面前丢脸,这让拉坦很是生气,他咆哮着对手下喊道。

    在一个地方投资,首要问题就是基础设施能否跟上,其次便是政府服务问题。

    很明显,浦那市的基捶境并未有对外吹嘘般优秀。

    韩皓此次投资,打算摩托车和汽车项目一起上,对电力供应的要求更为严格,没想到作为印度知名的浦那工业基地表现实在一般。

    停了电,车间参观只能中断,韩皓应邀试驾了塔塔汽车生产的indigo小轿车。在厂区开了一圈,韩皓发现这款跟qq大小类似的微轿,在任何方面都要远逊色于qq。

    “它还有很大改进的空间,不过却是很符合印度国情的产品,毕竟我此次来能在大街小巷中见到其身影。”

    走下车,韩皓对拉坦如此说道。

    中午,浦那市长都彭设宴款待了韩皓,他知道韩皓顶着中国首富的名头,正打算在印度投资,而浦那市是着重考虑的地点。不过他明显对拉坦更加尊敬,作为民选市长,塔塔汽车在当地影响力是他不能够得罪。

    一见面,拉坦就向都彭抱怨了停电事宜,这让市长脸上很不好过。他马上打电话让手下赶紧处理,力争让拉坦满意。

    得知如果合资项目落地,将需要大约5平方公里土地,合计7500亩土地,市长都彭犯了难。浦那市里没有那么多土地资源,如果要筹集的话,必须要开展征地活动,他马上将要竞选连任,并不想得罪辖区内农民群体。

    “土地问题现在市里挺紧缺,如果是2000亩数量我可以一口答应。但是7500亩的数量,得重新征地,这需要一定时间。”

    都彭想要合资项目落地,但更在乎是自己的选票,他必须争取连任。先连任,再要项目,毕竟塔塔汽车就在当地,合资项目跑不了,这是他的策略。

    这个“一定时间”询问下来就悬乎了,最快一年最慢也得两年时间,还不能保证。对时间就是金钱的韩皓来说,进入印度市场迫在眉睫,等不了如此长时间。

    真不行的话,只能是就地改造塔塔汽车的生产线,来小规模滚动发展。还有摩托车工厂,就得另寻地方重新建厂了。

    “在印度,征地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往往会带来许多冲突。以我的理解,如果要在浦那市重新建厂投资,没个三五年下不来。印度地方政府不像中国有执行力,他们习惯了拖字诀,答应做到的事情很可能只是空头支票。”

    研究员马宏文在回程路上,对韩皓如此分析道。

    再次感受到孟买交通的拥堵,韩皓一行人好不容易回到酒店。

    不过他刚走进大厅,就被服务员叫住,说有人找。自己在印度没有什么旧识,韩皓奇怪到底谁来找自己。

    这时一位头发灰白留着络腮胡的印度中年人主动走上前,他身边还跟着两位随从,向韩皓介绍了自己的身份。

    “你好,我叫莫迪,来自古吉拉特邦,是该邦的首席部长。尊敬的中国客人,我希望耽误你一嗅时间,介绍我们古吉拉特邦的投资环境。”

    听了对方介绍,尽管韩皓不了解对方身份,但也猜得出像是国内各省之间争夺大投资商的熟悉场景。一个大型投资项目,往往会引发国内各省争抢,现在中华集团在印度大手笔投资,不知为何消息泄露了出去。

    “他是印度政坛有名的改革派,一心学习中国经济腾飞的经验。据说他非常崇尚我们南粤省改革的模式,想把南粤经验移植到印度。”

    这个时候,随行的商务部专家就派上了用场,马宏文小声在韩皓耳边介绍道。

    “我很荣幸,不过我刚从外面回来,舟车劳顿。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稍微洗漱下再跟贵方进行面对面会谈。”

    为了更有策略应对,韩皓决心以休息为名借机打听更多情报再和对方会谈。

    莫迪点点头,示意可以理解,并表示自己就在大厅等候,韩皓方便的话可以随时跟他开始会谈。

    “部长,为何我们要如此低声下气来恳求中国人,他们没有在意您在此等候了将近两个小时。而且我们跟中国人曾在几十年前有过边境战争,他们并不值得我们如此对待。”

    看到韩皓扬长而去的背影,一位年轻手下小声询问莫迪道。

    “中国在近百年时间内跟世界主要强国都打过仗,尤其所谓的八国联军侵华更是他们的民族耻辱。不单是我们印度,中国人还敢直接跟当时世界两级的美苏叫板。

    但是现在为了发展经济,他们大举欢迎曾经的敌人来到他们国家投资。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能胜利,这是中国人用血泪总结出来的经验。

    我们要善于学习他们的长处,你肯定没有好好看我让你读的《邓公文选》,这是中国崛起的秘密所在。

    中国官员为了欢迎投资商进驻,吃的苦头比我们现在糟糕多了。我们口口声声说要学习南粤模式,这其实也是对我们的考验。”

    莫迪摸着自己的络腮胡语重心长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