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侥幸过关
    说实话,进入山区后手机一直没有信号,这让韩皓开始有些焦虑。因为他习惯了每天手机响个不停,可以遥控指挥整个中华集团的运作。开车驶离挂壁山路后,终于信号开始恢复,滴滴声响个不停,不少请示的短信纷纷发了过来。

    没有了手机信号,感觉整个人都脱离了社会,韩皓还真不习惯这样的生活。

    现在终于重新联接上信息社会,他的焦虑情况终于消失,特意找了一片空地把车停在路边,通过手机短信处理紧急公务。

    尽管使用了号称诺基亚最先进的手机,但韩皓依旧觉得这款手机太过缓慢,如果能做成一款小型电脑终端放在汽车上应该多好,方便他这样的人在外处理公务。

    回到江州,顾不得卸去长途疲惫,韩皓又投入到工作当中。现在中华集团正在仔细评估采埃孚的cvt业务,收购工作开始了接触谈判。

    “充分非必要!”

    这是韩皓给对方下的定义,有采埃孚的cvt属于锦上添花,没有的话也不会伤筋动骨,因此在收购金额方面双方要求差距较大。

    中华集团开出了2.5亿美金的收购金额,包括了在中国及欧洲的生产线资产在内。而采埃孚则坚持6亿美金不动摇,他们认为自己的cvt核心技术,属于中华集团没有掌握的大扭矩方案,市场价就是那么多。

    既然肯接触就说明双方有交易意向,那么就谈吧,就看谁主动让步。

    要不是中华集团搞出来了cvt,不然采埃孚根本不会同意接触,对中国企业实行关键技术封锁,可是西方国家不成文的规矩。

    我有你无,跟我有你也有,这样的谈判背景完全不一样。

    自从首都车展上中华集团公布了cvt,采埃孚就立即派人详细评估,认可了中国人基本掌握了cvt的技术。

    “现在不是我们说多少就多少,也不是他们要多少我们就给多少。既然是国际化并购,那大家就按照规则来操作,由第三方评估机构对他们的估值做出评定。”

    作为收购方案的制定者,尹庆勋如此说道。

    最新进展情况是双方一致同意由苏黎世银行和普华永道充当资产评估方,为交易提供咨询服务。

    “德国人很清楚,我们拖得起,他们未必扛得住。因此在这样前提下,我们还是得走一些程序,争取来自国家层面的支持。”

    估计采埃孚有意出售cvt业务的风声已经泄露,为了避免罗孚汽车事件中国人内斗的情况发生,尹庆勋建议先到国家商务部和发改委备案,获得国家支持成为唯一的中国收购方。

    免得中华集团谈得好好,又有自己人杀出抬价争抢,弄得双方不是人。

    在这样背景下,刚返回江州的韩皓再次踏上飞往首都的航班。

    好不容易从中华集团不断进出车辆中锁定了韩皓的踪迹,没想到一天时间过去,首富的身影又消失了。

    “真是奇了怪,我很肯定昨天我们确认的车辆没有出现,这个首富今天到底跑哪里去了。”

    这让盯梢的绑匪们很是奇怪,他们失去了目标的定位。

    韩皓在江州有两个落脚点,一是自己位于江州的别墅,二就是位于总部内的公寓。

    他经常加班晚了就在总部公寓过夜,单身汉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回别墅的时间很少,因此显得行踪飘忽不定。

    “要不咱们到他的别墅附近守候,我不信他不回那里住!”

    开着车的一位年轻大汉如此说道。

    “不行,那边的目标太过明显,别墅区来往人员不多,加上保安很严,咱们上次在路边守了三天就被巡逻的保安问了两遍,要是一直在那里出现等不到人会引发怀疑。咱们还是按原方案执行,在首富开车途中,制造交通事故把他绑了!”

    盯上韩皓的三名绑匪之中头目,断然否定了同伙建议,坚持原有方案。

    “耐心一些,咱们都熬了那么多天,也不差这一小会时间。钓鱼还得打窝呢,何况是首富这样的大鱼,咱们干完这票就够吃一辈子了!”

