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山区支教
    如果不是确认地址从陈灵兮手机发过来,韩皓打死都不敢相信自己已经从首都开了11个小时车程,却依旧没有赶到所谓的目的地。

    高德地图已经完全没有了指引,离开首都不久它就失去了应有的功能,现在除了几大城市外,像地市一级的道路仅有高速公路显示,出了高速就变成了一块白屏。

    要不是韩皓随身带着地图,以及每到一个陌生地方给钱让出租车司机带路,他估计半途就迷路不知方向。

    孤身一人驱车11个小时,看着地图还有40公里的山路,但天色已晚他不得不就地寻找一个旅店休息。

    韩皓心里后悔,自己真应该带一个司机来,单独开车了一整天他走下地面都感觉轻飘飘。

    拿起手机拨打陈灵兮的电话,发现是该用户无法接通,他看了一下自己跟对方联络的短信,还是一个星期前的事情。

    自从暑假陈灵兮跟随华清大学支教小分队前往山区教学,韩皓跟对方的短信联系就几乎完全中断。他发一条短信过去,陈灵兮最快三天,最慢十天才回短信。因为她所在的山区小学完全没有手机信号,得到镇上赶集时才能接收信息回复。

    按照陈灵兮给的活法,他们一行10人将在对口山区小学和初中开展45天的支教活动,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在断断续续联络中,韩皓知道了对方所处条件的艰苦。

    原本崭新的suv“唐”已经满身污泥,幸好长途奔袭它没有掉链子,四驱系统开在泥石路上依旧稳健。

    让店老板炒了几碟小菜,韩皓这才有机会打量起太行山脉深处的小县城中人们生活的现状。

    “老板,您从京城里来,是探亲还是访友啊!”

    看到韩皓车上挂着首都的车牌,整个人看上去气质不凡,店老板上完菜后如此问道。

    “到陈家湾找一个朋友,听说那里的山路比较崎岖难走,是不是?”

    韩皓饿了半天,拿起筷子埋头就吃,趁着间隙回答道。

    “陈家湾啊,那里是我们县最穷的地方,当地有句老话就是有女莫嫁陈家湾,免得两眼泪汪汪。到乡上的公路经常塌方,你开车可要小心。”

    得知韩皓要去陈家湾,店老板一脸真诚地告诫道。

    “以前都是断头路,后来陈家湾的大老爷们硬是在峭壁凿出了一条公路,号称是挂壁公路,普通人第一次开保证吓得腿发软。”

    看到韩皓有些不相信的模样,店老板继续介绍公路的艰苦。

    听了店老板介绍,韩皓才明白为何陈灵兮要好几天才接到自己的短信,她去的地方真是太偏僻了。

    回到房间痛痛快快洗了一遍热水澡,韩皓才感觉浑身通透,疲劳一扫而空。自从离开萧芊妤的房间开始,韩皓就开始想念这个带给自己不一般感觉的女生。他有一种想早日见到对方的冲动,于是当天就购买了机票飞往首都,独自驱车七百多公里来到这个陌生的山区小城。

    一想到明天就能见到佳人,韩皓浑身有些亢奋,疲劳的身体花了好久才渐渐沉睡。

    次日一早,在店老板的真诚祝福下,韩皓带着“唐”一人一车开启了新的旅途。

    真正来到所谓的挂壁公路,韩皓在山脚下往上瞭望,发现公路犹如在大山躯体中硬生生凿出的针线,蜿蜒的一针一线深深扎入大山深处,每一个针眼都凝聚着当地老百姓百折不饶的智慧和血汗。

    幸好车辆不多,每次错车都要主动停下来,让对方先过,车轮旁边不到半米就是万丈深渊。一开始韩皓还心惊肉跳,后来也麻木了,只要看着前方不往底下瞧就好。

    短短40公里山路,韩皓开着“唐”走了两个半小时,有时一排车熄火靠边等着对向车辆先走。路上看到多处塌方的旧址,危险路段还有养路工人现在指挥通过。一路走走停停,砂石路走得是十分惊险,说实话沿途风光倒是非常不错。

    拐过一个下山大弯之后,前面一片开阔,看得到有人聚居的地方,尤其在一座相对崭新漂亮的三层水泥房上空,随风飘扬着一面五星红旗。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中国在普及义务教育的大背景下,偏远乡下但凡洋气漂亮的楼房都是学校。

    凭借经验,韩皓心知自己朝着红旗开,就能找到自己此行的目标人物。

    挂着京牌的suv出现在乡上街道,立即引发了许多当地人的注意,他们纷纷猜测到底是哪里的大人物空降到这个山窝之中。

    把车停在校门口,敞开的校门没有门卫,韩皓直接走进了这所混合学校,小学和初中合二为一的教学点。

    课堂中传出朗朗读书声,也许这些学生都知道只有读书,才能走出这座大山。

    “同学们,鸟儿为什么冬天就要往南飞呀……”

    韩皓刚走进一楼教室,就听到了一阵熟悉的女声。他循着声音快步走过去,果然透过玻璃看到了在讲台上拿着教鞭,一脸笑容的陈灵兮。

    跟印象中相比,对方明显黑了许多,也消瘦了不少,看来这里的环境还真是考验人,但她的精神劲头却很足。

    站在窗边的韩皓,静静地看着讲台上认真讲解的少女,觉得她在阳光照射下显得分外耀眼。

    很快,就有学生发现了一直站在教室窗外的韩皓,原本讲课的陈灵兮终于留意到外面的动静,转头一看发现了熟悉的身影。

    第一眼瞄过觉得自己看错了人,因为韩皓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但下意识顺着学生扭头的方向,陈灵兮还是往窗外看去,发现韩皓一脸微笑地站在窗边,很明显他正挥手朝自己打招呼。

    晃了晃头,陈灵兮以为是自己眼花精神恍惚,没想到韩皓真在教室之外。

    这个时候,她才反应过来这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呃……大家先自习,老师出去一下。”

    以韩皓的身份,突然出现在这里,这绝对是重磅新闻。

    “你……你,怎么突然来了!也不打一声招呼?”

