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签约意向
    ,!

    “莫迪是一个政治强人,他出身贫寒但却深得民众欢迎,被誉为是印度未来的政治明星。

    古吉拉特邦凭借莫迪的领导,经济增长率近两年高居印度榜首,许多外资落户当地投资。

    他是一个实干家,同时也是印度民族主义者,至少不是单纯的政客。”

    趁上楼更衣间歇,研究员马宏文向韩皓介绍了莫迪的资料。

    在总统套房会议室,韩皓跟莫迪进行了友好交流。刚才他通过中国领事馆关系,正式确认了对方的身份。

    莫迪是古吉拉特邦的首席部长,相当于高官一职,他对邦内所有大小事务具有拍板权。

    “尊敬的中国客人,我们古吉拉特邦正准备打造大型工业园,汽车是我们着重招商的领域。我通过渠道得知贵方将有意向和塔塔集团合资,成立新的汽车工厂。如果方便,我们随时欢迎你们到现场考察并投资。

    我很欣赏中国的南粤模式,古吉拉特邦上下都以此为学习对象。要是你们实地参观,会发现其中有许多相通的优点。”

    莫迪坐在沙发上,对韩皓发出了邀请。

    “很感谢你的推荐,但是合资项目还得经过塔塔汽车方面认证,他们倾向于在本省发展,我们中方会尊重当地合作伙伴的意见。”

    韩皓并不着急,现在他掌握主动权,心想听听印方还能拿出什么优惠政策。

    “只要你们坚持,我想塔塔集团的拉坦会认真考虑贵方的建议。我们跟浦那工业园相比,土地价格更便宜,而且可以提供大片三通一平的工业用地。还有,我们许多政府官员都到过南粤省参观考察,蛇口区就是我们的友好交流单位,这些是我们邦无法用金钱形容的竞争优势。

    时间就是金钱,我们邦政府承诺做到的事情一定会办到,这一点在印度来说其实非常困难。”

    古吉拉特邦就在隔壁省,北方跟巴基斯坦接壤,但靠近沿海拥有深水港,地理位置不错。

    此次前来,莫迪展现了充分的诚意,他话中带有许多中国元素,这让韩皓不禁心生好感。

    因此,韩皓答应了两天后到古吉拉特邦参观考察的邀请,他想看看被誉为印度南粤省的地方到底如何!可以说,印度在许多方面都学习中国,孟买号称印度的沪江市,而古吉拉特邦却称为南粤省,真是有意思的一幕。

    当韩皓跟塔塔集团老总拉坦通电话,说起准备到古吉拉特邦考察时,他好像丝毫不意外,笑着说道。

    “莫迪其实前些天来过我这里,他是印度官员中杰出的实干家,说实话我也有意到他们邦看看,毕竟你们中国人有句老话不能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上。”

    原来合资消息是拉坦泄露,怪不得莫迪能知道如此多内幕,韩皓这才明白过来。

    乘坐飞机抵达古吉拉特邦的首府艾哈迈达巴德市,该市人口340万,是印度第六大城市。

    莫迪专门到机场迎接韩皓的到来,高官接机这在印度属于高规格的接待。没有过多繁琐仪式,莫迪直接让韩皓上了大巴,径直到他大力打造的萨南德工业园。

    双向四车道的高速公路,两旁绿树成荫,上面不时有大幅广告牌写着欢迎外商前来投资。

    “你们外国人来我们印度,都会流传三个准备。一是准备打点,二是准备发电机,三是准备厕所和废水处理池。这三样东西在我们萨南德工业园都不会存在。你们只需要安心发展工业生产,其余事情都由政府负责解决。”

    莫迪对坐在一旁的韩皓说道。

    在印度,基层官员**成风,吃拿卡要很是普遍,因此打点必不可少。还有电力紧缺问题十分严重,断电情况司空见惯。至于厕所问题,这跟印度国情有关,他们习惯露天上厕所解决,加上基础设施缺乏没有污水管道,厕所数量很少。

    半个多小时后,萨南德工业园映入韩皓眼帘,因为一座巨大的拱门上立着工业园的名字。

    只见一条双向六车道的园区内主干道笔直向南,望不到尽头。路的两旁,每隔数公里不等,就有一条新修的道路向东西两侧延伸。在这些道路两侧,不是刚刚建好的崭新厂房,就是正在大兴土木的工地。

    如果不是周围指示牌都是英文和印文双语标识,韩皓还真以为回到了国内工业园。

    “工业园的电力将保证24小时不间断,就算是城区断电,这边工业区也不会受到停电困扰。还有这边在未来3年会兴建一条铁路,专门连接到年吞吐量近亿吨的蒙德拉港口。届时,贵方进口的汽车零部件将会非常方便,通过海运进入工业园。”

