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一波未平
    韩皓的话声刚落,聪明的陈灵兮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随即下来,两人都没有说话,车内的空气像是凝固了下来,韩皓的耳边可以清晰听到不远处小溪潺潺和树林鸟鸣的声音。

    觉得心跳在加速,脸上也开始滚烫,陈灵兮不转头也知道韩皓正在盯着自己等待回答。

    “这太快了……我……我无法做出很真实的判断。你……你是一个好人,真的!但我对你的了解太少了,你身上的光芒太过耀眼,我还没有足够心理准备……站在你的身边。

    给我点时间好好考虑一下,到时我再给你肯定的答案!”

    经过初步慌乱之后,陈灵兮很快理清了思路,说话也越来越流利。

    要说她对韩皓心里没有一点好感,那是不可能的,但这样的好感还不足以让她失去自我,匆忙答应对方的要求。

    最主要是韩皓的突然出现,完全超出了陈灵兮对另一半的想象,她从未想过自己人生会跟首富有交集。韩皓的每次现身,都在她的意料之外,让其很难把握跟对方的关系。

    “看来是我太过唐突了,希望没有吓到你。其实我是一个很简单的人,兴趣爱好都放在了汽车身上。要不,等你支教完毕,到我的公司来实习一段时间,就能拿着放大镜近距离好好了解我。”

    虽然没有等来期盼的回答,但韩皓却并不着急,换位思考的话,确实自己显得太过毛躁了。

    有人说,感情就是一时的盲目和冲动,太过理性才会持续单身,韩皓心想自己恐怕是被萧芊妤撩动内心,才会有今天的千里走单骑。

    “给我一个月,到新学期开学时给你答复。至于实习的事情,我支教完毕得回渝州陪陪父母,估计暂时挪不开时间。

    说实话,我挺感谢你出现在这里,跟你聊天后我的心情好多了。不管如何,能认识你,都是我今生的荣幸。”

    随着轻风撩起发梢,陈灵兮收拾心情后莞尔一笑说道。

    “不着急,时间我有的是,你可以到毕业时再答复我。在这段时间里,我们可以互相增加了解。

    就好比,我想了解现在你支教面临最大的困难是什么?说不定我可以让你打土豪,帮上一把。”

    当前大学生还不能结婚,擅自结婚的话教育部规定按照退学处理,因此韩皓把期限主动延长到毕业后。为了化解尴尬,他主动把话题转移到现在对方支教面临的现实情况。

    回到支教话题,陈灵兮又开始滔滔不绝说个不停,她说现在教学点虽然大楼建得不错,但桌椅都是县城小学淘汰下来的物件,许多已经破败不堪。乡里建了大楼,没钱更换新桌椅,有学生曾在课堂上椅子突然坏了摔倒,为此打了多次报告给乡政府申请更换未果。还有一些学生买不起课本,只能用高年级学生淘汰的旧书,不是非常方便。以及不少学生交不出学费,弄得学校也很被动,老师们靠贫瘠的工资也垫付不了太多。

    耐心倾听陈灵兮把她认为许多需要改进的地方一一点出,韩皓觉得这时满肚子牢骚话的女生,更加让人觉得亲近和可爱。

    “以前我认为钱这个东西够用就行,不用要求太多。但现在发现,越想帮助别人,越是需要钱。没有钱,真是寸步难行。小时候我妈老说我爸清高,不当家不懂得钱的重要性,我还站在我爸这边集体批判我妈来着。结果我妈说我是个小孩啥都不懂,等今后嫁人了才会明白她的苦衷。现在想想,我确实是看问题不够客观,这次回去后得向她好好道歉一番。”

    也许是来到山区见识冲击太大,陈灵兮整个人都接受了一番现实主义教育,有些话觉得跟韩皓说可能更合适。

    “钱是中性物品,它天生不带好和坏的性质,只是人们在社会中掌握资源调配的参照物罢了。人们对钱的定义更多是对使用其主人的投影,既可以用来做好事,也能用来干坏事。”

    身为首富,韩皓对金钱的认识当然比陈灵兮要深刻,他觉得钱是一组数字之外,还是实现自己理想的助力。

    “是不是我在你眼中显得挺幼稚的,跑来这个穷山沟中支教。过了支教期限,我们就此离开返回大城市,而这里的小孩依旧身处大山过回原来的生活。”

    支教越久,陈灵兮觉得这里需要做的事情越多,更多不单单是支教的问题。

    “想必你听过那位在路人不解目光中,不断把冲到岸边的鱼儿扔回海里小孩的故事。能救鱼儿一条就是一条,自己问心无愧就行。每个时代总需要有一群理想主义者存在,反正我个人是挺敬佩你们这样的壮举。