    看到韩皓,陈灵兮太过惊喜,让她一时半会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我昨天早上发消息给你了,估计你们这里的移动信号比较慢,还没有传输到你的手机吧。”

    韩皓来到这里,发现手机没有信号,才知道为何对方短信老是接收不到。偏僻山区,移动通讯设备还没有架设到这里,自然没有任何手机信号。

    漂亮的支教女老师,突然迎来了一位陌生年轻男子的到访,这让教室里不少学生都探头出来看情况。

    “你等等我,我马上就回来。”

    陈灵兮回到教室,交代了班长负责帮忙管理,然后匆忙拉着韩皓离开了校园。

    看到全身泥泞的suv,陈灵兮明白韩皓怕是开车许久来到这里。当时他们支教一行人来这里,从火车转为大巴,又从大巴转为小巴,一路颠簸着来到这有些与世隔绝的支教地点。

    “你一路过来挺辛苦的吧?第一次我们坐小巴经过挂壁公路时,好多人都吓得晕了车。”

    为了不在学校引发轰动,陈灵兮让韩皓开着车来到一处偏僻的地方。坐在副驾驶座上,她努力化解彼此间的尴尬。

    韩皓千里迢迢来到这里,自己没让他喝口水,就急匆匆把他拉开,陈灵兮自己也不知道为何要这般做。说实话,韩皓的突然出现,让一向来冷静有主见的陈灵兮心神大乱。

    “还好,这里风景挺不错,我这段时间工作太忙,想找个地方散散心,正好到你这里来看看。没想到,你竟然能坚持在这样艰苦的地方待了那么久。别怪我说实话,你可晒黑了不少,没有以前般漂亮了。”

    能跟陈灵兮单独待在一起,打开车窗,身边佳人的阵阵幽香,随风袭来,让韩皓就感觉自己这次没有白来。

    “还好吧,我可是每天都照镜子,没发现有异常。”

    陈灵兮听完,赶紧把头对照着右边后视镜说道。

    “你是入鲍鱼之肆,久闻而不知其臭。而我是入幽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罢了。”

    韩皓引用论语的诗句打了一个绝妙的比喻。

    “至少在这里,臭鲍鱼可比兰花要值钱多了!”

    来到山区支教,陈灵兮才感觉到在自己身边还有如此多贫困的国人,他们生活在温饱线之下。

    在陈家湾,吃的东西可比一束花要更受欢迎。

    “你来这里到底有什么事情?”

    韩皓这样的大人物突然出现,陈灵兮摸不着对方的企图。

    “我刚才不少说了嘛,就是来旅游散心,随便看看你的支教情况如何。”

    看到对方一脸忐忑的模样,韩皓也知道自己突然出现可能吓到了对方,因此以普通口吻如此说道。

    “唉,来之前我也没想到这里如此贫困艰难,说实话我也打过退堂鼓,但自己是支教负责人不好意思退缩,才咬牙坚持到现在。

    不瞒你说,在这里我第一次打电话回家还哭了,要不是我爸劝我妈,她就过来找我回家了。

    ……

    我刚才教的班级有四分之一的学生家里拿不出学费,先赊账让小孩读书到年底有钱再来结账……”

    也许在这里压抑了太久,看到韩皓,陈灵兮一股脑把自己近期的所见所谓都讲了出来。

    “……有个十五岁的女学生,前一天还在课堂上课,后一天就嫁人进了洞房。当地人对此似乎习以为常,任凭我如何相劝,女学生就是不愿意回来继续读书,她说得为其没娶到媳妇的哥哥考虑……”

    没有姑娘愿意嫁进陈家湾,因此这里流行内部解决,买一送一互相配对。陈灵兮口中的女学生就为了让打光棍的哥哥娶媳妇,同意嫁入另一家门户中,而对方也把儿女许给了她的大哥。

    看到年轻的女学生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早早为家庭做出牺牲嫁为人妇,陈灵兮就难以理解为何在现代文明社会,还会有如此封建愚昧的存在。

    对这些首都前来支教的高材生,跟华清大学结对子的当地政府高度重视,把他们当成了宝贝看管,因此陈灵兮等人在这里很是安全。

    还有缴纳农业提留和抓超生时,当地发生的种种纠纷矛盾,都让远在象牙塔中的大学生们见识到社会真实残酷的一面。

    “为什么我们从课堂、书本还有电视报纸上所见所闻,跟现实有如此大的差距?”

    短短支教一个月,就让陈灵兮发出如此多的困惑。

    “这个世界没有你想象中美好,也没有你想象中差劲。你之所以觉得自己看到这个世界都是美好的一面,是因为有人帮你遮挡着差劲的一面,让你能够积极乐观的成长。现在你终于看到差劲的一面,是因为自己翅膀硬了能飞上高空,看到更多以前看不到的视野。”

    望着眼中带着迷惘神色的陈灵兮,韩皓以自己的亲身经验分享,不过他还是趁机说出了自己此行真正目的。

    “如果你不介意,我希望能成为替你遮挡一切差劲和黑暗的人,让你一辈子生活在光明照耀当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