    筑巢引凤,这是中国招商引资的精髓,现在看来被精明的莫迪学了过去。他的介绍让韩皓很是满意,至少跟浦那市相比,这里的投资环境更加优越。

    “如果你们的合资工厂落地,我可以保证18个月后,新车就可以在萨南德工业园下线。我们将提供一切服务配套,尽力满足你们的要求。”

    中塔合资项目投资额高达20亿人民币,这笔投资在印度国内都是数一数二的外商投资项目,因此莫迪不惜动用一切手段把其截下。

    看了一圈,又经过中国驻印大使馆印证,在萨南德工业园投资可行性不错。之后拉坦也实地考察了一番,在和他商议后,双方原则性同意在莫迪领导的萨南德工业园投资,韩皓还签署了意向性投资协议。

    合资项目将分为两大部分,第一部分是生产规模达到300万辆的摩托车生产企业,首期工程投产规模为80万辆摩托车。华夏摩托将提供技术支持,在当地建立摩托车研发中心。第二是生产规模为30万辆的合资汽车企业,将生产华夏qq和华夏宏光两大车型,之后依据情况再把华夏之光、华夏皮卡等引入。首期工程将一步到位实现12万辆的生产规模,中华集团将引入发动机和变速器工厂,可以的话还会和塔塔汽车建立联合研发中心。

    总投资高达22亿元人民币,一旦落地属于2004年印度最大的外商投资项目。

    众所周知,中国是外汇管制国家,要对外投资,必须经过政府有关部门的审核,因此此次带上商务部的官员就是为了配合届时外汇转出的申请。

    上次到俄罗斯投资,就借助了中俄友好的东风,很快获得了国家有关部门的批准。这次到印度,韩皓也有信心国家会对此大力支持。

    回国后,中华集团还得准备一整套可行性分析报告以及金融资金方案等供国家审核,待验证过后才能真正开启赴印投资。

    韩皓只定大方向,具体实施措施将由手下的专业人士进行,合作敲定后此番印度之行基本可告一段落。

    不过在离开印度之前,韩皓特地准备前往当地知名商场逛一圈,采购一些特色礼物带回国内送人。

    韩皓刚走下奔驰车,就发现商店门口围了一大群人,他们正朝着自己四下张望围观。

    商场的总经理亲自到门口迎接,并充当售货员向韩皓仔细介绍商场里面的产品。

    印度是一个黄金消费大国和珠宝加工大国,商场里面琳琅满目金光闪闪的珠宝首饰应接不暇。

    不过走了几步,韩皓发现整个商场空空荡荡,除了营业员就看不见任何一个客人。

    “为何没有其他客人进来购物?”

    韩皓随口问了一句。

    “尊敬的中国客人,因为您的到来,避免他人打扰到您购物,所以我们封场只接待阁下一人。”

    这家商场也是塔塔集团旗下,因此接到拉坦的指令后,商场就启用了一级待遇来迎接韩皓。

    平时拉坦的妻子前来购物,也是进行封场,这体现了印度的一种特权待遇。

    “我们中国人喜欢热闹,放门口那些等待购物的顾客进来吧,他们在场并不会打扰我的购物。”

    怪不得一下车就被一群人围观,找到了原因韩皓让对方解除封场的指令,他真不习惯这样的特殊对待。

    很快,商场门口的人就被放了进来,其中不乏许多国外游客,整个商场一下子恢复到正常营业状态。

    为何说礼轻情意重,韩皓现在算是知道了,为人挑选一件合适的礼物真要费一番脑筋。

    韩皓给父亲挑选了名贵的印度茶叶,给母亲选了一串红木佛珠,还挑了一套号称印产纯天然的护肤品给姐姐,最后为两个小外甥一人一个买了带着宝石的黄金手镯。

    做完这些,韩皓没有直接离开,反倒又逛了起来,他还想送一样礼物给人。

    既不能显得太过贵重,但又能很好符合对方的品味,韩皓脑中浮现出对方亭亭玉立的形象。

    就是它了!

    眼光所及之处,韩皓在商场看到了一条漂亮的花格披肩,他径直走了过去。

    “这是由喀什米尔珍贵羊绒用手工编织的围巾,是我们国家美丽女性的最爱。”

    一旁陪同的店长热情用英文介绍道。

    “不过跟您尊贵的身份相比,这条只是普通货色。麻烦您稍等片刻,我让人把柜台的压箱之宝拿来。”

    不一会,女店员打开紧锁的货柜,从里面拿出一条灰白色带有莹的披肩。

    “这是仅由一只纯血统变异喀什米尔羊提供腹部羊绒织成的披肩,为此历经三年才凑够了这件披肩所需要的羊绒量。不添加任何染色剂,经过当地最知名的披肩匠人大师以原始手工编织和刺绣,耗费8个月才完成这件返璞归真的作品。据其自述,这件披肩是她一生中最为自豪的作品,你看这底部还绣有她的签名。”