    他继续安抚有些躁动的同伙道。

    来到首都,韩皓拜会了相关政府人士,把中华集团有意跨国并购汽车核心技术业务做了说明,得到许多官员的支持。

    正是在这一次,韩皓见到了新任的商务部长,这个把金仰勇逼得远走他乡的中年人。

    “现在我们国家经济产业还处于全球分工的末端,出口几亿件衬衣才能换回一架进口的客机。这样的情况当然是不可能持续,也不会长久的做法。

    今天你们中华集团能主动走出国门,收购国外先进汽车行业的核心技术,我感到非常高兴。

    一辆汽车至少能换几千上万件衬衣吧,到时我们就是拿汽车来换飞机,从低端走向中高端市场。

    之泉同志在岗位交接时曾向我提及你们中华集团,说要鼓励国内民营企业走出国门。你们作为其中的佼佼者和先行者,我持同样的观点,就是大胆去尝试,祖国就在你们身后。”

    作为政治明星,新部长的口才很好,他的一席话让韩皓听了也挺受用。

    自从金仰勇离开,华晨集团就每况愈下,近期跟通用合资的华晨通用项目也因承受不了每年几个亿的亏损,把其转让给了上汽集团,自此华晨汽车中断了对外合资之路。

    以前金仰勇规划的“五朵金花”大格局就此消散,华晨汽车成为国内一家独立的自主品牌。

    现在的华晨汽车,说不定金仰勇回来可以起死回生,继续这样下去的话肯定无法在国内立足。经历了苏小强辞职后管理层动荡,辽阳省派了两批干部进驻华晨集团,政工干部为首的思路都没有挽救现在的颓势。

    在对方面前,韩皓自然不会提及金仰勇的存在,他只是感谢领导的支持,希望能为中国汽车走出国门探索一条新路。

    此行,到中央部门报备,国家确定了中华集团成为收购采埃孚cvt业务的唯一备选对象,其他国内企业想要争夺项目不会获得批准。

    这得多谢上汽和南汽争抢罗孚汽车时,总结下来的教训:无论内部竞争多厉害,对外都要实行一致原则,免得国外老把中国人当成冤大头。

    再次回到江州,驾驶着三代“秦”行走在熟悉的街道,韩皓感觉无比惬意。突然手机短信不断响起,估计是有急事要处理,因此他把车开到路边准备停车。

    在停车前,他习惯性看了一眼后视镜,发现一辆黑色破旧的桑塔纳也在不远处随之停了下来。

    虽然没有特别留意,但韩皓也大概注意到有这样一辆车的存在。

    “大哥,怎么办?要不要现在过去把他绑了!”

    开车的汉子如此回头问道。

    “不急,这里人太多,我们先等等,摸熟了情况再说。待会等他回到公司,我们再去把郊外的小屋准备好。这两天,找机会就请首富到我们的新家做客!”

    绑匪打头的大哥抽了一口烟后缓缓说道。

    在处理公务时,韩皓不时用眼光瞄后视镜,发现那辆桑塔纳依旧停在原地。

    韩皓虽然习惯了单人出行,但他的安全警觉并不马虎,毕竟他也知道自己身上的巨大价值所在。尽管国内治安情况不错,但必要的警惕性还是得有。

    启动轿车,韩皓打开左转向灯,缓慢加速返回行车道。

    不过他的视线一直留意在后面,观察那辆桑塔纳的动静,果然对方也启动车辆跟了上来。

    走了大概2公里路程,对方依旧显示在后视镜范围之内,韩皓心中有个想法,他故意换了一条平时不走的道路,发现桑塔纳继续紧随其后。

    猛地踩了一把刹车,韩皓再次把车停在路边,查看对方如何应对。

    果然对方也踩了一脚刹车,车速降了下来。

    “你干什么!别停,继续开过去!待会不要看他,尽量装成什么事情都没有。”

    负责开车的汉子也想继续跟着停在路边,但被领头大哥喝住,吩咐他继续往前开。

    把车门紧锁,脚一直放在油门上,尽管假装在看手机,但韩皓早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只见桑塔纳缓缓驶过自己的“秦”,上面有三个大汉坐在上面,尽管他们没有看过来,但韩皓依旧可以感觉到有人在偷瞄自己。

    “大哥,没事,那肥羊在看手机呢!估计可能跟哪个小蜜在聊天呢!”