    你们的到来,让山里的孩子打开了更高的视野,让他们知道外面的世界很大,等着他们去探索。到时就算你们离开,也留下了探索的火种,激励着他们一代又一代走出大山。

    物质的帮助只是一时,精神的火种才是长期良药。”

    韩皓的一番话,让陈灵兮的眼睛亮了起来,她没想到对方竟然给出如此高的评价。

    自己觉得很难想通的事情,一旦到了韩皓口中,就立马变得简单,这让陈灵兮不由对眼前的男子多看了几眼。想想也是,能成为中国首富,自然胸中藏有满腹经纶和济世之才。

    此番前来,韩皓可没有空手而来,在suv后备厢堆着四个大纸箱,里面都是崭新的文具,就为了送给山里的小朋友。还有他认购了学校的全部新桌椅和新课本,以及为贫困交不起学费的儿童提供奖学金。

    “捐资助学我在江浙省一直开展,也打算走向全国,正好今天有这样的好机会,就一并处理了。没有你,碰见这样的情况我也会出手相助,毕竟扔鱼回大海的傻瓜可不只有你一个。”

    投资教育,被韩皓认为是做慈善中最值得做的事情。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教育才是“渔”的来源。

    心知自己的真实身份会在当地引发混乱,如果跟陈灵兮公然出现在支教同学面前会给对方带来不便,韩皓把四箱文具卸在校门口,就打算踏上归途。将来会有专人来到这里,负责他承诺的捐资助学事项。

    “有急事不好发短信,就打电话吧,反正我号码你知道。再见,后会有期。”

    挥挥手,韩皓潇洒地驾车离开这个自己用了两天时间奔波而来的地方,尽管后备厢空空而已,但他却带着满满的收获离开。

    看着“唐”的身影消失到远方山路之中,陈灵兮感觉到一阵深深的失落,像是有什么东西跟着对方离开。

    在韩皓踏上回程之际,在江州中华集团总部附近的街道上,停着一辆破旧的桑塔纳,里面坐着三个彪悍的大汉。

    “大哥,咱们在这里盯了两天,都没发现你所说的首富踪影!你的情报是不是不对啊?”

    一位脸上带着疤痕的男子坐在副驾驶座上,拿着一副望远镜说道。

    “我那老乡说,首富平时就喜欢单独一个人开车上下班,虽然车型常换,但都是中华集团最新的型号。你盯着从厂门口出来的新车型,首富很可能就坐在上面。

    干了这一票,咱们兄弟几辈子都不愁吃喝了!想想香港富豪被绑架后给了多少钱,咱们就要这个韩首富也拿多少钱来赎他的命!

    别看这帮富人仪表光鲜人模狗样,实际上心黑着呢!不知道吸了多少人的血才富成这样。咱们这在古代叫做劫富济贫,属于梁山英雄好汉!”

    坐在后座的一位光头大汉,像是三个人之中的头头,看着车前方恶狠狠说道。

    “大哥,要不我们换一个小一点的目标,首富这个目标太大了,到时警察肯定会拼了命挖我们出来。既然他这两天没现身,咱们重新找一个合适的目标。”

    驾驶座上一位年轻点的大汉如此说道。

    “怕什么,干一票大的等于多少单小的!一次就能捞上一个亿,这年头就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不瞒你说,这次到江州,我可是把脑袋都压上了,成不成就在此一举。

    到底是从今荣华富贵,还是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就看咱们兄弟仨齐不齐心了!”

    说着,光头大汉从腰间掏出一把擦得铮亮的手枪,这支鸟炮可费了他不少功夫才弄来。

    “你可别忘了这辆车的主人现在埋在哪个山疙瘩角落,上了这条船,咱们谁都别想下!反正都是死罪,干一票大的吃一辈子!”

    掏出枪来,光头大汉恶狠狠说道。

    从地摊文学中看到香港富豪被人绑架后,缴纳数亿的赎金才能脱身,自然级别有用心之人也想复制这个招数。

    中国谁的钱最多,当然是连续几年在榜首的韩皓了。

    按照他几百亿的身家,绑架后敲他几个亿零花钱来花花,应该不成问题。尤其这位首富好像对个人安全看得不少很重,经常单人单车出行,给了大家绝好的机会。

    韩皓浑然不知,他已经成为某些人口中的肥羊,正等着他跳入陷阱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