    店长对韩皓介绍着这件披肩珍贵的原由。

    **着披肩的材质,韩皓感到极其柔软舒适,由于羊绒存量不足,这件披肩尺寸有限,也可以当成围巾使用。

    “就它吧,帮我打包起来。”

    韩皓连价格都没问,就直接买下。

    买单时,韩皓看了一下这条披肩价格后面好几个零,计算单位还是美金。果然不愧是压箱之宝,售价还真配得起其身份,不过这点钱对韩皓来说只是无关痛痒。

    这也算是韩皓人生中偶尔的大手笔个人消费支出,平时自己的衣食住行他倒不是很在乎,这次为了这条围巾倒是下了本钱。

    陈灵兮坐在课堂上看着黑板听老师讲课,但她的神思却飞出了教室。

    韩皓犹如南飞过冬的鸟儿般渺无音信,数了一下今天已经是第6天,没想到出国考察要耗费如此长时间。尽管一再暗示自己不要再想起韩皓的情况,但越是压抑反倒越是关注,这让陈灵兮有些无可奈何。

    就在昨晚,她又做起了梦,梦见自己又和韩皓同乘一辆车,只不过换成了自己开车。没想到后来自己怎么踩刹车都刹不住,整个车一直往前冲,弄得陈灵兮半夜吓得醒了过来。

    这时,她的手机震了一下,预示着收到一条短信。

    “我刚下飞机,准备还书给你,顺便给你带了礼物,中午12点半学校附近老地方见。只等你10分钟,过期不候。”

    发信人显示“x”,这正是韩皓的代称。

    直飞首都的航班凌晨2:30在孟买起飞,抵达首都机场正好是早上11:25,韩皓在飞机上踏踏实实睡了一觉。12点半,陈灵兮不会上课,但是老地方到底在哪里?韩皓没有明说,照他的意思就是要陈灵兮自己猜测。

    “:)”

    明白了韩皓的意图,陈灵兮回了一个笑脸过去。就冲着还书两字,她就不得不赴约。

    自己跟韩皓在学校附近交汇的地方,除了医院、沙县小吃店、麦当劳外,也没有其他地点可选。三者之中,医院首先排除,麦当劳有可能但人来人往,所以只剩沙县小吃店一个点可供选择。

    陈灵兮稍微分析一番,就明白了韩皓所说的老地方指哪里。

    骑着单车背着书包,准时来到那家沙县小吃店,果然就在门口看到了一辆suv“唐”停在此处,从车牌熟悉的号码陈灵兮心知自己没有找错地方。

    “我就知道这点小问题难不住聪明的你!”

    韩皓一看到陈灵兮如约而至,立即心情大好,几天时间不见他觉得对方好像漂亮了一些。不知道是不是在印度看多了异国他乡的女同胞,一下飞机韩皓觉得还是中国的女性更漂亮。

    借着考察间隙,韩皓把两本书都看完了,现在正式还给对方,毕竟是以陈灵兮名义借出来的书籍。

    “为了感谢你的帮忙,这是随手给你带回来的礼物,不值什么钱。一位印度小朋友追着我,要求我买下他母亲的作品以供他们家生活。我看举手之劳,一举两得,便拿了回来感谢你。”

    韩皓轻描淡写说道。

    这个例子不是他编造的谎言,而是确实在酒店周围被印度孝拉着买了一条披肩,只不过那条披肩跟韩皓自己购买的掉了包而已。

    他把用陈旧印度报纸包着的披肩拿了出来,递给了陈灵兮。

    “这——”

    自小得知不能轻易接受别人礼物,陈灵兮看着韩皓递过来的披肩有些犹豫。

    “我记得上次在医院你的围巾沾了血,这披肩不大可以当围巾使用,而且只花了二百多人民币。如果你过意不去,可以把钱给回我,路费就不用加上了。”

    韩皓见状,把披肩展开来比划道。

    他的报价可是比真实价格要低了几百倍,真要说出实话,估计陈灵兮打死都不敢要。

    “好吧,那我就谢谢你了。”

    听了韩皓的话,陈灵兮也不再扭捏,大大方方接过披肩这个礼物。她打算今后找个时间,挑选一样价格差不多的礼物回给韩皓,这样一来互不相欠。

    “这手感很好,印度的东西真如此便宜吗?”

    陈灵兮摸了一下披肩的材质后问道,她一直怀疑韩皓是不是少报了价格。

    “印度购买力弱,就像美国人来中国消费一样,人民币在当地比较值钱。而且印度一直都是手工纺织业传统大国,他们的东西物廉价美。我是直接从生产者手中购买,少了许多中间环节。”

    韩皓回答起来眼睛都不眨一下。

    回到宿舍,陈灵兮赶紧上网查了一下印度羊绒披肩售价,发现价格在300—500元之间。

    “回礼的话就按500元标准应该足够了!”

    想着自己存下来的奖学金足够应付,陈灵兮一个人在电脑前呢喃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