    离开不久,坐在副驾驶座的大汉如此说道。

    ”没事最好,咱们拐到前面,到他公司总部附近等,让他再逍遥两天时间吧。”

    经过一段时间摸排蹲守,绑匪们依旧大致了解韩皓的动向,因此准备开始动手。

    看着旧桑塔纳远去,韩皓也把车驶回了主干道,但刚才发生的一幕让他有了警觉。

    光凭这点动静就报警好像显得小题大做,万一人家是偶然路过,或者是所谓的八卦记者就麻烦了。

    很快,韩皓有了一个妥当的想法。

    过了两天,他依旧开着“秦”上班,在驶出别墅后不久就又在道路上发现了那辆旧桑塔纳的身影。不过车牌好像换了,但韩皓却判定就是跟踪自己的那辆车。

    “待会到昨天咱们定好的路口时,开车撞上去,造成追尾事故。那里没有摄像头,来往行人车辆都少,他每天都会开车经过这里。

    一旦他停车下来查看,我就拿枪逼着他坐到后排,然后你负责当司机开首富的车,咱们两辆车一起出城。”

    临近行动前,绑匪头目再次向其他两个人确认了情况。

    “咱们只求财不要命,如果首富识相的话,大家就此别过。要是他不识抬举,咱们也不会手软直接做了他,希望到时他不要像这台车的主人般吓得屁滚尿流。”

    想到很快有大笔金钱入手,三个绑匪都不免高度亢奋,一直盯着韩皓开着的那辆“秦”。

    “砰——”

    没想到刚过来第一个路口,就在十字路口被抢红灯的一辆面包车因刹车不及时从右侧撞上,旧桑塔纳车头大灯碎了一地。

    “你x的,没长眼睛不看路啊!”

    被撞之后,对方首先下车,隔着玻璃骂道。

    原定好的计划,被突如其来的车祸突然打断,这让三名绑匪都有些不知所措。

    “我下车交涉私了,得在交警到来前离开。“

    抢来的桑塔纳号牌不对,交警一旦前来就得露馅,因此绑匪老大下了命令说道。

    不知为何今天车辆特别多,劫匪老大刚下车,旁边由于车辆互相抢行另外发生了两起擦碰事故,双方司机下来理论争吵,很快把十字路口堵得严严实实。

    “公了还是私了,公的话打110报警,私的话赔我五百块算数!”

    看到光头大汉,撞车的平头司机毫不畏惧,直接上来示威道。

    撞了别人还敢上来讹钱,要不是看在还有大事要办的份上,劫匪老大早就按捺不住痛扁对方一顿的想法。

    “兄弟,下次开车长点心,这次就算了,我们还有事办。五百块是不是,给你就是。”

    从随身携带的挎包掏出五张百元大钞,光头大汉想了结此事。

    “啪——”

    突然旧桑塔纳的尾厢被人打开,露出了里面的东西:手铐、绑人的绳子、望远镜、砍刀、铁铲等。

    “他们是劫匪!”

    在光头大汉回头观看发生什么事情之时,一声大喝突然响起,看来事情败露了。

    他刚准备从挎包掏出手枪,猛地发现手臂处一凉,挎包被刚才撞车的平头司机一把夺了过去。

    “大家一起上!抓住他们送警察局!”

    光头大汉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从面包车上跳下来的两个壮汉和眼前平头司机扑倒。趁着倒地余光,他看到不断有人从刚才撞车的面包车上跳下,朝自己跑过来。用力反抗无果被死死按在地上的光头大汉此时大脑中,唯一想法就是这辆面包车怎么就能装那么多个人。

    在桑塔纳里见势不妙的两个人想加大油门逃跑,却发现被前后车辆顶着动弹不得。紧接着一阵呛人的喷剂喷进车内,弄得车内两名绑匪流泪不止咳嗽不停,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很快他们也被人从车内拖了出来,牢牢控制住。

    所有发生的一切,都被不远处两台摄像机清晰记录了下来,从车祸开始到三人被控制,时间不超过10分钟。

    “乖乖,对方竟然带了火喷子!”

    这时翻弄挎包的平头司机才从里面发现了上好膛的手枪,他不由感到一阵后怕。

    既然不能报警,但韩皓还是有许多人可用,今天所有现场的人,都是中华集团的安保人员,他们许多都是退伍军人,制定了这次惊险万分的碰瓷计划。要是让绑匪开枪的话,就很可能造成重大人员伤亡。

    前天发现自己被人跟踪后,韩皓就回去找人制定了今天的碰瓷计划,主动出击探究对方的真实身份。从绑匪接受车祸私了条件开始,就印证了他们身份的可疑。趁对方不在意,安排好的人打开桑塔纳尾箱找到了证据后,所有人就开始了行动。

    很快,警察赶到现场,接过了对事态的管理。中华集团方面也把录像证据一并交给了警方,证明了三人绑匪的身份。

    随后得知真相的韩皓,也不禁为自己感到后怕,如果自己没有及时发现对方,一旦被他们绑走,后果不堪设想。从警方初步调查中,已经得到三位绑匪手中沾了血,他们并不一定会留自己一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